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53.第353章 合力而战

    贾信被江涛派出来,偷偷摸摸的混在顺天军士兵之中,当然,他的目标不是正在与莫洛激斗的秦风,那个战斗场面,他也根本插不进去手,他的目标却是正在蜂鳞阵中居中指挥的陆一帆,杀了这个人,在当前情况之下,对于水布垭攻防战来说,绝对是事半功倍的事情。可贾信做梦也没有想到,在陆一帆这个区区七级军官的身边,居然躲藏着一个九级高手。

    这超出了他的想象,也超出了江涛的想象。

    劈面抓来的大手带着无可抗拒的力量,贾信纵然身手高明,但在这样猝不及防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之下,根本连反抗的动作都无法做出,只来得及在脸上露出一个惊愕恐惧到极致的表情,已是被束辉一把扼住脖颈,拎小鸡一般的拎了出来。

    不但是贾信,便连被救者陆一帆,此刻也因为错愕而表情扭曲,看到先前被自己视为手无缚鸡之力的这个家伙,此刻却轻描淡写的一把抓住险些要了自己命的这个刺客,陆一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你你……”陆一帆结结巴巴,浑然忘了自己手带血的刀正指着束辉,也忘了自己身处海激烈的战场之上。束辉哈哈一笑,一手提着贾信,一手提刀,浑若无物一般糅身而上,一柄普普通通的钢刀之上电光闪烁,刀光缭绕之间,陆一帆周围数米之内,已是空无一人。

    手一抛,将贾信劈面扔给陆一帆,“这家伙你给我看好了,他对我很重要。”

    一把接住贾信,这位从未失过手的刺客落在陆一帆的手上,却是浑身僵硬,浑身上下,唯一能动的只剩下一对眼珠,正惊恐地看着陆一帆。

    大步走到最前方,束辉伸手从脚步绰起一张弓,拈了拈,摇摇头,一俯身,又拾起了两柄长弓,三柄弓合在一起,食指中指一扣,将手中的刀当成了羽箭搭在了弓弦之上,抬弓,瞄准,目标正是在与秦风恶斗的莫洛。

    吐气,开声,三柄合在一起的长弓顿时被拉成满月,看得一边的陆一帆张大了嘴巴,呆呆地看着束辉作声不得。

    “穿云弓,穿云箭,哈哈,瞧瞧我这一支刀箭。”松手,一声沉闷之极的弓弦弹响,陆一帆只觉得眼前亮光一闪,刀就在他眼前消失了。再出现时,已经到了莫洛的跟前。束辉手中的三柄大弓却在刀射出的那一瞬间,齐齐折断。

    刀无声,却带着毁灭一切的气势,莫洛悚然一惊,身形暴退,铁弓横敲,嗑飞突然出现的大刀,手腕震动,手中穿云弓跳动不已,莫洛骇然抬头,远处太平军的阵形中间,一人骤然出现在一处垛台之上,仰天长啸声中,人已是如同飞鸟一般向着这头飞来。

    人在空中,束辉两手向下虚虚一握,身下所过之处,士兵们都是虎口剧震,再也握不住手中的长枪,眼睁睁地看着手里的长枪脱手飞了出去,一根接着一根,犹如接龙一般连在一起,向着空中那人飞去。

    伸手捞到第一柄长枪,束辉两脚连踢,一柄柄长枪在空中犹如毒龙出洞,向着莫洛连接刺去,此刻却不像先前那柄大刀,飞驰无声,而是在空中带着尖厉的啸声,铁枪高速旋转,枪尖之处,竟然隐隐带去了火光。

    又一名九级高手,而且还是比正在与他恶斗的秦风武道修为要更高一层次的九级高手。

    莫洛心里有些发苦,九级高手并不多见,可自从他与太平军交手之后,似乎九级高手便变成了大白菜,随时随地,他都会碰到两个。

    巨响之声连绵不绝,莫洛在应付秦风的攻击的同时,连接挡下束辉连二接三的攻击,脚下却是一连退了十余步这才站住脚跟。等他稳住身形的时候,对面已是多出了一个看起来三十出头的年青人。

    “我来助你,灭此朝食!”束辉偏头,看向秦风。

    秦风呵呵一笑:“就此两清。”

    “明明是你欠了我的人情。何来两清一说?”束辉愕然。

    “别忘了,你在落英山脉之中将我追得如同丧家之犬,这仇我记着呢!”秦风微笑道。

    束辉大笑起来:“想不到你还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家伙,我看走眼了。”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仇吗,自然也得一笔笔清算。”秦风挥了挥手,身后大柱闪身而出,会意的点点头,有了束辉相助,这里自然再也不需要他和这百余名亲卫了。与莫洛一场恶斗,秦风带着他们虽然堪堪顶住了莫洛的攻击,但百余名亲卫,此刻也折损了超过二十人。

    不与莫洛这等猛人相斗,带着这百余名亲卫中的翘楚,转头扑向了顺天军士兵,这些人立刻便显现出了远超对手的素质,顷刻之间,已是让他们将周围的顺天军杀得溃不成军。

    远处压阵的江涛手指尖在微微的颤抖,刚刚从蜂鳞阵中长啸声中如同飞鸟一般扑下来的那人,他却是认得的。

    束辉,大齐皇朝中的重要人物,虽然他没有见过本人,但此人的画像他却是深深的映在脑海之中,这人,是大楚东部边军最重要的敌人之一。

    太平军与齐人勾结在了一起,连束辉这样重量级的人物,居然也出现在这里,这代表着什么?瞬息之间,江涛想到了太多的东西。

    “将军,我们该出动了。不然,顺天军撑不下去的,他们死伤太惨重了。”程文杰有些紧张地道,顺天军一波波的攻入蜂鳞阵中,然后一波一波的消失在那个似乎永远无法填满的无底洞中,而在外面,那支黑衣铁甲军,所向披糜,刀阵所过之处,血糜横飞。在他看来,只有出动麾下楚军,才能扼制住这支黑衣铁甲军的气势,将战场劣势扳回来。

    江涛却如同铸铁一般稳坐在马上一动不动,他已经损失了一员大将,贾信了,他不得不计算这一战最终的得失。

    “如果出动你麾下人马,能拿下蜂鳞阵么?”他冷冷地问道。

    程文杰低头思忖半晌,“不能,我只能将这支黑甲军压回去。”

    “既然不能破了蜂鳞阵,夺不回水布垭,你出动大军的意义何在?”

    “可是顺天军一旦莫洛不敌对方,只怕便又是一场大溃败。”程文杰着急地道,“他们如果大溃败了,我们夺回水布垭的希望就更小了。”

    “现在不是思考顺天军胜败的问题,我现在想得是,如何保证我们的生存,如果你麾下这三千人损失过大,接下来只怕我们连宝清都守不住。”江涛冷酷地道:“顺天军死多少我不管,但只要你的三千军队还在,我们就能守住宝清,就能等到海上援军抵达,然后展开反攻。”

    程文杰默默的点了点头。

    “宝清是我们最后的据点,我要确保我们有能力守住宝清,不在太平军的攻击之下,丢掉这最后的地盘。”江涛一勒马匹,已是向后转去,“莫洛是顺天军最大的杀器,如果他能击杀对方的首领,那还有翻盘的希望,可现在,束辉居然也出现了,他的出现代表着莫洛最后的杀着也没了指望,这一仗,已没得打了。发令,撤兵。”

    “将军,要不我上去掩杀一阵,掩护他们通下来,不管怎么说,顺天军多剩一些,对我们接下来的反攻多少也有些帮助,就算将他们当辅兵,也比临时抓来的青壮要强啊,再说,也不益与莫洛将关系搞得太僵。”程文杰小声道。

    江涛叹了口气,“就这样吧!”

    看着江涛转身离去,程文杰呛的一声拔出了刀,“鸣金,命令顺天军后撤,我军将替他们压住后阵。”

    收兵的金锣当当敲响,顺天军仓惶地向后退去,与他们相反的是,三千楚军却步履整齐的向前踏进,一排排长枪如林,步步向前。

    顺天军金锣之音刚刚落下,太平军中亦响起了尖锐的竹哨声中,亦同时收兵,多个小队倏忽之间汇集成了一个大队,收拢回到了蜂鳞阵前,凝神戒备。

    刚刚还血肉横飞的战场之上顷刻之间空了下来,只剩下战场的正中央,三个人走马灯似的战成一团,不时传出霹雳般的巨响声。

    秦风内息怪异,时而似雷似火,刚猛异常,时间却如光如水,阴柔之极,转换变化完全就是无缝对接,让莫洛应对起来格外难受。这也是秦风敢于与他直面相对的原因,莫洛在他面前,能发挥出八成的实力就算顶天了,现在加上一个束辉,身形诡异之极,似左实右,瞻之在东,实则在西,以莫洛之能,也无法完全锁定对方的身形,两个同样都是九级高手,即便是莫洛半只脚已经踏进了宗师的门槛,此时也难受得快要吐血。

    两个年轻的高手,让早已名满天下的莫洛,感觉就是浑身上下补缠满了绳索一般,缚手缚脚,空有一身力气,却无处发泄。

    厉吼声中,背后一支穿云箭骤然跳出来,落在了莫洛的手中,弯弓,箭开半幅,一道无形的压力顿时漫延开来,秦束两人脚步稍慢,穿云箭已是破空而出,两人一刀一枪,向前刺出,与极近距离飞出的穿云箭相抗,犹如两块生铁在一起拼命磨擦,发出的声音让远处的双方士兵无不脸上变色。

    穿云箭在迅速的变小,秦束两人却在一步步后退,当眼前的穿云箭在两人身前燃烧殆尽之际,两人离莫洛也已经有了十数步的距离,莫洛深深的看了两人一眼,身形暴退,瞬间便退到了楚军身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