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69.第269章 分娩

    一众大臣告辞离开内书房,今天算得上是一个皆大欢喜的日子,都算是各有所得,事事都遂心愿,每个人脸上也都洋溢着满足的笑容。马向东更是欢喜,自己的亲兄弟这一次可是在皇帝陛下露了大脸,得到重用那也是早晚的事情了。

    在众人轻快的脚步声中,愉快的交谈声中,马向东突然看到秦忠脚步匆匆地向着内书房跑去,一看秦忠脸上的神色,他不由得一怔。秦忠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大太监,自己刚刚提议皇帝陛下纳秦国长公主为皇贵妃,这就看到了秦忠,心中不由有些发虚。这种事情,虽然说是为国政大事,但想来皇后娘娘再贤淑,内心深处肯定也是不舒服的。这要放在别国自然不是什么事儿,但谁让大楚的皇帝,个个都与众不同呢!

    内书房内突然传出一声怒吼,紧跟着便是书案被大力掀掉砸在地上的轰隆之声,紧跟着劈里啪啦一阵乱响,也不知内书房之中,还有什么东西能在皇帝陛下突然之间的暴怒之中幸存下来。

    众人的脚步立刻都停了下来,转头看向百官之首马向东。

    马向东却是将头一低,啥话也不说,反而加速向外走去,众人一怔,马上也反应了过来,刚刚过去的是秦忠,那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大太监,能让皇帝陛下大光其火的事情,肯定也是家事。

    不管是什么,在皇帝陛下没有召他们询问之前,他们还是什么也不知道的好。一群人霎那之间脚步如飞,迅即远去。

    内书房中,闵若英脸庞扭曲,满脸通红,瞪着眼睛看着瑟缩站在墙角的秦忠,除了墙上的那副地图,屋的所有一切,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全部变成了一地渣子,一个九级高手的愤怒,让屋内所有的陈设尽皆遭了池鱼之殃。

    闵若英很愤怒,愤怒的原因,却是他要当舅舅了。

    去年,胡闹的妹妹控制了诏狱,请了文汇章生生的挡住了所有的人,连太后也被阻挡在外,事后,他自然是详详细细地知道了所有的细节,任性的妹妹竟然在诏狱之中与那个该死的秦风拜堂成婚了。

    好吧,他忍了。谁让文汇章的地位特殊呢?谁叫他只有这么一个亲妹妹呢?反正那个秦风也是一个隔天远,隔地近的人,就算自己不杀他,他也活不了几天,妹妹要胡闹,那便由她去吧。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这么一天一夜,居然就珠胎暗结,十月怀胎,马上就要一朝分娩了。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从去年开始到现在,妹妹不由分说,驱逐了所有的宫内派去的太监,宫女,完全的封闭了公主府。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妹妹,自我幽禁,起初他还以为是因为伤心秦风之死,伤心大哥之变,但居然是在养胎。

    闵若英真是后悔。一时心软,铸成大错啊!

    可细细想来,自己有办法吗?摇摇头,没有办法。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嫡亲的妹妹,自己不可能真把她怎么样。这一年来,自己不是没有想法子去探听她的真实情况,可昭华公主府如同一个幽深的黑洞,根本无法靠近。妹妹本身就是一个高手,一直跟在她身边的瑛姑更是高手中的高手,想要在她们的眼皮子底下潜进府去打探虚实,根本就不可能。

    即便是在外头,也不家文汇章那个老不死的给妹妹撑腰。

    这一点是最让闵若英困惑的,妹妹究竟是凭什么支使文汇章的?

    刚刚秦忠带来的消息让他又惊又怒。

    闵若兮难产。

    昭华公主府里的人再也不敢闭锁公主府,派人飞报皇宫,太后已经急匆匆地带着一帮子太医赶去了,皇后现在也已经准备启程,正在等着自己。

    去不去?

    这在闵若英看来,是一道选择题。这一年中,他去过一次昭华公主府,那是闵若兮的生日那天,在内卫的保护下,一身微服的他,带着大量的礼物去敲响了昭华公主府的大门。他的本意是想去修复一下与妹妹的关系。

    礼物,妹妹收下了,但人,却不许进。

    这让他恼火之余,又有了一点点的欣慰,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同胞妹妹,血浓于水,再怎么恼火,相同的血脉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割断的。

    他现在很生气,很愤怒。这么大的事情,闵若兮居然在长达十个月的时间里,瞒得死死的。难产!这个词让闵若英心惊肉跳。他知道这简简单单两个字的威力。

    “陛下,娘娘问您,去不去?”看到闵若英的情绪渐渐平复,秦忠眼中仍然满是恐惧地问道,刚刚他说出这件事的时候,亲眼看到屋内的一切,在闵若英的手中逐一变成了碎屑,如果这位愿意,他大概也会在瞬息之间变成一地碎渣。

    “去!”几乎是从喉咙深处迸出了这个字。

    上京的百姓,特别是靠近皇宫的那些地方,几乎以为上京是出了什么大事了。因为就在不久前,皇宫大门洞开,先是看见太后的车驾在一大群宫女太监的护卫之下,急匆匆地冲出了宫门,没过太久,便又看见皇帝陛下的车驾隆隆冲了出来,这样的场景,已经多少年没有看到过了,惊慌不安的情绪迅速漫延开来,一时之间,谣言以飞快的速度在京城内传播,用人心惶惶来形容,也不为过。这倒让杨青的内卫和上京城的衙役捕快们忙活了起来,大街小巷的忙着逮那些造谣传谣的家伙。倒是让内卫出乎意料地逮着了一大批平时怎么也寻不着的齐国的探子,也算是意外所得。

    内卫高层们是知道内情的,高官们也大体知道一些,反正是事关昭华公主府的,但所有人都噤口不言,这一年来,昭华公主府的事情,已经成了上京城的禁忌,没有谁敢提起。

    青竹胡同里,已经布满了士兵与内外,便连外围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住在这个胡同里的所有人都被勒令呆在家中不得外出。整个胡同里,连屋顶上也站上了警戒的士兵,原因自然是因为皇家的重要人物,几乎都齐聚在这里了。

    闵若英脸沉似水地踏进了昭华公主府的大门,他已经快一年没有踏进过公主府的大门了。偌大的院子看起来乱糟糟的,到处都露出斑驳的残缺,那里还有半分天家的威严,看起来倒像是一个破落子弟的府第。

    “陛下,娘娘,人都在后院。”先一步抵达的杨青上前低声禀报道:“陛下但请宽心,太后带来了宫里最好的御医和稳婆,公主殿下武功高强,身体底子极好,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闵若英瞪了他一眼,女人生娃娃,与武功高低很有关系么?

    他大步向着内院走去,皇后娘娘不得不一溜小跑的跟在后面,也亏得闵氏家的媳妇就没有弱不禁风的,否则还真跟不上此刻闵若英的大步流星。

    一踏进后院,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一根根胡扬树,关于这些胡杨树的来历,闵若英自然也有耳闻,他甚至还能哼出几句去年妹妹走出昭狱之时,唱的那个歌的调子。事后,他还派人专门去查了这到底是哪里的俚曲,很可惜,一无所获。

    看着这些胡扬,他觉得分外刺眼。

    无数的胡杨树包围着那间小小的佛堂,而在佛堂之外,此刻则黑压压的站着一大群人,有太后从宫里带过来的太监、宫女、御医,也有原来公主府的人。闵若英甚至意外地看到了已经跟了文汇章的霍光。

    “见过陛下,见过娘娘!”一院子的人全都跪了下来。

    闵若英懒得理会他们,目光只是看着紧紧闭着的小佛堂的大门,那里面,隐隐传来的痛苦的呻吟之声,那是他所熟悉的妹妹的声音。

    他愤怒地握紧了拳头。

    皇后娘娘看了看他的脸色,挥了挥手,“都起来,各安其事。”丢下这句话,皇后便径直向着佛堂走去,推开门,消失在大门的后头。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走,整个公主府内除了闵若兮偶尔的呻吟声之外,悄无声息,一盏盏灯笼点了起来,照亮了整个后院,闵若英如同铁铸一般站在门前,纹丝不动。

    门前,数个御医身上的官袍早已被汗水打湿,他们不能进去,只能凭着内里稳婆的话来判断现在公主的情况,难度自然要大上了少许。

    门被推开了一丝丝缝隙,皇后娘娘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陛下,稳婆说,是一对双胞胎,胎位不正,很是麻烦。”

    “如果兮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所有的人都得给她陪葬。”闵若英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让门口的御医们身子又是晃了几晃。一个个强打起精神,几乎要将脑袋贴到门上去了。

    “陛下宽心一些,看起来兮儿的精神还好。”皇后娘娘强自露出一个笑脸,安慰道。

    闵若英的拳头捏得卡卡作响,“兮儿真有什么好歹,那个秦风,我要扒了他的坟,将他的尸骨挫骨扬灰。”

    屋里传来的呻吟声愈来愈密集,闵若英知道,妹妹是一个多么要强的人,要不是痛到了极点,她怎么会叫出声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