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95.第295章 清理田亩

    权云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王厚,心中感慨万千,他在沙阳郡已经当了好几年郡守,当然认得这位在丰县也算大名鼎鼎的人,自己刚上任之初,这位丰县名人便前来拜会过自己,送上了一份价值不菲的礼物,不过那时候,自己可没有将这样一位小人物放在眼里,只不过让自己的管家出来客套了一番,喝了一杯茶,便送客了。

    时过境迁,今日这位再一次出现在郡守府里,却是以自己副手的身份。

    虽说是副手,但今日不同往昔,这位副手的身份可有些不太寻常。他是沙阳郡新主人的亲信,是的,沙阳郡新主人,那位年纪小得不像话的年青将领。

    沙阳郡易主,要说心中最为遑恐的便是权云了。他不像沙阳郡的那些豪门,根基深厚,即便是换了新主人,仍然不可能动摇他们的根基,他则不同了,他出身豪门,能有今日的成就,完全是由刘老太爷一手扶植起来的,时至今日,他仍然记得,自己当初还在越京城当一个小小的校书郎的时候,刘老太爷将他请了去,只问了他一句:“想做一番事业么?”

    就为了这句话,他便成为了今日的权云。

    一棵被死死的绑在了沙阳郡上的权云。

    他出身寒门,纵有一身本领却也只能在越京城中当一个微末的根本不会让人注意的小官,领一份微薄的薪饷苦苦度日,脱下官袍之后,街上随便一个小老板也要比他富有,本来以为他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但刘老太爷改变了他的人生。

    他以刘老太爷为伯乐,有了这位的扶持,短短的时间之内,他便成为了沙阳郡的郡守,主政一方,当然,他也用自己的经世之能回报了刘老太爷,沙阳郡这几年政通人和,虽然豪门当道,但老百姓却也过得较为舒服,也变得越来越富裕,这便是他的能力了。

    他用自己在治政上的能力,成功地扮演了豪门与普通百姓之间的润滑剂,既要让以刘老太爷为首的这些豪门满意,又要使得普通老百姓们能感到日子正在一天比一天好,只有这样让他们有盼头,双方之间才会和平共处而不致以将更深层次的矛盾激化开来。

    因为刘老太爷给了他这个舞台,所以,当刘老太爷与越京城的矛盾开始激化的时候,他义无反顾的选择地站在了刘老太爷的身边。

    周文龙之死,使他彻底没有了任何的退路,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绝对已经上了左相的黑名单,离开了沙阳郡,自己绝对活不过三天。

    但让他无所适从的是,刘老太爷就这样离开了,将沙阳郡拱手让给了一个他完全不了解的人,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年轻的武将。

    权云不得不为自己的前途担忧,更为自己的性命担忧。现在,他可不是当初的孤家寡人一个,而是有妻有妾,有儿有女,一大家子的性命可都维系在自己的身上。

    这位王厚今日第一天来郡府办公,便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他要清理田亩。

    这让权云又惊又怒,清理田亩,这可是一个绝大的题目,一个弄不好,便会酿成大祸的。作为豪门当道的沙阳郡,在土地之上的敝政,权云如何不清楚,但作为豪门的代理人,他根本不愿去戳这个脓包,也不敢去碰触这个禁忌。

    “王大人,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李将军的意思?”他声音有些发抖,半是震惊,半是愤怒。

    “这有什么区别吗?”王厚微笑着从容不迫地道:“郡守大人,王某认为,沙田郡的土地问题,已经到了不得不解决的时候了,而现在,正是解决他的最好时机,一旦错过这个时机,只怕以后会出更大的乱子。”

    “会出什么乱子?”权云强按愤怒,有些不屑地看着王厚:“王大人,你以前接触过这样的政务吗,你可知道,这可是牵一而发动全身的大事?”

    王厚在屋里来回走了几步,看着权云,道:“郡守大人,全郡土地有多少,人口有多少,每岁税银,粮课该有多少,想来郡守大人心中自有一本帐,但实际之上,府库入了多少,只怕又是另外一本帐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权云深吸了一口气。他现在明白,王厚背后的那位年轻的将领想做什么了。

    “本该进入府库的东西,最后却进了私人的口袋,肥私废公,如果是以往的沙阳郡倒也罢了,说句不该说的话,以前的沙阳郡本来就有些公私不分,但现在的沙阳郡不同了,该是谁的,就是谁的。不是你的,一分一毫你也不能多拿。”王厚咄咄逼人的道。

    权云看着王厚,半晌叹了一口气,口气也软了下来:“王大人,你在丰县的时候,也是土地大户,这里头的隐情,你我心中都明白,我就不相信,你在丰县的时候,就没有了隐田隐户,现在你接收了郝家的产业,已是沙阳郡的又一豪门,郝家名下,这些隐田隐户更是数量惊人,这可都是你的财产。这些事情的厉害,李将军或者不懂,但你不会不懂吧?”

    王厚轻轻一笑:“今日我已经派了我的管家,开始接受郝家产业,除了有公文地契,按时足量缴纳了税款,粮课的土地,王某人才会接收,其它的,王某人不会要。”

    权云身子大震,盯着王厚:“王大人,你这是要与沙阳郡的另外几家为敌么?”

    “这您可错了,我没有想过要与谁为敌,我只知道,我们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在这条路上走着的人,如果不能认清形式,不能改变过往,迟早都只有走上断头台。权大人,比起王某人来,你可是学富五车,通晓史实的人物,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沙阳郡已经为人所不容了,如果我们不能强民,强军,终有一日,我们会被吞噬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

    权云颓然坐在椅上,看着王厚,这些厉害,他又如何不知道,但自古以来,挡人财路,便无疑人与人为敌,他,可没有本钱与那些人抗衡。而且,如果真动起来,首当其冲的便是刘氏,这可是他的知遇恩人,他又如何下得手去?而且,就算他想下手,又真动得了么?刘老太爷走了,但在他看来,沙阳郡城还是五大家的,难道真凭那位年轻的将军手下那一两千兵便能济事?就在昨天,陈家洛可刚刚带着五千全副武装的郡兵出了郡城,一旦有事,五千郡兵回返,他便是滔天大祸。

    “我要见李将军,我要当面向李将军陈述。”权云挣扎着站了起来,“如果这样做,不但不会让沙阳郡更好,只会让沙阳郡陷入分崩离析,会让好不容易打退莫洛获得的战果荡然无存。将军就算要做,也不能如此急迫。”

    “当然,大人要去见李将军,随时都可以。”王厚微笑道。

    刘宅,小书房,刘陈黄田方五大家族的族长都脸色沉重的聚在一起,陈家洛带兵出外,便由他弟弟陈家浩顶替,李锋要清理田亩的事情,已经传到了他们耳中,五大家聚集在一起,正在商议着对策。

    “这是要挖咱们的根基啊!”黄希有些愤怒地道。“刚刚当家作主,便要卸磨杀驴吗?也不看看他有几斤几两,这里可不是他的太平城,这里是沙阳郡城。”

    方家家主方恪拍案而起:“小子太过于无礼,以为现在刘老太爷走了,陈兄又带走了五千兵卒,城内空虚,他便可以为所欲为吗?我们五家的私兵集结起来,可也远超他的兵马,再说了,在这沙阳郡城之中,咱们振臂一呼,便是应者云集,那个时候,只怕他后悔都来不及。”

    “胡说什么!”刘兴文不满地看了他一眼,“现在我们刚刚打退了莫洛,沙阳郡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如此一内讧,只怕莫洛便又要卷土重来,而更可虑的是,越京城方面定然会乘虚而入,各位,不要忘了,如果让越京城得手,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

    田真沉默了片刻,此刻,他想到的却是那位年轻的将领,在对待青纱事件之上的那种轻描淡写。

    “杀了她!”三个字从嘴里吐出来,丝毫不带烟火气息,那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气势,让田真有些战栗。

    “老田,你怎么说?”方恪转头看着没有发表意见的田真,问道。

    “我觉得,这件事情,咱们还是可以好好商量的。”田真有些心虚的看了众人几眼,“或者是李将军年轻,并不懂这里头的事情,而那王厚想来是想在李将军面前表现一番,才会有这样的建议,权云不是说他会去见将军陈情吗?不如我们先等等看,如果我们直接出面了,那可就对峙上了,反而没有了转寰的余地了。”

    刘兴文点点头,“田家主这才是老成之言,动不动就想兴刀兵,我们打得过人家吗?别看太平军现在只剩下了两千不到,但人家在千柳城,就凭这点人马,顶住了莫洛数万精锐的围攻,这件事情,先由权郡守出面,我马上写信给父亲,请他老人家出面与李将军再说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