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91.第291章 新宅

    郝宅在沙阳郡城之中是数得着的豪华大宅院,仅次于刘氏大宅,郝氏也是与刘氏一起最多在沙阳起家的宗族,另外四大家反而是在后来崛起的。这也是刘老太爷最终没有痛下杀手,反而留了郝宗义一命的缘由。郝家如今失去了一切,当然,他们还有钱,刘老太爷当初说过,留下郝宗义家里的浮财,这倒也让郝家一家子生活无忧,但却就此失去了自由,平日的生活半径,便只能局限在一个小小的园子中,而身周的人,全部都是来自刘氏家族。当然,这只局限于郝宗义的直系亲属,而郝氏一族庞大的支系以及核心部属,则被清理得干干净净。从这一点上来说,刘老太爷还是下手极狠的。

    郝家大宅如今已经换了匾额,变成了李宅,也就是说,成了化名为李锋的秦风的私人产业。站在气派的大门之前,摸着门口神气的一人余高的大石狮子,秦风微笑着对身边的小猫与野狗道:“住了这么多年的军营,现在好歹也算是有个窝了。”

    “这可不是窝,我瞧着啊,比皇宫也差不了多少了。”野狗啧啧地道。

    “你这个乡巴佬,见过皇宫是什么样子的吗?”一边的小猫不屑地道。

    野狗哼了一声,“说得你好像见过似的。我是乡巴佬,难不成你见过世面,还不是跟我一样,在一起滚泥巴!”

    秦风已经习惯了两人打嘴仗,这也是兄弟情谊的一咱另类表现。他微笑着向大门走去,大门也在这个时候哗啦一声从里面打开了,一个人大步走了出来。

    “将军,您来了!”来人向秦风拱手行礼。

    “千面?”野狗一下子跳了出来,盯着面前这张陌生的面孔,左看看右瞧瞧,半晌才道:“我现在严重怀疑,我以前见过的你的脸,到底那一张是真的?那张我们常常见着的是不是你的真脸?还是现在这张是?”

    他伸出手去,想去扭千面的脸郏,千面哈哈一笑,闪过了野狗伸过来的魔爪,“滚犊子,一边儿去。”

    野狗一把抓住千面,“我说千面,你好歹也给我弄一张好看一点的脸,咱们兄弟一场,这点忙你不会不帮吧?”

    他这一说,千面倒是有些好奇了,“野狗,你要一张好看的脸干嘛?”

    野狗嘿嘿一笑,摸了摸自己有些狰狞的脸,“以前这张脸就不好看,但好歹还看得过去,但在安阳城里呆了一阵子,这脸可就没法看了,瞧瞧,瞧瞧!”他指着一脸的刀疤,“这张脸,别说女人了,便是男人瞧见我也怕。我还要说媳妇儿呢!”

    听到野狗说要找媳妇儿,秦风哈哈大笑一把揽过他,“要是因为这张脸就瞧不上你,那是那些女人不识货,放心吧,三步之内,必有芳草。肯定会有人看上你的。”

    “是么?”野狗有些不自信的摸着自己的脸:“我这张脸这么丑,又瘸了一条腿,会有女人瞧得上我?”

    听到这里,秦风不由有些难过起来,说起来,野狗落到现在这样,都是受了自己的边累,“野狗,等你当上了大将军,女人随你挑,看上谁,咱们就娶谁,她要不愿意,那咱就去把她抢回来。”

    “那可就没意思了。”野狗倒是没注意到秦风脸色的变化,“不过老大你也说得对,要是她们真因为我一张脸便瞧不上我,那我还瞧不上她们呢!”

    “好了好了,野狗,媳妇儿的事咱们先且不说,咱们去看看将军的新家,以后,这里可就是将军的郡兵统领府了,以后这里既是将军的家,也是将军办公理事的地方,将军,请。”

    用力拍了拍野狗的肩膀,秦风大步向内里走去。不仅仅是野狗,还有小猫,还有那死在安阳城中的上千敢死营兄弟,这些都是背负在他身上的沉甸甸的东西,他不能输,他输不起。

    “将军,我虽然没有见过皇宫是什么样子的,但这大宅,却的确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宅子了。”走在大宅里长长的林**上,千面向几人介绍道:“整个宅子拢共占地超过两百亩,共有房间超过百间,住下千余人完全没有问题,以后将军的亲卫们都可以住进来还有剩余。今年年初我接手这个宅子之后,便开始改建这所宅子,”

    他笑了笑,道:“以前这宅子,主人注重的是享受,是舒服,可谓是骄奢淫逸到了极点,我知道将军可不好这些调调,所以自作主张作了很多的改动。”

    “我很喜欢!”秦风点点头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以前我们这些兄弟,都是过惯了苦日子的,现在进了城,可就大不一样了,我们那些老兄弟,以前在楚国之时住着军营,到了太平城,日子过得更苦,沙阳郡城对他们来说,可算是花花世界了,小猫,野狗,这段日子可得给我盯紧了,不要让老兄弟们出什么问题。别忘了,我们敢死营的老兄弟们,个个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我明白!”小猫点头道:“以前是没机会,又整天处在生死边缘,现在一下子安逸了,有些人的老毛病说不定就要犯,真要犯了事,便是给将军凭添烦恼,处置,于情不忍,不处置,于法不容,到时候就为难了,只有将他们盯死了,不让他们有犯事的机会才行,野狗,在这件事情上,你可不能大大咧咧,真要出了这样的事,到时候你可哭都来不及。”

    “我知道了,等参观完将军的这宅子,喝了将军的搬迁的喜酒,我马上回军营去,瞪大眼睛瞧着他们。”野狗连连点头。

    “现在太平军将编练四个营,小猫,野狗,邹明各领一营,剩下一营,我答应给沙阳郡的人了,刘老太爷推荐了陈家洛担任这个营的统领。以前敢死营的老兵,全都打散分配到你们三个营去,作为三个营的基本骨架。”

    “将军,这样一来,我们的战斗力,岂不是在很长一段时间,会下降得很厉害!”小猫有些担心地道。

    “肯定会有下降,第一期练兵,我们要编练一万人,四个营各二千五百人。战斗力不下降是不可能的,但这一段时间,将是我们的休养生息期,莫洛已经被我们打断了脊梁,短时间内根本无力再来侵扰我们。而我们披下了沙阳郡兵这层皮,越国朝廷纵然知道内里有鬼,可也无法立时便翻脸。而且我想,他们现在更想去对付长阳郡的莫洛。”秦风呵呵一笑,“齐人那边,暂时也顾不上我们,而且有束辉这层关系在,在我们真正露出狰嵘之前,他们也不会让他们的后院起火,毕竟,他们现在瞄准的是楚国。不过纵然如此,我们也不能放松一点点警惕,而是要时时保着时不我待的思想,时时居安思危。”

    “将军说得对,将军,我觉得我们要制定一部操典,哪怕是就用以前西部边军的也好。”小猫沉吟了一下道:“以前的敢死营,除了在作战之时,将军管得太松了一些。”

    “这个问题我也想到了,的确该从来时的点点滴滴管起,这里可不是大楚的西部边境,军纪如果松驰,便会出大问题,暂时便用以前左帅制定的操典吧,小猫,这个你比我熟悉。”秦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你把操典弄出来,然后推广到全军,有些东西改一改,不要有大多楚军的痕迹。”

    “明白了!”小猫道。

    “将军,您把老兵都分配到各营去了,那以后您的身边不是没人了,你的亲兵营怎么办?完全抽新兵?”千面有些担心地道。

    秦风淡淡的一笑,“我个人的安危,倒用不着士兵来保护,抽调新兵吧,我亲自来练他们,把大柱调来当我亲兵营的统领,这是一个可造之材,看着长得黑又壮,像一个莽壮角色,其实心思细腻得紧。”

    野狗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小猫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野狗,你怪笑什么?”

    “我在笑野狗,以前我练他的时候,他直呼我为阎罗王,等他到了将军这里,让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阎王,哈哈,想当初,我们四个可被将军操练得有多惨。哈哈哈!”

    一阵怪笑之后,却发现其它几人都盯着他看,那脸色可谈不上愉快,这才猛然省起,所谓的四人,是他,小猫,和尚,还有剪刀。如今剪刀已经成为了众人心中的痛,而和尚,在得知秦风死了之后,早已经独自离去,不知所踪了。

    野狗干咳了几声,有些讪讪的低下头。

    秦风摇了摇头,野狗很单纯,这是他的好,但也是他的弱点,总是记得别人的好,却老是忘了吃过的亏。

    “将军,要是新兵进来,那我可还得多操操心了。”千面赶紧打岔道:“这宅子这一段时间,我可是布置了不少机关小玩意儿,本以为到时候定然是老兵们驻进来,倒也不用担心他们,我连图纸也没有画,现在既然是新兵进来,那我可得画好图,做好标记,不然以后这宅子里,可得经常鬼哭狼嚎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