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32.第332章 付出者

    雪雾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广,远处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但旋即便是惊呼,然后寂静,雪雾之中,杨青与两位供奉头上的冷汗滴滴掉落,却是动也不敢动。对视之间,眼中的惊骇意味却是愈来愈浓。

    街道一边的一幢楼房之上,傅抱石静静的坐在窗前,一只手搭在窗台之上,抱在怀里的剑出鞘一半,沉着脸色,一言不发。在他身后,站着他的弟子凌飞。

    时间慢慢流逝,终于,傅抱石手里的剑呛的一声入鞘,随着这一声轻响,漫天雪雾骤然之间消散一空,雪雾之中,杨青两腿一软,险些跪倒在地,而两位供奉满脸冷汗地抬头看了一眼那幢楼房,一言不发,飞身而起上了楼顶,如飞一般向着皇宫方向而去。

    杨青有些步履蹒跚地行走在刚刚的街道之上,满地都躺着城卫军的士兵以及内卫的士兵,一个个在地上痛苦的辗转反侧,无声的张嘴呼号,却并无一人毙命。

    而杨致,早已没有了踪影。

    房中,凌飞小心翼翼的给傅抱石的杯子里续上热茶,低声问道:“师父,不把师弟抓回竹山去吗?他这个样子,只怕逃不出上京城,终究还是要落到他们手中。”

    “你能把他一直抱在怀里照顾吗?”傅抱石冷哼一声,“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居然敢来行刺皇帝,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如果不是你下山来跟我说他破门而出,猜到他要来做这件事,现在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凌飞,我们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一点了,再做多一点,会将万剑宗也牵连进来的。”

    “师父,我们万剑宗已经做了这么多了,难不成还怕再多一件?先前您和掌门师叔不是还庇护了他么?将师弟带回竹山去,了不起这一辈子不下山了就是。”凌飞道。

    “天真!”傅抱石冷哼一声:“别忘了,万剑宗终究还是大楚的万剑宗,皇帝对万剑宗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这一次,杨致是触到了皇帝的逆鳞了。即便是今天,我们万剑宗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付出代价?”凌飞瞪大了眼睛,“难不成皇帝还能对师父怎么样不成?”

    傅抱石叹了一口气:“杨一和泉下有知,我傅某人也对得起他了,杨致以后是死是活,我是再也管不了啦。”

    凌飞低下头,有些难过,今天杨致虽然逃脱了,但在戒备森严的上京城,他又怎么能逃出去?

    “师父,我们现在回竹山去吗?”

    傅抱石摇了摇头。“我在等人。”

    “您在等谁?”凌飞问道。

    傅抱石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看到傅抱石的情绪相当低落,凌飞也不敢再说话,默默的坐在一边的凳子上,呆呆地看着窗户发呆。

    不知过去多久,房门突然响起了笃笃的敲击之声,凌飞触电一般跳了起来,看向一边仍在闭目养神的傅抱石。

    “开门吧!”没有睁眼,傅抱石挥了挥手,淡淡地道。

    凌飞走到门边,拉开房门,看到来人,不由吃了一惊,失声惊呼:“程帅。”

    程务本的脸色极不好看,看到凌飞挡在自己面前似乎没有让路的意思,不耐烦的伸手一拨,将凌飞扒拉到了一边,大步走了进来,来到傅抱石的跟前,径直坐下,瞪着两只眼睛,狠狠地瞅着对方。

    两人对视良久,傅抱石芫尔一笑,“老程,好像不久前我们才刚刚见过一面吧,你怎么就像不认识我一般了呢,或者是我脸上长了一朵花不成?”

    程务本冷哼道:“你脸上没有长花,你心里却长了刺。”

    听到程务本的话,傅抱石沉默了片刻,道:“老杨就这么一个独苗了,他临走之前,也就托付了我这一件事,我不能见死不救。”

    “老傅,这一次你过了,你踩线了。”程务本重重的敲着桌子,“杨一和的事怎么样我们不用论,我与你一样,心里都不好过,但这已经是事实,无法改变的事实,陛下是我们大楚的皇帝,是大楚的象征,杨致竟然胆大妄为到去行刺一国之君,这便是大逆不道,而你,助他脱逃,陛下很不高兴。”

    停顿了片刻,程务本又大声道:“老傅,万剑宗不是法外之地,你老傅也不是天下无敌。你这是在给万剑宗召灾。”

    “我知道。”傅抱石点了点头,“这是我傅抱石最后一次帮助杨致了,我已尽心,对杨一和问心无愧了。”

    “可你已经越过了红线。”程务本逼视着傅抱石,“陛下很不高兴,老傅,皇帝让我来问问你,你究竟想干什么?万剑宗究竟想干什么?这一次如果你不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火凤军便会去竹山之下,用剑矛来问一个清楚明白。”

    一边的凌飞听到这话,脸色顿时苍白起来。

    傅抱石沉默片刻,“你回去告诉陛下,我现在就启程,去昆凌关,从此无诏不回上京城,如此,他可还满意?”

    听到傅抱石的回答,程务本微微一楞,傅抱石帮助杨致脱逃,对于闵若英来说,其实并没有程务本所说的那么愤怒,因为杨致在他的眼中,根本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但这却是一个机会,一个彻底压服竹山,将他们收入囊中的机会。万剑宗在大楚势力庞大,弟子遍布大楚,尤其让闵若英投鼠忌器的是,万剑宗有两位宗师级的人物,这于大楚来说,异常重要。这两位宗师对于他父亲,一向是友好的,言听计从,但对于自己,可就阴奉阳违了,从在杨致一事之上,万剑宗连续数次出手,便清楚地表明了他们并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这一次傅抱石出手,在闵若英看来,简直是送上门来的好机会。

    不怕你不服,因为我占着理。闵若英其实更想笑,比起杨致一条无足轻重的小命,让竹山万剑宗重新像恭顺自己的父亲一样恭顺自己,那就太值得了。

    “光是你可不行。”程务本道:“还有你们万剑宗。”

    “好,我马上回万剑宗,带上宗里一百名最杰出的弟子去昆凌关助战。”傅抱石答应得极爽快,让程务本感到有些诧异。

    “你不会又阴奉阳违吧?”他疑惑地问道。

    “老程,与你一样,我也是楚人。”傅抱石站了起来,“这不仅是我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我作为一个楚人应尽的义务,你心中也明白,与齐人这一战,我们是没有多少胜算的。你打造的东部铁壁,一旦开始进攻,可就失去了他应有的意义。”

    程务本苦笑着站了起来,摇了摇头,转身回走,走到门边的时候突然回过头来:“杨致是走不出上京城的,你不会再捣乱了吧?”

    “该做的我都做了,剩下的,便是他的命。”傅抱石道。

    “好,那我就如此回报皇帝陛下。”程务本转身出门,迅捷离去。

    上京城内乱成一团,到处都是士兵奔跑的脚步声,家家户户几乎都被敲开了房门,内卫更是肆无忌惮的翻墙越户,除了极少数的几户人家没有受到打扰之外,人人都无法幸免。

    在这少有的几家内卫和城卫军都不敢打扰的人户之中,昭华公主府自然是排在第一个的。瑛姑走进了闵若兮的卧室,先看了看小床上睡得正香甜的一对小人,这才走到闵若兮的大床边,对斜靠在床上正在看书的闵若兮道:“公主,我拎着了一个内卫的高级将领,总算问清楚了是怎么一回事。”

    闵若兮合上了书本,抬眼看着瑛姑。

    “是杨致那小子。”

    “啊!”闵若兮掩嘴轻呼,“杨致,他能弄出这么大动静来?”

    “这小子现在不简单呢!听那内卫的高级将领说,内卫那边的情报是这小子被傅抱石丢进了万剑阵中过了两年,居然活着爬了出来,一身武道修为更是破了九级,今天晚上是他潜进了皇宫,试图去刺杀皇帝,结果,当然是不用说了。问题是,在抓捕他的过程中,竹山万剑宗又插了一脚,听说是傅抱石亲自出手了,让杨致逃脱了,现在正满城搜捕呢!”

    闵若兮忽闪着眼睛看着瑛姑,当真是很难想象,当年那个满身香气,自认为风流倜傥的家伙,竟然会到今天这个程度?

    “这小子逃不掉的。”瑛姑摇摇头,“他受了不轻的伤。现在的上京城,便如同一张大网,傅抱石出手一次已是了不起了,皇帝不可能坐视不管,接下来,只不过是拖得时间长短问题了。”

    “杨一和这一生,虽然不是说没有错,但终究还是为大楚付出了必生的心血,跟父皇更是生死之交,他落到这个下场,当真让人于心不忍,他也真是的,一个杨致,何必要斩尽杀绝?”

    “公主,如果这个杨致还是以前的那个纫绔子弟,皇帝倒还真不在乎,但现在他年纪轻轻便已经过了九级,已经显现出了巨大的潜力,陛下当然不会放任这样一个潜在的敌人成长,扼杀在摇蓝之中才是最好的选择,他呀,这一次肯定是死定了。”瑛姑道。

    闵若兮叹了一口气,想起当年的那一段香火情,心中终是不忍。

    瑛姑站了起来,“没什么事了,我已经警告过那些内卫了,离公主府远一点,打扰了公主休息,他们一个也别想好过,咦?”正说着话的瑛姑突然住了嘴,充满诧异的瞪大眼睛看着闵若兮,而闵若兮此时也正看着她,人也挺直身子坐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