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82.第282章 人大力量大

    看似陡峭犹如刀砍斧削的悬崖峭壁之上,并不是光滑如纸,从上往下,悬崖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裂缝,凸起,凹陷,以及大小不一的山洞,一蓬蓬的野草,横生于崖壁之上的小树,灌木,将这些全都隐藏在其下,从外面看上去,的确啥也看不见。

    于超带着百多名士兵便隐藏于其中,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那些想要趁黑从这片峭壁之上爬上来顺天军。

    于超是斥候中的好手,对于隐藏,伪装这类是得心应手,上千柳山几天以来,他在这片悬崖壁上爬上爬下,亲自选择了一个又一个的埋伏位,百多名弩箭手此刻正蹲在他亲手选择的这些位置之上,确保无死角,不管对手从那里爬上来,都会有几张弩弓正在暗中瞒准他。

    偷袭者想象的有可能的抵抗来自崖顶,对手肯定会在哪里设置少量的岗哨,但因为莫洛的存在,他们丝毫没有在意这一点,不管是什么人挡在莫洛的面前,他们都确信,莫洛能将对手清除,摆在他们面前的,必然会是一条康庄大道。

    但世事往往就出人意外,袭击他们的人不在崖顶,而在崖壁三分之二的位置处,这个位置对于偷袭者来说是最为尴尬的,目标已经近在眼前,但却无法再前进一步,正是进不得,退不能。

    一个接着一个的偷袭者们下饺子一般的从悬崖之上掉下去,卟嗵卟嗵在莱河之上激起冲天的水花,唯有那些武道修为极不错的人,才能依靠着自身的修为,在崖壁之上闪转腾挪,拼命地躲避着那些人命的弩箭。

    但在崖壁之上,还有一个致命的攻击者,武道修为七级的斥候头头于超。

    于超站在崖壁之上一条裂缝当中,身前刚好有一株长柳,轻柔的柳枝倒垂下来,将他的身形完全掩藏不见,此刻,他手中的强弓正在缓缓移动,描准的正是那个看起来修为最高,在闪转腾挪之中,居然还在往上爬的家伙。

    咧开了嘴,露出了白生生的两排牙齿,于超两指一松,羽箭在空中化为一道流星,直奔那个高手。

    “去死!”他轻轻地道。

    黑暗之中那位身手相当敏捷的高手刚刚避过两支从杂草缝隙之中射出来的两支阴险之极的暗箭,于超的暗箭已经适时而至,破空之声代表着射出这一箭的人的武道修为,大惊之下,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勉力将身子偏了偏,卟哧一声,那一箭命中目标,那个惨叫一声,一个倒栽葱便向下跌去。

    于超探出脑袋,看到跌下去的那家伙,居然在空中几个闪转腾挪,让下坠之势大帐减缓,落入水中之时,溅起的水花远远不是自己想象之中的那么辉煌,不由啐了一口:“他娘的,这都让你跑脱了,佩服,佩服。”

    前山,火光冲天,喊杀之声震耳欲聋,后山峭壁之下,声声惨叫直刺耳膜。莫洛突然有些心烦意乱起来。

    “你们居然投靠了齐人?”他目视着秦风,“嘿嘿,我明白了,楚国暗算了你们,你们切齿痛恨,因此便投靠了楚国的大敌齐国,想要为你们的老大报仇是吧?”

    “你可以这样想,但是不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秦风哈哈大笑。

    “就凭你们几条小杂鱼,也想挡住我莫洛前进的道路,当真是痴心妄想!”莫洛狂吼一声,身形微晃,在秦风眼中,对方的身形骤然之间便变得虚幻起来,让他完全无法锁定目标。

    他冷哼一声,这一招他可并不陌生了。在太平城中,洛一水与他较量的时候,一大半时间是凭深厚的内力碾压他,但偶尔灵光乍现,被秦风逼得急了的时候,也同样会使出这一招,在吃了几次小亏之后,秦风终于摸到了一些脉络,更何况,此时他还有百名老卒组成的军阵相助,威力可远远大于他平时与洛一水单打独斗。

    一刀劈出,秦风身体剧震,铁刀在手中猛烈的跳动起来,大喝一声,另一只手也握了上去,体内真气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源源不绝的倒灌过去,刚刚还看着劈在空处的铁刀之前,骤然便出现了一条身影,手中铁弓架在大刀刀身之上,脸露惊讶之色的莫洛正看着秦风。

    身后百名老卒一左一右,一百柄刀便在这个当口劈下,莫洛身形骤退,百名老卒跨步上前,以秦风为圆心,圈成了一个半圆。大刀高举,连续劈下。

    莫洛脸色微沉,这些普通的士兵们单个的战斗力在他眼中都不值一提,但组成这个军阵之后,上百人的内力居然联成一气,每一刀劈下,便是百人的总和,这就不容小觑了,最头痛的是,在他们其中,还有一个九级的武者为核心,也不知他们用了一些什么手段,这百名士兵的内力,最终居然加持到了这个九级的家伙身上,这让对手每一次的攻击,招招都是势大力沉,比起自己不遑多让。

    脸色微沉,想要击败眼前的这个家伙,便先得破了他的军阵。

    身形骤进骤退,莫洛的手第一次抚上了弓弦,弦上没有箭,手指轻勾,一声清吟,直上九天,一道无形的箭矢骤然之间便自弦上弹出,目标却是军阵最边缘的一名士卒。

    当的一声巨响,秦风适时出现在这名士兵身前,铁刀横举,挡下这一箭。

    莫洛脸露微笑,身形犹如鬼魅,在刀气纵横的崖顶之上倏进倏退,弓弦不停的弹响,犹如在奏一曲死亡之音,缕缕箭气穿透刀网,直扑军阵中的士卒。

    而与之相对应的是,秦风的每一刀,都准确地击在这些飞出的箭气之上,崖上的格斗,进入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模式当中。

    两声闷哼,秦风脸色微变,在莫洛的无孔不入的攻击当中,最边缘的两名士卒终于还是没有躲过攻击,莫洛空弹出来的箭气,直直地将两人胸背对穿,两人扑倒在地上,气息全无。

    这不是办法!秦风放弃了格当,与莫洛这种人对战,不付出牺牲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像现在这样的打法,自己绝无可能滴水不漏,让莫洛这样磨下去,只怕最终自己身后的这百名老卒一个也剩不下来。

    想通了这一点,秦风一声长啸,挺刀直扑过去。身后士卒的刀气尽皆被他引入自己的铁刀之中。

    “杀!”暴喝声中,层层刀影犹如海潮一般扑向莫洛。

    他完全放弃了防守。

    身后士卒跌倒在地上的声音持续响起,秦风不为所动,大刀仍然坚定不移地向前劈去,霹雳般一声巨响,刀落在了铁弓之上。

    莫洛脸上红潮骤然涌起,刚刚他趁着秦风攻击的这一点点缝隙,连杀四名老卒,却也不得不硬接秦风这一刀,一心二用,气力飞散,这一刀来得时机恰到好处,胸腹之间感到不停的震颤,卟的一声吐出一口浊气,这一刀,竟然让他隐隐受了伤。

    一刀得手,秦风再无任何顾忌,体内星河疯狂的旋转起来,将身后军阵的内息源源不绝的吸入星河之中的黑洞,然后再灌注到那无穷无尽的星辰当中。一颗颗星辰亮了起来,散发出来的却不是清冷的光芒,而是逼人的炙热。

    秦风宛如回到了过去的岁月当中,手中的刀慢慢的变红,最终握在他手中的,便似一把点燃了的巨型火把,每一刀挥出,刀气都化为片片火焰喷出。

    身后的军阵士兵渐渐萎糜下来,汗透重衣,地上的岩石早已被他们身上落下的汗水浸湿,秦风每劈出一刀与莫洛硬撼之时,总会有人无声无息的倒地,那是被莫洛弹出的箭气射倒,但每杀一人,莫洛付出的代价也愈来愈高昂。

    脸色愈来愈红,莫洛的神情却愈来愈凝重。手中的穿云弓竟然慢慢的变得如同烧红的烙铁一般烫手了,这在以往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眼前这个将李锋的家伙,内力诡异之极,刚刚开始交手的时候,还温吞吞的,现在却突然变得暴戾起来,先前是无声无息的侵蚀,现在却是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猛击。

    交手不到一柱香的时间,自己已经杀了近二十名对方的老卒,但对方的军队却丝毫没有乱,每少一人,他们的军阵便显得更紧凑一些,莫洛甚至看到,倒下去的士卒居然被他的同伴在百忙之中一脚踢了出去,他们竟然毫不在意死亡,或者说,他们将死亡看成了家常便饭。这让他心中隐隐有些畏惧起来。

    如果真要杀光这些士卒,只怕自己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看着眼前连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变得红通通的家伙,莫洛突然觉得头痛起来,夜袭肯定是失败了,因为崖下,此时连惨叫之声也没有传过来了,自己带来的人,肯定已经统统报销了。

    还要打下去么?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

    莫洛迟疑了起来。

    但接下来,有人帮他做出了决择。前山之上,突然出现了更多的士兵,让莫洛惊骇的是,这些士兵在奔跑之中,已经组成了与秦风身后那剩下的几十名士兵一模一样的阵形。

    “走!”莫洛的脑海之中瞬息划过这个念头,前山的进攻,又遭到了挫败,这才让他们有余力组织人手前来这里,如果这后头跑上来的百来人亦有前面这些人的能力的话,自己今天或者就走不了了。

    一声长啸,穿云弓犹如琵琶般连珠价弹响,密集的箭气直扑过来,莫洛身形倒飞,掠出了崖壁,径直向着崖下落去。

    这最后一击,莫洛倾力而为,连弹数十道箭气,身形下落的时候,体内只觉得空空荡荡。深深的吸一口气,真气从丹田升起,重新散下四脚百骸。

    就在这时,深深的茅草丛中,无声无息的射出一支羽箭,卟的一声,正中莫洛肩胛,莫洛大叫一声,半空之中转身拉弓,想要还击,眼前却看到密如飞蝗的上百支羽箭扑来。

    那是仍然埋伏在崖壁之上的于超和他的队伍。

    莫洛放弃了杀掉这个暗算他的家伙,拉弓射出一箭只是转瞬间的事情,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也会被这些羽箭再一次射伤,太不划算。

    他吸气,沉身,整个人如同一块石头一般向下坠下,无数羽箭射在了空中,带着啉啉之声,窜入到了黑暗之中。

    于超抹了一把冷汗,刚刚莫洛看向他的一眼,使他如坠冰窖之中,全身几乎都快要动弹不得了,如果莫洛射出了那一箭,他估计自己只有受死的份。

    “人多力量大!”他一边抹着冷汗,一边哼哼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