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51.第351章 激斗

    长啸声中,秦风两手紧紧地握着大刀,重重一刀劈在身前空处,一刀劈下,身前空间似乎被划开一道缝隙,缝隙刚刚裂开,那道闪电被已是到了前方,一道道闪电般的光芒不停地亮起,缝隙在不停的缩小,而闪电却是愈来愈亮。

    大柱狂喝一声,侧身一撞,肩膀撞上了秦风的身体,秦风身体巍然不动,手中的刀却在这一瞬间亮了少许,那道缝隙也扩大了少许。

    闪电不停的颤抖起来,尾巴不停的摇晃,竭力想要往前钻来,大柱高举手中的铁棍,狂吼声中,前方数百名亲卫队员齐齐举刀,怒吼声中,重重劈下,刀臂在空处,但秦风大刀之前的空隙却骤然扩大,那道闪电倏忽之间便消失在缝隙之中。

    轰然一声巨响,一道巨大的气浪爆烈开来,秦风后挫一步,脸上红光一闪,身后的亲卫们更是如同喝醉了酒一般的东倒西歪,大柱更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但对面,已经扑到数米开外的顺天军士兵却是一排排像被纸鹞一般的震飞起来,远远的飘开。

    远处,莫洛脸色煞白,很显然,射出这一箭,也让他的负担不小,胯下的战马,更是四肢折断,扑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

    秦风大笑一声,手中大刀再举,横劈一刀,向前跨出一步,随着他这一步跨出,身后亲卫同声呐喊,大刀举起,队形恢复了整齐。

    江湖比武较技,莫洛胜过秦风不知几何,但列阵作战,集合众人之力,莫洛却远非秦风可比。千余名刚刚训练不久的亲卫,便已经让他能抵挡得住莫洛的倾力一击,遥想当年在西部边境,数年磨励出来的敢死营老兵与秦风配合起来,那是何等的威力?

    “敢死营的阵列之战,名不虚传!”冰墙之上,束辉摇头叹息。莫洛刚刚这一箭,让他已为之心惊不已,易地而处,他自觉很难接下莫洛的这一箭,但秦风却接下来了。虽然是借助外部之力,但这是战场作战,不是比武较技,战场之上,只会看重结果,而不会看重过程。

    阴谋诡计在战场之上会被视为智慧,巧胜更是会成为传承多年的经典。

    看着千余名黑甲士兵势如破竹一般杀进了顺天军如潮水攻来的士兵当中,束辉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一战看起来人数悬殊,但战况却一点也不落下风的厮杀。

    千余名黑色士兵的队形并不固定,而是在不停的变幻着,他们在倏忽之间便能化为数个小队,迅速的分割开顺天军士兵,然后数队士兵马上合围,在围歼这一些顺天军士兵之后,在大队的顺天军士兵赶来之间,又已经合而为一,变成了一支刺猬。

    看着看着,束辉的眉头已经完全皱了起来,他震惊的发现,便是齐军最为精锐的部队,与眼前这支黑甲士兵的战术比起来,也是完全不如。千余名士兵,竟然如臂使指,配合自如,在海潮般的敌人之中,便如同游鱼在大海之中一般自如。

    束辉看到,秦风根本没有指挥他的士兵,甚至连他的那位亲卫统领也没有干预士兵们的作战,因为这个时候,秦风正带着百余名士兵与莫洛相抗衡,九级巅峰的莫洛,在秦风与百余名亲卫士兵的攻击之下,竟然被困在了当地。而那个亲卫统领,置他的士兵于不顾,便像是一个狡猾的毒蛇一般,游戈在外围,不停的击杀一些落单的顺天军士兵之外,抽冷子便给莫洛一棍子,虽然每一次都会被震得四处乱飞,但受困于军阵之中的莫洛,最多也只能分出十之一二的力量来对付他,每一次这家伙被震飞之后,片刻之后便又如同一只老鼠一般摸上来。这也让莫洛受到了困挠,毕竟这家伙的武道修为,比起一般的普通士兵可虽天上地下的区别,要是一个不小心被他敲上一棍子,眼前这样的状况之下,也够他喝一壶的。

    秦风的士卒另有一套指挥系统,战场之上,根本不需要将领事比躬亲,瞪大眼睛的束辉终于发现,在这一队队纵横来去的士兵之中,有一些特殊的存在,而这些人无一例外的嘴里都含着一颗小小的竹哨,一旦这个含竹哨的人阵亡,他的这支小队马上就会就近融入另一支小队之中,也就是说,这个含竹哨的人才是这些部队的实际掌控者。再看片刻,束辉更加确定了这一点,一小队黑甲士兵在这个口含竹哨的人阵亡之后,因为身边有太多的顺天军围绕,他们没有及时融入另外的小队,很快他们便被如潮水一般的顺天军淹没,在拼死搏杀,击杀了数倍于他们的敌人之后,最终也是全队覆灭。

    “原来是这样!”束辉看是看明白,但心中却更发冷,这种指挥系统看起来简单,但真要做起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得平时多少的训练才能让士兵们娴熟到如此的地步,而且大战之中,这些口含竹哨,但在穿着打扮上与一般士兵毫无二致的指挥人员,又如何能简单的分辩出来。

    想到这里,束辉又发现,上至秦风,下到普通士兵,他们的衣甲毫无二致,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来谁是指挥官,谁是普通士兵,如果先前不是秦风站在最前列,只怕莫洛根本无法分辩谁是秦风。这与齐国军队简直是天壤之别。

    齐国军队之中,指挥官们盔甲一个比一个坚固,一个比一个豪奢,在战场之上,他们就像开屏的孔雀一般耀眼,这在齐国将领们看来,是自己的面子和荣光,想起自己当年从落英县护送昭华公主回楚国的时候装扮成了一名普通将领,那一身银光闪闪的将领,束辉突然觉得脸上有些发烧。

    当时自己以齐国将领的审美来要求自己,现在看来,却是大错特错了,想必当年躺在马车之中不能动弹的秦风一定是偷偷的笑破了肚皮。

    “操!”他轻轻的骂了一句。

    他的思想开了小差,但身边的陆一帆却是紧张起来,因为秦风率队杀了出去,但更多的顺天军士兵却在向水布垭阵地涌来。

    “给你,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他又塞给了束辉一柄刀,然后抽出了刀子,大声吼叫着下达命令。“脚踏弩,准备发射!”

    听着陆一帆的吼叫声,再看看手里的刀,束辉笑了笑,找了一个角落,提着刀,靠着冰墙,冷眼看着扑上来的顺天军士兵展开了进攻。

    蜂鳞阵,在楚国东部边军大行其道,让齐国军队在进攻中吃尽了苦头,难得现在有机会在内部看一看他的运作方式,束辉觉得机会难得。或许能找到他的破绽,以后在齐楚交锋之中,齐军再碰到蜂鳞阵,便可事半而功倍。

    他不认为以顺天军这种素质,能攻破蜂鳞阵,因为秦风还留下了后手,在蜂鳞阵的深处,于超带着百余名斥候队员一直在待命,这些人便是秦风留着以备不测的,那里出现了漏洞,这支劲旅便能以最快的速度去补上漏洞。

    蜂鳞阵层层叠叠,彼此独立却又互相呼应,一处被攻破,周围立时便会从数面发起反扑,瞬息之间便能在敌人还没有站稳脚跟之前将攻进来的敌人杀个干干净净。

    看了片刻,束辉突然发现,秦风花费了偌大力气筑起来的这些冰墙,完全就是用来骗人的,这些东西就是一个障眼法,遮住了这种阵法最大的杀机。

    “真是一只老狐狸。”束辉叹道。不要小看这种战场之上的小伎俩,这是在无数次的战场磨练之中才能体会出来的,任何一支军队在进攻的时候,注意力必然集中在这些看起来坚固无比的城墙之上,又怎么会想到,真正的杀机,并不在这些东西之上呢?如果束辉不是在太平军的阵形中间,只怕也无法体悟出这其中的玄机。

    正自感叹之间,束辉突然发现了一丝丝的异样,他一下子挺直了身子,缓缓扫视着前方正在进攻的顺天军士兵,现在他们正在猛攻他们所处的这一处。

    片刻之间,束辉便发现了异样,一名身着顺天军普通士兵衣饰的家伙,根本没有像其它士兵一样奋力搏杀,而是像一条游鱼一般,不停的向着陆一帆靠近。

    “一个不错的刺客!”束辉冷笑一声,向前跨出一步,在激烈的战况之中,派出刺客刺杀对方的指挥将领,这本身就是一种惯常的作法,一般而言,将领的武道修为都是相当不错的,而刺客更是武道修为之上的佼佼者,毕竟像江涛这样的将领,可是凤毛麟角。

    刀光剑影之中,一道不引人注目的细光在人群之中闪过,径直刺向正挥刀将一名顺天军士兵斫翻的陆一帆,他的刀砍进对方身体的一霎那,那道极细的剑光也到了他的胁下。

    陆一帆察觉到不对的这一霎那,唯一能做的动作就是转回了头颅,看到了那面对他造成致命威胁的家伙,那家伙的脸上毫无表情,冷漠得就像一块寒冷的铁。陆一帆脸孔扭曲,这一剑他根本无法做出任何的反应,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剑向着自己胁下的致命之处飞来。

    叮的一声轻响,一柄刀横在了前方,细剑刺在了刀上,刀身巍然不动,细剑却骤然弯了起来,刺客冰冷的面容终于变色,啪的一声,细剑折断。

    一只大手倏然伸出,抓向了他的脖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