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48.第248章 精锐与草包的区别

    敌人的反应迟钝让小猫有些错愕,原本他以为他只会有一次集体射击的机会,但他当射出第一轮羽箭,对方的中后部响起惨响跌倒之声时,前方本应加速冲击的他们,居然莫名的停了下来,大部分人竟然回头去看身后的情况,这在战场之上,完全是属于找死的行为。

    小猫打过无数次仗,这样的场面他不知碰到过多少次,而他们面对的可不是这样百多支弓箭的袭击,而是铺天盖地,根本就看不到天空的箭云。这个时候,作为冲锋箭头的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冲,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前冲击。冲击到羽箭的射击死角之中,才有可能尽量地减少自己的伤亡。

    原因很简单,当第一轮射击将他们的中后部射出一片空白之后,第二轮,就将要覆盖他们这种箭头部队了。

    冲上去,与敌人胶着起来,这便是以往战斗之中敢死营的任务――破阵。杀透敌人的前列阵地,冲进对方的中军,搅乱对方的弓箭部队,迫使他们后撤,为后续大部队赢得时间。

    小猫原本这种最基本的战争常识对方还是懂得的,所以他一切按照着以前的习惯再做准备,但他居然发现,第一轮箭雨过后,对方的冲锋队伍居然停了下来。

    “第二轮,斜抛,目标,中后部!”身为大将的他,只是些许的错愕,便立即敏锐地抓住了这难得的战机,当机立断地下达命令,继续向对方后面大部射击。

    他只带着五百人,兼职弓箭手的更是只有一百来人,而且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以前敢死营的老兵,一个合格的弓箭手,可不是轻易便能训练出来的。但让小猫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百余名弓箭手居然给对手造成了如此大的伤亡。

    陆一帆发毛了,这还没有与对手接触呢,就倒了一大片。

    “冲,冲上去,不想死的就冲上去!”他呼喝着,这一次,他难得的冲到了对手的前面,大声的咒骂着他的士兵。

    前方的顺天军士在终于回过神来了,挺起刀枪,呼喝着加快了速向,向前方猛冲,但也就在这时,第三轮箭雨笼罩了他们。

    冲在前头的除了一些个人武功高明一些的人之外,几乎全都栽倒在地上。

    “出击!”小猫铁刀高举,冷声高呼。

    早已挺着长枪,等得心痒难耐的邹明一声咆哮,打头便冲了上去。

    “陆一帆,纳命来!”他狂吼道。

    陆一帆看见了邹明,邹明自然也看见了这家伙,心中不由感叹,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自己怎么在哪儿都能看到这个家伙。

    陆一帆看到凶神恶煞的邹明,看到他那抖起的硕大的枪花之中的缕缕枪影,先前鼓起的勇气,顷刻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看看自己的四周,廖廖站着数十个人,在看看自己的身后,后续部队还隔着十数步远,而邹明却是已经到了眼前。

    竭尽全力,他向着那硕大的枪花挥出一刀,当的一声响,陆一帆的身子高高飞起,在空中一路筋斗便落到了黑暗之中,落地之后,这家伙竟然是头也不回,拖着刀,转身便跑,当然,他不是跑向岗上,而是向着更远的,那片一眼望不到边的黑夜之中奔去。

    “又跑了?”邹明不由错愕。刚刚这一枪,他自然明白,根本不可能将陆一帆怎么样,他还有许多后着没有使出来呢,对方居然又是金蝉脱壳,借力而遁了。

    主将交手一合便落荒而逃,剩下的顺天军士兵立刻便慌了,对面,一队队士兵高举着大刀,在整齐的号子声中,一排排的向着他们涌来,如山的杀气扑面而来,阵阵压力,立时便让这些先前冲下山岗是还信心满满的顺天军士兵们崩溃了。

    转身,跑路。

    丢掉手中的长枪,抛掉手里的大刀,脱离自己刚刚的队伍,与那些四散奔逃的青壮一起,隐入黑暗之中。

    黄梁岗上,包不凡气歪了鼻子,一千余训练精良的士兵,这就没了?转头看向北岗,另外一支下山的部队,在袭击者的面前,并没有比陆一帆撑更长的时间,也稀里哗啦的完蛋了。一南一北两支队伍,一齐向着东面前进,刚刚还能整齐看到的敌方队伍,在此时,便又如同海中的章鱼一般,一队队的士兵从本阵之中延伸出来,延途毫不留情地驱散着青壮,烧毁着帐医,窝棚,将那些百姓赶得鸡飞狗跳。

    “全员集中,下山与敌决战!”包不凡这个时候总算是明白了,这支来袭的敌人,才真得算得上是训练精良,他看了很久,看见来袭者一支支的队伍撒出去,看似散乱无章,但只需要一声声尖锐的哨声,这些撒出去的队伍却几乎在同一时间便能撤回来,重新聚集成一个大阵。对方弓箭射击这时,虽然数量并不多,但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发射,发射时的力道也相差无几,尽量地保持着羽箭飞行的距离一致,从而保证最大的杀伤力。而现在,他看到两支南北方向上的敌人,正在向着东面聚集,敌人的意图很明显了,那就是先驱散那些青壮,然后再与自己决战。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包不凡还是猜测出了对方的意图。他还有三千精锐,集中起来与敌人正面对峙,只要能杀个难解难分,到时候自己带来的那些青壮,就能发挥大的作用了。有时候,一根稻草也能压跨一只骆驼,何况自己带来的还有数万青壮呢。别看现在他们被撵得跟兔子一样,但只要自己顶住了对手的进攻,甚至稍占上风,这些人必然又会冒出来,以前包不凡不可见识过这些人的本领了,每到这样的时候,他们比自己还要凶狠,下起手来,可是真正的毫不容情。

    黑暗之中,看到包不凡的大旗向着山下移动,一队队的顺天军呐喊着冲下山来,秦风笑了起来。包不凡如果三千人守在岗上不动还真是有些麻烦,但既然已经被勾下山来,那可就不用想着回去了。

    “于超!”他叫道。

    “将军。”于超冒了出来。

    “带五十个人,摸上山去,这些所谓的顺天军带的粮草辎重武器装备虽然不多,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将他们的看守干翻,守住这些东西。”

    “明白了将军!”于超点点头,一转身,带着他的几十个手下,幽灵一般的消失在黑夜之中。

    “其余人等,与章将军汇合之后,一体听从章将军指挥。”秦风站了起来,说完这句话,身形微微晃动,已是如一缕风一般,消失在原地。

    与他一起埋伏在黑暗之中的一千士兵站直了身子,南北两个方向上,小猫与野狗正在如飞一般地杀过来。

    包不凡的本意是想抢在两支袭击者汇合一起,卡在两支部队之间,不让他们形成合力,但让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在东岗之下,居然还埋伏着一支数量更多的敌人,看到无数的火把陡然亮起,一列列整齐的队形出现在他的眼眸中,他顿时大惊失色。

    自己这样一头冲下去,迎接他的将是敌人无情的屠杀。看着漫山遍野向下冲击的自己的军队,第一反应便是立即停止冲击,返回岗上固守。

    但一支正由上向下疯狂冲击的军队,又岂是说停就能停下来的,他们可不是秦风这那支训练有素,有着数百名百战老兵撑起来的军队。

    命令的话语还在喉咙里打转,全身的汗毛却陡然间便竖了起来,这一瞬间,全身的血液几乎都要冻住了,巨大威胁感让包不凡放弃了其它一切想法,大喝声中,一枪便向着身侧扎去。

    一声长笑,一个人影陡然出现在哪里,“还算不错。”

    冷冷的声音几乎在包不凡的耳边响起,他算得很准,刚刚那一枪扎出的时候还是空无一人的地方,在枪尖抵达哪里的时候,一个人影便出现在哪里。

    嚓的一声轻响,声音不大,却又无数的火星溅起,包不凡手腕剧震,长枪在自己手中如同蛇一般扭动起来,这条跟随了自己多年的长枪,这一刻,几乎便要脱手飞去。

    大喝一声,手臂发力,生生地握住枪杆,掌心里阵阵发热,包不凡知道,这是掌心的皮肉被高速旋转着的枪杆给撕去了。

    “吃我一刀!”声音不大,却一个字一个字地如同在他心里敲响。眼前黑影闪动,如山的压力扑面而来,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在他的眼中,对方的刀此刻正如同大山一般,无可阻挡地向他劈来。

    横举枪杆,竭力一挡,当的一声,长枪顿时弯了,从枪杆这上转来的对方的内息,如同钢针一般,向着自己体内钻来。

    “九级高手!”包不凡痛苦地叫了起来,这个时候,他在与一个九级高手单打独斗,结果不用想也知道。而他的数千部下,此刻还正兴奋的,战意高昂地向着山下冲击,没有人能帮他。

    他知道完了。

    不再犹豫,包不凡转身便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