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55.第355章 儿女

    贾信有些绝望的看着对面的两人,半晌,他终于再次开了口:“好,我会把我所知道的东西告诉你们,但是我有两个条件。”

    “行,你说吧!”不等束辉开口,秦风已是答应道。

    “第一件事,我招供之后,还想与你单独谈一谈,我不想这个人在场。”贾信指着束辉道。

    秦风微怔,紧跟着冷笑起来,“好,没问题,我给你这个机会。说第二件事吧。”

    “第二件事,杀了我,给我一个痛快,你动手,不要把我交给这个齐国人。”贾信叹了一口气,道。

    心中有些震惊,束辉答应过只要这个贾信招供,便会让他后半辈子过上好日子,以束辉的能力,自然是能说到做到,但这个贾信,却愿意一死了之,这倒让秦风对此人有了一丝丝歉意,但一想到自己以后必然将会与楚国兵戎相见,这一点点怜悯却又不翼而飞。

    “我也可以承诺你,一定会亲手杀了你。”他冷酷地道。

    门外,大柱拖着铁棍,靠在这件冰屋之上,两手抱着膀子,牢牢的守在门口,寒风肆虐,除去盔甲的他,竟然光着两条膀子,露出胳膊上一条条隆起的紧绑绑的肌肉。他此刻的注意力并不在屋子里几人的谈话内容,而是正在细细地回味着今天白天的那一战。

    这是他第一次与如此高等级的对手交手,莫洛可是堂堂的九级巅峰武道修为呢!当然,说是与莫洛交手,那是高抬自己了,了不起自己就是一个打边鼓的,还经常被几位大高手交手的余力震得如同皮球般飞来飞去,狼狈不堪,看起来极是窝囊,但是对于一个只有七级修为的人来说,他这份勇气已经很了不起,让人刮目相看了,即便是束辉,战斗结束之后,也着实夸奖了他几句。

    七级武道修为,在一般人的眼中,已经是极了不起的人物了,但在今天白天那三位惊天动地的决斗之中,大柱第一次深深的明白,七级,在这些人眼中,当真如同蚂蚁一般,一想到莫洛只不过是一点边角余料便让自己根本无法经受得住,大柱心中便激发起无穷的斗志。

    他们能的,我也能。

    与这样的大高手性命相搏而又能活下来的机会,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碰到的,有些人穷尽一生,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这样的体验。而有幸体验到这些的人,十成之中有九成九,也随之呜咚哀哉了。

    束辉在落英山脉之中与邓朴联手,与重伤之余的左立行相斗,一场恶斗,虽然身负重伤,却也因此一步跨入九级行列,而在这数年之中,那一战的体悟仍然在推动着他向前大踏步前进。

    大柱的眼神有些矇眬起来,人虽然还在门前,但心神却早已沉浸在白天的那场战斗中的每一个细节,丝丝内息流转,裸露的皮肉之上,一道道气息如同波纹一般荡漾,他靠着的冰屋部分,慢慢地开始融化,一滴滴水珠啪啪的掉落到了地上。

    陆一帆飞快的奔了过来,走到近前,看到大柱的状况,不由一怔,将军的这位亲卫统领,竟然在此刻进入到了一个悟道的状态之中,愕然之余,他伸手招来几名亲卫,低声嘱咐了几句,几名亲卫立即呈环状将大柱围在了中间。

    陆一帆一掀帘子,走了进去,内里,三人的谈话,似乎已经进入到了尾声,其实主要是束辉在问,而那贾信作答,秦风则沉着脸坐在一边。束辉所问的,全部是东部边军之中那一支神秘部队的相关事宜。这是束辉一直想要得到却又无从下手的一份情报,其珍贵程度,自然是不言而喻。

    那曾是一支让大齐军方头痛不已的特别部队。现在,束辉终于掀开了那层神密的帷幕。

    “李将军!”陆一帆走到秦风面前,抱拳行了一礼。

    “什么事?”

    “于超将军差人回来说,顺天军和楚军似乎有撤军的迹象,于超将军已经带了人靠过去了。”陆一帆有些兴奋地道:“我们是不是需要准备一下,对手既然想撤退了,我们岂有不趁机痛打落水狗的道理?”

    秦风哧的一笑,“顺天军如果撤军,必然是楚军断后,你想去一脚踢在铁板上吗?他们要走便让他们走吧,无所谓,他们想去的地方,我也很清楚。”

    “啊?”陆一帆一怔。“您知道?”

    “除了宝清,他们还能去哪里?”秦风冷笑,“你派人去告诉于超,远远的缀着监视就可以了,你呢,整顿部队,牢牢地扼守住水布垭即可,等到我们的后续部队抵达之后,我们便直取长阳郡城。”

    “遵命!”陆一帆连连点头。

    陆一帆转身走出了冰屋,束辉也从贾信对面的椅子上站了起来,“他能知道的,现在我都知道了,相信你也听清楚了。”

    秦风点了点头,右手一摆,示意束辉道:“这个人已经实现了他的承诺,现在是我来兑现我的承诺的时候了。”

    束辉会意,走向门边,一手揭开帘子的时候,却又回过头来,看着秦风道:“其实这个家伙无外乎就是想要来离间我们之间的关系罢了,这一点用屁股也能想到。”

    “你觉得我是那种意志能轻易被别人动摇的人吗?听听何妨?言而有信,是我做人的原则。”秦风笑道。

    束辉嘿嘿一笑,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秦风,道:“好了,剩下的事情交给你,我现在呢,要去好好的睡一觉,明天一大早,我便要走了。这一次来,倒是收获颇丰。不但能跟莫洛交手,还捡了这么一个宝贝。对了,把太平坊的总部搬到长安的事情,你当真不考虑么?”

    “想也别想!”秦风断然拒绝。

    束辉哈哈大笑声中,掀帘而出。一出门,看到大柱的模样,他也与陆一帆一般无二的吃了一惊,“又一个怪胎,这样的状态之下,居然也能进入悟道之中,嘿嘿,居然还修练得是外门功夫,有趣有趣,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果然是秦风看重的家伙。”

    想起当年自己在落英山脉之中的经历,束辉连连摇头。这个大块头一身横练功夫,原本只不过是七级,如果这一次悟道有成,跨入八级,可就要开始内外兼修了,前途倒也是不可限量。

    屋内,秦风与贾信两人四目对望,死一般的沉寂。此刻的贾信,眼中的绝望气息早已没有了,取而代之的竟是一片平静。

    秦风不说话,只是看着对方,半晌,贾信才低声喃喃的道:“秦将军的事情,我们也有耳闻,但真正没有想到,你还会活着,竟然还走上了与大楚对抗的道路。”

    “安阳城中,一千多名兄弟的血岂能白流?”秦风冷笑:“人都死了,还要给他们安上一个叛国变节的骂名,让他们的灵魂也不得安宁,如此颠倒黑白,岂有天理?我秦风这一辈子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定然要替他们讨一个公道。”

    “秦将军,你可曾想过,不管朝廷对他们怎么样,他们,包括你,可都是楚人。”贾信看着秦风,诚恳地道:“我想,只要将军愿意回归,朝廷定然会愿意接纳你。”

    “接纳我?”秦风大笑起来,“接纳一个已经死了的人?那九泉之下,我的那些兄弟定然死不瞑目。楚人?齐人?越人?秦人?你别忘了,百余年之前,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名称,他们被称做唐人。”

    似乎听出了秦风话语之外的意思,贾信眼中露出了震惊到了极致的神色,半晌,脸色略略有些发白的他,似乎回过了气。

    “秦将军,你现在如此与大楚为敌,可曾想过昭华公主的感受?如果不是你,我大楚的第二战场便已经开辟成功,在伐齐大业之中,便已占得先机。朝廷或者对你不起,但昭华公主对你可是情真意切,死而无悔的,你可知道,事发两年了,上京城中的昭华公主仍然在为你披麻戴孝,****诵经超度?”

    格格两声,秦风坐着的椅子哗啦一声散了架,秦风霍然站起,转过身去,背对着贾信,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却是一言不发。

    “你可知道,昭华公主今年刚刚为你诞下一双儿女,他们身上可都流着大楚皇室的血,可你现在正在做的,却是在挖大楚皇室的根,你,当真要这么做吗?”贾信不失时机的紧接着道。

    秦风霍的转过身来,不敢置信的瞪视着贾信,“你说什么?”

    “昭华公主为你生下了一双儿女,一男一女,龙凤胎。我先前一直呆在程帅身边,这些事情,都是我从程帅那里听来的,秦风,看在昭华公主的份上,看在你一双儿女的份上,放弃齐国,回归楚国吧,此一时也彼一时,现在我想,皇帝陛下一定会非常乐意看到你重归朝廷的。”

    秦风木然呆立,久久没有言声。看到秦风的模样,贾信的脸上露出了快活的笑容,是的,他快要死了,而且在死之前还出卖了楚国的利益,但他也为楚国做了最后一件事情。只可惜秦风还活着的消息,自己无法送出去,如果秦风当真愿意回归楚国,那么对于失去了顺天军的楚国来说,或者还是一件大好事。

    江涛将军已经发现了端倪,只是还不知道秦风竟然还活着,但可以想见,接下来江将军一定会往这个方向努力的。

    自己已经在齐国与太平军之中撕开了一条小小的裂缝,以后如何,便看天意吧。他伸手从桌上拾起了秦风的铁刀,横刀于颈,微笑着用力一勒,鲜血狂喷而出,卟嗵一声,他重重的栽倒在地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