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55.第355章 相爱相杀

    洁白的雪花随风飘落,但道路之上却仍然是泥泞不堪,陈家洛带领的猛虎营在顺天军撤走的第二天赶到了水布垭,一路上拼命赶路,几乎将所有的辎重都扔在半道之上的陈家洛,因为没有赶上这一战,陈家洛很是有些悔恨,在水布垭几乎成了祥林嫂,见人就捶胸顿足,喋喋不休的说上一番。

    猛虎营在水布垭休整,同时等待着后方的辎重粮草运上来,下一步,他们的目标便是这一次行动的终极目标,长阳郡城。不过现在秦风已经不着急了,顺天军已经无力再战,而楚军,显然不愿意在这样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与太平军进行一场生死决战,如果损失过重的话,对他们而言,是得不偿失的。

    于超只是派出了自己的亲卫营,与于超的斥候队会合,先行赶赴长阳郡城打前哨。虽然只有千余人,但已经足以震慑长阳郡城之中的顺天军的那些虾兵蟹将了。

    道路之上还有一些掉队的猛虎营士兵扛着兵器旗帜,疲惫的行走在路上,一个应该是专司收容这些人的猛虎营军官正站在路边的一块大石之上,对着这些士兵手舞足蹈的痛骂。

    “平时训练不努力,一动真格儿就成了窝囊废,幸亏没有让苍狼营那帮王八蛋同行,不然定然被他们笑死。跑起来,跑起来,没用的东西。”这位军官看起来在苍狼营的手下吃过不少亏,但却也佩服有加,听他话里的意思,苍狼营的士兵绝然不会在这样的行军之中掉队。

    被骂的士兵低着头,红着脸,挪动着双腿,加速向前奔跑,将这位军官的骂声抛到了身后。

    “这个行军速度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已经达到了我们齐国普通的精锐军队。”束辉看着身边的一个个走过的士兵,赞赏道:“夜间赶路,不到一夜时间,以疲惫之师能赶到水布垭,很难得了。”

    秦风笑了笑,半年之前,猛虎营可不是这般模样,但在苍狼营也驻扎到了蒙山之后,两支军队朝夕相处,彼此面对,都是年轻气盛的家伙,苍狼营的统领又是唯恐天下不乱的野狗,两边较起劲来,倒也起到了另外一种练兵的效果,至少猛虎营的单兵素质提高了一大截。

    猛虎营的成长,秦风是异常满意的。他们的进步,从这一次的行军速度就可见一斑。

    “还算可以吧,不过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秦风道。

    两人慢慢的走着,但彼此之间却突然没有了话说,沉默着并肩向前走着。今天,束辉将离开水布垭返回齐国,秦风特地送他一程。

    脚下的泥泞渐渐的在变硬,在走一段,地上已经有了一层浅浅的积雪,束辉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秦风。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就到这里吧!”他道。

    秦风点点头,停了下来,“一路顺风。”

    束辉沉默片刻,“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他突然道。

    “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秦风仰头,深深的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让飘落的雪花落在了脸上。

    “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我是担心,这件事会影响你的判断,动摇你的决心。必竟血肉亲情,仍然是最牢靠的纽带。不错,我早就知道昭华公主为你生了一双儿女。”束辉笑了笑,道:“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会把她们接到我身边的。”秦风道。“但我的初心绝不会变。”

    “那就好。”束辉有些欣慰的道:“其实从内心来讲,我是真想与你成为真正的朋友,而不仅仅是互相利用。不过很可惜,看起来,我们的友益,终究是有时间限制的。”

    “有时候,有一个彼此知心的仇人也很不错。”秦风微笑起来。

    “你觉得我们的友益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呢?”束辉突然问道。

    “很简单,第一种情况,等我拿下宝清,将楚人彻底赶出长阳郡,将他们逐到海上去的时候,或者你们齐人就会觉得我的利用价值已经有限了,而且我现在就已经让你们忌惮了。”秦风淡淡地道。

    “你说得不错。不过我就只想到这第一种情况,难不成还有第二种情况?”束辉有些不解。

    “当然会有第二种情况。”秦风道:“第二种情况就是,我拿下了宝清,你们却因为与楚人僵持不下而无遐顾忌到我,让我彻底站稳了脚跟,当你们大胜楚军的时候,我们的友益也就要走到尽头了。”

    “灭掉楚国,不是你的梦想么,我们大胜,你岂不是应当大喜?”

    “错,灭掉楚国是我的梦想,但前提是我来做。你们大齐已经够强大了,如果让你们大胜楚军,将楚人打得就此丢盔卸甲,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只怕你们喘过气来就会收拾我,所以,到那个时候,我一定会成为你们的敌人。”秦风大笑起来。

    束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千年之前,李清大帝便说过,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当真是看透了这世间一切。真到了那个时候,秦风,我会不顾一切,不择手段要你的命的。”

    “彼此彼此。”秦风笑着伸出手去:“惺惺相惜,相爱相让,一路有你,倒也不让人寂寞,我会时刻小心你的。”

    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空中,用力的摇了摇。

    “还有一件私事拜托你。”束辉突然道:“我与月瑶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干涉。我知道,你对此事是很不满的,我能猜到你会使出一些手段来破坏,但在这里,我以一个朋友的身份,请求你,给月瑶一个自由选择的机会,如果她不选择我,我无怨无悔,但如果因为你的手段而让她放弃我,这于我于她而言,就太不公平了。”

    “我是那样的人吗?”

    “你是!”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大笑起来,“好,我答应你,在这件事情之上,我保持沉默,不发一言,如果她当真选择了你,我不会阻拦,不过我觉得这样的机会并不大。”

    “即便是一成的机会,我也会尽十二成的努力。”束辉笑了起来。

    “我不会祝你成功的。”

    “到时候请你喝喜酒。”

    两人针锋相对几句,同时住嘴,束辉扬了扬手,转身大步离开,几步之后,身形便骤然恍惚起来,再向前几步,身形已是从秦风眼前消失。

    “可惜终究会是敌人!”秦风感慨了摇了摇头,转身向着水布垭方向走去。

    数天之后,秦风出现在了长阳郡城,昔日长阳郡的首府,如今已是残破不堪,城墙上到处都有着明显的被破坏的痕迹,如同一张八九十岁老人的嘴巴,一张开,到处都是豁口。城门大开,城头之上,还有一些零星的顺天军旗帜孤零零的在飘荡着。

    城外,能看到一群群的老人,女人,孩子正聚集在一起,脸露惊恐之色的看着抵达城外的太平军。

    “将军。”一名衣裳褴褛的汉子从城墙根下奔了过来,一边跑一边从怀里掏出一面牌子,高高举起。

    “这是我们的人,放他过来。”秦风对左右道。

    汉子飞奔到秦风面前,双手奉上手里的铁牌,“将军,属下是鹰巢前期派往长阳郡城潜伏的人员。”

    “大柱和于超呢?”秦风沉着脸问道。

    “回禀将军,前天,莫洛突然独自返回了长阳郡城,接着郡城便乱了起来,顺天军开始了大规模的撤退,所有能带走的全都带走了,所有的青壮也都被绑走了,大约有十万人被迫离开了长阳郡城,这些人……”他指了指城外的那些老弱妇孺,“他们大都是家人被顺天军绑走了,惊恐的他们也想跟着走,但顺天军却不要他们,他们被抛弃了。”

    “混帐。”秦风脸色阴沉。

    “莫洛的最后命令是焚毁长阳郡城,不过大柱将军和于超将军来得太快,负责纵火的顺天军将领见势不妙,来不及大规模纵火便逃跑了,几个火头,被我们扑灭了,大柱将军和于超将军对此事也很愤怒,因为率队前去追赶,希望能抢回一些人来。”汉子道。

    “我知道了。”秦风点了点头,“你辛苦了,你们在长阳郡城呆得时间久,对这里也很熟悉,接下来的事情,你们还要多多出力,你还有多少同伴?”

    “回禀将军,我们一起过来的是十八个人,当中出意外死了三个,现在还有十五人,其中五个人在长阳郡城混得不错,手下有一帮人,这一次便也顺水推舟跟着莫洛走了,另外十个,现在还在城中帮着维持序。”

    “你们做得很好。”秦风赞赏的点点头,转头看着身边的陈家洛与陆一帆:“接下来,你们可有得忙了。一座好好的城池,被莫洛糟塌成这样,当真是让人气愤。想要恢复他,只怕不是朝夕之功了。”

    “有将军在,什么奇迹都能发生。”陈家洛笑着道:“太平城从无到有,也没用上两年功夫,只要有人,有钱,有适合的政策,即便恢复不到他全盛的时候,但至少也能让他活过来。”

    “这话说到了点子上。”秦风大笑,一拍马股,“走,入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