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97.第297章 凭君意

    沙阳郡的基调颜色是绿色,而围绕在他周围的却是黄色,一眼瞧去,倒似是在一片荒漠之中,矗立着一小片绿州。

    “看起来,沙阳郡是不是显得很小?”秦风环顾着桌边的七人,淡淡地道。

    在场诸人默然不语。

    “如果我们仅仅只想呆在沙阳郡,那么,我们或者不需要改变。”秦风手腕一振,手里的黑布展开,准确地落了下去,将那片黄色完全覆盖住了。“我们有一万善战的士兵,便足以帮我们守住沙阳郡,在这一小片区域内称王称霸,为所欲为。这几十年,刘老太爷就是这么做的。”

    “但是,如果你们想要走出去,想要把那片黄色的区域也染成绿色,那么,改变便是唯一的道路。”

    秦风鹰隼般的目光盯着在座的诸人,厉声问道:“诸位,请告诉我,你们是想一直窝在沙阳当土皇帝,还是愿意勇敢的走出这个安乐窝,将你们家族的荣光,洒遍到更广阔的远方?”

    一阵难堪的沉默之后,刘兴文还是开了口:“将军,我们自然是愿意走向更远方的,但是以我们的实力……”

    “这就是刘老太爷选择我,而不是你们其中任意一个的原因。”秦风冷笑道:“开拓,永不服输,这是我们应当具务的最基本的东西。”

    他从桌子上拿起了一封信,道:“刘将军,这是你写给刘老太爷的信,刘老太爷在你的原信之上作了回复,不过不是给你,而是快马加鞭,送到了我这里,你想看看你父亲的回复吗?”

    刘兴文惊愕地站了起来。

    刘老太爷的回复很短,就写在信封之上,仅仅三个字,却让刘兴文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颓然坐下。

    “凭君意!”

    秦风瞥了刘兴文一眼,缓缓地道:“过去的沙阳郡,是典型的家天下。也就是各位的家族控制着沙阳郡的一切,沙阳郡就是你们,你们就是沙阳郡,这让沙阳郡有着其它地方难以比拟的凝聚力,但也让你们的目光始终只能落在这小小的一隅之内,难以突破。”

    “家国家国,无数的小家构成了国,但你们要清楚,家,只是国的组成部分,却不能代表国。”秦风道:“新的沙阳郡,将是一个大家,但这个大家与以前却不太一样,你们是这个大家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可以代表这个大家。”

    “沙阳郡看起来很富,但与真正的强者比起来,可以说是不值一提。我们现在可以组建起一支一万人的精兵队伍,但这支队伍不说与齐人比,就算与越国朝廷比,又算得了什么?想要走出去,我们要有更多的军队。而养更多的军队,便需要更多的钱。王厚。”秦风叫道。

    “将军!”王厚站了起来。

    “给诸位算一笔帐吧!”秦风道。

    “是。”王厚看着在场的诸人,“诸位,便以一万人的军队为例,按现在的郡兵薪饷水平,以一名士兵一个月的薪饷为一两银子,一年便需要十二万白银。但这,只是其中最小的一部分,每个士兵的装备,以我太平军最基本的装备,花在每个士兵身上的银钱为二十两白银,一万士兵,便是二十万两,而平素士兵每月的其它消耗,在不作战之时,大概每月为五两银子,折算下来,一年便是六十万两。将这些加起来,一万士兵每年最基本的消耗,大概为九十二万两,免去零头吧,算九十万两。如果有战事,那就说不准了,只怕会成倍的增加。”

    “听到了吧,仅仅是这些,便接近一百万两了。”秦风道:“那我们来看看,沙阳郡去年一年的收入是多少吧?”

    权云的脸色顿时有些变了。

    “下官今天去查了帐,去年一年,沙阳郡的财政收入是二百万两多一点。”王厚微笑道。

    “两百万两,听起来很多是不是?”秦风嘿嘿一笑:“但我们仅养一万兵,便将占去整个阳郡城财政收入的一半,那我们还要不要去做别的事情,官员要不要薪俸?民生要不要发展,那里有个天灾人祸要不要补贴?我们还要不要发展?如果有一天,我们需要更多的军队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接下来我们看看,郝家去年一年有多少收入?”秦风神色转厉,挥挥手,数名童子抱着一大叠帐本走了进来,放到了王厚的面前。

    王厚拿起最上面一本,打开,清了清嗓子,“郝家以前控制着沙阳郡外的码头生意以及整个郡城的建筑行当,再加上大量的田产,去年的毛收入是……”他顿了一顿,道:“两百三十万两,刨去开支,成本等,净收入大概是一百万两左右。”

    听到王厚抑扬顿挫的念着郝家的各项收入,在座各人脸色变幻,如坐针毡。

    “郝家如此,我想,在座诸位,绝不会比他差了!就以郝家为最基本的标准,去年一年,沙阳郡六大家的总收入便是六百万两,是整个沙阳郡府库收入的三倍。”秦风呵呵的笑了起来,“沙阳郡这可是典型的四肢粗壮,头脑却很小啊!”

    以刘兴文为代表的五大家,呼吸都是粗重了起来。

    “这些钱是怎么来的呢?”秦风似乎没有注意到诸人的难堪,“先说说土地,沙阳郡几乎超过一半的土地,在郡府里是没有记载的,郝家名下,便有近十万亩土地没有在府里登记,这代表着什么,这便代表着这些土地没有交任何的税费,课粮。诸位名下,又有多少呢?”

    “再来看看我们沙阳郡的商税,呵呵,三十税一,比起富甲天下的南楚都要低上一倍,南楚,是二十税一,而比起齐国的十税一,更是远远不如。”

    秦风瞪起眼睛看着诸人,“各位,沙阳郡很穷,很穷,但诸位却很富,很富,这一次,陈家洛带领五千人出征,诸位轻而易举的便凑出了军饷和这一仗的费用,而府库却拿不出来,这正常吗?”

    “大家大概觉得现在沙阳郡安全了,又可以高枕无忧了么?”秦风冷笑着:“我可以告诉大家,沙阳郡现在正面临着前所未所的危机,用四面受敌来形容也绝不为过,齐人虎视眈眈,莫洛一心想要拿下沙阳成为他的财富来源地,而越京城,更不用说,张宁所思所想,早已昭然若揭。而这三方,除了莫洛稍弱,其它两个敌人,任何一个,真要打定了主意,轻而易举的便可以收拾了我们。”

    “我们需要强大,需要更多的军队,当然,便需要更多的钱。难道以后我们差钱的时候,便来向你们化缘吗?说句不好听的话,化来化去当化成了习惯之后,以后会不会直接拿走你们的财富呢?”秦风的话让众人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秦风缓和了一下语气,“没有了沙阳郡,即便各位还有很多的钱财,那也只是别人的盘中餐,任由别人去揉捏,如果让莫洛这样的人打了进来,各位只怕什么也不会剩下。”

    “这一次清理田亩,只是我改革沙阳郡的第一步,在这一步完成之后,接下来的,便是商税。”秦风缓缓的道:“沙阳郡需要改变。过往的,我们既往不咎,但以后,却该有新的规矩了。”

    伸出手,盖住那片金黄色区域的黑布缓缓的飞起,落在他的手中,“各位,你们的眼光,为什么只落眼在沙阳郡呢?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如果你们走出沙阳郡,去夺得更多的地盘,便会有更多的财富滚滚而来么?”

    “清理田亩,提高商税,看似是从各位的夹袋之中往外掏钱,那的确是让人肉疼的一件事情,但如果因此我们有更多的钱来强大我们的军队,让我们的实力大踏步向前进,能让我们打出沙阳郡,去夺得更多的土地,控制更多的人口,甚至某一天,我们能将越京城也拿下,那个时候,难道你们赚的钱会比现在少吗?不,只会多,多得你认为钱对你根本没有了任何意义。那个时候,你们不再是沙阳郡的五大家,你们将是越国的五大家。”

    大厅里,圆桌旁,众人的呼吸之声粗重了起来。

    “当年越国皇帝起事之时,拿出了自己家族数百年的积蓄,除了一支军队,他一无所有了,但最后,他拥有了一个国家。现在,我不要你们的所有,我只要你们退出你们不该得到的那一部分,而你们,将有可能收获到与他差不多的东西,为什么你们就感到这么为难呢?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付出越多,收获越多,这是最浅显和最基本的道理。我相信以诸位的智商,当能清楚的算清这笔帐,能权衡这其中的利敝。”

    大厅内安静下来,众人低着头,脸上神情变幻,有意动,也有不信任。

    刘兴文手里捏着刘老太爷的回信,凭君意三个字,不停的刺激着他的眼球,半晌,他长叹了一口,站了起来:“将军,是刘某目光短浅了,刘家,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