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37.第237章 不与流寇为伍

    听到秦风斩钉截铁的回答,众人都有些意外。

    “秦将军,现在看起来,莫洛其势正盛,数十万人围困长阳郡,以长阳郡现在的兵力,只怕守不了太久,而且更重要的是,短时间内,朝廷根本不可能派出援军,他们的主力都被牵涉在秦国边境呢,而且,只怕他们也根本没有作好如此规模内乱的准备。”邹明不解地道:“拿下长阳郡,莫洛并有了立足之地,以此为基础,席卷天下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听到邹明的话,众人又觉得的确在理,越国大军被秦国军队牵住,现在越国内部也了大问题,秦国如果不趁机捡便宜,那才是出了怪事了。可以想见,在知道这个情报之后,秦军一定会加大进攻的力度,让越军无法从容回援,以使越国内乱越来越不可收拾。

    “小猫,你以前当过一营最高长官,你来给大家解释一下。”秦风转脸看着小猫。

    小猫点了点头,站起来,“各位,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是不是这个理儿?”

    “当然。”王厚点头,没粮,还打个鬼的仗啊。

    “那我请大家算一笔帐,莫洛现在号称几十万人,我们给他打个折,便以十万人计,每个人以每天一斤粮算,一天便是十万斤对不对?”小猫笑问着大家。

    “应当不止。”邹明摇头道:“如果要作战,要行军,一天一斤粮对于一个青壮来说是不够的。”

    “我就就往少里算,莫洛一天要便消耗十万斤粮,如果他在长阳郡下呆上三十天,需要多少粮?那便是三百万斤粮。”小猫竖起了三根手指头。

    众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他们没有带过兵,可还真不懂这些道道。“这还仅仅只是粮,没有算上别的,如果算上其它,他们这支军队的消耗是惊人的,我们姑且称他们为军队吧!”小猫打了一个哈哈,接着道:“所以说,打仗,打得并不仅仅是军队的精锐,兵甲的锐利,打得更是国家的国力。”

    “小猫说得对,大家好好想一想,这世上,为什么是齐国最强,是因为他最富,他有钱有粮,如果真要论起军队的悍勇,这世上四国,有谁能比得上秦军?秦军之善战,之英勇,我们是深有体会,可秦国却一直只能屈居西域,为什么?因为他穷,他打不起大仗。”

    “将军说得一个关键的问题,经济!”小猫夸张地挥舞着手臂,“打仗说到底,最终打得是钱粮。可我们看看,莫洛现在在做什么?他每过一地,便席卷了当地的百姓,不论老弱妇孺,全都席卷入军队,将他们编成一军,看起来人是多了,可巨大的隐患便埋在其间,我们先不说他的作战能力如何,光是后勤,便能将他活活拖垮。”

    “现在这些人为什么跟着莫洛?第一,他凶名在外,所有人都怕他,为他所裹协,不敢不从,第二条,跟着他,暂时还有饭吃,可将来如果没有饭吃了呢?”

    “他几乎拿下了长阳全郡,可他不是恐固这些地盘,恢复民生,恢复经济,反而将所有的老百姓齐卷入军队,势头的确猛了,可也断了后路。他们走一地,抢一地,将一地抢光,吃光,然后又冲向下一个地方,长阳郡现在是他们的第一块肥肉,他们如果能将他一口咽下去,便又会支撑一段时间,然后裹协更多的人,冲向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小猫摊了摊手,“他们就像野狗一般可怕。”

    “关我屁事!”一边,野狗拍了拍桌子,怒吼道。

    这个插曲让屋里众人都是笑了起来。

    “其实他们更像一群蝗虫,破坏有道,却生产无路,这样的一支队伍,不是苍生之福,而是苍生之祸。”秦风站了起来,“长阳郡猝不及防,可能难以守御,被他得手,但往后,只怕他的日子便不会这么好过了。其它地方,城镇有了防备,野战没有他人多,但守城却不是没有可能,只要一地一地的死守,同时坚壁清野,他们的活动区域便会越来越窄,没有粮食,便无法聚集更多的人,这是一个死循环,最终,他们将走进自己挖下的大坑,难逃失败。”

    听到秦风与小猫这么一分析,邹明亦是恍然大悟,“我明白了,秦将军,你要建太平城,并让王先生去经营丰县,就是要让我们有一个稳固的后方,有一个稳定的钱粮来源地。”

    “不错,没有一块移固的根据地,那便不叫军队,那叫流寇。而流寇,从来就是没有好下场的。就算莫洛当真能趁着这股势头席卷了越国,但接下来他要面对谁,他要面对的是秦国的虎狼之师,要面对的是齐国的精锐之师,那一支,都不是莫洛能抵得过的。到头来,他只会是替人作嫁衣裳。”

    “此人在武道之上或者是一时豪杰,但在征战天下,战略战术之上,绝对是一个白痴。”

    秦风掷地有声,给莫洛作出了总结。

    “所以将军,我们应当怎么办?”邹明问道。

    “很简单,我们绝不能与莫洛结盟,同时,我们还要积极整军备战,如果莫洛在拿下长阳郡之后,有进犯沙阳郡的意图,我们便要给予迎头痛击,将他伸出来的爪子毫不留情地打回去。”秦风挥了挥手,用力地道。

    “这么说来,我们还是要与刘老太爷结盟了?”王厚道。

    “是这个道理!”秦风笑道:“现在,我们需要一个稳定的沙阳郡来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发展,而刘老太爷更需要一个稳定的沙阳郡来稳固他的统治,我们双方在这个目标上是一致的,所以必然结盟。”

    “帮着刘老太爷守住沙阳郡,于我们也是有极大好处的。”小猫笑道。

    “这么说来,我们又可以好好敲刘老太爷一笔了。”王厚摸了摸胡子,道:“想要我们出力,他自然得付出一些代价来。”

    “就是这个道理。”秦风抚掌大笑,“这就跟上次我们绑了那些肉票一样,不过这一次的肉票却是整个沙阳郡了,我们可以拿他来要协刘老太爷,到时候,必然是要兵器有兵器,要盔甲有盔甲,刘老太爷这个大羊牯,不宰他宰谁?”

    一席话说得屋里的人都是大笑起来,用刘老太爷的血肉来壮大太平城,这可是最便宜不过的事情了。

    “刘老太爷会上钩?”野狗皱着眉头问道,“看起来这家伙也是千年的狐狸成了精的,只怕会看穿我们的用心。”

    “这倒不怕,因为他需要我们,他刚刚宰了朝廷派来的监察御史周文龙,那家伙可是现在当政的杨左相的铁杆心腹,沙阳郡如果向朝廷求援,就算他在朝中有靠山,那必然也会为杨左相所阻,说不定杨左相就打着先让莫洛将沙阳郡打个稀巴烂,然后再派出军队来收拾旧山河呢,到时候不是轻轻松松就将沙阳郡捞入囊中了?所以啊,刘老太爷铁定不会指望朝廷。”千面眨巴着眼睛道。

    “而且,刘老太爷刚刚见识了我们的战斗力。”秦风补充道,“我们能看到的东西,刘老太爷必然也能看到,只要有一支精锐的军队,便足以将莫洛拒之于门外,其实刘兴文的那支军队,战斗力还是不错的啦,只不过他们找错了对手,而且太过于骄横,在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就敢冒险进山,当然,这也得感谢丰县当时错误的情报,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等着他们的并不仅仅是邹明他们这些人,而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啊。”

    “如果仅仅是我们的话,只怕我们根本等不到刘兴文进军,便悉数覆灭了。”邹明叹道:“邹某人运气好,碰上了秦将军。”

    “好了,这事儿就议到这里,我们的意见已经完全统一,那么,接下来就是要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了,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么以最快的速度扩军备战,便已经是刻不容缓了。小猫,你在丰县,野狗,你在太平城,两地同时展开扩军,但是牢记我们敢死营的宗旨,宁缺勿滥。我希望明年开春的时候,我能带出山的军队不低于两千人,而且战斗力要达到以前敢死营的八成以上,有六百余老兵作骨干,我想,这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难题吧?”

    “没问题!”野狗霍地站了起来,“两个月,我给老大练出一千精兵。”

    “我也没有问题。”小猫也站了起来,“不过丰县不像太平城,我只能答应老大五百人,而且绝不会输给敢死营的老兵。”

    “王先生,后勤的事情,就全靠你了,我们需要兵器,盔甲,等过了年,我会亲自去沙阳郡会一会刘老太爷,争取解决一部分,虽然如此,我们也必须要做好自给自足的准备,因为我们不是一锤子买卖,以后这些东西,更是源源不绝的需要的。”秦风看向王厚。

    “老朽一定完成秦将军的吩咐。”王厚站了起来。

    “秦将军,这一次,请将邹某和邹某的这些兄弟也纳入进来,将军需要的是精兵,我们这些人,不管怎么说,也比这些青壮们要更得力一些。”邹明霍地站了起来。

    “邹明,我们是军队,不是江湖斗殴,你愿意受军队的这些规矩?”秦风微微一笑,“本来我是另有任务给你的。”

    “将军,我能受。邹明这余生的愿望,必是能统一支大军,将来杀进越京城去,抓住那吴氏老儿,亲口问他一句,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我们?”邹明斩钉截铁地道。

    “那好,既然如此,你便跟着野狗去训练吧,不过邹明,这一去,你可先要以普通一兵的身份加入。野狗对你,绝不会另眼相看的。”秦风道。

    “邹某愿意。”

    野狗哈哈一笑,不怀好意地看了一眼邹明,“邹大侠,那咱们训练场上见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