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34.第334章 幸运者

    勉力落在地上,杨致已是再也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闵若英的那一拳,给了他足够的伤害,一路搏杀不得休养,更是伤上加伤,虽然昏头转向,他下意识中,他仍然避开了重重的搜索,向着一些搜索者明显极少的方向前进。

    翻过高高的围墙,双眼阵阵发黑,已是无法辩明自己到底在哪里,体内真气如同开了锅一般四处肆虐,血一口口的喷出来,让人心惊。

    靠在墙根,这里很安静,外面的喧闹似乎与这里毫无关系,偶有脚步声掠过,也是刻意的压低了声音,更没有人想过要翻墙过来看一看。这里住着的似乎是一处身份极不平凡的人家。

    努力的平息着体内的真气,抬头想要细细打量一翻身在何处,眼前却是一花,一个黑衣女子骤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杨致大惊失色,铁剑一撑,便要站起来,可是刚站到一半,又软倒在地。

    “天,果然是他。”黑衣女人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身形闪动,已是欺近身来。

    铁剑向前刺出,却是如同刺在了一片泥淖当中,手腕一麻,身体似乎在一瞬间便被掏空,杨致白眼一翻,便向地上跌去。不等他跌到地上,已是被人劈胸揪住,凌空提着离开了这个地方。

    客房之中,杨致平平的躺在床上,身上的血迹此时早已被清洗干净,重新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彭武端着一盆血水走了出来,看到外间的两人,轻声道:“公主,瑛姑,外伤倒没有什么,身上的血迹大多是别人的,但内伤很严重。”

    闵若兮点了点头,“彭武,你去吧,这件事情,别让其它人知道了。”

    “属下省得!”彭武点点头,端着血糊糊的水离开。

    踏进室内,站在床前,闵若兮看着躺在床上的杨致,感慨万千,“两年前,他还是一个不通世事的公子哥儿,自以为英俊无双,武功盖世,天下尽在掌握之中,两年后,却已是变成了这般模样,世事沧桑,当真让人感叹!”

    “谁说不是呢?”瑛姑瞅了一眼闵若兮,杨致如此,眼前这位身份尊贵的女人又何尝不是呢?那一趟西部之行,便恍然一个魔咒,沾上它的似乎都没有好下场,一个个都死得差不多了,活着的,却也没有一个好过。

    昭华公主这样了,与爱人生离死别,独自一人拖着两个孩子,郭九龄一身武功化为乌有,从九级高手一路跌到了普普通通的四五级水平,连一个普通的内卫都不如,而眼前这个杨致,武功倒是一路飙升,但境遇比起这二位还要不如,不但家破人亡,眼下自己更是成了举国通缉的要犯。

    “你看我做什么?”闵若兮瞪了一眼瑛姑。

    瑛姑笑了笑,道:“公主,他主要的伤势是被皇帝的无相神功所伤,想不到我们的皇帝陛下武道修为竟然到了这个地步,几乎已要推开宗师的大门了。”

    “如果你与他相斗,有几分胜算么?”闵若兮问道。

    瑛姑摇了摇头,“公主,一分胜算也没有。”

    “嗯,你不是也一样也要推开宗师这扇沉重的大门了吗?你们的境界应当差不多啊?”

    “这里头差别可大了。”瑛姑摇摇头,“无相神功可是皇室专修的神功,威力远远不是我能比的,公主,你现在虽然只是九级,但如果真与我相斗,不见得就落了下风。”

    “开什么玩笑,我的境界离你可还差得太远呢!”

    “境界只是感悟而已,如果我推开了那扇大门,公主自然不是我的对手,但这不是还没有完全推开吗,仅仅推开了一道缝隙而已,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啊。公主,他的内伤,恐怕也只有您出手才能救他了。您与皇帝陛下功夫同源同宗,应当能针对性的对他进行治疗。”瑛姑道。“可是,您当真要救他吗?这小子,可刚刚刺杀过皇帝陛下。”

    “杨左相为大楚操劳一生,纵然有错,可也是暇不掩瑜,我怎么会忍心看他杨家断了香火,不错,他是刺杀了皇帝,但,但不是没有得手吗?以他的武功,这小子又如何能伤得他分毫?”闵若兮道。

    看了一眼闵若兮,嘴里总是不肯称一声哥哥,瑛姑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其实自从两个孩子生下来后,她能察觉到,公主的心已经开始慢慢软化下来了,最明显的就是皇帝赐来的东西,再也没有被扔出去过,前些天皇后娘娘过来探望,也没有被拒之门外,看来两兄妹终有一天还是要和解的。

    “瑛姑,你给我护法吧!”闵若兮走到床边,看着床上脸如死灰一般的杨致,道。

    内卫衙门,杨青顶着两个黑眼圈,如同一只被困在笼中的野兽,看着面前大大小小十数位内卫将领,愤怒地吼道:“三天了,已经过了三天了,一个重伤待毙的刺客你们都找不到,你们是吃干饭的么?”

    “统领,上京城快要被我们翻过来了,但,但就是找不到他的踪影,这,这混蛋是不是已经死在那个角落里了?”一名内卫将领咽了一口唾沫,为难地道。

    “死了?嘿,死了也要找到尸体。”杨青怒道:“今天皇上又问起这件事了,我实话告诉你们,找不到这个该死的杨致,我们全都吃不了兜着走,大楚立国百余年,行刺皇帝的事情,这不这是第一次,如果你们不想我们大楚成为别人的笑柄,就给我打起精神,挖地三尺,也得给我找出来。”

    “统领,每个地方都搜吗?”一名将领问道。

    “当然,每个地方,一寸土地也不能放过。”杨青拍着桌子道,突然心中一动,看到那名将领,这家伙可是郭九龄以前的部属,当下心中已是明悟,这小子在使坏呢!什么叫每个地方都搜,有些地方能碰吗?

    “当然,像昭华公主府,左相府,还有程帅府这些地方,防卫森严,内里更是高手如云,姓杨的那里敢去这些地方,去了不是找死吗,这些地方,就不用去查了。”他补充道,看着那名将领脸上一闪而逝的失望之色,不由得在心里冷哼了一声,小样儿,跟我玩这样的小花招,这几个地方要是去碰了,只怕马上自己便会在皇帝面前被喷成渣。再说了再给杨致几个胆子,他也不会去这几个地方,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程帅以前虽然与陛下不和,但现在看起来君臣之间已经慢慢和解,程帅已经出来做事了,而且那一夜,正是程帅去见的傅抱石,逼着傅抱石现在带着一帮竹山弟子去了昆凌关罗良大帅帐下听用。

    马相不必说,那是皇上的铁杆心腹,一见到杨致,哪有不抓了去见皇上的道理。

    而昭华公主府,虽说与皇上有嫌隙,但亲不亲,一家人,必竟是血浓于水呢!那可是亲兄妹。一个重伤的杨致,去了公主府,不说用公主了,单是那里的瑛姑,便足以让杨致毫无还手之力,他可是听说了,如今的瑛姑,已是半步宗师,与陛下的境界差相仿佛。

    不过杨青万万想不到,他自认为杨致经不会去的地方,却正是如今杨致的藏身之反,杨致命不该绝,在他昏天黑地,不辩方向的时候,却误打误撞的一头闯进了昭华公主府,他在上京城中唯一的有一线生机的地方。

    慢慢的睁开沉重的眼皮,亮光让他的双眼微微刺痛,微微闭了闭,这才重新睁开,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一个胖乎乎的笑吟吟的脸。

    “你,你是谁?”

    “这,这是哪里?”

    他想动,却发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如同铅块一样沉重,根本无法动弹,吸了一口气,体内也如同泥淖一般,真气稍稍一动,身体便剧痛不止。

    胖乎乎的笑脸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一个转身,便跑出了屋子,片刻之后,外头响起了细脆的脚步声。

    片刻之后,一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他的眼前,这是一张美丽绝伦的脸,但也是他现在万万想不到会看到的一张脸。

    “公主?怎么是你,我,我……”他惊讶万分地看着对方,曾几何时,这个女人就是他心目中的女神,西行路上,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引起眼前这个女人的注意,时过境界,当年的心情早已不复存在,但那一份异样的情绪,却仍然隐隐的留存在心底。

    “杨致,这儿是我的公主府,在这里,你是安全的。”闵若兮看着他,淡淡地道:“你被皇兄伤得很重,想要治愈不是一时三刻的事情,只能慢慢来。”

    “你,你为什么要救我?我,我是刺杀你哥哥的刺客。”杨致问道。

    “我救你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你的父亲。”闵若兮叹道:“杨相,终是大楚的功臣,也是父皇的兄弟。”

    听到闵若兮的话,杨致难过的闭上了双眼,眼泪忍不住簌簌掉落下来。

    “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可哭的?我还以为你现在与以前不一样了呢,看起来并没有变多少!”闵若兮冷哼了一声:“现在上京城里一直在搜捕你,刚好过几天我要出京,你好好养伤,到时候我带你出城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