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39.第339章 杀回长阳郡

    酒很辣,还带着一股子土腥味,但对于驻扎在阴山的顺天军来说,已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别说是士兵,便连普通的将领也是无法享受的。长阳郡现在缺粮,酿酒,那是被严禁的,民间谁敢私自酿酒,抓起来就是砍头的下场。

    能在这种时候还能喝上酒,虽然是土酒的,在顺天军中自然也不是一般人物了。

    吴世雄两眼喝得已经有些迷离了。坐在他对面的陆一帆倒还是两眼清亮,倒不是陆一凡的酒量,而是吴世雄心中有事,而陆一帆又存心劝酒。陆一帆会来事儿,到了吴昕手下后,对吴世雄也是毕恭毕敬,很快便赢得了这位军汉的好感,一来二去,两人意是成了好朋友,心中藏不住事儿的吴世雄,常常是将很多秘密在陆一帆面前一吐为快,倒是让陆一帆意外获得了不少顺天军中的秘密。

    “将军心已经冷了。”端着酒杯,看着陆一帆,吴世雄道:“这一次走之前,将军已是跟我吐露出了要离开的意思了,哎,想不到轰轰烈烈的一桩大事,最后竟然是这般收场。”

    “将军不想干了?”陆一帆倒是一惊,吴昕在他面前可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看起来还是亲疏有别啊。“现在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嘛,我们的防线固若金汤,就算进不能攻略天下,退固守长阳郡还是可以的。”

    吴世雄连连摆手:“老陆啊,你以前是混江湖的,对这些事并不太懂啊,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不管是越京城也好,还是沙阳郡也好,岂会容我们在长阳郡逍遥?”

    “那就打呗,谁怕谁啊!”陆一帆慷慨激昂地挥舞着手臂。

    “打?”吴世雄将杯中酒一口饮尽,冷笑道:“老陆,你以为我们现在干的事情是占山为王划地盘么?我们有什么资格打?拿什么打?便是耗,对方也能把我们耗死。”

    “楚人不是正在源源不断地支援我们吗?”陆一帆问道。

    “他们不怀好意,想拿我们当刀使。”吴世雄摇摇头:“就算有楚人的支援,可他们支援的也是大王,而不是我们。大王,现在根本不信任吴将军了,你只要瞧瞧现在的态势,大王防我们倒似防强盗似的。便连军粮,也是十日一运,我们,可是在第一线啊!”

    “功高震主呗!”陆一帆连连点头。

    “楚人现在正帮着大王练兵,后勤系统也被楚人掌握了,当真可笑,这支军队训练出来,还是顺天军么?”吴世雄哈哈大笑:“大王在武道一途可谓惊才绝艳,可是玩政治,哈,那就是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上的角色。”

    “世雄大哥,假如吴将军真不干了,你准备怎么办?”陆一帆问道。

    “我,我当然是跟着吴将军一起走了,吴将军不干了,我还赖在这里干什么?受人白眼,遭人排挤吗?老陆,真到了这一天,你准备怎么办?”

    “实在没辙,我就只能再去跑江湖了。”陆一帆摊摊手。

    吴世雄嘿嘿笑着拍拍陆一帆的肩膀:“不妨跟我们一起走,找一个不认识我们的地方,弄几亩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倒也自在。”

    陆一帆连连点头,转头看着窗外已渐渐落下的夜幕,再看看吴世雄有些落寞的样子,心中竟是大不自在,此刻,只怕吴世雄嘴里的吴将军,已经不在人世了吧?算着时间,消息差不多也要传回来了。

    看着对面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吴世雄,陆一帆端着酒杯,慢慢地品着,心中计算着时间,等待着那个消息的传来。

    外头一声凄厉的号角之声突然响了起来,整个营地突然喧闹了起来,陆一帆先是一惊,再是暗自一喜,来了,终于来了。

    听到号角之声,吴世雄霍然站了起来。

    “出了什么事?怎么是示警的号角?难不成太平军打过来了不成?”

    一把抄起竖在桌边上的大刀,吴世雄急窜了出去,

    坚固的要塞之外,并没有太平军进攻的身影,只有几个浑身是血的士卒,正在摇摇晃晃的向着大门走来,明亮的火把之下,看到走在最前方人的身影,要塞之上有士兵惊叫起来,他们认出来了,这几人都是吴昕将军身边的亲卫。

    可他们为什么成了这般样子。

    几个精疲力竭的亲卫,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赶回到了阴山要塞,看到飘扬的旗帜,看到大开的关门之中奔跑出来的顺天军士兵,一口气再也撑不住,卟嗵几声全都倒了下去。

    回来了四个,但到了关口,却有两人因为伤势没有撑下来,死在了同伴的怀里。剩下的两个伤势较轻的,看到吴世雄的瞬间,都是放声大哭起来。

    “将军死了,将军死了!”

    吴世雄眼前一黑,身子晃了几晃,险些跌倒在地上,两眼直瞪瞪的看着两个士兵,嘴唇蠕动,竟然是一句话敢说不出来。

    “将军怎么会出事?将军自身武道修为高明,又有两百亲卫随从,这边又是我们顺天军的控制范围,怎么可能出事?到底是怎么回事?”陆一帆厉声喝问道。

    “刺杀,刺客,半路之上有刺客。”一名卫兵流着泪道。

    “是谁?是谁杀了吴将军?”吴世雄终于从巨大的哀痛之中清醒了过来,窜到士兵跟前,逼视着士兵,厉声喝问道。

    “大王,是大王!”士兵嘴里吐出来的话,惊呆了聚集在屋中的所有将领。

    “大王,怎么可能是大王?”吴世雄也是惊呆了,在他看来,就算大王与将军有矛盾,但怎么也不会到这种地步吧?

    “是大王,吴将军亲口说的,吴将军亲口喊出了对方是大王。还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士兵流着眼泪道。

    轰隆一声,吴世雄反手一拳,将身后的一张桌案打得粉碎。

    “莫洛!”他厉声吼了起来。

    “吴将军,息怒,息怒啊,现在你是领头的,你千万不能乱了方寸啊,是不是大王还不一定,咱们总得先去看看再作最后的决定啊!你们,怎么可能在大王的手下活着逃回来,是不是有什么阴谋?”陆一帆盯着两个活着的亲卫,厉声问道。

    “我挨了一刀,昏过去了,身上压着死去的同伴,我爬出来,看到大家都死了,连将军也死了。”受伤的士兵大哭起来。

    吴世雄不再说话,转身大步向外走去。

    阴山要塞灯火通明,一队人马从要塞之中急驰而出,向着分水关方向急奔而去。吴世雄带着阴山要塞大大小小的将领,亲赴吴昕遇刺现场。

    蒙山山巅,秦风带着猛虎营,苍狼营的将领们,遥看着远方矗立的阴山,短短的时间内,那边已经是灯火通明。

    “将军,为什么不趁此机会打过去,那边现在只怕已经是乱成一团,此时出击,必将不费吹灰之力便拿下阴山。”陈家洛急切地道。

    “用不着,阴山的吴世雄是吴昕的铁杆心腹,一旦知道吴昕是死在莫洛手中,他必然会愤而举旗造反的,我敢断言,很快,阴山要塞的这几万顺天军士兵便会拔营离开,向长阳郡城发起进攻,我们随后要做的,便是去接收阴山要塞罢了,等他们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我们去捡现成的便宜。”秦风大笑道。

    “野狗!”

    “老大,我在!”野狗大声应道。

    “你的苍狼营作好准备,吴世雄一旦离开阴山,你的野狼营马上启程前往分水关,不但要拿下那里,还要顺手将顺天军控制的正阳郡那几个县也一并拿过来,长阳郡突生大变,正阳郡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就算他们得到了消息,也会先禀报越京城,一来二去,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掌控这几个地方。”

    “明白。”

    “陈家洛。”

    “末将在。”

    “你的猛虎营,将跟随吴世雄的脚步,他离开阴山,你便接收阴山,他向前打,你在后面给他扫尾。”

    “末将明白了。”陈家洛忍住笑,“这事,可真没有想到这么轻松。将军,您觉得吴世雄真会反了莫洛么?”

    “肯定。”秦风斩钉截铁地道。

    无数的火把将遇刺的现场照得一片明亮,片片已变处紫黑色的血迹与一旁洁白的积雪形成极大的反差,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尸体早已被冻得坚硬,吴世雄一步步跨过凌乱的尸体,慢慢的走到一株大树之下,那里,一个魁梧的身形仰面朝天倒在哪里,双眼圆睁,死不瞑目。

    缓缓的跪下,小心地将吴昕的尸体抱了起来,尸体的骨骼早已被震得粉碎,但因为极冷的天气,整个人却还是被冻得硬梆梆的,将头轻轻地放在自己的大腿之上,吴世雄抬起头来,泪眼矇眬地看着围成一圈的将领们,声音哽咽。

    “碧海生潮,果然是莫洛杀了我们的将军。”

    围成一圈的将领们没有人说话,只有一片佩刀出鞘的呛啷之声。

    “杀回长阳郡,替将军报仇。”怒吼之声在山野之间响成一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