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58.第358章 拜见殿下

    咣当一声,推开了卧室的门,一股难闻的味道随着门被打开扑面而出,很难想象,这便是驻扎在登县的齐军现在实际上的最高指挥官住的地方。

    这幢宅子很大,齐军攻占登县之后,不少登县本地的富人要么逃之夭夭,要么身首异处,这样的宅子在城中其实是不少的。束辉亲自将石磊送到了登县之后,梁达为了讨好这位他眼中的这位束大人的心腹,特地挑了一幢最好的送给了石磊居住。

    不过实际上,这位石磊只有在诸如梁达这类人上门时,才会在前面富丽堂皇的宅子里接待一下,只有他一人在家时,他都住在后院的一幢独立的偏房之中,而这样的房子,以前都是给这幢宅子的原主人家中最没有地位的下人们住的。

    屋子里一团乱糟,衣物扔得满地都是,更显现的,则是满地的酒坛子,屋子里到处弥漫着一股酸腐的气息。

    掩上房门,一切的动静便被隔绝在了门外,石磊重重的仰面朝天的重重地跌倒在乱七八糟的棉絮,衣物当中,伸出一只手,胡乱的摸索着,终于,不知从哪里摸索出一坛酒,伸手拍开泥封,单手提起便往嘴里倒去。

    酒倒进他的嘴中,但也有不少从嘴边流了下来,流淌到了他的身上,流淌到了他身下的被窝当中。

    酒香暂时掩盖住了屋里难闻的气息。

    如果让人看到,很难相信这位便是在数千齐军面前威严的副将。

    痛苦,愤怒,悔恨,仇怨,无时无刻不在咳啮着他的心。

    他是石磊,现任的齐国驻登县驻军副将,但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杨毅,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曾经的大楚内卫副统领。

    比起现在的生活,那时的他,何等的风光,何等的尊贵,而现在,他却像一只老鼠一般生活在不见天日的黑暗之中,顶着一个陌生的名字,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而这一切,不过都是缘于二年之前的那场让楚国翻天覆地的政治动乱,而他,只不过是那场动乱之中一个牺牲品而已。

    太子成了幕后最大的黑手,而自己,当然便是他最大的帮凶,这便是上京朝廷给他的定位。这个罪名也让他成为了至今为止,楚国缉拿的地位最高的钦犯。

    其它的被通缉的人,或者还有翻身的一天,但杨毅知道,只要闵若英还一天在位,自己被通缉的事实就不会改变。

    因为在闵若英的计划之中,自己就应当在这场事件之事成为一个死人,而让他意外的是,自己居然逃脱了这场阴谋,不但自己跑了,还成功地将家人也送走了。

    是的,自己虽然逃脱了,但同时,这也坐实了自己的确就是这件事情的帮凶。杨毅知道自己百口莫辩,更何况,就算能辩,坐在上面的闵若英又会给自己这个机会?

    天下人都认为自己便是那个罪大恶极的人,可是自己知道,自己不是。

    满满的又灌下一大口酒,辛辣的酒意丝毫不能冲淡心中的酸涩。

    自己是无辜的么?只怕也不是。至少在自己逃到齐国之后,已经不是了,为了自己和家人能够幸存下来,自己投奔了束辉,用无数楚人坐探以及自己所知晓的谍报网的尽数陷落,换来了如今看似平静的生活。

    那都曾经是自己的部下,用他们的鲜血,自己才活了下来。

    自己是一个罪人,是一个十恶不赫的混蛋。低低的呜咽了一声,他高高的举起手,酒坛中的酒哗啦啦倾倒在头上。

    手一挥,酒坛撞在墙上,砰的一声,撞得粉碎。

    “闵若英,杨青,是你们逼我的,是你们逼我的。”他压低了声音,用棉絮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头,号淘痛哭起来。

    哭声骤止,棉被飞起,杨毅的身体已是到了门边,纵然是在失态之下,曾经的内卫副统领,与郭九龄并驾齐驱的九级高手,仍然保持着他的警惕性,或者说,现在的生活,让他的身体时时刻刻都高度紧绷着。

    院子里来了人。

    他在登县,没有朋友,没有家人,孤家寡人一个,平素偶尔到他这里来的,也只有梁达一个,而且,梁达并不知道自己住在这里。

    他的神色有些恐惧。纵然他是武道修为上的好手,但他知道,这个世上,能要他命的人太多了,他是闵若英必然要杀的人,而闵若英也的确有能力追索他的性命,不仅是为了那件事,也为了自己后来的出卖。

    静静的站在门后,院子里的声音更加清晰,杨毅的表情却有些古怪。外面的确来了人,但脚步轻浮,忽重忽轻,显然来者武功修为并不高,了不起也就一个四五级的刚入门的水平,这样的人,怎么会找上自己的门来。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听着脚步声渐渐的靠近门边,伸出手去,按在了门板之上,只要轻轻发力,在对手接触到门板的时候,真气透门而出,轻而易举的便能要了那人的性命。

    不对,还有一个人。杨毅神色略变。在那个脚步轻浮的人的背后,应当还有一人,那人的修为,绝对也在九级以上。如果不是现在的他凝神静气,他根本不会发现。

    这才是对的。

    来的人是谁,不用说也能知道,终于还是找来了吗?他闭上了眼睛。但同时,脸上也露出了嘲讽的神色,一个九级高手,还不足以让他手足无措,这里是登县,这里还有数千驻军。

    他收回了手,退回到了屋子中间,破窗而出,逃往军营,对方便是有三头六臂,也得暂时离去,只是可惜,自己又要换地方了,在梁达这里还是很不错的。

    不过楚人既然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所在,那么追杀必然会连绵不绝的源源而来。

    摇了摇头,他环顾四周,似乎没有什么是需要自己带走的。

    砰砰砰。让杨毅大为意外的是,外面的人竟然咚咚的敲起门来,似乎他们并不是不速之客,而是早有邀我的拜访之客。

    “杨统领在家吗?”声音很苍老,却又很熟悉。听到这个声音的杨毅,脸色却又是变得苍白无比。

    郭九龄,曾经的同僚,曾经的对手,也同样是在那一次事件之中的受害者之一。郭九龄在落英山脉回来之后,一身曾傲视天下的九级修为身为,忽啦啦跌到了五级,勉力算是保住了性命。

    脸色数变之后,杨毅终于是脚步觉重的走上了门边,对于这位在内卫系统之中曾经最大的对手,他极为了解,如果没有万全的布置,他又岂会这样大模大样的前来敲门,他的武功是没有了,但并不代表他的脑子也没有了。

    手握住了门把,缓慢的拉开,门前站着的人身披斗蓬,花白的头发,皱纹横生的面孔,与他映象之中的郭九龄大相径庭,但那眉相,那神情,却又是那样的熟悉。

    越过郭九龄显得有些佝偻的身子,杨毅看向了他的身后,脸色又是一变。门前大树之下,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两个女人。

    一个是他先前察觉到的九级高手,另一个却气息飘忽不定,就算此刻自己眼睛明明看到了对方,但气机却根本无法锁定对手。

    难怪郭九龄有恃无恐,原来他们为了杀自己,竟然出动了一位宗师级的高手。倒也舍得下大本钱,纵观大楚,宗师级的人又有几个?

    不对。前面的那个女人好生熟悉。杨毅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身形略略靠前的那个女子身上,对方蒙着脸,但那双眼睛,却如此的熟悉。

    “杨毅,你还认得我吗?”女子缓缓解开面上的纱巾,一张略显苍白,却又国色天香的面孔出现在杨毅的面前。

    “昭华公主!”杨毅失声叫了起来。

    踩着深深的积雪,闵若兮缓缓向前,身后的那个女子犹如鬼魂一般的飘行在他的身后,蒙脸的黑巾之上,一双幽深的眼睛,正眨也不眨的盯着杨毅,让他觉得似乎自己正被一头洪荒巨兽扼住了咽喉一般难受。

    闵若兮站在了郭九龄身侧,居高临下的看着杨毅,是的,是居高临下,虽然她的身材比起杨毅要矮一些,但站在哪里,给杨毅的感觉就是居高临下。

    杨毅缓缓的跪了下来,“见过公主殿下。”

    闵若兮越过了他,径直走到了屋内,瑛如袍袖一振,屋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立时飞了起来,飞向一角堆叠了起来,一张桌子,几个凳子在这些浮杂闲物被震飞之后,终于露了出来。

    闵若兮坐在一张凳子上,回头看着门边还跪在地上的杨毅,久久不语。

    杨毅垂首跪着,此刻,他的心里并没有半分逃跑的念头,跟在公主身边的那个人是瑛姑,数年之前,还是名闻大楚的九级巅峰高手,自己虽然与她有差距,但却也不是高不可攀,但时隔两年,自己重新站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对方却像高山一般,让自己不得不仰视了。

    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从九级到宗师,看似只有一级之隔,但实际上双方的差距却是天差地远,在一位宗师面前,自己是根本无法逃跑的,因为对方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自己,至少可以在自己的援军到来之前杀了自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