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09.第309章 嫌隙

    吴昕与鲍华都是莫洛麾下重要大将,被称为四大金刚的其中两位,虽然吴昕被称为四大金刚之首,实则在权力之上,吴昕并不比鲍华大。相反,因为与莫洛在战略上的一系列分歧,如今,莫洛实则上要更相信鲍华一些。

    被吴昕当着众人的面直斥为放屁,鲍华的脸顿时涨得青紫,呛的一声,腰里的刀出鞘半截。随着鲍华拔出的动作,吴昕的身后,拔刀之声顿时响成一片,鲍华打眼一瞧,对方人数可是自己这边的数倍有余。心里一动,嘿的冷笑道:“行,行,老吴,反正这一仗是你打赢的,我和大王能够从沙阳顺利的撤回来,也多亏了你的援兵,你说我放屁,就是放屁得了。”

    吴昕一楞神,还没有反应过来,坐在上首的莫洛已是冷哼了一声,看着吴昕道:“老吴,以前你不是一直力主打正阳郡吗?怎么现在又不愿意打了?”

    吴昕狠狠的瞅了一眼鲍华,转过身来向莫洛施了一礼:“大王,此一时也彼一时,我们刚起事之时,正阳郡包括越京城并没有多少防备,我们便有了一击而中的机会,而那时的沙阳,从多少面的情报反馈都显示刘老头子对我们早已有了防备。这才是我坚持要打正阳郡的原因,但现在,机会已经不在了。”

    他抬眼看着莫洛:“正阳郡是越京城的门户,我们失去了最宝贵的时间机会,虽然我们这一仗全歼了正阳郡的五千虎贲军,但那并不是我们真正战斗力的体现,而是事先算死了敌人的行动,这是敌人找死而不是我们有能耐。如果我们去打正阳郡,下场会比打沙阳郡要更惨。因为越京城会坐山观虎头看我们与沙阳郡死斗,但却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向正阳郡进军。”

    莫洛愈听愈是恼火,吴昕这话里话外,不都是在指责自己处事不明,遇事不智么?但事实又让他不得不承认吴昕所说的是对的。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他的脸色愈发阴沉下来。

    “大王,那张简不是被您生擒活捉了么?这个人就是一张好牌啊,接下来,我们便利用他去找张宁,我们请求朝廷招安。”吴昕语出惊人。

    “招安?”鲍华再一次的跳了起来,“我们举起大旗就是为了造他们反的,岂有现在打了胜仗,反倒向他们投降的道理?”

    吴昕没有理会鲍华,而是耐心地跟莫洛解释道:“大王,我们打赢的这一仗,只是改善了我们现在的处境,而我们两面受敌的境况并没有得到改变,张宁遭此大败,威信必然会受到极大挑战,为了挽回局面,他必然会组织兵马开展反击,而在沙阳郡方向,对方可是步步紧逼,丢掉了蒙山,让我们丧失掉了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据点,就此陷入被动。”

    说到这里,他狠狠地瞪了一眼鲍华。

    “如果我们遭到两面夹击的话,则我们的处境可就困难了,大王,我所说的招安,不过是权益之计,好让我们获得喘息之机啊!”

    莫洛冷哼了一声:“权宜之计我倒也明白,只是这么浅显的道理,难道张宁会看不到?他就会答应我们的要求?”

    “对他而言,我们要求被招安是他解脱眼前政治困局的一招妙手,所以,他一定会答应。”吴昕肯定地道。“只要正阳郡那边安生下来,我们便可以集中精力对付来自沙阳郡的威胁。对方战据蒙山决不是无意为之,从我们现在得到的情报来看,陈家洛在拿下蒙山之后,已是在大兴土木,修建要塞,城堡,以蒙山为跳板进攻我长阳郡的图谋昭然若揭。”

    “招安,嘿嘿,招安?”莫洛不停的冷笑着,正当吴昕心灰意冷之时,却听到莫洛的声音:“好了,这件事情,便按你所说的办。释放张简,让他带着我们请求招安的信件回去找他老子。不过对付沙阳郡之事,也是刻不容缓。不过现在我的本部人马和鲍华的部队都损失惨重,反攻的任务就交给你了。由你来统一指挥沙阳郡方向的军队,务必要拿回蒙山,掌控主动权。”

    听了这话,吴昕先是一喜,接着又是一呆。

    “大王,我的本部人马,现在正散分成正阳郡的各个地方还没有来得及收拢,如果等到他们归队之后再向蒙山发起反攻,那可就晚了。”吴昕急道:“争夺蒙山,刻不容缓,就要在他们还没有站稳脚跟的时候啊,万一他们派出了援军,我们就再也没有办法了。”

    “现在除了你麾下还有一些精锐人马,其它的都不过是一些青壮了,没有经过一星半点的军事训练,让他们上战场不是去送死吗?你用最快的速度召集起你的本部人马,你现在部队的驻防由鲍华派人接任,行了就这样吧。”

    吴昕愣了半晌,终于还是无言的一拱手,转身走了出去。

    屋里只剩下了莫洛与鲍华二人,看着莫洛阴沉的面孔,鲍华不满地道:“大王,这吴昕也太狂妄了吧,什么事情都要按他说的办,好像不按他说得去做,就一定会做错一般。”

    偷偷瞅了一眼莫洛的脸色,接着道:“大王,现在顺天军中只知吴将军而不知有大王啊,外面都在传,要不是吴将军这一次挽狂澜于既倒,大顺军就要完了。”

    莫洛哼了一声:“外面是这么说得吗?”

    “是啊,大王,这件事,可不能小觑啊!”鲍华道。

    “外头说得也没有错。”莫洛突然道:“这一次如果不是吴昕诱使那张简来袭击长阳郡,利用对方立功心切的心思一举全歼了对方,我们还真是危险了。鲍华,你他娘的也真是没用,蒙山,易守难攻,你怎么就这么轻易得丢了呢?”

    “大王,我……”鲍华张嘴结舌,脸红耳赤,蒙山是易守难攻,但那个时候,自己手下带着的都是些什么人啊,一群青壮而已,被对方几轮羽箭,一个冲锋,就给吓跑了,自己只能跟着跑。

    “好了,你说的这些事情我心里有数。”莫洛摆了摆手:“现在我们顺天军中仅存的精锐部队都在吴昕手里,今天这一幕你没有看到吗?”

    “是啊,大王,这种状况必须要得到改变,您让他却打蒙山,便是一着妙招。”鲍华嘿嘿地拍着莫洛的马屁。

    莫洛横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是在借刀杀人?这你可错了,至少吴昕这番分析是没有错的,现在我们最危险的敌人就是来自沙阳郡,上一次我们想吞了他,接下来,只怕他们便是想着要吞了我们了。”

    “打仗耍心眼,吴昕比我们都要强,所以让他去蒙山那边,抵挡住我们目前最大的敌人。至于正阳郡那边,也只能按吴昕所说的请求招安了。”莫洛道,“对了,接下来你去宝清一趟,告诉那个马向南,我有事找他。”

    “明白了。”鲍华点点头,他心里明白,在现实的压力之下,莫洛准备向楚人低头了,引进楚人的力量来壮大顺天军,一是为了解决目前的困境,二来也是为了与吴昕相抗衡。

    蒙山,陈家洛站在最高处,在他的眼前,是层峦叠嶂的群峰一路延伸到远方,那便是长阳郡,在他眼里,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地方,而在他的后方,则是一展平原,那是富饶的沙阳郡。现在蒙山已经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一个个的要塞正在拔地而起,按照统领府的要求,蒙山,将成为接下来沙阳郡进攻长阳郡的跳板。

    陈家洛给自己的战营起名为猛虎营,意思自然是自己的队伍如同猛虎下山,横扫一切。刚刚他已经接到了来自沙阳郡的消息,甘炜带领的苍狼营也将抵达蒙山,让他高兴的是,统领府的命令是将由他来统一指挥这两个不同的战营。

    这不仅是统领府对他的信任,可是对他能力的认可。由此,他倒对年轻的统领李锋产生了不小的好感,的确是一个办大事的人啊,不但自身能力惊人,这胸怀也不是一般的大度,居然让他最信任的心腹手下听从自己的指挥,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当然,蒙山有自己驻扎已经足够了,再来一支几千人的军队未免就显得太挤,在苍狼营还没有抵达之前,陈家洛决定发动一次小规模的袭击战,目的是拿下距离蒙山十数里开外的阴山,将哪里作为即将抵达的苍狼营的驻地。

    李锋信任他,他当然也得做出一点什么来回报。李锋这个人,如果抛开这个家伙正在沙阳郡干提清理田亩和正想干的商税改制这些事,他还是很不错的一个人。有能力,有魄力,难怪刘老太爷会看上他。关键是他的太平军的战斗力,的确是让人内心发颤,这一次甘炜带着苍狼营前来与他并肩作战,倒正好可以近距离观察一番,他们到底是什么炼兵秘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