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33.第233章 燎原

    粮库方向的求援火箭升空,让郝进财大惊失色,也让郑来宝失去了耐心,当那头浓烟滚滚,遮天蔽日的时候,他再也忍耐不住了,这些暴民分明就是声东击西,表明上是讨说话,实则上是去抢县库了,要真是容他们得了手,只怕自己就要大祸临头了。

    “郝县令。”一把将郝进财拖了回来,“现在顾不得了,要是没有了这些粮草银两,我们两个都得掉脑袋,他们掉脑袋,还是我们掉脑袋,你选吧?”

    郝进财挣扎了几下,恰在此时,大牢方向又是黑烟蔽天,很显然,暴民们又去劫狱了,劫府库,劫大牢,这已经是标准的造反动作了。

    “抓,抓捕他们。”郝进财有气无力地道。

    两人取得了一致,郑来宝嘿嘿一声冷笑,呛的一声抽出腰间佩刀,大声喝道:“暴民造反,立刻镇压,弓弩手,射!”

    早已经蓄势待发的弓弩手们松开弓弦,一排羽箭射上高空,再返身落下,他们的下方,是密密麻麻挤在一起,不明状况,也在东张西望关注着情况的老百灵生,羽箭落下,顿时惨叫连连,鲜血飞溅。

    “官兵杀人啦!”人群之中,响起了声嘶力竭的吼叫之声。

    人群慌乱起来,说到底,他们只是一些好不容易因为义愤而鼓起勇气的农民而已,面对着精良的杀人机器的时候,害怕,只是人类的第一反应而已。

    鼓声隆隆,最前排的长枪手们挺进长枪,向前踏出,呐喊声中,手里的长枪整齐的刺出,鲜血标出,洁白的雪地之上,顷刻之间画上了鲜红的图案。

    前方的百姓想要转身后逃,后面的却不明情况,还在向前推挤,现场乱成一团,千余名官兵排成了整齐的作战队形,如同一台推土机一般,蛮横无礼的向前推进。

    郑来宝站在先前郝进财发表演讲的桌子上,兴奋地看着自己的部下如同割韭菜一般,将这些暴民一排排地刺翻在地,对了,就是这样,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些泥腿子们老实一点,老子不发狠,你们当真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鲜血让他有了一种********的高潮感,就在哪最高潮的一霎那,一丝凉意突然从内心深出迸发而出,郑来宝一惊,这是杀意,一股杀意锁定了自己。他愕然抬头,在人群这宫搜索着这个隐藏的对手,看起来武功绝对不低。

    他没有看到人,只看到了一只箭,向他飞来。

    箭如惊鸿,倏忽而至,郑来宝根本还没有看清楚持弓向他射击的人,那箭已是到了眼前,他大喝一声,举刀,宽大的刀面挡在了羽箭的来路之上

    叮的一声脆响,郑来宝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羽箭的箭头轻而易举的在他的刀面之上开了一个孔,余势未止,仍在向前飞出,箭头正好从他的咽喉之中插入,一滴血都没有能流出来,八级高手郑来宝,就莫名其妙地中了招。

    “穿云箭!”他只来得及吐出了这三个字,身子便倒翻下来,卟嗵一声,栽倒在了桌子上,将站在桌子边,正在那里伤风悲秋的郝进财给砸翻在地。

    “郑将军!”郝进财大叫起来,然后,他便看到了郑来福脖子上的那支箭,箭上还挂着一柄刀,那也,是郑来宝的。

    郝进财大叫一声,一跃而起,转身便向县衙内逃去,能一箭要了郑来宝的命的人,要杀他还不容易?

    的确很容易,混乱的战场之上,一支羽箭准确地找上了郝进财,无声无息地从他的后背射入,前胸射出,夺的一声,插在县衙大门左右的石狮子的头上,将那石狮子的大头射得粉碎。

    “官兵杀人了,大家不想死,就跟他们拼啦!”人群之中有人大喊。

    “拼了,他们人少,我们人多,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了他们。”有人在应和着。

    随着这些吼声,从人群之中,跳出了数十条大汉,与普通百姓不同,这些人却都是有备而来,手中闪着寒光的大刀,迎面便向扑过来的军队杀了过去。与此同时,一支支的羽箭从人群之中准确地飞了出来,将长矛兵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射倒在地上,整齐的队伍瞬间便被撕开了一个缺口。

    “郑将军死了!”后面的官兵,又人惊呼起来。

    “郝大人死了!”那是县兵们在大叫。

    “杀,杀光这些暴民。”余下的官员们在惊恐地大呼,本能地下达着命令。

    莫洛微笑着将长弓背在了背上,顺利地烧起了这一把火,现在,该了正式出场了。从地上随意捡起了一把刀,他冲天而起,矫若游龙,倏忽之间便出现在混乱的百姓与士兵之间,高举大刀,厉声怒吼:“我等奉朝廷为父母,朝廷却视我们为猪狗,如此朝廷,不要也罢,今日,反了他。”

    “反了他!”身后,数十名大汉身上血迹斑斑,一齐举刀高喊。

    “反了他!”更后面,更多的已经被鲜血和死亡冲昏了头脑的百姓一齐举起手里的武器,大声嗥叫了起来。

    “杀!”莫洛大刀前指,率先扑向了冲过来的军队。

    一位堂堂的九级巅峰高手,面对着一群小兵,后果可想而知,一排排的士兵被他击打得四处乱飞,一个个的军队,被他冲得乱七八糟,而当这些士兵失去了军队,失去了集体的依托之后,随即便落入一群群愤怒的百姓包围之中,下场,自然不言而喻。

    夜已深,尚志县里的朝廷军队早已经荡然无存,无论是郡里派过来的正规军,还是县兵,衙役,不是在这场暴乱之中丧命,便是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瑟瑟发抖,但城内的骚乱却仍在继续,杀红了眼的百姓在冲击了所有的衙门,杀死了几乎他们能看到的官员之后,把他们的矛头对准了城里的那些大户,但凡是高宅大院,无一例外,都受到了冲击,城里这些富绅之家的家丁,护院,面对着如此场景,早已经被吓破了胆,逃之夭夭的还算是好的,更有一些人打开了大门,与那些红了眼睛的百姓一起,趁机对主家开始大肆抢劫。

    城里,外全乱了套。

    县衙之中,莫洛兴奋地看着他的部下,挥舞着拳头:“太容易了,太简单了,就这样便成功了,哈哈哈,以前洛一水老是说民意可用,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是民意。”

    “大哥,外面闹得有些不像话了,很多无辜的人也被卷入其中,那些家伙杀红了眼睛,看见富户就杀,这不是一个事儿啊。咱们得制止。”吴昕起身道。

    “这算什么?”莫洛冷笑一声,“无辜?这些高门大户有那一个是无辜的,他们的财富从何而来?还不是盘剥普通百姓而来,现在,只不过是再还给我们罢了。抢得好,不抢,咱们怎么有下一步的军费?县库怎么样?”

    听了莫洛的话,吴昕一楞,迟疑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莫洛在问他话,“大哥放心,粮库里就只烧了一个粮垛,看起来烟大火大,只不过是我加了料而已。绝大部分都保存了下来。现在我们自己的兄弟就守在哪里,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好,把粮食发给弟兄们,弟兄们带不下的就让那些参与了暴动的百姓背上,咱们天一亮,便行军,向郡城前进。”莫洛道。

    “这么快?”

    “当然要快。不要忘了,朝廷在长阳郡可布置有多达一万人的正规军,不,现在只剩下九千了,平素他们分驻在各地,我们可不能给机会让他们聚集在一起,上万的正规军聚集在一起可不是现在的我们能对付的。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向郡城挺进,沿途将所有我们能碰到的人裹协进来,让我们的队伍就像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壮大。”莫洛长声大笑道。“尚志县城里所有的青壮,都必须跟我们走,不走,就死。”

    “大哥,不整顿么?现在他们可是一盘散沙!”吴昕有些担心。

    “怕什么,一边进军,一边整顿,吴兄弟,你以前在军中呆过,熟悉军中条例,这事儿,就交给你来办,我们需要一支能攻坚拔寨的强军,当然,我们更需要更多的人加入进来,越多越好。”莫洛大笑道。

    临近年关的时候,长阳郡暴乱震动越国,以莫洛为首,从尚起县开始,这些打着顺天军旗号的起义军,以摧枯拉朽之势,连占近二十个县治,长阳郡三分之二的领土落入顺天军之手,各路起义军浩浩荡荡一路冲向长阳郡城,人数多达数十万。驻守长阳郡城的朝廷将领郑则仕,手忙脚乱也只撤回了三千人马,加上五千郡兵,不到一万人退守到了郡城之内。

    大年三十这天晚上,平素可是万家喜庆的节日,但在今年,却成了梦魇的开始,数十万起义军包围了长阳郡城,在郡城之外,搭建起了一个个窝棚,密密麻麻,如同一个个蜂巢,将郡城围得水泄不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