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51.第251章 束辉的夙愿

    丰县和登县的交界线上,有着一处著名的景点,登仙湖。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曾有两名得道之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白日飞升,御空而去,登仙湖因此而得名。以前,来这里游玩的人可谓络驿不绝,有想来探探仙人飞升的奥迷的,也有的是想来沾沾仙气儿的,更多的,纯粹就是来凑热闹的,但却造就了这个群山环绕之间的小湖泊的繁荣。不过自战争暴发之后,这里便一下子衰败下来,仙人的事情再吸引人,总没有自家性命要紧,这里现在可是两国交界处,兵痞,土匪横行的地界,来了,说不定就走不了了。

    不过今天,沉寂很久的登仙湖又热闹了起来,本来落满灰尘,到处都是枯枝败叶的观景厅也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人也一下子多了起来。

    不过这些人可并不是一般的游客,而是一个又一个的军人。手持武器,面色肃然的士兵们,沿着湖泊堤岸隔着几十米便有一个。

    “好地方啊!”束辉双手背负在身后,看着这个群山环绕的小湖,春日和熙的阳光暖暖地照着湖水,湖面之上氤氲着一片淡淡的雾气,平添几分神秘色彩,四周青山在湖面之上,清晰地倒映出全貌,不闻人声,只余空谷鸟鸣。“今天不该带着这些士兵来,端地煞了风景。”

    “大人身份尊贵,这里现在又是是非之地,末将可不敢冒险。”梁达恭敬地答道。

    束辉呵呵一笑,以他的身后,又岂会需要这些普通士兵的保护?真有什么危险,这些人只会成为自己的负担,当然了,这是梁达表示忠心,热情的一种手段,身为官面上的人物,纵然知道这只是一个场面,却也要装作高高兴兴的收下来。

    “登仙湖,现在我有些确定,或者多年以前,当真有这样的人物在这里飞升而去,如此胜景,在长安城内,又岂得见到啊?”束辉伸开双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大人如果喜欢,回头末将便在这里替大人建一座别院,大人闲遐之时,便可来自小住几日。”梁达自告奋勇地道。

    束辉大笑起来,“建一坐别院?梁将军,看来你兜里钱不少嘛!”一句话便说得梁达冷汗满面,但接下来束辉却又转了话头,“这等自然美景,如果添些人为建筑进来,不免便坏了风水,污了眼界,其实在我看来,这个观景亭也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回头我便拍拆了他!”梁达立即道。

    “别别别,梁将军,我只是有感而发,看这亭子,也有年头了,只怕如今也成了这美景的一部分,既然已经建了,就没有必要再毁了。”束辉摆手道:“梁将军,我听说你一直想转成野战军,自驻守登县以来,可是送了不少银钱上去吧?效果如何?”

    梁达完全被搞蒙了,束辉东一句,西一句,上一句还在感慨这风景名胜,下一句便直敲自己的要害,自己的确想转成野战军,从郡兵升到野战军,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只要升上去,不管是装备,人员数量,还是自己的职权,都将有大幅度的跃升,像这一次到登县来支援的唐强,职位比自己低了两级,但在自己面前,完全就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满满都是瞧不起自己的模样,自己还没话好说,这便是差距。

    以前没什么办法,但现在自己驻扎登县,这里可是与越国交界,感觉机会来了的梁达,可是打点了不少银钱,可是一直没有什么消息,直到上一次沙阳的刘老太爷送来了十万两银子,自己咬咬牙,拿了一半孝敬了兵部的大员,这才算是有了一点眉目,可这事儿是极其秘密的事情,却怎么让眼前这位知道了。

    看着汗如雨下的梁达,束辉淡淡一笑,“本官恩师一直负责阴影,自从上一次与卫庄携手而去之后,这阴影便交给本官打理,有些事情,我即便不想知道,也会送到我的案头上来。”

    “末将,末将知罪!”梁达双膝一软,便要跪下,行贿这事儿,上头不想查你,你便啥事儿没有,上头若想查你,哪怕你只送个针头线脑,那也能上升到政治的高度。

    束辉伸手一挥,一股柔和的劲道将梁达直托起来,让他想跪也跪不下去,心中不禁剧震,束辉是亲王的亲传弟子,身份高贵,但梁达身为八级巅峰武道高手,被这一拂,竟然感觉无可抗拒,这才明白,眼前这位可不是仅仗着亲王的威势。

    “五万两银子,不是小数目,看来你在登县,收获颇丰。”束辉不理会梁达已是摇摇欲坠,自顾自地道:“不过你找错人了,你送钱的那位,只怕早将这事儿忘了。”

    “我……我……”梁达结结巴巴半晌,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束辉看着对方,突然一笑道:“你为什么不求我呢?也许我一句话,便能让你达成心愿。”

    梁达再也绷不住了,卟嗵一声又往下跪去,这一次,束辉却没有阻拦,转头看着对方,缓缓地坐了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梁达。

    “末将,末将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他颤声道。

    束辉点了点头,转头看着平静的如同镜面一样的湖面,“我是一个孤儿,自幼便被师父领养,从来不知父母是谁,在这世上,孤苦零丁一个人,以前有师父罩着,倒也横行无忌,可现在师父与卫庄联袂闭了死关,不知何时才能出来,又或者永远也不能出来了。到了此刻,我才感觉到人心叵测,世事难料啊!师父他老人家平生只有两件事,一是大齐一统天下,二是武道修为更上层楼,眼下大齐马上就要威凌天下,他便醉心于武道之事了,这一次借势抓了卫庄的苦力,两人一齐去参祥李清大帝当年留下的东西,不成功,出不来了,成功了,更不会出来了,我最大的靠山可就没了。”

    “大齐,世家林立,有很多都是从大唐时代就传不来的豪门,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那怕我现在位高权重,深受皇帝信任,却也无法进入那个圈子,知道为什么吗?底蕴!那些人瞧不起我啊!当我是一个暴发户。的确,像我这样的人,执掌的又是阴影这样的机构,我可不是师父亲王殿下,说不定有一天,便会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天地之间。嘿嘿,我可不甘心,豪门世家,也不是天生就有的,上溯个几百年,现在大齐的豪门世家,又还能剩下几个?为什么我不能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呢?”

    跪在地上的梁达听得冷汗漱漱直流。

    “梁达,你可想清楚了,真要跟着我,那从此以后,可就与我同呼吸,共命运了,我兴,你旺,我败,你死!”束辉冷冷地看着梁达。

    梁达低着头,这瞬息之间,身前的青石板地面上,已经滴满了汗渍,挣扎片刻,猛地抬头:“大人,富贵险中求,梁达也是寒门出身,挣扎着到了郡兵统领这个位子上,无论是勤于政事也好,还是行贿求人也好,都再也没有人理会我,难得大人给我这个机会,我当然会牢牢地握住。”梁达道:“愿与大人同呼吸,共命运。”

    束辉哈哈一笑,“这话实在,比什么愿效犬马之劳好听多了,我也听不得这些虚头八脑的话,梁达,豪门底蕴一是财,二是权。我执掌阴影,地位敏感,虽得信任,可也不得不放弃很多东西,既然你愿与我一齐走上这条路,我自然会给你创造许多便利,首先,便是让你升格为野战军,这一次,丰县之事便是一个契机。”

    “多谢大人。”梁达大喜,自己苦求而不得的东西,在束辉的嘴里,也不过是一句话而已,想来前一次五万两银子当真是喂了狗了。

    “你起来吧!”伸手扶起梁达,束辉笑道:“登县是个好地方啊,越国更是一个好地方,你驻扎在此,大有可为。”

    “全仗大人扶持。”梁达连声道。

    “错,我只能扶你上马,但如何走后面的路,却只能看你自己了。我可以将你升格为野战军,却无法为你弄来正规的野战军,唯一能做的,便是唐强的这支部队,我会给你留下来。”

    “唐强也要留下来么?”梁达一惊。

    束辉摇摇头,“此人当然不能留下来,他留下来,你可就要成一个空架子了。此人背景可不简单,他啊,也是上面有人派来,本来想在这一次的沙阳郡事件之中捞取一些战功的,可现在这么一来,却是一无所获了,倒是便宜你了。”

    “末将接下来该怎么做呢?”梁达小心翼翼地问道,从束辉的嘴里,他能听出,束辉的意思便是财,看中的便是自己现在驻扎的这个地方,能方便的从越国攫取财富。

    “具体的,我们要看看这一次与对方的谈判如何?”束辉皱着眉头,“或者,我们双方是可以合作的。”

    “与一帮土匪合作?”梁达惊问道。

    “不要将他们看成是一帮土匪。”束辉摇头道:“你瞧瞧对方的作派,哪里像是一帮土匪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