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48.第348章 冰火两重天

    吴世雄阵亡,长阳郡城正面最大的威胁顷刻之间烟消云散,交东城内一片欢腾,按照原本的计划,中路会是最艰难的一战,最有可能的胜机,便是等待着右翼率顺天军主力与吴岭决战胜利之后的莫洛率师回转,左右夹击的战术预想,也完全没有了必要。而现在,右翼莫洛还正在大山之中与吴岭熬战。

    精擅山地作战的吴岭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特长,到现在为止,传来的消息仍然只是将吴岭部小挫,远远没有让对方失去战斗力和信心。

    不过中部的大胜,必然会让右翼的吴岭再也没有了战斗的勇气,接下来,莫洛所部必然会势若破竹。

    “将军,追不追?”程文杰兴奋的问道。

    “不必,穷寇莫追,叛军先是没了吴昕,现在又没了吴世雄,只剩吴岭一个,已是难撑大局,没有后勤,没有补给,甚至没有了地盘,用不着我们去打,接下来他们必然溃散,已经不足为虑,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马上做好一切准备,迎接与太平军的恶斗吧,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考验。”江涛心情很好,原本应当僵持不下的一场战事,因为吴世雄的一个昏招而导致他轻松的获得了大胜,战事态势由此逆转,这让长阳郡赢得了更多的时间。

    “中路既破,是不是由末将率部前去帮助顺天王尽快地消灭吴部另一支主力?”一边的吴世芳插话。

    “不,你仍然驻扎在交东城,我和文杰带部下前往平度,吴岭与顺天王交战的区域地形特殊,几乎全都是山地,而吴岭,正是这方面的行家,如果我们再增兵,只会让吴岭愈发的龟缩不出,缩在山内与我们打游击,而且有顺天王在哪里,足以让吴岭难以寸进,我们现在的任务是迅速击败平度的陆一帆,三支叛军,去其两股,另外一股自然会退走。”江涛摇摇头道:“而且比起来,陆一帆比起吴岭要容易对付得多了。”

    “将军说得是!”吴世芳连连点头,“不过太平军也马上要来了!”

    看着脸上忧色重重的吴世芳,江涛笑了笑,“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坚持,大楚的第二支援军已经踏上了路途,最多一个月,他们便将在宝清上岸,第二批援军多达五千人,到时候,不管来得是谁,我们都会让他们尝尝什么是失败的滋味!”

    “五千援军?”吴世芳脸上的表情却是显得很奇怪,援军来了固然是好,可再来五千楚军,那长阳郡还是顺天军的么?

    似乎看穿了吴世芳的心事,江涛站起来笑着拍了拍吴世芳的肩,“吴将军,眼光要长眼一些,有些事情不必想得太多,顺其自然就好。你是顺天军中很有才能,也很有前途的将领,我是看好你的。只要好好做,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吴世芳心中又喜又忧,江涛这话里所含的意思可就多了。

    “好了,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打扫战场,整顿内务,这些事情我可就不参与了,这些天我可累得够呛,我要去睡觉了,非得睡个自然醒不可,贾信,你给我守着门,任谁也不许叫醒我。”江涛笑吟吟的道。

    “将军放心,谁敢来打扰将军,我对他一定毫不客气。”贾信笑咪咪地道。一刺便杀了叛军大将吴世雄,贾信的心情也照样极好。

    “对了,吴昕的棺椁不得肆意轻辱,安置好,这是一个人才啊,可惜了。如果不是出了这档子事,有他镇守在阴山,太平军便极难入侵长阳郡,可惜了,死得不明不白,也让我们现在举步维艰,唉,世事艰难,莫过于此。”江涛走了几步,突然转过身来,看着众人道。

    听了这话,屋里的顺天军官尽数低下头去,特别是吴世芳,更是心表复杂,像他们这一批军官,大部分都是吴昕一手训练出来的,吴世芳便是第一批受训之中的佼佼者,如今身居高位,饮水思源,他也不得不感谢吴昕的栽培。

    “吴将军绝不会是大王杀的。”吴世芳吐出一口浊气,重重的道。

    “谁杀的,现在还重要么?”江涛摇摇头,有些丧气的举步离开。楚人不想吴昕执掌大权,是因为那是一个明白人,但却也不想他死,因为吴昕的存在,对于顺天军的稳定是不可或缺的因素。

    可现在,大好的局面,却因为吴昕的事,而陷入到了重重困境当中。逼得楚人不得不与太平军提前摊牌。

    屋里烧了好几个火盆,温暖如春,这段时间的辛苦让江涛心力憔悴,不过结局的美好仍然让他心怀大畅,爬上床榻,不过片刻,便已是酣然入睡。

    他做了一个好梦,梦到第二战场之上,楚人再一次建起了强大的军队,从齐人的后方,向他们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与大楚东部边军前后夹击,大败齐军,双方会师于长安城下。

    新皇登基,程务本去职,江涛也不得不黯然离去,对于他来说,是极不甘心的,这就像他好不容易将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含辛茹苦的养大,养得白白胖胖,养得健壮如牛,最后却来了一个人,将他的孩子轻而易举的抢走了。这种感觉,让江涛心中极是难受。

    现在,老天爷又给了他第二次机会,他决意要好好的做一番事业,让上京城内那位年轻的新皇看一看,究竟谁才是他应该倚重的国之长城,是罗良么?肯定不是。

    如果不吴昕这一档子事,只要再给他一年的时间,什么太平军?不过都是一些蝼蚁罢了,可现在,他却只能期待着尚在海上的援军,能够尽快一些抵达,仅凭现在的兵力,想要击败太平军是不大可能的。

    研判过太平军数场战例,让江涛对这个敌人有着极大的警惕,很显然,他的对手,不是顺天军的高级将领一般,大部分都是出身草莽。

    江涛一觉睡到自然醒的心愿终是没有实现,凌晨时分,他被人摇醒,睁开惺忪的双眼,第一时间便看到贾信那明显有些惊慌失措的表情。

    他霍的一下坐了起来,贾信是什么人他很清楚,能让贾信惊慌失措的事情,一定是出了大事。

    “将军,平度丢了,平度的近万顺天军全都没了。陆一帆已经攻占了平度,其前锋已经占领了水布垭。”贾信声音急促地道。

    丢掉平度,让对手占领了水布垭,对顺天军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在他们与长阳郡城联系的通道之上,被对手狠狠地插进了一柄锋利的刀矛。

    江源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刚刚击败吴世雄所获得的大好局面,顷刻之间便烟消云散,不,是更恶劣。

    “陆一帆,陆一帆!”江涛念着这个名字,慢慢的下了床,最初的震惊过后,他已是平静了下来,作为见过大场面的人,他很清楚,惊慌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具体的消息!”他一边揉捏着脸郏,一边问道。

    “具体的情况,吴世芳正在审,一批人从平度那边逃过来了。吴世芳派人过来,让我先通知将军这个消息。”贾信道。

    “鲍华呢?”

    贾信摇摇头。

    两人大步走向前厅,刚一进门,便看到吴世芳如丧考妣的神色。

    “将军,是太平军,太平军!”吴世芳拳头紧紧地握着,发出格格的声音,“陆一帆的军队之中混着太平军,根据这些人的描述,只怕,只怕太平军的指挥者,正是他们的最高首领李锋。”

    江涛身子摇晃了一下,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吴昕事情,一定有太平军的参予,而且参予度极深,说不定这件事就是他们做的,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太平军会出现在陆一帆的队伍之中。

    唯一让江涛不解的是,就是为什么吴昕死在莫洛这一门的独门心法之上,以至于让吴世雄等吴昕旧部认死了就是莫洛杀了吴昕。

    太平军出现在平度,出现在水布垭,就代表着先前预估的太平军的猛虎营与他们之间的距离绝不是他想象的那一般。或者下一刻,他们就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文杰!”他厉声喝道:“马上派出你最好的斥候,往阴山蒙山方向打探,一定要找到太平军猛虎营的行踪。”

    程文杰点点头,转身快速的离去。屋子里的气氛格外的凝重,白天的喜庆已是荡然无存。

    “鲍华人呢?平度究竟是怎么丢的?”转过头,江涛看着一旁一个满身污泥,一脸狼狈的顺天军将领。

    “鲍将军他去找大王了。”一名将军声音有些发抖地道。“鲍将军在平度率兵夜袭陆一帆大营,起初一切顺利,可后来,后来不知怎的,又出现了一支敌人的军队,我们被打得大败,回过头来,平度城已经被一支太平军抢占了。”

    “找莫洛!”江涛阴狠的一笑:“犯下如此大的过错,便是找天王老子也没用。你怎么没有跟着他去找莫洛?”

    “属下,属下是马喆将军的部属。”

    “马喆人呢?”

    那将领犹豫了片刻,“当时一片混乱,我隔得有点远,看到,看到马喆将军好像被鲍将军一刀捅翻了,我吓坏了,不敢跟着鲍将军去找大王,就只能跑到交东来了。”

    “什么?”屋子里传来一片不可思议的惊叹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