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302.第302章 末端的袭击

    对于楚人来说,在长阳郡开辟第二战场的计划并不会因为莫洛的失败而有任何改变,反而会因为莫洛的这一场败仗而加大力度。从某些方面来说,莫洛的失败反而给了他们更多插手的机会,他想要生存下去,就必然要更多的外部支援,天上当然不会掉馅饼,也没有免费的午餐,想得到,必然便要付出。

    “我接下来会向莫洛提出新的建议,由我们大楚直接支援他一支军队。”马向南摸着因为长时间没有修理而显得极其凌乱的发须,微笑着道。

    “上一次您的这个建议不是被莫洛拒绝了么?”

    “此一时也彼一时。”马向南呵呵的笑了起来,“那个时候莫洛可谓是志得意满,踌躇满志,大概觉得这天下英雄,非他莫属了吧,哈哈哈,这几仗打下来,大概会让他清醒一点,现在他快要输掉底裤了,此时我们提出来,便有了成功的很大可能性。”

    “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去找吴昕呢,我觉得吴昕相比起莫洛来说,脑子更清楚,莫洛,一介武夫罢了。”身旁助手不屑地道。

    “你错了,正因为吴昕脑子太清楚了,我们才要选择去支持莫洛。”马向南得意地道:“吴昕表现得越强势,莫洛寻求我们支持的可能性便越大,要知道,现在的顺天军存下来的精锐部队,其本都属于吴昕的了,莫洛快要成光杆大王了,你以为他不担心么?”

    “大人说得是。”助手恍然大悟,“他们内部越不团结,我们上下其手的机会便越多,控制他们的可能性便越大。”

    “就是这样,我们最终的目标还是要拿下沙阳郡,然后向齐人发动进攻,减轻我国与齐人作战之时正面战场之上的压力。”马向南用力的道。

    “与齐人开战啊!”身边的助手却是有些意义不明的叹了一口气,看着马向南,欲言又止。

    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位助手,马向南也有些无奈的摊摊手,“你不必有什么顾忌,我与我大哥并不一样,说句实话,我并不赞同现在便与齐人开战,我们的实力比起齐国人,还是颇有不如的。只不过既然皇帝陛下下定了决心,我们这些做臣子的便只能奋勇向前,想法设法来获得这场战争的胜利了,如果我们失败了,结果你也是清楚的。”

    “如果失败,楚国危矣。”听了马向南的这话,这位助手明显有些诧异,想不到马向南竟然与他的大哥在政治观点之上相左,“大人毕竟与马相是同袍兄弟,就没有相劝么?”

    “有什么作用?”马向南摇头:“我那位大哥,如果说起治理内政,纵然比不上杨一和,但也相差不会太远,但在这种战略的布局之上,实在不是一个档次,在这上面,他只会是皇帝的应声虫。”

    说到这里,两人都有些沉默了,现在这位皇帝的性子说一不二,一旦决心做什么事情,便没有谁能够阻止他。

    “走吧走吧,做事吧!”马向南挥着手,“这宝清倒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可虫蚁也未免太多了,我这满身都被咬得是小包包,也不知下一批船队过来的时候,能不能带些适症的药或者就干脆派几个医师过来。”

    助手听得微笑起来,马家在以前可不是什么显贵人家,甚至连自己的家族也比不上,他们是近十几年来攀上了现在的皇帝才兴起的,马向南也是从贫寒之家长大的,他自然是不太怕虫蚁的,只不过是想借用这个话题来冲淡刚刚的沉重罢了。

    “医师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很快,这个港口便将重新兴盛起来。”他大声道。

    青铜峡,吴昕坐在一群士兵的中间,这些已经是他最后的老本了,虽然是伏击,但说实话,他并没有绝对的把握,因为从双方战斗力的对比上来说,差距实在太大。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将自己的老部下全都集中了起来,再把队伍之中的江湖好汉们也都归拢到了自己的身边来作为第一波的突击力量。

    吴世雄作为他的手下头号悍将,此刻也正沉默的坐在他的身边,用一声布拼命的擦拭着自己的刀。

    在他心中,一向山崩于前而不色变的老上司,此刻交叉放在小腹前的双手,拇指竟然在微微的颤抖。他太熟悉这位老上司了,这个小小的不经意的动作,代表着吴昕内心极度的紧张。

    “将军,一切都已布置好了。”他小声道。

    “嗯!”吴昕点点头,看着身周的这批人,“各位,不用我多说,虎贲军的战斗力,大家也都清楚,这一战场斗的输赢,便系在我们身上,如果第一波攻击,不能打乱对方从而使这场战斗陷入一场乱斗,混战的话,我们的优势便将荡然无存,我们的军队,打顺风仗还行,可打逆风仗,实在不令人放心。”

    “将军放心吧!”吴世雄挥了挥手中的刀,“虎贲军也不过是人罢了,一刀下去,照样鲜血乱飙。”

    吴世雄诙谐的语气引起了一阵笑声,也让凝重的气氛稍稍放松了一些。

    “徐一帆什么时候赶到?”吴昕问道,徐一帆带着的从沙阳郡鲁县返回的青壮,将是他压垮虎贲军的最后一棵稻草。

    “半天之后。”吴世雄道。“这是最保守的估计,我给徐一帆的命令是,不要管队形,不要管有多少人会掉队,哪怕最后只有一万人,几千人能冲上战场,给敌人的打击也是致命的。”

    “希望一切如愿。”

    消息正在一个接着一个的传来,虎贲军以一千骑兵为先导,正在一步一步接近着最后的战场。离决战的时刻也越来越近了,吴昕闭上了眼睛,让自己有些烦燥的心情慢慢的沉静下来。

    一旦开战,对于顺天军来说,想要发挥有效的指挥是很难的,所以他寄希望于事先设下的陷阱以及最开始的致命一击,只要打乱了虎贲军的部署,使他们也使去有效的指挥,让战斗陷入到街头流氓混乱的水平之中,那他就赢了大半了。

    当自己远远不及别人的时候,便想尽办法把那些强大的家伙拉到与自己同一水平线之上,然后再用自己丰富无比的经验击败对手,便是吴昕想出来的办法。

    乱斗,人海战术,是现在的顺天军的不二法宝。

    整个大山似乎都在震动,青铜峡中,一队队旗仗鲜明的军队,正从远处向着这边行进而来,作为越国皇帝亲军,虎贲军无论是在装备还是在战斗力之上,都是可以比美其它三国最强军队的存在,这也是为什么张简麾下仅仅只有五千虎贲军,仍然让吴昕异常紧张的原因。作为越国军队之中曾经的一员,对这支军队,他太了解了。

    如果说这支虎贲军有弱点,那就是他们的统帅张简了。急于立功,急于上位,急于证明自己有能力在虎贲军中占据一个更高位置的他,才会迫不及待的想要获得一场重大的胜利来证明自己,这就是吴昕的机会。

    感受着那愈来愈近的震颤,吴昕站了起来,随着他的站起,一千余名老部下以及那些曾经纵横江湖的好汉们也呼啦一声站了起来。

    一名顺天军官提着手里的刀,紧张的舔着嘴唇,看着脚下那支军队,对于他们来说,对方的装备实在太好了,连那些骑兵的战马身上,都披着一层特制的皮甲,很快,这此东西,就将是自己了。

    他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刀,对准了身前一株大树之上系着的绳缆,在绳缆的尽头,是一个硕大的网兜,网兜里面,装着的是一个个精心挑选过的巨大的石块。

    因为吴昕的料敌先机,使得他们有着充裕的时间在这里布置机关,像这样装着巨石的网兜,在这片区域内,足足有上百个,这样的进攻手段,在这样的地形之下,可比弓箭什么的要有效多了。

    吴昕将埋伏的地点选择在了青铜峡的最末端是很明智的,虎贲军在进入青铜峡之后,派出的斥候,一直在前方探查,他们必竟是越国压箱底的军队,这些常规的动作,军官们是绝不会忘记的。但随着一直的平安无事,他们的心也逐渐的放了下来,随着张简一道道摧促的命令下来,虎贲军前进的速度越来越快,最终,他们的大部队竟然赶上了探查的斥候队,而青铜峡的出口已经近在眼前,所有人也都松下了这一口气,最危险的地方早已经过去了。

    而袭击,就在他们放松的这一刻到来。

    随着那名高举着刀的顺天军军官一刀斩断面前的绳索,网兜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向下翻滚,巨大的冲击力,很快便让结成网兜的那些青藤寸断,一块块巨石凌空飞起,雨点般的落向青铜峡中。

    成千上万的石雨从天而降,虎贲军顷刻之间便陷入到了绝境当中,而山上,吴昕已经是箭一般的提着铁枪向山下冲去,在他身后,上千名精锐部下,紧紧地尾随着他。

    而在青铜峡的两边高山之上,震天的呐喊之声响起,漫山遍野的顺天军士兵从草从中,岩石后,树林中冲了出来,追随着如雨的石块,向着峡谷之中冲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