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34.第334章 来访者

    城门处,杨致的画像醒目的贴在墙壁之上,守在城门的不仅有城卫军,更有内卫的高手,等待出城的人排成了长长的队列,一个接着一个的接受着检查,出城的速度极其缓慢。队伍之中,一时传来大声的抱怨声,一些商队更是怨声载道,他们载货的车,是查验的重点,好好的货物被翻得乱七八糟,散落一地。

    往日最灵光的塞上一些碎银子便能轻松出城的把戏,这一段时间也完全失效了,看到银子,那些昔日会笑容满面收下的城卫军士兵们,一个个虎着脸,毫不客气的用手里的刀鞘重重的敲过去,将行贿者和银子一起打翻在地,这些行贿者的货物反而会被查得更严一些。

    开什么玩笑?现在是什么时候,内卫的大人们一个个虎视眈眈的坐在一边,这个时候居然还敢递银子,是嫌死得不够快么?

    远处传来得得的马蹄声,众人回头看去,只见街道之上,两匹浑身没有一丝杂色的白色骏马拖着一辆从外观上看起来便豪奢之极的马车正快速奔来,顷刻之间便到了城门处,看来车的势头,那是丝毫没有排队的意思。

    数名城卫军士兵一下子跳到了前方,手里的长矛支了起来,大声吆喝道:“停车,停车,停车接受检查。”

    虽然来车看起来来头不小,但他们接到的面令时,便是一支耗子出城门,也要搜一番,这样大的一架马车,当然是必须要拦住检查的。

    马车吁的一声停了下来,驾车的胖子冷眼看着这些城卫军。

    几个城卫军士兵向着马车走来,浑然没有注意到一直半闭着眼睛坐在城门洞子里的那个内位高手,此刻已经跳了起来,几个大步便窜到了马车的前头。

    “大人,我们就可以了,开门,开门!”一名城门军士兵讨好的道。

    这名内卫高手看也不看他,反手一巴掌便将他打翻在地,转过头来,却是满脸笑容的对着驾车的胖子道:“彭兄,彭兄,这是公主殿下要出去走走吗?”

    “哟,这不是方兄吗?怎么搁这猫着呢?”彭武打了个哈哈,跳下了车辕,压低了声音:“公主不是闷了吗,要出去转一转,走一走,这可是陛下御批了的,内卫应当有相应的报告存档啊。”

    “知道知道,前几天杨统领还发文到各地内卫系统,要他们关注殿下一行,暗中保护公主的安全呢,您看公主也没有说要去哪里转转,便只能广撒网了。”

    “那就好,有内卫照应着,我可就轻松多了,对了,你猫在这儿,还是在抓那杨致呢,有踪影吗?”彭武问道。

    摇摇头,内卫将领一脸的痛苦之色:“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现在回到衙门里第一件事便是接受统领的痛骂,这不正查着吗?也不过是走走过场罢了,杨致又不傻,怎么可能从城门大摇大摆的出去。”

    马车内传来一声轻轻的咳漱,瑛姑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彭胖子,你什么时候变成一张碎嘴了?磨唧什么?”

    彭武一吐舌头,冲着内卫高手道:“方兄,瑛姑不耐烦了,对了,你身负职责,要不要看看车内?”

    姓方的内卫高手一听就急了,伸手便来捂彭武的嘴巴,“彭兄彭兄,我可没有得罪过你,你是想要我死吗?快走快走,让公主等急了,发起脾气来,我不好过,你也要吃鞭子。”

    彭武咯的一声笑,跃回车辕,冲他点了点头,驾的一声,驾着马车扬长而去。

    看着马车的背影,姓方的内卫高手一脸的艳羡,“这人比人,得气死人,彭胖子两年前回来的时候,差点连命都保不住,找准了主子,一步登天啊,现在屁事不干,还他娘升得比我快多了,一年到黑都是吃喝晚乐,这都胖成什么样了!”

    叹着气,摇着头,又重新坐回城门洞子里,蜷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了。这彭胖子,心眼儿可真多,不是什么好东西,刚刚还调笑自己,不说车里坐着的是公主,便是那个说话的瑛姑,就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人家已经是半步宗师了,未来大楚的绝顶战力之一,皇帝都得给三分颜面,自己在她们面前,算个屁啊。该死的彭胖子,攀上了高枝,就瞧不起人了。

    马车里当然不只有瑛姑与闵若兮两个,除了两个孩子之外,还有一个倚在壁角,脸色苍白的杨致。

    “殿下,大恩不言谢。”杨致看着正在逗弄两个孩子的闵若兮,轻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报答你,如果以后我还能活着,你有什么事情,一个口信过来,我万死不辞。”

    闵若兮头也不抬,“我没有什么要你帮的,你好好的活着吧,不为别的,就为了杨左相,给你老杨家留一条根儿吧。不要再想着去杀皇兄了,就算他站在你的当面,你也不是他对手。”

    杨致叹了一口气,别开头看向一边,不再言声。

    瑛姑瞥了他一眼,冷冷地道:“小子,公主这是为你好,就算你练到宗师的地步,也一样无法报仇的。好好的活着,比什么都强,你老子我也认识,趋吉避凶,他可是最拿手的。”

    “不识相了一次,就送了性命。”杨致突然笑了起来,“殿下,前辈,你们放心吧,我会好好的活着,一定会好好的活着。”

    “那就好!”闵若兮点点头,“等出了上京城的范围,你便去吧,远远的离开楚国,找一个不认识你的地方,重新开始吧。”

    “行。”杨致点了点头。

    上京城内,文汇章的私家菜馆,原本生意就不怎么样的菜馆,自从出了那档子事儿之后,现在更是门前冷落鞍马稀了,除了外地一些不明底细的来客偶尔瞎逛到了这里会偶尔吃上一顿之外,平时根本就没有生意,门楣上的牌子已经有半截垂了下来,斜斜的挂在门上,也没有人去理会。

    当然,住在这里的人,也根本不指望靠这菜馆养活自己,他们只不过是在享受这一种普通人的生活罢了,没有人来,他们更是乐得其所。外面大雪纷飞,屋里却是暖融融的,贺人屠嚓嚓的切着肉片,霍光笑吟吟的烤着肉片,文汇章斜躺在铺着厚厚棉絮的靠椅上,滋滋的喝着小酒,美美的嚼着肉片。

    “有人吗?里头有人吗?”外头突然传来了叫喊声,屋内三人诧异的对视了一眼,这个天气,还有人来?

    “门没关,自己进来。”文汇章扬声喊道,长时间没人来,天天对着眼前两条大汉,他也觉得气闷了。

    一个背着包裹的年轻人,推开房门,大步走了进来,眼光在三人面上一一掠过,最后定格在文汇章的身上,双手抱拳,深深一揖,“老先生好,我是舒大夫派来的。”

    一听说是舒畅,文汇章的脸色立时便变得苦瓜也似的,“这个小家伙,不来则罢,一来便必然不是好事,坐吧坐吧,小伙子,看你模样,这一路上可也吃了不少苦头吧?听你口音,像是从越国那边过来的吧?舒畅这小子现在跑到那边去了?那边现在可乱得很,这小子医术通天,武功却是一团乱糟。”

    小伙子先前还有些紧张,来之前,舒畅可是已经交待过他眼前这个人的大致身份了,堂堂一位宗师,而且还是宗师里坐头几把交椅中的一个,他是真没有想到,便是眼前这样慵懒的模样,看着随和的老头,他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还好,舒大夫很好,在那边过得挺舒服。”小伙子道。

    “也是,凭他那手医术,在那里都有人捧着,对了,他现在在越国哪里呢?”文汇章问道。

    “沙阳郡!”小伙子话音刚落,文汇章已是坐直了身子。

    “沙阳郡?”他盯着小伙半晌,突然笑了起来,“不止舒畅吧,是不是小猫也在哪里?”

    “小猫?”小伙子瞠目结舌地看着文汇章。

    “哦,就是章孝正。”文汇章说出了小猫的正名。

    “哦,您说得是章将军啊,当然也在哪里啊,章将军是我们太平军巨山营的统兵将军。”小伙子道,舒大夫对他说过,不说对眼前这位老先生瞒什么,问什么,就答什么就好了。

    “果然,果然,剩下的敢死营都跑到那边去了。对了,你们现在的头头叫什么李锋?你见过吗?”

    “小人哪有福气见到李将军!”小伙子连连摇头。

    “这个人不简单呢,能让舒畅跟在他身边,能让章小猫这样的人服气,看来也是一个雄才大略的人啊,对了,舒小子让你来干什么?”

    “舒大夫这一次让小的来上京城,是想让小的打听打听昭华公主的事情,舒大夫让我来上京城后直接来找您,还说上京城没有您不知道的事情。”

    “倒是好大一顶高帽!”文汇章呵呵一笑:“他打听昭华公主的事情干什么?”

    “舒大夫说,他们都很关心有一件事情,就是昭华公主现在有没有孩子?”小伙子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