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48.第348章 不速之客

    小小的水布垭,地理位置却很重要,刚好卡在顺天军与长阳郡之间的交通的要道之上,一个三岔道口,前往的三个方向,分别便是平度,交东以及现在莫洛所在的宁口县,三个地方,如果不走这里,便得翻山越岭,那可不是三两日的功夫,关键是,这样的大雪天气,想要翻山越岭也根本做不到。

    数千人马,从昨夜抵达这里,便开始了紧张的土木作业,陆一帆一仗打下来,一万人马剩下了六千人左右,再加上秦风的亲卫营,于超的斥候营,也只有七千余人马,但他们即将面对的,却是来自东交,宁口和长阳郡两方面的夹攻。

    “我们至少要守五天。”秦风伸出一个巴掌,在陆一帆面前晃了晃。“以猛虎营最快的速度计算,也得五天,如果路途之上有什么意外的话,兴许还不止。”

    陆一帆却是显得信心十足:“李将军,有你在,别说是五天,便是五十天,我觉得也没有问题。上一次在千柳山,那可是十数万大军,您也打得莫洛大败亏输。”

    哈的一声笑,秦风摇摇头:“话可不是这么说,上一次我是有备而战,作好了一切准备,设想了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并做好了针对性的预案,这一次可是仓促而战,而且如果我设想的没有错,第一个抵达这里的肯定是那支楚国军队,江涛,在楚国,那可是鼎鼎大名的,盛名之下无虚士呢!”

    “我觉得在将军您的面前,什么江涛海涛,都跟这些浮雪一样,风一吹,啥都没有了。”陆一帆毫不吝啬的奉上溢美之词。

    秦风摇摇头,在军事之上,他可不用指望眼前这位跟他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扫眼看着水布垭,深深的积雪早已被一扫而空,所有的积雪都变成了一堵堵的高达数米宽约一米的城墙,尺余粗的大树也被砍光,成了这些雪墙的骨架。与原处的群山相比,变成光秃秃,黑黝黝的水布垭显得格外的刺眼。

    “幸亏是冬天,这要是其它季节,想要在短时间内做成这些可就不容易罗!”秦风伸手拍了拍坚硬如铁的雪墙,“瞧瞧这玩意儿,可与石头城墙相比美了。”

    “那是那是!将军英明神武,这样的主意我可想不出来。”陆一帆继续大拍马屁。秦风嘿嘿笑了起来,以雪为墙,淋水为冰,这对于一名将领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也只有陆一帆这样的家伙,才会,才敢这样谄媚的话话,换个人,还真没有脸。

    平度方向传来了密集的马蹄声,循声看去,秦风脸色微变,眼中满是惊讶之色,“奇了怪了,这家伙怎么到这里来了?”

    十数匹快马径直到了秦风的跟前,为首一人,是秦风麾下大将千面,而千面的身旁,居然是束辉。

    “你去忙吧!”秦风对陆一帆挥了挥手,转身迎上了束辉。

    “这是那阵妖风,居然把你这个家伙吹到我这里来了?”秦风大笑着一拱手,“夜猫子进宅,必定没有好事吧?”

    束辉却不以秦风的话语为忤,而是冲着秦风竖起了大拇指:“秦兄,当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了不起,了不起,这一出手,便惊呆了众人啊,连我们皇帝陛下都惊叹不已呢!”

    “你们皇帝惊叹与我有什么关系?”秦风呵呵一笑,手一摆,“外面风大,屋里谈吧,你来这里,可不是简单的来拍一拍我的马屁吧?”

    “自然。无事不登三宝殿。”束辉亦是大笑道。

    所谓的房屋,其实是用雪建起来的,不过在雪墙上面裹上了一层草席子而已,坐在里面,没有了冰冷刺骨的北风,倒也暖和的紧。

    “这一段时间,我们的水师为了迟滞楚国人往他们所谓的第二战区增兵,与他们在海上打了一仗。”喝了一口热茶,束辉道。

    “看你这副模样,定然是你们吃亏了。”秦风两手捧着茶杯,在手里转动着,满脸的幸灾乐祸。

    “看起来你还挺高兴的。”束辉很不满地道:“楚人的水师的确比我们要强,这也是我们从不避讳的事情,但你可要清楚,我们的行动虽然失败了,但至少也迟滞了他们的行动,让他们抵达宝清的时间往后延迟了,这一次楚人可是准备运五千人到宝清的,如果这五千人到了宝清,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五千人?”秦风挺直了身子,五千楚国人的正规军,对现在的他来说,可真不是一个小数字。

    “这一次,咱们双方算是误打误撞,密切配合了一次,我们延迟了他们这一次的增援,你这里却也适时发动了进攻,大胜可期,我们陛下本来因为水师的失利而大为光火呢,听到你这个消息,可是转怒为喜,大摆宴席呢,你这里要是将长阳郡拿下了,那楚人可就没有了立足之地。”

    “你们皇帝欢喜,我可能得到什么好处?”秦风笑道。

    “好处当然有,我这一次来,陛下可亲口对我说了,只要你能拿下长阳郡,那我大齐便封你为候,怎么样?我从十余岁开始便为大齐效力,二十年过去了,都没有捞到这样一个封号呢,你轻轻松松便到手了。”束辉一脸的嫉妒。

    “你算了吧,以你束辉现在的地位,能把一个候爷放在眼里,只怕有些候爷见着你也得绕道走吧?”秦风冷笑,“光是这些虚名有屁的用?”

    “你还想要什么?大齐市场完全对你开放了,什么战略物资只要你需要,都可以直接在大齐买到。”

    “把登县给我!”秦风敲了敲桌子,“这才是最能表达你们诚意的,你知道吗?你们大齐在登县驻扎了一支军队,那便是悬在我头上的一把剑,我时时刻刻都胆颤心惊,担心你们什么时候翻脸,趁我不在的时候给我一刀子,把登县给我,我就相信我们大齐真有与我结盟的诚心。”

    “结盟?”束辉哈哈大笑起来:“秦兄,不是我小视你,现在说与我们结盟,你的口气还是太大了一些。对于我们来说,你现在还只是……”

    “一个可以利用的家伙罢了!”秦风冷冷的道。

    “定位准确。”束辉微笑道。

    “所以说,我要实实在在的好处,不要什么虚名。把登县给我,我便结结实实地将楚人赶走,束兄,你知道,有些事情随时都会有变化的。现在于我而言,实实在在的利益才是我想要的,其它的,你们齐人也好,还是楚人也好,对我都没有任何意义。有一句老话说得好,有奶便是娘,这句话用来形容我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莫洛对我来说,是实实在在的威胁,而且没有奶给我吃,我自然要将他拿下,其它的嘛,嘿嘿嘿……”

    束辉脸色微变,秦风话里话外威胁的意思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秦兄,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思虑不周会招祸的。”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秦风也冷下了脸,“我现在可是一个不要脸的人。”

    束辉被秦风噎得一个倒呛,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却是很难让他口出恶言,看着秦风,他皱眉想了片刻:“你的要求我会转呈给皇上,可我估计,你这是痴人说梦,陛下决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松口的。好了,我们不在这个问题之上纠缠,我此趟来,更重要的是想问你另外一件事。”

    “说吧!”看到束辉松口,秦风也是心情大好,本来就是趁火打劫,能不能成功是二话,但能借机多敲诈一点东西,他也是很乐意的。

    “吴昕是怎么死的?不要跟我说是莫洛杀的,莫洛没有这么蠢,也只有吴世雄这样的脑袋里缺根筋的家伙才会这样认为。”束辉道。

    “吴昕是我们杀的,你看到陆一帆了吧?有他作内应,我们想做什么事情做不到?”秦风嘿嘿的笑了起来。

    束辉凝视秦风半晌,“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碧海生潮是怎么一回事?洛一水在你手里?”

    “洛一水是谁?”秦风故作糊涂。

    “秦风,几年前,追杀洛一水我是亲自参与了的,最后洛一水失踪的地点便是在雁山一带,为了追杀他,我们可损失了两个九级好手。此事过后不久,你们便出现在雁山,如今吴昕死在碧海生潮功法之下,不是洛一水还是谁?把他交给我。”

    秦风缓缓摇头:“不可能。”

    听到洛一水当真在对方手中,束辉心中的疑惑得到印证,反而松了一口气。“秦兄,洛一水可不是一般人,洛氏在越国根深蒂固,有这个人在,对你并不是什么好处,而且我认为,你也根本掌控不了他。”

    “这是我的事情,我只是想告诉你,现在洛一水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洛一水了。他对你们也没有威胁。”秦风淡淡地道。

    “这句话就想打发我?”束辉不满地道。“洛一水是我们陛下一定要杀的人。”

    “他现在跟一个死人也没有什么两样。可怜,一代豪雄,竟然落到这样一个下场。”想到洛一水一手牵着王月瑶的衣角,一手拿着棒棒糖的模样,秦风叹息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