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96.第296章 黑布下的东西

    不等沙阳的五大家商量出一个具体的办法出来的时候,统领府却先出手了。一张张大红的请柬由秦风的贴身侍卫马猴一一送到了他们的手中。

    虽然知道这一次统领府的邀请必然是不怀好意,其意必然是在清理田亩之上,但五大家的家主们,却还是不得不赴宴,当然,他们心中也打定了主意,如果这位刚刚才当上沙阳郡主人的年轻家伙要霸王硬上弓的话,他们也不惜来一次硬碰硬,最终,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

    至少现在,他们觉得沙阳系的实力要远超过太平军。

    这位李锋李将军是刘老太爷给他们选的领头人,但并不是他们的主人,即便是刘老太爷在世的时候,在遇到大事的时候,也是有商有量。至于最后形成了刘老太爷一言九鼎的局面,则是因为刘老太爷这几十年从来没有错过。

    但这位年轻的李将军,纵然打赢了这场事关沙阳生存的大战,但那也只是战场上的武力,在其它方面,这位将军可还没有让他们能信服。

    怀着对抗的心思,他们心情复杂的走进了以前的郝宅,现在的统领府。

    熟悉的场景全都换了,以前郝家的温柔乡,如今处处显得气份肃然,一派金戈铁马的气息。一进大门之内,原本的豪华装饰尽数被推平,地上铺上了厚厚的一层沙子,上百个半大的娃娃,正在挥舞着他们手中的木刀,虽然小,但队形却保持得极其整齐,正在一名一只眼睛上罩着黑布的凶恶汉子的吆喝声中练习,每劈出一刀,稚气未脱的杀声,便在统领府中回荡。

    看着几人讶然的目光,马猴笑道:“这些都是这半年多来,我们将军收养的一些孤儿,他们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将军看他们可怜,便收养了他们。”

    “这么小的孩子,便要进行这样的军事训练吗?”田恪问道。

    “这算什么?”马猴笑道:“在我们太平城,适龄的娃娃们都要进行同样的军事训练,当然,不仅仅是军事训练,还得读书,由太平城出费用,将军说了,基础训练结束,还要从他们中挑选一批资质优秀的出来授以武学,所以啊,这些小家伙们可用功了。”

    刘兴文挑了挑眉,对此他倒是不置可否,就算是一种投资,这些娃娃们想要发挥作用,最起码也得等到五六年甚至十年之后了。

    “李将军在哪里?”

    “将军正在大厅之中等候各位!”马猴笑着道。“各位请。”

    几人刚刚起步,侧面却又传来整齐的号子声,转过头来,不由有些骇然地看到,十来个汉子扛着一根巨大的圆木,正从侧面的屋角转出来,步伐整齐,边走边喊。扛在肩上的那根圆木,只怕有数百斤重。

    “这也是在练兵?”

    “是啊是啊!”马猴连连点头:“这些都是将军新招的亲兵,都是刚刚进入军队的青壮,没什么基本功夫,这不正练着嘛。”

    “扛跟木头干什么?练体能?可以有其它方法嘛,这不碍事?”刘兴文自己也是练兵的,看到这种方法,倒是有些稀奇。

    “刘将军,别小看这木头,加强体能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加强他们之间的协同能力,默契能力,这样一齐扛着一根木头,要是其中有一个人的步调与大家不协调,那可就费劲多了。这样,可以慢慢培养起大家的在团队默契性和彼此配合的意识,比方说您看到的这一组,高矮不一,力气不一,那怎么在训练之中最省力,那可就看他们自己的表现了。”马猴笑着解释。

    刘兴文连连点头,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他见识过太平军那种数十上百人整齐划一斩下手中大刀的恐怖场景,原来竟然是这样练出来的,那自己倒也可以模仿模枋。

    沙阳郡城的卫戍力量现在由自己统领,当然现在还只是一个空架子,接下来自己准备从各家私兵之中抽调人手来组建卫戍部队,这些来自各家的士兵虽然不是新兵,但却也要重新磨合。太平军战斗力惊人,他们的训练方法,必然有过人之处,可惜不能一窥全豹。

    走过宽阔的校场,再穿过一排房屋,几人终于看到了郝家的正堂,大堂门口,一身便服的秦风双手负在背后,正自微笑地看着他们。

    “见过统领大人!”以刘兴文为首,五人快走几步,双手抱拳,深深的弯腰行礼。抛开双方之间的分歧不说,这样一位年轻的九级高手,也的确值得他们尊敬,只要不出意外,这个世上最年轻的宗师的帽子,必然会戴在这个人的身上。

    “诸位不用多礼。”秦风微笑着拱手行礼,“李某来到沙阳已经数日,还没有与诸位沙阳股肱好好的聚一聚,谈一谈,是李某的失礼,今日正好权郡守与王副守之间在某些治政方面有些分歧,到秦某这里来讨要说法,借着这个机会,把大家请到一起来,大家坐到一齐,好好的议一议,说一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好主意都是商量出来的,不是么?”

    听着这开门见山,丝毫不绕弯子的开场白,五人对视了一眼,心情却是愈发的沉重起来,典型的武人作风,直截了当,干脆利落。可这样性格的人,几乎个个都是那种极端强势的人,他们一旦拿定主意,几乎无法改变。

    今天,大家还能愉快的相处么?

    “请!”秦风侧身相让。

    “统领请!”五人再次欠身请秦风先行。

    秦风也不客套,转身便向内里走去,边走边道:“马猴,去书房把权郡守和王副守也一并请来吧,这二位在那边嘴仗大概也打得差不多了,理不见得是越辩越明,有时候啊,站得立场不同,便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越辩越糊涂,越辩越对立。”

    马猴飞奔而去。

    尾随着秦风跨进大堂的五人并没有因为秦风说得幽默便感到好笑,既然是各自说各自的道理,谁也无法说服谁,是不是就意味着最后将要由他拍板而定呢?

    那这个结果还用说吗?

    走进大厅,五人却是怔住了,大堂里不是他们熟悉的布局,一圈环形的桌子,几乎占据了大堂的一半,中间空出来的部分,此刻却被一块黑布蒙着,不知道盖着什么物事。看着那些环形桌子后面摆着的一把把椅子,众人都有些蒙了,难道大家就坐在这里吗?

    这与他们脑海中的那种用座位的位置来排定各人的地位的根深蒂固的规纪完全不一样,这样坐着,那里还有上下尊卑?

    “各位,请坐!”秦风随意的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众人都站着没有动,片刻之后,刘兴文上前几步,重新拉开了一把椅子,对秦风道:“统领,还请上坐。”

    秦风看了看那把椅子,呵呵的笑了起来,那把椅子正对着大门,他不置可否的站了起来,走过去,“好,那我就坐在这里,诸位随意吧。”

    看着他坐了下来,另外几人对视了几眼,终于也是各选了一把椅子坐下,但看着他们坐在哪里扭来扭去的模样,显然有些不太适宜,这种圆形的桌子,无论你选在哪里坐下,几乎都能看到其它人的表情。

    “各位,今天我摆这个圆桌,就是想表明,在今天这个屋子里,我们没有上下之分,只是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坐在一起来商讨一些事情,大家不用讳言,也不用担心什么,有什么话,尽管便说出来。”秦风敲了敲桌子,道。

    众人默然不语,屋外又响起了脚步声,却是权云与王厚两人联袂而来,看着两人脸红耳赤,都是一脸气急败坏的模样,显然,他们的交流很不顺畅。

    权云看到屋里的格局,也是楞了一下,王厚却显然是驾轻就熟,就近扯开了一把椅子坐下,权云楞神片刻,这才在刘兴文的示意之下,坐到了他的身边。

    几个手脚麻利的身穿小号军服的童子,快手快脚的给众人面前放上了一杯热茶。

    环视着众人,秦风却是缓缓的站了起来:“今天我们要说的事情,大家也心知肚明,便是清理田亩之事,但在说这个之前,我想先说点别的。”

    指了指面前桌子中间的黑布,“大家想知道这黑布下面蒙着什么吗?”

    众人默然摇头。秦风看着脸色有些变了的权云,笑道:“权郡守,放心,这下面绝不会是血淋淋的脑袋。”

    王厚哧的一声笑了起来,这让权云对他怒目而视。

    秦风伸手一招,最中间的一块黑布飞了起来,落到了秦风的手中,几人的目光落在中间显露出来的物体之上,都是大为惊讶,咦哦的惊叹之声连绝不绝的响起。

    那是一个山川地理的模型,做得维妙维消,在座几人都是在沙阳郡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一眼便看出这是沙阳郡的模型。

    “这是沙阳郡的山川地理模型,想来大家都认得吧?”秦风指着中间的模型,问道。

    “当然认得。”刘兴文点头道。

    “好,这便是我们现在生活的地方。也是我们大家的根基所在。”秦风手微微一动,第二圈黑布又凌空而起,一个更大的模型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