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66.第266章 楚国来使

    天空的太阳渐渐地没入到视野尽头的地平线之下,明亮的天地骤然之间便暗了下来,凄凉的鸣金收兵的锣声,在沙阳郡城之下响起,潮水般进攻的队伍,一波波退了下去,在他们的大营与城墙之间留下无数的遗骸和鲜血。城上,传来了守城者们阵阵的欢呼之声,他们肆无忌惮地站在墙头,挥舞着手里的兵器,高举着他们的旗帜,冲着退远的进攻者,发出大声的嘲笑。

    沙阳郡城的争夺战,已经进行了快一个月了。护城河早已被填平,每一次的进攻,都是极为残酷的城墙争斗战,几乎一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但战事的残酷程度显然远远超出了莫洛的想象。

    在他看来,像自己这样解民倒悬的义师,为民请命,反抗暴齐的侵略,反抗懦弱的越国朝廷的王者之师,所到之处,难道不应该是百姓们奔走相告,欢呼雀跃着打开城门,欢迎他的到来么?

    在长阳郡的确是这样的,他的大旗所到之处,大小县城,村镇无不欢欢喜喜的加入他的大军,便是长阳郡城,最后也是城内的百姓起来造反,打开了城门才得以攻破的,这也给了莫洛一个错觉。

    他认为,所有的老百姓都是欢迎他的。

    但在沙阳郡,现实给了他重重一击。

    沙阳郡与长阳郡有着极大的不同,这里绝大部分都是平原地区,土地肥沃,物产富饶,更重要的是,这里有一个威望极高的人,刘氏的刘老太爷。

    朝廷在这里的影响较弱,真正的主人,是以刘氏为主的豪门大族。沙阳郡照样是弱肉强食,照样的豪强们的天下,但统治了沙阳郡数百年的这些豪门大族却都明白一个道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而到了刘老太爷这一代,更是将这一点,做到了比以往更好。

    豪强们当然要攫取更多的财富,但只有麾下的老百姓们更富,他们才能获得更多,所以沙阳郡的百姓们的日子,过得还算是比较舒服的,比起长阳郡,他们无疑是活在天堂里。

    这便是刘老太爷一直强调的规纪,秩序。而沙阳郡的百姓也习惯了在这样的规纪与秩序之中生活。

    但莫洛来了,莫洛的作派,让沙阳的百姓们不寒而栗。大军所到之处,你的所有的一切都将不是自己的,而是顺天军的,你只能作为顺天军的一份子,获得自己的一份口粮,这对于长阳郡的人来说,或者便是活命的依托,但对于沙阳郡的人来说,则是赤裸裸的剥夺。

    所以沙阳郡的人勿需要官府豪强们作太多的动员,便奋起抗挣。沙阳郡的大战,愈打愈激烈,愈打愈残酷。

    莫洛震惊的发现,他训练有素的军队,越来越多,在吴昕以及那些投降了他的原越国军官们的努力下,他的部队越来越多的人愈发像是一个军人了,但城墙之上的抵抗却也越来越熟练。他在成长,可城里的人,也在成长。

    他们有着高大险峻的城墙可供依托,他们有着储备丰富的粮食可供消耗,从城内传出来的情报,让莫洛有些沮丧的发现,如果这样耗下去,先顶不住的居然会是自己。

    空有数十万大军,却拿着这沙阳郡城毫无办法。如果连沙阳郡城这群半吊子军队都没有办法的话,自己又谈何席卷天下?

    “大王,见一见那个楚国使臣吧!”吴昕劝道。“我们现在必须要获得外界的支援,我们的粮草,已经不能让我们在这样干耗下去了,如果没有粮了,那便是我们大军崩溃的开始。”

    听着吴昕的话,莫洛烦燥地挥了挥手:“我知道我们后勤告急了,可是吴昕,楚国人这个时候跑来,又能安什么好心?见他们容易,答应他们也很容易,可是一旦与他们有了纠葛,以后想摆脱他们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事急从权。”吴昕道:“这里毕竟是越国的土地,这里的士兵也都是大王的士兵,只要楚国人能给我们实实在在的支援,难道大王还怕他们翻天么?见一见,听听他们说些什么也无妨!或者他们能给我们一些惊喜。”

    “那就见一见吧!如果他们敢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直接将他们轰出去了。”莫洛不耐地道。

    “大王,两国相争,还不斩来使,更何况楚国使臣怎么说也谈不上是我们的敌人,现在只要能为我们提供帮助的,都是我们的朋友。大王还是对他们好一些吧!”吴昕笑道。

    马向南精神抖擞的跨进了莫洛的大帐,他来到这里已经十天了,可却没有见到莫洛一面,这位骄傲的顺天王,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倒是他麾下的那个吴昕,颇有几份才能。这些天里,便住在顺天军大营里的马向南,近距离地观察了顺天军的一切,也看到了顺天军对于沙阳郡城的进攻,结果,正如楚国朝廷所料想的那样,一群乌合之众,难成大气。

    不过他此来的任务,就是要将这群乌合之众好好的疏理一番,要让他们能够更强大一些,能给越国造成更大的困挠,当然,最大的目的,还是要让莫洛最后挥兵向东,去找齐人的麻烦。

    十天的时间,顺天军攻势屡屡受挫,也让马向南的信心越来越足,百战百胜的莫洛是不需要自己的,但现在,屡受挫败,已经到了危险边缘的顺天军,却会变得越来越需要自己,有时候,他甚至希望城里的刘老太爷再给莫洛一个大大的败仗,只有到了那个时候,莫洛才会更加倚重自己。

    “参见顺天王!”走进大帐的马向南,丝毫没有大国使臣的架子,老老实实地以参见皇帝的礼仪拜见莫洛,这倒让本来一肚子不合适宜的莫洛的气平了一些。

    “起来吧,你叫马向南,与马向东是什么关系?”莫洛挥了挥手,示意卫兵给马向南端来一把椅子。

    稳稳的坐下,马向南向上拱了拱手,“回大王,马向东是在下的大哥,在下在家中行二。”

    “呵呵呵,越来是马左相的弟弟!”莫洛意义难明的大笑起来,在他眼中,这位,自然又是一位靠着裙带关系爬起来的家伙罢了。

    “马大人,既然令兄是马向东马左相,那咱们也就不必绕着弯子说话了,只接一点,你们能给我什么帮助?又想要我为你们做些什么?”莫洛端起桌上的烈酒,喝了一大口,咚的一声将酒碗顿在了桌上。

    空气之中弥漫着烈酒的问道,这让马向南心中更是多了几分不屑,当真是草莽气息,土匪作风。

    “大王,下官不远千里,绕道而来,可以显见我们大楚的诚意,对于大王,我国皇帝陛下是十分钦佩的……”

    “不要说这些没用的,虚头巴脑的东西就免了,直接说重点。”莫洛不耐烦地打断了马向南的话头。

    马向南笑了笑,“好,那就直接说重点,在我们大楚知道了大王将攻击沙阳郡的时候,我大楚皇帝陛下便已经料定了大王今日的困境,而现在据我所察,大王也的确有些骑虎难下了。恕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大王不求改变,这沙阳郡城之下,大王只怕便要遭遇一场大败了。”

    “胡言乱语。”

    “一派胡言!”

    “大言炙炙!?”

    大帐之内,立时响起了一片喝斥之声,马向南却是不为所动,仍然是笑咪咪地看着莫洛。

    莫洛也是脸色难看之极,瞪眼看着马向南,“马向南,还管你家主子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但仅靠这样的虚言恫吓,只会适得其反。”

    “大王,先不说这沙阳郡城能否攻得下,我只想问一句,大王的粮草,还能支撑多少时日,一旦粮草断绝,大王将如何自处?大王先前的打算是准备在沙阳郡补充,但却没有想到沙阳刘氏早有准备,坚壁清野,您在沙阳郡所得有限吧?大量的粮草,现在就在沙阳郡城之中,但前提是,您要攻下沙阳郡城!但现在看起来,想要打下他,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

    马向南悠悠地道:“您现在所处的窘境,不但我看得明白,越京城的那些大人物们,只怕也看得很明白。张简带着精锐的越京虎贲就驻扎在正阳郡,却不肯出来迎击大王,那可不是怕了大王您,而是他们想坐收渔翁之利,一旦您攻不下沙阳郡,却又粮草耗尽,那时候面临的可不仅仅是沙阳郡的反攻,肯定还有来自正阳郡张简的雷霆一击。大王,如果真到了这个时候,您如何扭转局势?”

    莫洛黑着脸看着马向南,对方所说,他并不是没有考虑,但他现在,除了竭力拿下沙阳郡城,用城内丰富的物资来补充自己之外,竟是没有丝毫别的办法。

    “我们大楚不愿意看到大王失败,所以这才有了我马某的这一趟远行,大王如果连这一点都还没有看明白,那就算马某这一趟白来了,来日大王如果兵败,我们大楚还是欢迎大王去我们哪避难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