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19.第319章 痛点

    秦风坐在舒畅的对面,看着他嘿嘿的直笑,舒畅则黑着一张脸,瞪起眼睛死死的瞅着对方,嘴角上翘,不停蠕动,看起来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而在另一侧,刘老太爷躺在一张摇摇椅上,一边摇着扇子,一边随着摇摇椅前后摆动,一脸的怡然自得,不过眼中那莫名的笑意,却是怎么也藏不住。

    “面膜?有想法!”秦风强忍着笑,脑子里觉得这个东西好像很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其它什么地方听说过这个东西。

    “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舒畅终于爆发了,一跃而起,冲到秦风的面前,鼻子尖几乎要碰到秦风的脸,挥舞着拳头吼道:“我今年三十三了,比你足足大了十岁,你都结婚了,说不定现在连儿子都生了,我呢,我喜欢上一个女人有什么不对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她未嫁,我未娶,正正当当,有什么值得可笑的。”

    一口气喷完,却发现秦风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煞白,舒畅登时便后悔了,深吸一口气,满怀歉意地看着秦风,“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秦风摇摇头,“没啥子,咱们两兄弟,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你真不想知道她的情况么?”舒畅拖过一把椅子,坐在秦风的对面,“以前逃亡,为了生存东奔西走,现在已经基本稳定下来了,已经有条件派人回楚国去打听打听弟妹的近况了。”

    低头沉默片刻,秦风抬起头来,看着舒畅:“找到她又能怎么说?是我去投奔她,还是她来找我?我去投奔她的话,一千多死去的老兄弟在九泉之下会怎么想?红姑娘和她的儿子怎么想?如果她来投奔我,要她放弃自己的家么?要她背叛自己的兄长家庭么?舒畅,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吗?这样的选择,不管摆在谁的面前,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顿了一顿,秦风仰起头,强忍住眼中的泪水,“其实,她已经选择了,在她一掌击破我丹田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她做出了最后的选择。”

    “我不这样觉得。”舒畅摇摇头,“那时候的你,跟死有什么两样,文老头都认为你必死无疑,我也觉得你根本活不成了,一个注定要死的人,和一个活着的兄长,她这么选,也并没有什么错,她总得顾一方是不是,难不成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都死?你不会这么小心眼吧?”

    “这不是小心眼的问题。”秦风摇摇头,“你知道我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找到她我怎么说,告诉她,若兮,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掀翻你们闵氏王朝,覆灭楚国么?”

    听到秦风这么话,舒畅张口结舌,这个问题是一个死结,沉默了半晌,他低声道:“也许弟妹真的怀了你的娃娃也说不定呢。就算不认,去打听打听总不错吧。秦风,我给你说,就凭弟妹最后那几天的表现,我是认准她这个弟妹了。”

    “不说这个话题了,一说起这个,我就想起死去的弟兄们,心里难过。”秦风摆摆手,“你呢,你出了这个大招,王姑娘有没有很感动?”

    “不知道。”舒畅一摊手,想了想,又道:“不过看起来,好像,好像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咸动的。”

    “好像?”秦风失笑道:“兄弟,要不要我给你去添一把火,干脆我去找王老头,给你去牵一牵这个红线,我来当这个媒人,王老头总得给个面子吧。”

    “别别别!”舒畅两手乱摇:“这样的事情,讲究一个你情我愿,你可别来这一套,相信我,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我要的是水到渠成,可不是霸王硬上弓。”

    “好吧,我会瞪大眼睛看着的。”秦风笑了笑道,“那我就不跟你磨唧了,我这就去见王姑娘了,几个月不见,我还当你在研究什么了不得的医术了,搞半天,原来是讨好姑娘去了。”

    舒畅一听却急眼了,“我说秦风,你可不能冤枉我,追姑娘是追姑娘,但正事我可没有拉下。”站起身来,走到墙边的一排柜子前,拉开其中一个,从内里摸出一个小瓷瓶,当的一声放在秦风面前的桌子上。

    “喏,给你,这便是你心心念念的白药,我给他命名为太平白药,止血生肌,外敷内服,作战杀敌,居家旅行的必备之佳品!”

    一把抓起这个小小的瓷瓶,秦风却是有些激动,很久以来他的脑子里便一直有着这样一种东西,曾经给舒畅描述过,没有想到舒畅真把他弄出来了。

    “效果怎么样?试过了吗?”

    “当然试过了,效果极佳!”舒畅得意的道:“关键这玩意携带方便啊,人手一瓶不是梦想,现在”我的医房已经开始大批量生产了,你等着吧,很快便能让你装备部队的。”

    “谢谢,谢谢!兄弟,你就是我的偶像!”秦风大笑着站了起来,“看在这瓶药的份儿上,我在王姑娘面前一定给你多敲敲边鼓,说说好话,哈哈!”

    站起身来,走到刘老太爷面前,“刘老爷子,身体大好了吧?”

    刘老太爷站起身来,微笑道:“舒兄弟不愧神医之名,老朽这就又要多活几年,多浪费几年粮食啦。”

    “刘老爷子活着,便是我们的财富。”秦风微笑道:“清理田亩之事,多亏了老爷子的凭君意啊!”

    “既然已经托负给你了,自然就得全力支持,小家伙们有时候眼光不能看得更远一些,老是盯着面前的这一亩三分地,是得时时敲打一番,你的商税改制,要不要我出面?”

    “不了,老是让老爷子强压着他们也不是办法,就算表面上服气了,暗地里如果做些小动作会更让人难受,毕竟商税改革涉及面太广,五大家的损失也太大,所以,这件事情,还是慢慢来吧,终有一日,我会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接受的。老爷子还是放下这些事情好好的调养身体吧。”

    “也罢,你有你的办法,既然你有信心,我便不多事了。太平城挺好,舒大夫不仅是神医,也是一个极有趣的人,跟他在一起,我很快乐。”

    “那二位便先聊着,我得去见王月瑶了,束辉哪里的情况,需得有个了结。”秦风拱了拱手,告辞而去。

    “舒大夫,那位昭华公主可真是一个奇女子,秦兄弟不该错过她。”重新躺回到摇摇椅上,刘老太爷道。

    “谁说不是呢!可这就是一个死结,怎么解开?”舒畅叹了一口气,“如果,如果他们真有了孩子,或者可以想到法子。可他们在一起,不过一天一夜而已,真有这么巧吗?”

    “巧不巧,去打听打听不就知道了。昭华公主在上京,想来也是名人,打听到她的情况不会太难吧?”

    “可是秦风不许啊!”舒畅为难地道。

    “兄弟之间,有时候有些事情,是可以不必去征询他的意见而先去做了再说的。”刘老太爷笑道:“为兄弟两胁插刀,不怕兄弟事后怪责,你说对不对?”

    “你的意思是悄悄的?”舒畅瞪大了眼睛,“可这也要有人手啊?千面的那些情报人员我可不敢动用,我只要一动,秦风铁定就知道了。”

    刘老太爷笑而不语。

    看着诡笑的刘老太爷,舒畅恍然大悟,“你这头老狐狸,你的意思你能去办这事还能让秦风不知道?”

    “人活到了我这个岁数,总是有些小秘密的是不是?”刘老太爷哈哈笑道:“这件事交给我吧,如果昭华公主真有了孩子,你准备怎么办?”

    舒畅磨磨牙,“如果真是这样,我一定逼着秦风去上京,将她们母子劫出来,管她愿不愿意了,将人掳到太平城来不就齐活了么?以后就是秦闵氏,不是什么昭华公主了。”

    “霸气!”刘老太爷竖起大拇指。

    “舒大爷向来霸气!”舒畅高昂起头,嘻嘻笑道。

    秦风此刻正坐在城主府葛庆生的书房内,王月瑶便坐在他的对面,葛庆生在一边相陪,深更半夜,秦风自然不会莽撞到跑到王月瑶的闺房中去商谈公事,当然,王月瑶的小尾巴小水也是跟着的,此时的秦风自然不会知道他的好兄弟和忘年交正在私下计较着怎么去打听他心中隐藏最深处的那个唯一能触动他痛点的女人。

    “这么说来,齐国已经打定主意扶植我们来对抗楚人在长阳郡的渗透了,这对于我们来说,倒还真是一个利好消息。”秦风缓缓地道,“这样重大的事情,束辉要亲自见我商讨,倒也无可厚非。”

    “可是将军,束辉是认得你的。”王月瑶皱眉道。

    “没什么关系!”秦风摇了摇头:“束辉是那种城府极深的人,认出我,反而会让他更加安心的与我们交易。”

    “他不会泄露您的身份?”王月瑶点头道。

    “暂时不会,只要我们的利益还是一致的,他就不会。你回头通知束辉,三天之后,我会去登仙湖见他。”秦风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王月瑶,突然笑问道:“面膜用起来还挺不错吧?”

    王月瑶顿时羞红了脸,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秦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