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99.第299章 俘虏问题

    郡城之外,原来莫洛的大营仍然存在着。而外面原本那些密密麻麻的窝棚,则早已经被一扫而空,无数的农夫正忙着在这片浸满了鲜血的土地之上进行着补种,虽然节气已经过了,但总是要减轻损失,而这些青苗,则大都来自丰县和太平城。

    这就不得不说,当时的王厚与葛庆生两人都有着极其精明的头脑,他们确信太平军将获胜,获胜之后,那些遭到顺天军荼毒的地区,自然是要复耕,而青苗,到时候便会成为稀有之物,在他们的领导之下,丰县和太平城的农户大量培育青苗。

    果然,在收复沙阳郡,将莫洛逐走之后,丰县和太平城的青苗便成了抢手货,每天都从这两个地面,川流不息的运出青苗,日夜不停的赶往各地,当然,这不是免费的,价格自然也要贵不少,但仍然供不应求。

    丰县和太平城的百姓,自然是小赚一笔,而丰县和太平城也因为这笔生意,获得了额外的一笔税收。

    卖青苗,也是生意,当然也得上税。商税,在丰县和太平城,可比沙阳郡其它地方高得多,这也是秦风的试点之一。他要从这两个地方开始,逐渐推广规范的税收。

    而就在这些重新布满绿色的青苗地之旁,莫洛的大营之内,则关满着这一次大战之中俘获的大量的顺天军的俘虏。

    仅在这个大营之中,就关着将近两万名俘虏,而在沙阳郡境内,这样的俘虏营还有好几个,接近十万人的俘虏,如何处理,成了沙阳郡现在最大的难题。

    十万人之中,被裹协的沙阳郡百姓不到一成,而这些人则早已被甄别出来,释放回家,剩下的八万多,全都是来自长阳郡。

    放了?没有人想放虎归山,先不说就这样将他们释放回去,这些一无所有的人怎么回去?只怕一放,马上就会在沙阳郡境内制造出无数的匪内,就算他们返回了长阳郡,也只会再一次成为莫洛聚集力量的基础。

    一排二十人的俘虏,被一根绳子拴住左脚,不管做什么,他们都必须集体行动,每天,他们只有在正午时分,才能获得一碗稀粥,外加一个馒头,这点吃食,只能保证他们不被饿死而已。

    这个俘虏营借用了原来莫洛大营的外围栅栏,内里的帐棚则早被拆走,取而代之的是一间间简易的木板房,木板钉得极其粗漏,站在屋外,可以透过一条条的缝隙,清晰的看到内里的情况。

    大营被分成了两个部分,一个是男人俘虏营,一个是女人俘虏营。

    相比较而言,男人俘虏营里看守得极其严格,除了拴住脚之外,士兵亦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不时会有巡逻队提着明晃晃的刀在大营里走过。而在这个俘虏营之外,便是太平军的军营。如有异动,太平军随时都能扑过来进行镇压。

    一排排的顺天军俘虏有气无力的或坐着在地上,或躺在哪里,眼神呆滞,面黄肌瘦,任你再精壮的汉子,这样饿你十几天,你也没有力气去想什么其它任何事情了。

    绝望,在俘虏营中飘荡。

    麻木,更是让他们如同行尸走肉。

    对他们来说,每一天的期待,就是太阳升上正空的时候,那一碗几可照见人影的稀粥和一个馒头。

    一直被紧紧关着的厚重的大门,今天突然被打开了,即便是早已麻木,对生活已经没有什么期望的俘虏,也不由自主的转头看向那扇对他们来说就是地狱入口的大门。

    两排黑甲卫士率先而入,甲士中间,一名身着便服的年轻人,在两个身着红袍的官员的陪同之下,走进了俘虏大营。

    对于看到青袍的县官,就已经是了不起的经历,就认为看到了大官的这些最底层的百姓来说,看到红袍郡官的机率,更是低得可能一辈子也没有一次机会。但这一次,他们一次性看到了两个,更重要的是,那两个红袍官儿居然还小心翼翼的落后于正中间那个身穿白袍的年青人,看两人的样子,无疑那个年青人是一个更为高贵的所在。

    或者,就是能改变他们命运的那个人。

    演义之中,说书之中,都是这样讲的。

    最前面一排中一个老汉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站了起来,放开了嗓子,大声叫了起来:“冤枉啊,冤枉啊!”

    一边喊,一边试图着往前跑,但他却忘了,他的脚脖子上还系着绳子,看到他跑,与他拴在一起的人,有的站起来试图跟着他一起向前,而另外一些,却还坐在地上,仅仅向前窜出两步,老汉便跌倒在地上,紧跟着,被拴在一起的这些人便跌做了一堆。

    守卫们扑了上去,手里的鞭子劈头盖脸的打了过去,一边打,一边愤怒地斥责着。

    今天沙阳郡的老大带着郡守副守等人来视察俘虏营,为了今天不出乱子,昨天已经没有发食物,本来以为这些家伙都饿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但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跳起来。

    “算了!”秦风淡淡地道。

    正在逞凶的守卫们立时住手,战战兢兢的退往一边,不过秦风并没有在老汉充满期待的眼光之中停下来去上演问话的套路,而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便继续向前走去。

    在秦风看来,没有人是冤枉的。你只知道你现在很痛苦,但却忘了,在你们前进的道路之上,有更多的人被你们害得家破人亡。

    “大营里怎么这么臭?”皱着眉头,秦风转头看着一脸忐忑地跟在自己身后的营地看守的头头。

    “大人,俘虏太多,我们看守的人不足,只能将他们几十个人一串的捆起来,这样他们行动起来不方便,但其它一些事情,也自然就不方便了,比方说止茅房,其实就是几十个人一起,随便找个空地解决了。”看守小声地道。

    王厚瞄了瞄四周,笑道:“这一大块地方,你是今天清理了一下的吧,不然怎么会看不到那些黄白之物?其它的地方,恐怕是惨不忍睹吧?”

    看守头目低下头,大人物们来巡视,大都是走马观花,这本来便是一些套路,大家心知肚明,却也大都不会挑明,却没有想到这位大人竟然直接便说了。

    “这样是不行的。”秦风瞄了看守一眼,看守情不自禁的身子一抖。

    “我不是说你将他们这样捆着不对。我们现在人手严重不足,这大营里的看守只有几百人吧?算上外面的驻军,也不过两千人而已,而这大营里的俘虏,却有两万多接近三万,采取一些手段是必要的。”秦风道。

    看守立时便舒了一口大气,感激地看了一眼这位能体察下情的大人。

    “我说的不行,是大营里太脏了。”秦风接着道:“现在是什么季节?这个天气,可是最易传播瘟疫的。这个大营里人员如此密集,而且距离郡城又如此之近,一旦出现瘟疫,那便会出大乱子的。”

    “大人,小人,小人不有想这么多。”看守小声道。

    “这不是你的问题。”秦风转头看着郡守权云:“权郡守,回头调一批医师过来,我担心现在只怕已经有些苗头了,就算没有,也要事先预防。另外,多调一些生石灰过来,这个大营要彻底的净化一遍。”

    “是,统领,回头我马上便办。”权云道。

    “你回头挖一排沟渠出来,让那些俘虏解决问题的时候都去哪儿,然后再用备好的生石灰覆盖,一定要确保没有发生瘟疫的可能。”

    “是,大人。”

    “现在一天只给他们吃一顿饭?”

    “是的,大人,我们的确保这些家伙没有力气闹事。”

    “不要太过,这个分寸要把握好,要是他们觉得自己会被饿死,说不定便会物极必反了。”秦风提醒道。

    “小人醒得。”

    一行人再无多话,在营地里转了一圈,秦风便带着权云与王厚两人走了出来。

    “二位大人,今天特地带二位过来看一看,又什么感想?”

    “一个大麻烦!”权云摇头道:“总不能这样一直养着他们吧?这样时间一长,只怕这些俘虏也活不长,这个俘虏营如此,只怕另外几个营的情况比这里还要糟糕一些。”

    “杀不能杀,放不好放,的确是一个大麻烦。”王厚也摇头无语。

    “统计过没有,这些俘虏之中拖家带口的有多少?”秦风突然问道。

    权云一愕,现在整个沙阳郡都是百废待兴,谁有这个闲暇去统计这些问题。“没有,统领,统计这个做什么?”

    “统计一下,将这一批人先提出来。”秦风思忖了一下,“这一次清理田亩,必然会出现许多无主田地,这些田地都将收为官田,到时候通过置换等方法,把这些官田集中到一起,然后设立屯田点,让这些拖家带口的人去种田。”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权云眼睛一亮,“拖家带口,反抗的心思就必然要小,给他们一条活路,他们就会老实。”

    “当然,除了一条活路,还要给他们希望。”秦风道:“你们郡守府自己去商量一下,看以几年为限吧,这些人如果表现得好,便可以让他们重获自由。我的意思是两到三年吧。”

    “是。”

    “年轻力壮不太好管的也挑出来一批,把这些人送到太平城的深山里去,哪里需要大量的人口开矿。”秦风哼了一声,“昨天太平城葛庆生送了信来,发现了一个大型铁矿,现在正急需壮劳力呢!”

    “剩下的,你们再想办法慢慢消化,这个点做好了,其它的点便可以仿效,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这个大麻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