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29.第329章 准了

    “掌门师叔,不能这样啊!”凌飞扑嗵一声跪倒在毕万剑面前,“师弟他,他一时猪油蒙了心,胡言乱语,您,您把他拿下了,我慢慢的劝他,一定会让他回心转意的。”

    毕万剑摇摇头:“凌飞啊,有些事情,你不懂,他一点也不糊涂,清楚着呢。你马上下山去,去找到你师父,告诉他这件事。”

    “对,师父,告诉师父,师父一定会把他拿下来,痛打他一顿,然后将他拎回竹山来的。”凌飞一下子跳了起来,兴奋地道,“如果还有一个人能让师弟听话的话,那也只有师父了。”

    这话一出口,才发现似乎对掌门师叔有些不敬,不由讪讪地看着毕万剑,一脸的尴尬。毕万剑却是不以为忤,只是笑了笑。

    “你把这件事告诉他就好了,其它的事情,抱石自有决断。”

    巨大的山门就在眼前,杨致的脚步却愈发沉重,也走得越来越慢。他这一辈子,大部分的人生,便是在这里渡过的,这里不仅是他的第二个家,更是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站在牌坊之下,无言回望,远处的竹山巍然耸立,无数的竹子郁郁葱葱,将所有的房舍尽数遮掩其中,杨致不知道此刻有多少人正在那些竹林中间看着他,想来此时他破门而出,背叛师门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想来绝大多数人都是很开心的。

    以前自己从来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

    扁了扁嘴,不知是哭是笑,他转过身来,终于迈出了最后一步,他走出了万剑宗的山门。回过身,面对着那龙飞凤舞的万剑宗三个大字,他郑而重之的一揖到地。直起身子,不再犹豫,大步向着远处走去。

    转过山角,一条笔直的大道延伸向远方,这条道路的尽头,便是大楚的京城,上京城。而此刻,在道路的正中间,四名身着内卫服饰的汉子,抚刀而立。

    “杨致!你终于下山了,累得爷爷们在这里守了快两年了,有种你就一直藏在山上当缩头乌龟啊!”最中间一名大汉看到杨致,如释重负,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

    “松哥,跟他废话什么,为了这个混蛋,我们在这里呆了近两年,住在这破窝棚里,吃着乞丐般的饭菜,过得连狗都不如,拿下他,我们便得脱苦活,可以回上京城内,领了赏银,好好的放松一下了。”

    杨致脚步并没有停,仍然以固有的速度向前走去,路边,有一个窝棚,想来便是这些汉子们平日的住所了,为了能拿下自己,内卫倒也是不遗余力,不敢上山去,便在山下设了哨卡,只要自己下山,便能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

    被称做松哥的汉子呛的一声拔出了腰刀,“杨致,上头给我们的命令可是死活不认,你自己识相一些吧,你的死活于我们不重要,我们只是不想再呆在这里了,老实一些,跟我们走吧,大家都省事。”

    杨致停下了脚步,看着对面的四人,呵呵一笑:“以后,你们都不用再受苦了。阎王殿里很舒服。”

    “死到临头还嘴硬!”一名内卫厉声饬喝一声,挺刀便向杨致扑来,“受死吧!”

    杨致眼中厉芒一闪,身形未动,路边一颗石子突然跳起,闪电般的向着挺刀扑来的汉子击去,嚓的一声轻响,石子穿过持刀汉子的太阳穴,这头进,那头出,刚刚还生龙活虎的汉子扑的跌倒在地上,鲜血一股股从血窟窿之中冒出来,不仅有红的血,还有白色的脑浆。

    身后,另外三名内卫的脸上的狰狞之色还没有退去,便凝固在了脸上,他们根本没有看到杨致有任何的动作,自己的同伴却已经倒了下去。

    “我说过,你们以后不会再有任何辛苦了。”杨致向前跨出一步,路边上的窝棚突然便散了架,一根根木头棍子飞了出来,暴飞骤雨般的向着三名汉子袭去,剑啸之声大作,当杨致跨出第二步的时候,三名汉子的身上已是插满了木棍,身体却仍不得倒,就这样被一根根染着血的木棍撑在路中。

    跨过三个血人,杨致的身影逐渐远去。

    上京城,皇宫。

    闵若英眉头紧皱,看着半偎在躺床之上的太后,道:“母后,好端端的,兮儿为什么要出京去?这已经开始下雪了,天寒地冻的,出去有什么好看的?而且两个孩子还那么小?”

    太后接过一边皇后娘娘递过来的水果,一边慢慢的咀嚼着,一边笑道:“皇帝还在乎那两个小家伙啊,我以为你一看见他们就来气呢!”

    “跟孩子来什么气?”闵若英摇摇头:“怎么说他们的身体里也流着我们闵氏的血,我们闵氏人丁单薄,多添两个总是好的,母后,您可得跟兮儿说,这两个娃娃,可是只能姓闵,您跟她说好了,我就派内务府的官员去公主府登让,给他们发玉碟。”

    “皇帝为什么不自己说?”

    “母后!”闵若英叹了一口气,摊摊手,“兮儿见我还是那副样子,您看看,她要出京去走走,不是直接来找我,而是跟您说,这明显还是在跟我置气嘛!我如果去说,怕适得其反啊,她那个性子,拗劲一上来,只怕直接就让两个小家伙姓秦了,那不得把我气死。”

    听着闵若英的话,太后却是叹了一口气,“那个秦风,哎,说来也是可惜了。”

    “母后,此人早已病如膏肓,左右都是死路一条,用他一条必死的命,换来我们皇室的声威不受打击,并不为过,只是兮儿她总是钻牛角尖罢了。”

    “陛下,说这些干什么,没得又惹母后伤心生气。”一边的皇后赶紧阻止道:“兮儿要出去便让她出去走走呗,这一年多快两年了,兮儿一直闷在她那公主府里,可不是闷坏了嘛。难得她愿意开口了,陛下何不顺水推舟,这不正是缓解与兮儿关系的好时候吗?她要出去,陛下多赐些东西,还能冻着兮儿和两个孩子?”

    闵若英无奈地道上:“我堂堂一国皇帝,居然要想法设法去讨好自己的妹妹,真是让人气闷。”

    “皇帝可只有这一个妹妹。”太后一听不乐意了,将吃了一半的果子丢在果盘里,“她性子拗,你这当哥哥的,就不能让着她一点。”

    “是是是,我让着她还不行吗?她想出去便出去吧,准了,我准了!”闵若英赶紧道:“母后别生气了,可别气坏了身子。”

    “你们兄妹两人和和美美的,我这身子就会好。”太后道。

    “是,是,母后放心吧,我这一直不是让着她吗?换另一个人敢跟我这样,我不……”闵若英笑了笑,住嘴不说了。

    “好了,我也知道你是疼爱兮儿的。”太后摆了摆手,“皇帝啊,不是我说你,你娶了秦国的公主,却又冷落她,弄得她每次见到我,都是一脸的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可知道皇后不是善妒的性子,根子还在你这儿,这事儿要是传回到秦国去,你让秦国皇帝怎么想,这不是添堵吗?你要攻略齐国,那秦国的关系就一定要搞好,万不能因小失大。一点点细节可也不能疏忽。”

    一边的皇后红着脸低下头,闵若英也是无奈的道:“是,母后,我知道了。”他站起身来,向太后躬身行了一礼:“太后您先歇着,我还有些政务要处理,便先告退了。”

    “你去吧,有皇后陪着我讲讲话就好了,别忘了我说的话。”太后叮嘱道。

    “是,是,今晚我就过去,好好的安慰一下她。”闵若英连连点头。

    回到书房,闵若英却意外的看到杨青正站在门口,一脸的焦急,正在哪里打着转。

    “陛下,您回来了!”看到闵若英出现,杨青紧赶几步,上前见礼。

    “今天怎么过来了?”跨进书房,坐在书案之后,闵若英看着杨青,问道。

    “陛下,杨致跑了!”杨青咽了一口唾沫,道。

    “杨致?哦,我差点忘了他了,他下了竹山了吗?”闵若英呵呵一笑,“你以前不是说在竹山之下一直设有哨卡,只要杨致出了万剑宗,便能拿下他吗?”

    “陛下,是我大意了,可是,可是臣万万没有想到,杨致的武道修为,在短短的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竟然到了这个地步啊,他,他居然越过了九级的门槛,我去看了那几个内卫的伤势,一击毙命,那几个内卫的武功不俗,可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杨青道。

    “九级?哈,这可真是有趣了。”闵若英笑道:“难怪他敢下山,对了,万剑宗那边怎么说?”

    “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杨致进了万剑谷近两年,这两天才刚刚出谷,出谷武道便破了九级,后来却不知为了什么触怒了万剑宗主毕万剑,毕万剑雷霆大怒,将他直接逐出了门墙,如果不是看在傅抱石的面子上,只怕当场便将他杀了。”

    “当真是死性不改,以为武道修为过了九级,便可以为所欲为吗?真是笑话,杨致没有多少地方可去,最有可能还是回到上京来,派人去查,找到他,无论死活。”闵若英冷笑道。

    “陛下,此子武功已过九级,以内卫现在的实力,发现他或者不是难事,但要抓住他?”杨青为难地道。

    “好了,我从宫廷供奉中派两人跟着你去。有他们帮你,便没有问题了。”闵若英道。

    “多谢陛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