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81.第281章 聚兵为阵

    一次踌躇满志的进攻,顷刻之间便被瓦解,击败他们的只是区区几十个小小的罐子而已,戎山友看着退回来的士兵,倒抽了一口凉气。

    惨叫之声响彻天地,没有人死亡,但只怕比死了还要难受。被那些粉末沾到的人,裸露的皮肤之上起了一层亮通通的水泡,奇痒入骨,受创者不停的伸手去抓挠这些水泡,水泡一旦破损,便流出一些黄水。黄水流到哪里,哪里便再起一层这样的水泡。

    这是中了毒!

    不仅是戎山友又惊又怒,闻讯赶来的莫洛也是勃然大怒,戟指着山上破口大骂,怒不可遏。

    “把他们的手都捆起来,不要让他们去抓挠,然后将他们浸到水里去。”

    毕竟是见多识广,莫洛大声地下达着命令,捆起手脚的士兵被浸到水里,只剩下一个脑袋浮在水面之上,那种奇痒如骨果然就轻松多了,哀嚎之声渐渐小去。

    “进攻,继续进攻!”莫洛转身,对着戎山友厉声道。

    一团团火球从山脚之下被投石机弹起,飞到了千柳山的阵地之上,戎山友拿出了全身解数,或者是舒神医的陶罐给了他启发,他找来了大批的陶罐,内里灌上火油和枯草,点燃之后用投石机投掷出去,不长的时间里,他就把千柳山变成了一片火海。

    火势刚刚减弱,顺天军已经呐喊着,踩着烧得滚烫的山石,向着山上冲来。

    野狗满脸愤怒的从藏身的洞中冲了出来,对于敢死营的老兵来说,对于火攻,自然是早有准备的,阵地之上,早就挖好了一个个藏身的洞穴,千柳山半截戳在河里,山上自然也不缺水,前期准备也早就打了井,挖了蓄水池,将其灌满了水。火攻虽然不会让山上的兵力有所损伤,但仍然让人不好过。

    熊熊燃烧的火焰让人呼吸困难,关键是,戎山友虽然没有毒药,但却也在罐里加了不少的佐料,点燃之后,滚滚浓烟将整个千柳山笼罩,奇怪的味道,让山上每一个人都感到了强烈的不适,眼睛几乎无法睁开,泪流满面,咳嗽不止。

    唯一让人欣慰的是,戎山友的手段的确很有效,但却漏算了一样,风。

    风是从山上往下刮的。虽然不大,但依然让戎山友的手段效果大打了折扣,甚至殃及到了山下准备进攻的顺天军。

    这便出现了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迹,山上的人咳嗽着,流着泪,提着大刀从洞洞里钻出来,而山下吼着的进攻者也一边呐喊,一边咳嗽,一边流着泪向上冲来。

    野狗是最后藏进洞中的那一个,所以这个时候,看起来他也是最惨的那一个,身上的盔甲更黑了,脸上更是看不见原本的颜色,黑糊糊的,只剩下两排牙齿还是白的,挥舞着大刀,一边流着泪,一边大声叫嚣着。

    “****的好不要脸,老子要砍光他们。”吼这话的时候,他浑然忘记了刚刚自己才发动了一场生化战争,上千名受伤的顺天军士兵此时还浸在河水里,忍受着那痒到心里的快感呢!

    他嗥叫着冲了出去,在他身后,一排排的太平军士兵冲了出去。

    大火歇灭,浓烟散去,天空露出了本来的颜色,无数星星重现天空,弯弯的月儿将柔和的光芒洒将下来,映照在山坡之上,一层又一层叠着的尸体之上。

    野狗高举着大刀,脚下踩着一具尸体,正在张狂的大笑,他的身后,更多的太平军跳跃着,欢呼着,顺天军又一次疯狂的进攻被他们砍了回去。

    千柳山依旧坚不可摧。整整一天的进攻,戎山友使尽了浑身解数,千柳山上的敌人,却仍然牢牢地扼守着他们的阵地,别说攻克整个山峰,他们连太平军的第一道阵地都没有攻克。

    戎山友已经将他所知的所有攻击手段都使用了一遍,对于他来说,他只剩下最后一招了,也就是顺天军最原始的手段,拿人命填,用十条命去换对方一条命,如果不行,那就拿二十条。

    因为莫洛下达的命令仍然是继续进攻。

    如果从专业的角度来看,戎山友是不赞成的,如此大的伤亡,再打下去,即便拿下了千柳山,那顺天军还剩下什么?吴昕辛辛苦苦大半年攒下的这点家当,全部就毁在这里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驻扎在正阳郡的由张简所率领的越国正规军必然闻风而致,这可不再是莫洛发动起义的最开始,越国上下毫无防备的时候了,他们将要面对的是越国最精锐的军队。

    戎山友现在已经确定,他们面对的肯定是齐国的正规军,唯有正规军,才会有如此多的应对攻坚的手段,对手似乎对自己每一套进攻战术都了如指掌,而且事先便做好了有针对性的布置。

    “进攻,继续进攻!”戎山友咬着牙,下达了再一次进攻的命令,这一次进攻的,又换成了炮灰青壮辅兵营。

    踏着前人的尸体,淌过沽沽流动的血溪,又一波进攻,在山上士兵的欢呼声中,又开始了。而千柳山上,新一批轮换的士兵走上了前沿阵地,替换已经打了一天的家伙们,唯一没有退下阵地的,只有指挥的野狗和大柱。

    秦风盘坐在鹰旗之下,对于山下的战斗,并没有太多的关心,这样的地形条件,这样的对手,他根本不担心野狗会失手。

    他在等待着,调息,运功,让自己的身心达到最佳状态,便是他现在致力去做的。

    李超匆匆走了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果然来了。于超,按照先前的布置,你去吧。”秦风站起了身,对李超道。

    李超点了点头,转身飞快离去。

    秦风仰天,看着明亮的月光,深深的作了几次呼吸,也转身,向着后山大步而去,在他身后,一百名一直没有参战的敢死营老卒,默不作声的提着刀,跟在他的身后。

    站在崖顶,河面之上一览无余,秦风能够清晰地看到,河面上一个个小小的人头,正在迅速地向着千柳山接近,攀上峭壁,露出头来,手脚并用地向上攀爬着。而在河面之上,另一人,在此时,脚下踩着一根木片,却快逾飞箭,飞速而来。

    莫洛,他根本就不屑利用河水隐藏自己的身形,而就这样大摇大摆的渡河而来,接近崖壁,腾身而起,脚在光滑的崖壁之上一点便跃起数丈,数个起落之间,他已是飞上了崖顶。而此时,那些黑影还正在半山之上努力攀爬着。

    莫洛这样做,倒也不单纯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功夫和胆量,从千柳山上敌人的表现来看,是相当专业的,如此专业的敌人,不可能不在后山设防,他如此嚣张,亦是为了吸引对手的注意力,为自己正在攀崖的手下作掩护。只要多达数百人的这支队伍能够上得山来,在自己的率领之下,千柳山必破无疑。

    他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拦,似乎对手根本就没有在后山作任何的防备。

    他双足站定,第一时间,便看到了对面的秦风。

    “顺天王,你终于来了。”秦风笑着,手指弹动,一堆堆篝火相继燃起,顷刻之间便将崖顶照得透亮。

    在莫洛的对面,不仅站着秦风,还站在上百名士卒,这些士卒结成了一个阵势,与秦风相距大概三步之遥。

    “你以为就凭着你和这些小卒子,就能挡住我前进的步伐?”莫洛冷笑着,缓缓取下了背在身上的硕大的穿云弓。

    “天下本就由这些藉藉无名的小人物组成,顺天王,不要轻视任何小人物。”秦风笑着,一寸一寸举起手里的铁刀。“他们会给你一个惊喜。”

    似乎是在回应着秦风的话,百名老卒一声呼喝,手中铁刀整齐划一的举起,不是向前,而是分成了两半,各自向左右斜跨出一步,手中大刀斜斜劈下。

    随着这一百柄大刀落下,站在最前方的秦风却是气势暴涨,手中本来黑沉沉的铁刀,瞬息之间便亮了起来,一道寒光在刀上不停游走,发出清亮的吟声。

    莫洛的眼睛亮了起来。

    “有意思!”他惊叹道,“听闻大楚有一支队伍叫敢死营,能聚集普通士兵为阵对抗高手,敢死营完蛋了,本以为这门技艺已经失传,想不到竟然在这里又看到。”

    秦风大笑,“顺天王,站在你面前的就是敢死营。我们曾以千人聚阵与宗师相抗,你不过是九级巅峰,百人足矣!”

    “是吗!”莫洛嘿嘿一笑,“我倒想试一试。想不到敢死营居然还有幸存者,居然还流窜到了大越,真是奇哉怪也!

    “这天下你想不到的事多了!”秦风哧笑道。

    “你是谁?从来没有听说过敢死营有九级的高手,这些敢死营余孽又为何听凭你驱使?”莫洛的手轻轻地抚过弓弦,问道。

    他并不太在意对手,千人对抗宗师或者有可能,但自傲的他,距离宗师也不过一步之遥,百人之阵,他尚且没有放在心上。

    “本将李锋。”秦风眨了眨眼睛,“有幸与顺天王一战。”

    “那今天便是你最后一战!”莫洛缓缓举起了手里的铁弓。

    一声惨叫之声响起,不是来自崖上,而是来自崖下,莫洛的脸色微变。

    “这只是开始!”秦风大笑着,一刀劈出。在太平城里,他隔三岔五便要与洛一水打上一架,可不仅仅是为了磨炼自己的内力,在听到莫洛聚兵造反之时,他便料到,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