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58.第358章 冷面将军

    雪仍在下,风依然大,不过屋顶之上却露出了青瓦,这是彭胖子这几天的杰作,每天他都会不辞辛苦的爬上房去,将房上所有的积雪清扫干净。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两年在公主府中养尊处优,现在正好干干活,减减肥。

    不过现在他的脸色却很凝重。因为闵若兮与瑛姑即将离去,而小王子和小公主都将交由他来负责。

    “胖子,这里一切都交给你了,以我和公主的脚程,一来一去,顶多也就二十天的功夫。这一段时间,你可将眼睛瞪大罗,要是出了一丝丝漏子,将你全身的肥肉片下来,也够偿还这罪过的。”瑛姑拎着彭武的耳朵道。

    “是,大姑,您便放心吧,这里一切有我,就算是胖子我性命没了,小王子和小公主也绝不会掉一根汗毛。”彭武信誓旦旦地道。

    “胖子,这段时间只能喂孩子们喝牛奶,奶要现挤才好,夜里还要喂一次,记住罗,小文喜欢更甜一点,所以要多加糖,小武就不用了。”闵若兮恋恋不舍的看着两个女人手里抱着的孩子,叮嘱道。

    “殿下,属下都记得了。”

    “黄元,周春,安全方面就交给你们了,万一有事,拿着我的令牌去调最近的军队。”闵若兮转头看向另外两人。

    “是,殿下。”

    “公主,我们走吧,这里地方偏僻,我们这一次出来左兜右转,即便是杨青派出来的那些内卫也被我们甩得无影无踪,更遑论有其它人知晓我们的行踪了,只怕现在皇帝陛下在上京城里已经大发雷霆了,咱们还是快去快回,免得闹大发了就不好了。”瑛姑低声道。

    “好,我们走吧!”闵若兮走到两个女人跟前,低头轻轻的在两个小人的额头之上轻轻地吻了一口,猛地转身,如飞一般掠走。

    瑛姑冲着众人挥挥手,身形微晃,紧追着闵若兮而去。

    登县,如今已经与一年前的景象大大不同了。一年前,这里用民不聊来形容,丝毫也不为过,刚刚控制这片区域,越人动乱不断,而齐人也并没有加其视为自己的子民,盘剥得尤其厉害,百姓过得苦不堪言。

    但随着太平军控制丰县,紧接着拿下沙阳郡,又紧接着与束辉达成协议,登县渐渐的开始恢复了生气,这里,如今已经成了连接沙阳郡与齐国的一个重要的中转站,来自沙阳郡的货物先被太平军运送到这里,然后再由齐人接手,发往齐国各地。

    商业迅速被刺激起来,需要的人手也愈来愈多,更多的齐商因为这里的商机而聚积到这里,从太平坊手中接手大批的货物然后发往齐国各地以赚取大量的财富。

    越来越多的农人聚集到了县城,使这个本来萧条之极的县城,一天比一天繁华起来。

    登县驻军原本是一支郡兵,统领梁达在投靠束辉之后,官运享通,所属部队也一跃而被改编为齐国正式的野战军,由此鸟枪换炮,换上齐国野战军的制式服装,统一了野战军的制式武器,面貌焕然一新。

    虽然梁达现在还只是一个三级将军,野战军统御一方的最低级别的将领,但他已经是心满意足,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抱上的是一条粗大无比,强壮无比的大腿,只要做好了束辉交给他的任务,那么青云直上那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要知道,由郡兵直接升级为野战军,在齐国历史之上,一共也没有几次,而且前面那几次,可都是因为那几支郡兵浴血奋战,立下大功之后才得以晋级的,而自己,只不过投靠对了人,轻而易举的便完成了这一壮举。

    束辉交给他的任务便是挣钱,所以梁达自然便以此为己任。挣钱成为他的第一目标,军务被他完全抛给了他的副手石磊。这位副手是他的郡兵升为野战军之后,束辉亲自送来上任的,不用说,自然是束大人的心腹干将了。将军务完全交给这位,一来也可以向束大人表示忠心,二来,也可以让自己完全腾出手来赚钱。军务,在登县看起来完全不重要,对面的太平军,现在可是齐国的盟友,而且隐隐约约的从束辉的只言半语之中,梁达也大约猜出,对面的太平军头头李锋,与束大人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

    更重要的是,太平军负责商务的那个王月瑶,束大人不但非常看重,而且非常爱慕,从三天两头都有一些罕见的小礼物从长安城送到这里便可见一斑,从一些吃的小点心到一些精致的首饰摆件,看起来不起眼,但只要想想从长安到这里的距离,那可就价值不菲了,真可谓是豆腐玩成了肉价钱。

    在梁达看来,既然是束大人看上的女人,自然是跑不了的,像束大人这样年轻有为,有英俊潇洒的男儿,世上哪里还有第二人,这位王小姐迟早都会变成自己的主母。

    大好机会便摆在自己的眼前,不但要牢牢的抱住束大人的大腿,还要更好的抱紧未来主母的大腿,做好了这一切,将来更进一步,数步,那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束大人那是谁?亲王曹冲的唯一的弟子,亲王一生无儿无女,就这样一个弟子,梁达可是听说了,束大人出入皇宫,那便跟出入自己的家是一样一样的。

    一队队的士兵从台下喊着口号昂首阔步的走过,近来一直忙着在外奔波的梁达惊喜的发现,自从这位石副将上任之后,自己的这支军队,赫然是日新月异,面貌和战斗力是一天强过一天。对于自己的这支队伍,梁达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与齐国正规的野战军之间的差距那是一目了然,不过现在看起来,差距正在慢慢缩小,看来束大人派来这位石副将也不是随随便便安插一个自己人,这位看起来是有真本领的。

    “了不起啊石兄,我都快认不得我的这支部队了,束大人派你来,当真是知人善任啊。现在就是将咱们这支军队拉到楚国昆凌关前,我也有信心与对方硬撼一阵。”梁达喜不自胜的对身边的石磊道。

    “还差得很远,现在将他们拉到昆凌关前,只是让他们去送死。”身边的石磊冷冷的道。

    梁达的骄傲瞬间被这位冷面将军给打得粉碎,笑容凝结在脸上,呃了一声,有些尴尬。这位将军啥都好,干什么之前都不忘向自己汇报,即便自己不在,也会准备好各种各样的报告让自己签字认可,不培养私人,不安插亲信,涉及到银钱的事情,更是干干净净不沾手,这样的将领,除了眼前这一个,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但就有一样不好,整天绷着一张脸,好像别人欠了他无数银钱一样,看不到一个笑脸。至少他来到登县快半年了,梁达就没有见他笑一次。

    军中除了严格的纪律,还有兄弟情谊,但眼前这位,好像从来不在乎这些,从来不与将领私自结交,完成公务以后,便径直回到登县他的宅子,闭门不出,连青楼都从来没有去过一次,对于一位年青力壮而身边又没有一个女人跟着的情况之下,这在梁达看来简直就是异类,登县战后别的大萧条,但青楼却是新开了好几家,里头漂亮的女人可不少,便是梁达,也偷偷的去过好几次。

    曾经梁达以为这位好男风,但后来又发现,这位石副将连配给他的卫兵都不曾带回过他的宅子,他居住的宅子是登县以前一个富商的,占地数亩,但偌大的宅子,居然就只有他一个人住着,仆人,卫兵,这位是一个也不要。

    彻头彻尾的一个怪人。似乎除了练兵,办公,这位对其它的什么都不感兴趣。

    或者这正是束大人看重他的原因所在吧。

    “梁将军,你是一军之主,你最好还是花些精力在军务之上。”正自尴尬之际,冷面的石将军终于开口了。

    “石老弟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正是焦头乱额啊!”梁达一听之下,不由大倒苦水,“你说得我都懂,但我现在有什么法子?你知道现在住在我家里的那位是谁吗?是********派来的,天天指着我的鼻子骂我呢。他们拿束大人没法子,但对我这样的小虾米,还不是任打任骂,这位公公可是说了,他再等我三天,三天弄不到货,就要拿了我的帽子。哎,那面膜我也不会造啊,可公公说了,这是皇后娘娘,还有后宫里的那些贵人们等着要的,没办法啊,要不是被你拖来阅兵,我就要马上去对面叩头去了。三天,不弄到货,虽说有束大人护着不会真掉帽子,但那也难受啊。”

    吐着苦水,看着石磊不做声了,他又一笑道:“瞧瞧,瞧瞧,这军队在你的手上,我放心啊,你是束大人亲自送来的,有你在这里镇着,我就不操这心了,咱们两个,分工合作,你负责练兵,给束大人练出一支精兵来,我呢,负责给束大人赚钱。一左一右,相得益漳,好了好了,我不跟你多说了,我得马上走,怎么也得在今天赶到那边,求爷爷告奶奶,我也得把货拿到手。这面膜,就真这么难造么?”

    说着说着,梁达已经跑题儿了,整个的心思都落在了如何弄到货上面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