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44.第244章 练兵

    “商务督办?王月瑶?”葛庆生瞪大了眼睛看着秦风,满眼的不可思议。

    “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吗?”秦风问道。

    “商务督办这是一个什么官儿?”葛庆生连连摇头:“将军,而且我与王厚份属同僚,王月瑶是他的女儿,现在却与我一衙办公,这,这成何体统?女子怎能……”

    “太平城唯才是举!”秦风打断了葛庆生的话:“就凭王月瑶能为我们太平城赚来大把的银票,那就配当这个官,至于商务督办是个什么官儿嘛?反正比你小一点就是了,你直接管理她,说白了,就是她拼命赚钱,你拼命花,葛兄,这还不好吗?你可要知道,王厚那偌大的家产,只怕大半是他这个女儿给他挣来的吧?”

    “话虽是如此说,可心里却有些别扭!”葛庆生喃喃地道。

    “慢慢来,习惯就好。”秦风大笑着,突然一扭头,看向大门处,眼睛也立时直了,他居然看到了王月瑶,一身男装的王月瑶正带着跟屁虫小水,含笑站在门前。

    “将军,葛大人,王某来报到了,只是不知道下官的公房在哪里?”王月瑶双手抱拳,唱了下肥诺。

    明眸皓齿,玉树临风,好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秦风楞了片刻,再一次大笑起来,向着王月珠竖起了大拇指。没办法,这个世界,对女子的偏见还是根深蒂固的,或者王月瑶女扮男装,能消除不少不必要的偏见。

    葛庆生到了太平城之后,太平城已经按照一般的县级部门设立了吏,户,礼,兵,刑,工六房衙门,虽然现在基本上都还空制着六房长官,但架子却是先搭了起来,现在看起来,太平城又要多一房衙门――商房了。

    与其它六房还没有人员相比,葛庆生刚刚给王月瑶分配了办公的公厅,王月瑶的人便已经开始布置了,王家可不缺人手。

    “瞧着吧,太平城的各个衙门口,最先能正常运转起来的,只怕便是王月瑶的商房了。”隔着窗户,看着王月瑶站在院子里,指挥着手下布置着她的公房,秦风回望着葛庆生,笑道。

    “那可不是。”葛庆生却是摇着头:“户房早已经动起来了。虽然现在还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但统计户藉却已经紧密锣鼓的动了起来,将军,这统计户藉,丁口听起来不是什么大事,但却是事涉根本,最是大意不得的事情。”

    “你说得对。人口啊,可是我们太平城兴旺的根本,而养活这些人丁,却又是我们最大的问题了。”

    “现在我最愁的便是人手不足,将军,我这太平城六房,哦,不,现在是七房衙门了,基本上都没有人主事,您还得摧摧王厚,怎么的也得先给我弄一些合适的人进来。”葛庆生愁眉苦脸。

    “逃难的人中,没有读书识字的人吗?”秦风问道:“你可以试着招募吗?山外的那些读书人,只怕是一听说是进山,就立刻将头摇得货郎鼓一般,那些人,受得了这个苦?还是我们就地发掘得好。”

    “就算这些人中有读书人,也一些生瓜蛋子,急切之间上不得手啊!”葛庆生叹道。

    “上不得手,你不手把手的教吗!”秦风笑道:“那些老手们都狡滑得很,反而是这些生手,更容易控制不是吗?我的葛城主,没办法,只有你辛苦一下了。”

    听到秦风的话,葛庆生顿时石化当场,县衙七房,商房看来是不用自己管了,但其它六房招来一些生手,自己一个个来教,这是什么工作强度?你秦将军给我开和薪水,可并不高呢!

    秦风大笑着扬长而去,将偌大一个摊子丢给了葛庆生。如今的太平城,丁口数万,光是那些平常事务,就能让秦风头痛欲裂,自从葛庆生到了太平城之后,他立刻一股脑儿地将这些杂务都丢给了这位便宜城主,自己则开始********地筹谋着未来。

    山外的消息源源不绝的传进太平城来,大部分消息都是沙阳郡的刘老太爷送来的,莫洛围攻了长阳郡整整一个月,长阳郡基本上已经支撑不住了,摇摇欲坠的长阳郡破城只怕就在近期之内,而刘老太爷也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了。

    种种迹象表明,莫洛在拿下长阳郡之后,下一个目标绝对会是沙阳郡。朝廷在猝不及防之时,调遣了越京城中的一支虎贲军,由张相之子张简亲自率领驻防正阳郡,封住了莫洛往越京城的必要通道,但却丝毫没有调派援军往沙阳的意思,左相张宁的图谋现在已经几乎就是在诏告天下了。而在是否出兵沙阳郡的朝廷之争中,左相张宁占据了绝对上风,刘老太爷的两个靠山败下阵来。

    因为此刻,秦军突然加大了攻势,将越国的主力牢牢地牵制在边境线上,在越国朝廷上下看来,莫洛不过是疥癣之疾,纵然能闹出些风浪,也还能承受,只要缓出手来,便能轻松收拾,但秦人就不同了,一旦让秦人突破边境,那可是有着灭国之虞。

    刘老太爷悍然杀了周文龙,等于便是与张宁完全撕破了脸皮,虽然朝廷接受了周文龙因公殉职的说法,但这也只是张宁打落牙齿吞进肚子里,现在终于逮着了机会,岂有不大加报复之理。让莫洛将沙阳郡打乱,然后他再来收拾残局。

    可以料想,当刘老太爷在莫洛的如潮般的攻势之中败下阵来的时候,正阳郡的张简必然会纵兵东来,将沙阳郡收入囊中。

    沙阳郡现在只能靠自己了。而刘老太爷现在能想到的唯一援军,便只有盘踞在大山深入的秦风所部了。当然,他还可以去求齐人,不过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刘老太爷可不想将自己卖给齐人,齐人太过于贪婪,投靠过去容易,但想要在此后独善其身,那就太难了。

    那只是最后的一步棋。

    秦风大致能猜出刘老太爷的心思。他当然不能允许沙阳郡乱了,要是莫洛打了进来,将沙阳郡变成了一片白地,他怎么去发展?去哪儿赚取他的第一桶金?

    这一仗,他不得不打,而且还得打赢,要将莫洛往正阳郡方向逼去,让他去与朝廷军队火并才是最理想的选择。

    来到练兵场,这里距太平城有四五里远,野狗正站在山头,他的身边插着一杆红旗,而在山脚下,两支人马,正卯足了劲往山上冲着,他们可不是空手,而是全副武装,没有盔甲的他们,每个人都扛着一根一米多长的水桶粗细的圆木,怕不有百十来斤重。

    两队人马,一队头上系着红巾,一队头上系着蓝巾,井渭分明,两队一边向上冲着,一边还互相下绊子,设障碍,往往冲着冲着,两队人便绞杀在了一起,然后山坡之上便多了无数的滚地葫芦,骨碌骨碌地往下滚去。越往上,人便越少。

    “还怎么样?”站在野狗的身边,秦风问道。

    “还行,这些精选出来的家伙,身体素质都不是一般的好,大部分都是练家子,虽然功夫都不怎么样,但作为士兵,已经是上上之选了。现在他们已经能听懂所有的军事术语,能按照命令一丝不苟的执行军令,像邹明这样的家伙,已经能熟练的在军事地图之上有条有理地分析,布置,颇有些模样了。”

    “邹明本身就是武道高手,智商自然差不到那里去,又率领义军与齐人作战过,一些基本的东西他本来就是懂得,学起来自然是事半功倍。”秦风道:“其它人呢?”

    “邹正也不差,对了老大,那个叫大柱的家伙,倒颇有些让人出乎意料之外。”

    “大柱,哪个大柱?”秦风摸了摸脑袋,却是想不起来了。

    “就是骚乱那天,第一个站起来向您发话的那个彪形大汉,这家伙颇不简单呢,看起来五大三粗,其实心思细腻着呢,而且这家伙居然有一身横练功夫,一开始我还以为这家伙就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岂料此人完全是扮猪吃老虎,在我们的第一次对抗演练之中,他就让邹明吃了一个大亏。让人刮目相看,这家伙在一定范围内对战术的熟练运用以及奇思妙想,根本无法让我把这些与他本人联系起来。”

    “还有这样的事情?”秦风一楞,突然笑了起来,“这个家伙看起来可以好好的培养一下,他的背景调查怎么样?”

    “我已经告诉千面着重查一下这个人,不过现在我们这情况,什么时候能查清那就不知道了。”野狗摊了摊手,道。

    两人正说着,下方人影闪烁,邹明一马当先,冲了上来,一伸手拔下了红旗,转头看着下方刚刚被他一脚蹬了一个屁股墩的大柱,哈哈大笑:“你输了!”

    坐在地上的大柱不服气地看着上方的邹明,哼哼道:“不过是仗着武功比我厉害罢了。”

    “那有怎么样?战场之上,你我相遇,我一枪把你戳死了,那就是我赢了。”邹明嘿嘿一笑,转头看着秦风与野狗二人,双手捧起红旗,恭恭敬敬的递给了秦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