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49.第249章 螳螂捕蝉

    秦风不紧不慢地追慑着包不凡,虽然交手只有堪堪数招,但秦风却已经摸清了对方的底细,一个八级巅峰的好手,如果当真与自己拼起命来,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自己要做的并不是取对方大将的性命,而是将他的这支部队彻底打垮。

    两人绕着黄梁岗一追一逃,风一般的一次一次的掠过战场,每过一次,包不凡的心里都要滴一次血,他看到,他的主力部队,正被对方砍瓜切菜一般地分割成了大小不一的方块,对方正在有条不紊地慢慢地收拾他们。

    双方在战斗层次之上,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之上。当包不凡第三次掠过正面战场之时,他终于决定,跑路吧,已经没有必要了,他的军队完全被打散了,根本没有聚集起来的希望,而不能聚集起大部队,那自己与身后这个九级高手决斗,便没有丝毫取胜的希望。

    顺天王莫洛也好,还是自己也罢,都将丰县这块肥肉看得太轻松了,肥肉倒的确不错,但奈何这块肥肉已经被一条恶狗占据了。

    这一次,包不凡没有在绕着圈子跑,他径直投身到了黑暗之中,头也不回地向着远方逃去,眼前这样的敌人,也只有在未来交给顺天王自己来亲手解决了。

    陆一帆也没有逃远,他趴在一处深深的灌木丛中,瞪大眼睛看着包不凡被秦风赶得狼奔鼠窜,当他看到第四圈包不凡远遁而去的时候,他亦伏在地上,也不起身,就这样如同一条蛇一般,向后蠕动着退去,退到了安全的距离,一跃而起,向着包不凡逃离的方向紧紧地追了过去。

    天色大亮的时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数万气势汹汹扑向丰县的顺天军土崩瓦解,到处都能看到他们奔逃的身影,而更多的,则是双手抱头,老老实实的蹲在地上,等待着胜利者的处分。

    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在不久之前,还是一些普普通通的老百姓。

    绳子将他们一串串地捆了起来,太平军上上下下可都知道,他们的大头领对于人丁的渴望,随着春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先前抵达太平城的百姓,都选择了在太平城周边的山谷,坡地之上去开垦荒地,以他们逃难之前的区域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或大或小的村子。对于他们来说,在太平城继续工作,固然可以每日拿到不菲的工钱,但终究是心里没有多少安全感,如果能有自己的一块土地,能有自己的一幢房屋,哪怕每天的收入少一些,也能给他们带来安全感。

    对于这些人的要求,秦风却是有求必应,没有本钱?不要紧,太平城给里贷款,息钱低得令人发指,没有农具,不要紧,太平城给你弄来,没有种子,没关系,太平城给你送到家。

    百姓们欢天喜地,感恩戴德的下了太平城,却周围寻觅他们自己新的家园,太平城的城主发了话,在方圆五十里范围之内,他们的一切都受到太平城的保护,本着谁先发现便是谁的的原则,大家各显神通,寻找自己的世外桃源。

    老百姓高兴了,葛庆生却很不高兴了,因为如此一来,太平城的建设工作可就严重滞后了,人手的大量减少,使得太平城的开荒,建城,道路,房屋等大部分工作都处于半停顿状态,只余下去年冬天骚乱时那些参与了骚乱的家伙因为受到处罚还在卖力的工作着。

    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

    小猫看着黑压压的被俘虏的人群,笑得如同一朵花儿一般。

    “老大,这下好了,葛庆生一定欢喜得要跳起来,那些停顿下来的工作,马上就可以重新恢复起来了,不,应当会更快,瞧瞧这些家伙,大部分都是青壮,人数比以往更多。”小猫笑吟吟地道,对于他来说,昨夜这一场仗太轻松了,轻松得简直就像是在演习一般,敌人的羸弱让他觉得完全胜之不武,这哪里是军队?完全就是一支难民队伍好吧?

    “这么多人,管理上是不是有些问题?”邹明有些担心地看着秦风,“这些俘虏,怕不有三万人吧?这可比我们太平城的人要多得多了,到时候要真是闹将起来,可就麻烦大了。”

    野狗冷哼,手指在铁刀之上叩着,当当响声不绝于耳:“敢造反,那就送他们去阎王老儿哪里!杀他一批,其这人自然就老实了。”

    秦风摇摇头:“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莫洛裹协的普通老百姓而已,骨子里并不真正都是坏人,只不过是随波逐波罢了。到时候作好甄别,找出你们的头头脑脑以及真正的反贼,其它的人并不难对付。野狗,这个事儿,交给你来做。”

    野狗兴奋地弹了一个响指:“老大,这里头,肯定有真正的反贼想混水摸鱼啊,找出他们怎么办?”

    “杀了!”秦风冷酷地道:“这些人永远不会安心地工作,对于他们来说,抢劫是更轻松的活计,我们太平城需要的是踏踏实实的百姓,不需要这样的家伙。”

    “明白了。”

    “小猫,野狗甄别之后,你从那些老实可靠的人中挑一千人出来,在丰县对他们开展训练,将他们吸纳入伍。将你的丰县县兵扩充到两千人。”秦风转头看着小猫。

    “是,老大。等我将这批人训练出来,面对登县的梁达的齐军,我可就有了底气。”小猫笑道。

    “梁达根本不足惧也。”秦风呵呵一笑,“相信他在知道了这一战的消息之后,绝对不敢再来找我们的麻烦。”

    “老大,我这儿是不是也挑一批人出来?”野狗笑嘻嘻的凑了过来。“我这儿也缺人呢?”

    “你的狗脾气我还不知道,甄别的时候,你一定会玩些小花样,将你看中的人截下来的。”秦风伸手敲了敲野狗的脑袋,“别太过份,不然小猫不找你麻烦,我可不管。”

    小猫嘿嘿狞笑着看着野狗,“他要是敢藏私,我不收拾得他满地乱爬就不姓章!”

    野狗冲着他竖起了一根中指。

    登县与丰县的交界处,一簇簇崭新的大帐如同天上的白云一般,扎根在刚刚长出嫩嫩青草的地面之上,这是梁达率领的齐军。

    莫洛麾下四大金刚之一的包不凡率数万人袭击丰县的消息,自然是瞒不过他们的,这于齐人来说,也是一个机会。如果包不凡占了丰县,那丰县可就不再是越人的领土,他们率兵打过去,那便无碍于双方的盟约,自然,吃到嘴里的肉想要他们再吐出来,自然也是不可能的。

    同秦风一样,梁达也没有将莫洛的这种军队放在眼里,只是数量之上有些庞大罢了,可齐人既然有了这样的机会,有怎么会眼睁睁地放过呢,在包不凡向丰县进军的过程之中,另一支齐人援军便也抵达了登县。虽然只有两千余人,但却是实打实的齐国野战军。

    双方合兵一处,兵力超过了五千人,与包不凡对比起来,虽然还是十比一的比例,但齐人觉得,已经可以稳操胜卷了。

    最好是让莫洛将沙阳郡也一股脑儿地拿下,这样他们趁势进军,便可将沙阳郡笑纳了,到时候越人抗议起来,双方也只能是互相扯皮,扯得几年,沙阳郡早被齐人消化了。

    他们在等着。

    阳光明媚,春风和熙,束辉半躺在一块毡毯之上,手里挚着一杯美酒,慢慢地啜饮着,在他的身边,梁达和另一个齐将,这一次来援的野战军将领唐强两人,左右相陪。

    束辉是这一次行动的主持者。

    在这两人的面前,束辉是不折不扣的大人物,如果能攀上这位,那基本上便是前程似锦了。

    “算着日子,包不凡也应该到了,你们做好了作战的准备了吗?”束辉看着身边的两员战将,笑问道。

    “早就准备好了,就等大人一声令下。”梁达笑道。

    “不急不急,却等着这些乌合之众将丰县县城占了再说。免得到时候越人又来罗嗦说咱们违备了协议,咱们可是从莫洛的顺天军手中抢得的丰县。”束辉笑道。

    “大人说得是,等咱们占了丰县,那莫洛说不定也已经夺了沙阳郡城,到时候咱们再向前大踏步进军,将沙阳也一并纳入囊中,将那莫洛往正阳郡逼去。”唐强微笑道。

    “这个自然。”束辉转动着酒杯,“从我们得到的情报来看,如果让莫洛占了沙阳郡,他下一步肯定会向我们的统治区域发动进攻,这对我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要知道,我们新占的这越国方园五百里土地,到现在为止,也不太平呢!起义此起彼伏,就没一个消停的时候。”

    听到束辉这么一说,梁达不由得低下了头。

    “我们有些官员啊,太急功近利了!”束辉长叹一声,“新占土地,本来应以安抚为主,可我们却迫不及待地想从他们身上榨油,结果就是到处都在反抗,这怎么成呢?这让我们不得不调出大量的兵力来应对这些事情,本来这些兵力是可以用到更需要他们的地方去的。”

    “大人,主要是上头对钱粮上面摧得太急,我们这些地方官员,也是,也是没办法啊!”梁达低声解释道。

    束辉注视着梁达半晌,突然呵呵一笑,“梁将军,我没有说你,这是占领区整个的问题,可惜,在这上面,我说的话没人听啊!有些人仗着自己有些战功在身,傲得不得了,嘿嘿,终归总要出事了,才会知道我的金玉良言。”

    梁达与唐强同时低下了头,束辉说得这个话题,涉及到上层之争,他们还是少插嘴为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