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47.第247章 给我冲

    包不凡将自己的中军大帐放在了黄梁岗的最高处,站在他的中军大帐之前,对整个黄梁岗上岗下的所有情景一览无余,五千精锐随他驻扎高处,而数万青壮百姓则分布于岗下,看着那无数的篝火,一座座的窝棚,帐蓬,一股满足感便油然而生。

    数万人嘞,这可比一个下等县的所有人口加起来还要多了。

    进入丰县已经是第三天了,让包不凡有些恼火的是,他没有捞到一粒粮,也没有碰到一个人,该死的丰县人全都闻风而逃了。要么是躲进了山里,要么是逃进了县城,这些该死的不知好歹的泥腿子,混帐,难道不知道顺天王是为了让你们过上好日吗?跟了顺天王,只消献上你所有的财产,从此以后便不愁吃喝,不怕有人欺负,跟着顺天王一齐去走南闯北,打下一个偌大的江山。

    包不凡在心中决定,等拿下丰县之后,一定要将这些不知好歹的丰县人,好好地整顿一番,至少也要将他们都编到苦力营中去下下苦力再说。

    “陆一凡,陆一凡!”他大声喊叫着,看着陆一凡笑嘻嘻的从另一边的帐蓬里钻了出来。

    “将军有何吩咐?”

    “来,陪我喝酒,顺便给我讲讲丰县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包不凡呵呵的笑着,“明天午时,我们就可以抵达丰县了,那可是一天气血最旺盛的时候,进城之后,自然得找一个地方好好的去去火你说是不是?”

    陆一凡顿时眉飞色舞起来,“将军要找这样的地方,我自是一清二楚。”

    “走走走,去我帐里,边喝边说,看看有什么妙处,与我以前去过的那些楼子有什么不同?”包不凡大笑着一攀陆一帆的肩膀,两人走到了帐内。

    月过中宵,小猫有些不敢置信的从草从之中站了起来,距离他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就是顺天军大营最边缘的帐蓬,可是他没有发现对方有任何的警戒安排,别说暗哨,连明岗都没有。三五个帐蓬之间,燃着一堆篝火,站在他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不少人就这样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或者卧在没有门的窝棚内,没见着什么像样的武器,看到的最多的倒是棍棒,丫叉,锄头等物。

    这哪里是军队?小猫嘶嘶的倒抽着凉气,一只手伸到后面,做了几个手势,一阵沙沙的声音响动,他带着的五百人,慢慢地摸了上来。

    “记住了,呆会儿冲进去之后,尽量地减少杀伤,而以驱赶为主,不停地放火,制造混乱,这些人根本算不上军人,只是一些混饭吃的农民而已,驱散他们都可以了,我们的目标,是岗上的那些家伙。”小猫低声对身边的邹明道。

    “明白。”

    “不要冲得太远,要时刻保持各队之间的联系,这里一乱起来,岗上的敌人精锐必然会来援,我们要干得是他们,到时候一定要保持队形的完整,论人数,我们可不是他们的对手。”小猫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邹明这样的家伙,****出身,一旦杀出火气来,收不住手,到时候回不来可就惨了。

    “让得,小猫将军放心,邹明现在可不是以前的的菜鸟了,好歹也听秦将军上过很多军事常识课了。”邹明晃了晃手里的铁枪,笑道。

    “那就好,我左你右,开始吧!”小猫从背上抽出了大刀。

    喊杀声,在顺天军的香甜的睡梦之中开始,两支军队一左一右从岗南杀进了密密麻麻的窝棚区域之中,一座座窝棚被点燃,顷刻间燃成一支明亮的火矩,一个个惊慌失措的顺天军士兵从帐蓬里,窝棚里窜出来,有的身上已经着了火,惨叫着在地上打着滚。

    南岗之下,乱成一团。

    对于遭到这样的袭击,顺天军的这些人完全没有任何的经验,从长阳郡开始,他们席卷全郡,四处奔袭,从来没有遇到过像样的低抗,像这样的夜袭,于他们而言,完全便是大姑娘上轿,第一次。

    没有人有经验如何去应对这样的突发事件,人的本能在这个时刻,发挥也了巨大的作用,这些不久之前还是温顺农民的顺天军士兵们,带着自己不多的一点家当,撒丫子便跑,那里没有喊杀声便往哪里跑。

    南岗之上约有一万多民夫青壮,在小猫与邹明两人展开突袭之后不到一柱香功夫,便完全炸了营,四散奔逃。偶尔有几个血气旺盛的好斗之徒提着武器迎上夜袭者,立刻便在对方凌厉的攻击之下,伏尸当场,倒下的尸体,飞溅的鲜血,更加激化了奔逃的过程。

    包不凡和陆一帆两人从大帐里飞窜出来,站在他们这个位置,可以清晰地看到南岗之下的情况,大火映照之下,包不凡气得鼻子都有些歪了,攻击者最多只有几百人,却将他一万多人的部属撵得狼奔鼠窜,逃之夭夭,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陆一帆,你还一千人下去,给我将这支该死的从哪里冒出来的胆大包天的家伙灭了!”包不凡挥舞着手臂,大声吼道。

    “遵命,将军!”陆一帆转身,向着自己的部队跑去。他也看得很清楚了,袭击者最多只有四五百人,山下那些人,充其量不过是一些普通百姓罢了,根本没有受过任何军事训练,自然是被一杀就散,一吓就跑,可驻在这岗上的部队就不同了,这可是顺天王精心训练的精锐,两倍人马,收拾对手,还不容易?这可正是立功的好机会。

    包不凡站在岗顶,看着陆一帆带着他的本部人马,飞一般地向着南岗赶去。先前喝了不少的酒,此时冷风一吹,酒气上涌,脑袋不由一阵阵发热,狗娘养的,这是那里来的不知死活的东西?不是说丰县没有什么敌人么?这些莫不就是陆一帆所说的雁山的那群土匪?

    想到这里,他更气愤了一些,大家都是拉大旗造反的,也可以说是一家人嘛,老子几万人马,到了你的地头上,你不来拜码头便也罢了,我也不与你计较,你竟然敢来捋自己的虎须,那就不要怪老子不客气了。

    不就是一个九级高手吗?今天要是敢来,照样平了你。

    他气愤愤地想着的时候,岗北突然又炸了窝。

    尖锐的火箭划破了夜空,落在了窝棚上,帐蓬上,将这些东西瞬息之间点燃,一个个黑色的人影从草从中,土坎后,树林中冲了出来,杀进了北岗自己的部属之中,让包不凡震惊的是,出现在北岗下的敌人大概也有五百余人。

    “雁山上的这股土匪的实力,显然不是陆一帆这个家伙所说的规模。”包不凡心里打了一个突儿。

    北岗,发起突袭的是野狗与大柱,两人也是带了五百人。

    平时走路一瘸一拐的野狗此时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瘸了,舞着大刀,如同一阵风一般在窝棚和营帐之中纵横来去,所过之处,火光熊熊,如果是抱头鼠窜的家伙,他就不理会,如果有人想反抗,那就毫不客气,一刀斫去,十有八九,便是一颗头颅飞上夜空。

    大柱用的不是刀,这个修练着一身模练功夫的家伙,手里握着的却是一根数十斤重的铁棍,身高九尺的他,双手握着铁棍,就只一招,左右横扫,不管碰到什么,对方的下场就是飞了。

    岗上的包不凡没有理会北岗,他的注意力放在了南岗,陆一帆带着一千士兵此刻已经进入到了战场,如果对手还有后手,此刻也该出手了。山下的这些人,散了也就散了,反正打仗现在也不倚靠他们,夜里散了,白天再去把他们找回来就好了,只要山上的这几千人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这局势就翻不了天。

    南岗之下,小猫将一支竹哨含在嘴里,尖锐的哨声响彻整个南岗,正在四处追杀逃散青壮的太平军士兵立刻开始回缩,向着发出连续不断哨声小猫这里靠拢,当陆一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看到的已经是一个整整齐齐的军阵。

    “邹明!”看到对方队伍之前一个手持长枪,巍然屹立的高大身影,陆一帆心里打了一个突儿,身子下意识的缩了一缩。

    但马上,他便意识到,自己现在可不同往日,以前的自己孤身一人,碰到邹明这样的家伙,自然是能有多远逃多远,可现在,自己人多势壮。想到这里,他冷哼了一声,洗涮过去的耻辱,可不就在今朝么?

    “弟兄们,冲上去,宰了他们!”陆一帆振臂高呼,正如于超所说,他们的指挥作战水平,还停留在弟兄们,跟我冲啊的水平上。到了陆一帆这儿,更是降低了一个档次,变成了弟兄们,给我冲啊!

    这一千多人是莫洛派出来的老本,是顺天军一个冬天整训出来的成果,身上穿着的是缴获自长阳郡的郡兵服装,手里拿着的也是郡兵的制式武器,刀枪铁盾弓弩应有尽有,可是他们却不懂得进攻的立体感和层次。而对面的这支军队,立马便给他们上了第一课。

    迎接他们冲锋的是整齐的弓弩声响。羽箭不多,一次也只有百多支,但这百多支羽箭却是同时发射,覆盖相同的区域,造成的杀伤可就大了。

    卟嗵卟嗵的栽倒声,哎哟哎哟的惨叫声,让冲锋的顺天军气势顿时一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