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39.第339章 亲临

    哧啦一声,吴世雄从一块白布之上撕下一截布条,用力地缠在自己的头上,转过身来,看着屋内站成两排的将领,陆一帆大步走上去,同样撕下一块,缠在头上,转身站在了吴世雄的身边。屋内,将领们一个个毫不犹豫的走上去,撕下白布,缠在头上。

    “阴山要塞,两万士卒,将替将军报仇雪恨,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吴世雄抽出佩刀,哧拉一声在手上拉了一个口子,血糊糊的手伸出来,其它将领亦是效仿着他的动作,数十只滴着血的手搭在了一起。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怒吼之声在屋内响起。

    “我已传令给分水关的吴岭,他亦将从分水关出兵,向长阳郡城发起进攻,阴山要塞守军一分为二,我带一路,陆一帆将军带一路,三路大军,齐攻长阳郡城,现在,各位将领立刻回到自己的驻地,集结军队,带上我们所有能带的粮食,军械,准备进军!”吴世雄大声道。

    “遵命!”众多将领大声应命,转身出屋,迅速离去。

    “老陆,长阳郡城之下,我们会师之时再见!”吴世雄向着陆一帆伸出手去。

    “会师时见!”陆一帆重重的点点头,“吴将军,我们这样走了,阴山要塞怎么办?对面的太平军怎么办?他们要是趁机追着我们的屁股打过来了怎么办?”

    吴世雄冷笑:“吴将军已经死了,我管他洪水滔天,他们要来便来吧,如果我是他们,此刻当然是坐山观虎斗了,这样的便宜不捡?他们又不是傻瓜。”

    陆一帆看了一眼吴世雄,太平军自然不是傻瓜,可吴世雄却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傻瓜了,吴昕死了,所有的一切,对于吴世雄而言,立时便变成了一片空幻,没有什么事情能比他为吴昕报仇更重要了。不过他对于吴昕的这一份真情实意,却着实让陆一帆有些感动。

    天明之时,吴世雄率领的一万大军已经尽数撤离了阴山要塞,午时,陆一帆也拔营出兵,曾经固若金汤的阴山要塞,顷刻之间便变成了空荡荡一个个要塞,满地尽是被抛弃的顺天军的军旗。

    这一次陆一帆的进军速度极其神速,与吴世雄报着必死之心不同,他可是信心满满,因为他清楚,在他的身后,一支更强大的军队将尾随而来,最终获得胜利的将是他们,而自己,恰恰是他们中的一员。

    三天之后,他已经出了阴山山脉,而挡在他面前的是龙潭县,一个只有区区千余兵丁驻扎的县治,而且这千余人还是根本没有经受过什么训练的士兵,所有人都无法想象,在阴山没有暴发任何战事的情况之下,会有一支充满敌意的军队会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而这支军队还是他们的友军。

    当上万头戴孝布的军队出现在龙潭县县城之外时,整个县城都傻了,连一点点像样的抵抗都没有,甚至连城门都没有来得及关,这里的县尉便带着他的千余名士兵逃之夭夭,陆一帆没有费一丝力气,便占领了出阴山之后的第一座县城。

    站在县衙大堂之前的台阶之上,看着瑟缩在被士兵按倒在地上的龙潭县县官,陆一帆意气风发的一挥佩刀:“传我军领,搜集城内所有粮食,布匹,军械以及一切对我们有用的东西。记住,所有的东西全都上交给后勤营,如果有人敢私吞,休怪我刀下无情,送他去阴曹地府给吴将军当牛作马。”

    这是陆一帆第一次指挥一支上万人的军队,而且是第一次打了胜仗,战争对于陆一帆而言,是无尽的苦涩的回忆,似乎只要有他参与的战役,最终全都以失败而告终。

    “以前都是与太平军作战,可现在,我已经成了太平军的人,这霉运,也该换一换了,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哈哈!”

    军队将在龙潭县搜集,补充,以准备接下来的进攻,对于他们而言,最大的问题或者便是后勤补给的不足。如果没有足够的粮食,那么随着他们战线的拉长,必将举步维艰。吴世雄打的主意便是走一路,抢一路,但现在的长阳郡,一路之上究竟还能抢到多少,陆一帆实在是没有把握。

    龙潭堂堂一个县治,府库里的存粮可怜得很,还不够他一万人的大军三天的用度,没办法,只能却挨家挨户抢了,至于被抢的那些普通百姓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自然不是在陆一帆的考虑之内的。

    站在油灯前,陆一帆很认真的研究着地图,龙潭,是他的第一站,再往下走,恐怕就没有这么容易了,想来现在长阳郡已经得知了消息,接下来自己要攻占的平度县,只怕便要苦战一场了。

    平度,与长阳郡城可是只有一河之隔了,那里,驻扎着一支五千人的军队,可不像龙潭这里完全就是一只鱼腩,关键的是,它隔长阳郡城太近了,随时都会从长阳郡城开出援军来支援,不论是拿下平度,还是度过平度河,对自己来说,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风声飒然,窗户吱呀轻响一声,屋里灯光微闪,突然多出一人,陆一帆大惊失色,一只手刚刚按到刀柄上,却被死死地按住,全身的力气在这一瞬间,几乎消失一空。

    “不必惊慌,是我。”来人温和的声音在陆一帆的耳边响起,手上劲道一松,刚刚不知所踪的真气又重新回到了身上,看着已经微笑着坐在桌前,低头看着地图的来人,陆一帆咽了一口唾沫,向前走了一步。

    “李将军,您怎么过来了?”

    “不是太放心你。”秦风微笑着抬起头来。

    “将军,我对您忠心耿耿,绝无二心。”陆一帆心中一惊,敢紧道:“将军,我也是沙阳郡人啊。”

    “你会错意了,这段时间,你在顺天军这边做得很好,不管是以前的那些情报,还是这一次吴昕的事情,你都是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是我们即将获得的这场大胜的不可或缺的角色。记你头功,毫不为过。”秦风微笑道。

    “那您刚才……您……”陆一帆吞吞吐吐地问道。

    “我是不放心接下来的战事。”秦风点了点地图,“平度不是龙潭,那里距离长阳郡城近,反应过来的莫洛,必然会力保平度,借助平度河将你们挡在河的这头。他毕竟是顺天军的大王,你们借着吴昕之死所激发出来的战斗意志,一旦受挫,不见得能保持得住啊。”

    听到秦风直言不讳的话,陆一帆被臊了一个大红脸,的确,在指挥作战之上,他并不擅长,他更擅长的是上级指定一件事情,然后他去一丝不苟的完成,就像在阴山,他赢得吴昕信任最关键的事情,便是他将吴昕布置的要塞修建任务完成得一丝不差。

    “将军您是要……”他试探着问道。

    秦风点了点头:“不错,接下来我将藏身于你的军中,这场战事,我来指挥,你负责发布命令。接下来,我的亲兵卫队也会前来加入到你的军队当中,对外,你便宣称是你在江湖上的一些朋友前来帮你的忙便好了,这个时候,估计也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件事情。”

    “太好了!”陆一帆鼓掌相庆,眼前这位,可是打老了仗的常胜将军,在黄梁岗,在千柳山,凭着几千人便将莫洛数万大军杀得溃不成军,有这样一个人呆在跟前,自己还用操心什么,只管执行命令便好了。而且,李将军还带着一千人的嫡系亲卫啊,见识过太平军战斗力的陆一帆,至今思起那一排排闪烁的刀光,便仍是心有余悸。

    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位可是一位九级高手,说实话,向太平郡城进攻,陆一帆最怕的就是莫洛,万一莫洛那根筋搭错了,在一个月黑夜风高的夜晚摸过来刺杀自己的话,就算自己在千军万马之中,也还是危险得紧。现在有了这位在自己身边,还有什么可怕的,莫洛不来则已,来了,便让他来得去不得。

    看着陆一帆的欣慰当真是发自内心,秦风倒也是一乐,这位倒好,自己一来便剥夺了他对军队的指挥权,这家伙反而一副如释重负巴不得的模样。想起以前这位的战绩,秦风又是心中微晒,这位,终是一个不能在肩上担责的家伙,这一仗打赢之后,回头对他的安排倒也还是要费一番思量,留他在军中领军那自是万万不行的。

    “大柱他们差不多要来了,你去接下来,安排大柱他们在你的身边作亲卫,不要与其它的部队过多接触,不到紧要关头,我是不会让他们直接出战的。”秦风道。

    “是,李将军,你先歇着,我马上去接大柱将军。”陆一帆连连点头,“你放心休息,我最贴身的几名卫兵都是鹰巢派过来的,除了他们,没有人敢随便踏进我的屋子。”

    “你去吧!”秦风笑道,眼睛又落回到地图之上。现在长阳郡已经得到消息了,那么,莫洛第一波的攻击重点,会放在那一支军队上呢?

    吴世雄?吴岭?还是陆一帆?

    思来想去,莫洛首先击垮陆一帆的可能性可大一些,毕竟那两位,可都是宿将,而陆一帆,只不过是一个江湖好汉出身,对于指挥军队,并不在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