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62.第262章 想要收获,就得付出

    莫洛是越人,更是越人之中屈指可数的高手,在越国,除了廖廖几人之外,其它余子皆不在他的眼中,对于刘老太爷,他原本以为自己是很了解的。至少在武道之上是如此。这不过是一个勉强跨入九级的家伙,到死都不会再有进步,原本以为那一箭,出其不意,就算不能让刘老太爷毙命,也能让他重伤,但事实大大出乎莫洛的意料之外。

    刘老太爷不是他所料想的那样勉强跨入九级,尽然到了九级中段。到了他们这个级别,每进一个层次,所获得的力量,便是以倍数来计算,而不是以常识来衡量了。这也是当年邓朴与束辉两人在落英山脉之中联手对付左立行之时,哪怕左立行重伤之余,也让二人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现在一个九级中段,三个八级巅峰,莫洛就算得手,杀了刘老太爷,只怕自己所付出的代价也将极为沉重。

    莫洛不愿罢手,骨子里还是因为他终是一个心高气傲的武者,当自己的同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为自己创造出机会之时,自己却失手了,这让他十分难以接受。

    他要再试一试,哪怕他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沙阳郡没有了刘老太爷,便会垮,但现在的顺天军,还有吴昕可以掌控大局,就算自己重伤,余下的时间也足够让自己将伤养好。

    他想试一试,但吴昕却不愿意他试了,在吴昕看来,今天这生意已经赔本了,那就要立刻止损,而不是让这损失继续扩大。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对于其它的军队,或者是可以接受的,但对于他们,却是无法接受的,因为他们损失的将是首领。

    如果莫洛今日重伤而归,就算杀了刘老太爷,对于顺天军的打击,也将是无比巨大的。沙阳郡现在人心极,而顺天军却并非如此。一旦莫洛重伤,这支数十万人的军队,很有可能面临着分崩离析的状况。

    包不凡,李寒,鲍华,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没有了莫洛的威望,吴昕可不认为自己能镇住他们。

    收兵的锣声响了起来,一响就没有停止,不停的敲击着,声音越来越大。

    攻城的顺天军潮水般的向后退去,城门楼子上,莫洛的脸色也变幻不定,吴昕的意思很明显,今日收兵,他日再图。

    瞪视着面前的四人,莫洛突然露齿一笑,“你运气不错,不过从今天起,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自己哦,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会再进城一趟。还有你们几个,在城上巡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在意,我这个人啊,好动,喜欢有事没事的便射上几箭,呵呵!”

    对面四人,除了刘老太爷,其它三人都变了颜色,莫洛是九级巅峰高手,更可怖的是,他修练的是远程的攻击,穿云弓,穿云箭,名震天下,被他瞄上的人,可谓是随时随地都处在死亡的阴影之下。

    刘老太爷哈哈一笑,“穿云弓名震天下,只可惜穿云箭却炼制不易,莫先生穷半生之力,也不过真正练成了七支,先生想要用这箭来暗算我们,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倒也的确没有抵抗之力,可先生这箭却是射一支少一支了,总不成您还能将射出去的箭再收回去吧,我们死一人,便毁先生一支箭,这生意倒也并不亏。如果您换上其它的普通箭矢吧,也只能是白白耗费力气,不但无功,反而有损先生威望,不知我说得可对?”

    莫洛面色一变,正待反辱相讥,刘老太爷却又开口了。

    “莫先生,比武较技,江湖威望,在大越,除了令师,无人与你相比,但说到领兵征战天下,攻城略地,先生或者连我这个老头子也不如,先生,奉劝你一句,早些遣散了你的这些乌合之众吧,这不是你所擅长的。”

    莫洛怒极而笑,“好,好,想不到你一张嘴倒也是伶俐,那我们便来看看,你这沙阳城究竟能坚持多久?等我进城之时,再来看看你的脸色,瞧你怎么说?”

    “先生要进城,无人能挡,但先生的军队要进城,却是想也别想。除非莫先生能以一己之力,将我全城将士屠戮殆尽。”刘老太爷冷哼道。

    莫洛冷笑,一脚点地,人已是冲天炮仗一般急速飞起,在空中,一连几个转折,人已是到了城墙之外,如同脚下有着无形的阶梯,他一步一步地缓缓向下走去。

    本来已经残破不堪的城门楼子发出吱吱呀呀难听的叫声,在莫洛人掠出城墙之外的时候,轰然倒下,变成了一地瓦砾,四个人有些狼狈地从满天烟尘之中走了出来。

    “岂有此理!”陈家洛大怒。

    刘老太爷却是颜色不变,“兴文,转头给权云说,派人来将这城门楼子重修一遍,要修得更结实一些。”

    “是,父亲!”刘兴文点头道。

    “告诉城上坐镇的高手,要当心莫洛的冷箭,此人可没有什么底线,说得出,便做得当,即便不用穿云箭,他的攻击亦然不是一般人能挡住的。我们沙阳郡城高手不多,可别真让他一个一个的暗算了。”

    “知道了!”陈家洛想起先前莫洛射向刘老太爷的那一箭,心中暗凛,这要是自己,只怕就翘了辫子了。也亏得莫洛潜入城中,不好带他那标志性的穿云弓,穿云箭,否则今日只怕刘老太爷也不会太好过。

    “刘保,我们回去吧!”刘老太爷提起拐棍,稳步向着城下走去。

    走回到刘家大院,刘老太爷的脸色已是变了,身形也晃了几晃,嘘得刘保赶紧一步窜过去,扶住了刘老太爷。

    “老爷!”

    “进去再说!”刘老太爷低声道。

    回到密室,刘老太爷的脸色已是一片嫣红,一张嘴,已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跌坐在地上,半晌做声不得。

    “老爷!”刘保紧张地看着刘老太爷。

    “外力相助,终归只能是昙花一现,嘿嘿,莫洛要是再来一次,我可是真接不住他一箭了。”刘老太爷笑道:“不过看起他也被我嘘住了,哈哈,这样的事情,可一而不可再,想来他也不会再出现在沙阳郡城之中了。”

    “老爷您没有事吧?”

    “怎会没事?现在已经重新跌回了原来的境界。”刘老太爷竖起了一根手指,“可影响还会继续,再和莫洛这样的人打上一架,如果不死,只怕便会连掉数阶,就算就此收手,不再与人动手,境界仍然会缓缓下跌。好在老头已经七十好几了,想来在死前,倒也不至于跌到一无所有,哈哈哈!”

    听到刘老太爷还有心情开玩笑,刘保哭笑不得。

    “老爷,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啊?”

    “你去一趟太平城,去见见那个人,如果我猜得不错,这位肯定是不会爽爽快快来沙阳郡城的,他一定想等到我们沙阳郡城快要山穷水尽的时候,才会以最让人感激的方式出现。”

    “他也想吞我们沙阳郡?”刘保又惊又怒。

    “这有什么稀奇?沙阳郡这么多年来,在我们刘氏的努力之下,一直便是大越最富有的郡治,但凡有点实力的人,谁不想一口将其吞下?”

    “那我们还与其合作?”刘保恨恨地道:“我们在这里辛辛苦苦,到头来为他作嫁衣裳?”

    “还是不一样的。”刘老太爷淡淡地道:“两害相权取其轻,从兴文这件事情可以看出来,太平军是可以合作的对象,而且他们做事,有章有法,有规有纪,这是我最欣赏的,与有规纪有秩序的人合作,你才会有机会,而像莫洛他们,破坏一切,毁掉一切,自以为破而后立,岂知破坏容易,重建又谈何容易?我很欣赏太平城的作法,所以,我宁愿与他们合作。因为即便最后他们掌控了一切,陈家仍然有机会可以掌控沙阳郡,至少,也可以成为一个合作者。”

    “明白了。”

    “你去找他们,告诉他们我的现状,就说,二个月内,他不来,我可就差不多要死了,沙阳郡也就坚持不下去了。”

    “老爷!”刘保有些不满地看着刘老太爷。

    “这有什么不可说的,如果再与莫洛干上几仗,我不死还能怎的?”刘老太爷神色很淡然。“你告诉他们,想要吃到香甜可口的果子,不先浇水施肥,不帮着树将那些讨厌虫子捉走,不把想偷吃果子的野鸟赶走,那怎么可能呢?做什么,都得先付出啊,不然以后吃到多半就是一个烂果子了,只会酸涩,美味不再了。”

    “是,我一定会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来支援我们。”刘保重重地点头,“以他们的战斗力,如果到了沙阳郡城之外,至少可以牵制莫洛一半的精锐力量。”

    “带上陆丰吧,他是丰县本地人,熟门熟路,在当地眼线也多,顺便打听一下别的情况,对于这支太平军,我们了解得还是太少了。”

    “等老爷伤势稍好,我便出发。”

    “不,马上就走。”刘老太爷挥挥手,“一时之间,我还是死不了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