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94.第294章 小花招

    刘老太爷的身体衰弱的速度比预想中的要快,这也迫使他不得不立即启程前往太平城,对于沙阳系和秦风来说,一个活着的刘老太爷很重要。他是沙阳系的定海神针,有他在,沙阳系便有主心骨,而对于秦风来说,刘老太爷是现在他与沙阳系之间的粘合剂,有这位打定主意要与他联合的刘老太爷,可以让他顺利的掌控沙阳系。

    要知道,现在如果真要论起实力来,沙阳系实际上比太平军要更强大一些。千柳山一战,出征的三千太平军,现在只剩下了两千人,老兄弟又少了近百人。现在进入沙阳郡城的就这点人手,看起来着实有些可怜。

    秦风的整军计划还没有正式开始,便被一个意外的情况打断,大败退到鲁县的莫洛,在哪里居然重新集结兵马,根据于超打探回来的结果,莫洛居然是要反攻,这使得秦风不得不派出陈家洛统领兵力充足的原沙阳系郡兵前往鲁县。

    在秦风看来,莫洛此举,更有可能是想争取更充足的时间收回溃兵,撤回长阳郡,所以仅以陈家洛出击,并不会有太大的干系。

    不过出征之前,秦风赫然发现,陈家洛带领的沙阳郡兵居然超过了五千人,而且个个装备齐全,这与秦风事先计划的建立四个战营,每个战营二千五百人的编制完全不相符,整整超过了一倍。

    整军还没有正式开始,人家现在用得都是自己的钱,军费是五大家自己掏的,巧妙的钻了一个大空子,对于这样的行为,秦风只是笑了笑,对这样的结果不置可否,什么话也没有说。

    陈家洛与刘老太爷是一齐出沙阳郡城的,而这一天的晚间,王厚也赶到了沙阳郡城。

    “这是在给老大一个下马威啊!”野狗愤愤不平的道:“一个营,两千五百人,这是老大早就订好的,而且也知会给了刘老太爷,现在他们都装作不知道,将沙阳郡经历过战火,打过仗的精兵一股脑的借着这个机会都带走了,这是打定主意不将这些有经验的兵分给我们啊!”

    小猫没有说话,可是脸色也不好看。经历过战火,打过仗的兵与完全不知战场为何物的青壮,那完全是两个概念。小猫之所以不说话,是因为他清楚,这里头涉及到太平军本系与沙阳系之间的联合关系,现在两家刚刚合二为一,正是盘算着各自小算盘的时候,乱发脾气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这是双方的博弈。搞不好就会给双方的合作带来裂痕。

    很显然,在一系列的示好之后,沙阳系人马开始试探秦风的底线了。从刘老太爷与陈家洛一齐出城便可看出,这件事情之后,必然有他的影子。

    秦风亲自送他出城,两人有说有笑,相谈甚欢,似乎都没有看到,正从他们身边走过的一队一队的沙阳郡兵,远远超过了两人曾经商定的一个战营的规模。

    听着野狗的抱怨,王厚哈哈一笑,“甘将军,要我说起来,他们这一次,这个空子钻得漂亮,让将军也无话可说,整军还没有正式开始,莫洛有反攻的迹象,现在太平军无力单独出战,沙阳郡兵倾巢而出,将整个沙阳郡城都交给了太平军,这可是对太平军完全的信任啊,完全不怕太平军抄了他们的老巢。人家如此坦然,将军如果还有意见的话,那岂不是太小家子气了?”

    “可是……”

    野狗刚刚标出两个字,王厚又道:“而且人家五千兵马出兵,可不是从郡城府库里拿的钱,郡城府库可是已经封了库,准备让将军接收的。人家是私人掏钱哦!私人掏钱为大家去打仗,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显摆他们有钱么?”野狗无话说了,却不肯低头,强自撑着辩解道。

    “莫洛这一次攻击,摆明了是虚晃一招,背后有什么古怪一时还不清楚,千面已经去查了。不过正如王先生所说,他们这一招玩得漂亮,原本我认为陈家洛带一个战营两千五百人出去警戒已经足够了,莫洛的精锐已经基本被我们打掉了,剩下的那些青壮,着实济不了什么事,但他们借着这个机会玩了这么一出,我的确是无话可说。”秦风也是摊了摊手。

    “老大,那军改的事情怎么办?人拖出去容易,想要再裁编可就不容易了。”小猫道。

    “裁编干什么?他们愿意五千人就五千人嘛!”秦风呵呵一笑:“小猫,你还在觊觎他们的那些有经验的战兵?难道你练不出来更好的?”

    “我们敢死营,从来都是靠自己,用不了几个月,我便能练出一支比他们强得多的部队。”小猫傲然道。

    “那不就行了。”秦风笑道。

    王厚端起一杯茶,微微笑道:“而且他们故作不知地将一个战营扩大了五千人,但我们也可以装作不知道,仍然只给他发二千五百人的薪晌,他们不是有钱么,那好,剩下的一半薪晌,他们就自己补吧,要是他们找上门来,得,一个战营的编制,可是将军与刘老太爷早就协定好的。他们超编部分,要么自己掏钱,要么裁撤。到时候他们骑虎难下,便接着掏钱吧!”

    “这个主意好,他们敢阴我们,我们就接着阴他。王老头,老大把你从丰县弄来沙阳郡城,而且是主管财政,哈哈,这可就掐住了他们的脖子。”

    王厚放下茶杯,淡淡地道:“我会公平公正的照章办事,不会刁难他们,可也不会违规办事。”

    野狗大笑起来,“这我喜欢。”

    秦风没好气地看着野狗,“野狗,难不成你认为,以后我们太平军永远只会有四个战营,每个战营只有二千五百人嘛。这只是我们的第一步,等有了充足的财赋,扩军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到时候,现在的四个战营便是四个军,到了那时,相信太平系也好,沙阳系也好,也已经融合的差不多了,到了再扩军的时候,肯定是要重新定编考核的,到了那个时候,他们的五千人,又有什么关系?”

    “老大说得对,是我目光短浅了。”他咯咯的笑着:“他们几大家愿意出钱养军队,这种大公无私的态度,下一次我见到陈家洛,一定要好好的夸夸他。”

    “你别给将军惹事!”小猫哼了一声:“现在双方正在磨合,有些分歧,有些想法是很正常的,但可不能为此闹出了大问题,你那张破嘴,一向不省事。”

    “说得你好像是个乖宝宝似的。”野狗哼哼着不做声,他也就是在一些芝麻绿事的小事之上快活快活嘴,真临到大事,他其实是相当稳沉的。

    “将军,您让我王氏一族全盘接收原来郝氏的生意,这个没问题,我接受了,这一路上,我也想了不少,王氏来经营,除开必要的部分之外,我会与太平城商业司签定一份和约,多出的收益会全盘交于商来司。但郝氏的那些田产,我可不能要,以前将军给我讲过一些关于土地方面的事情,我知道将军很看重这个,土地的大量兼并,的确对我们的发展不利,所以,我准备在接收之后,再全盘捐出来纳入公库。”王厚转了一个话题,秦风要在沙阳郡城顶起另一个豪门,这便有了让王氏全盘接受原来郝氏生意的事情。

    “暂时不能这样做。”秦风摇了摇头,“要知道,沙阳郡城五大家,哪一家不是拥有大量的田产,你如此做法,太过于明显,这不是在逼另外五大家表态么?这可是他们的命根子,所以这些田产,你必须接收。”

    “将军的意思是?”王厚有些迷惑。

    “你要的是在官府有明文备案的属于郝家的田产,没有备案的,则一分地都不要。”秦风淡淡地道:“接下来军事上开始整军,民政之上,我要开始丈量田地,清理田亩。”

    王厚微惊,“将军,这可是一个大命题,据我所知,不管是什么地方,当地的豪绅大户都会有不少的隐户隐田,这些上不得台面,但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一旦真正开始这项工作,那五大家的损失绝不会在少数。”

    “正如你所说,我们一切按规纪来,是你的,我一分不要,不是你的,你一点不能拿。”秦风若无其事,“你上任之后,这件事情便立即展开,迅速地在全郡全面铺开,刘老太爷不在,陈家洛也率兵出战,你不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吗?”

    “机会是机会,我就怕反弹。”王厚忧心忡忡。

    “现在我们还在蜜月期,不会为了这些小钱反目的。”秦风笑道:“王先生,可别忘了,我们这一战打垮了莫洛,抓住的七八万俘虏,可是需要地方安置的。”

    “你是要官办屯田?”

    “不错,这些俘虏放了不行,可养着吃白饭吗?当然得替他们找些事情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