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29.第229章 安抚

    太平城,刘兴文面色复杂地看着面前脸带笑容的秦风,他在这里被软禁了将近两个月了,现在已是逼近年关,而他,终于也要获得自由了,与他一齐被释放的,还有最后的一千名郡兵。两个月,刘兴文长胖了不少,也养白了不少,不过他的士兵可就没那么幸运了,为了能吃上一口饱饭,他们不得不拼命地在冰天雪地之中砍树,伐石,建房,这片方圆十里的森林,如今已是有小半地方变成了空地,而在上面,一幢幢石木构建的房屋整整齐齐的排列着,一条条纵横来去的宽约丈余的道路,十分显眼地将这些空地规划成了一个个方块。

    与衣裳整齐,面色红润的刘兴文比起来,他们一个个却是衣裳褴褛,蓬头垢面,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们比当初要强壮了不少。只要努力干活,土匪们还是很讲信用的,随着大批量的粮食运上山来,现在的太平城,根本就不缺粮了。光是刘兴文,便足足弄来了五十万斤粮食。

    “刘将军,恕不远送了。”秦风笑着冲刘兴文拱拱手,“刘老爷子气魄非比常人,秦风非常佩服,异日如有缘,必当去府上拜访,如果刘老爷子有兴趣,我这太平城也欢迎他来做客。”

    看着对面兴奋的土匪头子,刘兴文哭笑不得,不过现在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至少,自己还活着,而且也将绝大部分郡兵带了回去。

    “多谢秦将军这段时间的款待,刘某没齿难忘,如有机会,定当报偿。”他拱手还礼。

    “一定有机会的。”秦风大笑道:“我们与沙阳刘氏这一次是合作愉快,相信以后会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刘兴文一滞,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沿着大道向着远方行去,在他的身后,一千余名郡兵依次跟了上去,刘老爷子光棍,交易没有玩任何花样,秦风便也大方了一次,这一千余名郡兵,却都是带着武器回去的。

    “看来当土匪当真不错。”身边,舒畅唏嘘道:“钱粮来得真容易啊,绑几个肉票,便有大笔收入,可省心了。”

    秦风耸耸户,“这是个案,换个地方,换个人,你试试,保管碰个头破血流。”

    “这个刘老太爷了不得呢,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能捂得严严实实,悄没声的便与我们完成了交易,了不起。对了,现在丰县也归我们了,你准备怎么办?派谁出去当这个县令啊?”舒畅很开心,打了这一仗,不但得了无数钱粮,还白捡了一个丰县。

    “这事儿回头再议,现在我们先去见见送粮来的那些难民吧。”秦风笑道:“他们被刘老太爷卖了,到了这深山老林之中,不免情绪有些不稳,前两天还出现了一些骚乱,被镇压下去了。我让他们选出了一些代表,与他们好好谈一谈。谈通了,才好安心地留下来呢!”

    舒畅哼了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还敢闹事,也不看看,全副武装的郡兵都被我们打成了狗,他们还能翻起浪花来,依我说,饿他们几天,保管他们就听话了。”

    “不不不!”秦风摇摇头:“这可是我们太平城的第一批入住的百姓,咱们得让他们安安心心地住下来。”

    “秦老大,这可是一万多青壮呢,你不拿出点儿厉害劲儿来让他们瞧瞧,真要闹起事来,够我们喝一壶的。”舒畅正色道:“不要以为刘老太爷真有什么好心,瞧他弄来的这些人,不但都是青壮,而且大部分都还有家属在外头,思乡思念亲人那是不免的,你要怀柔,只怕行不通。”

    “刘老太爷的确给我出了一个难题。”秦风笑道:“不过也是机会,咱们这太平城,以后缺的就是人,这些人要是都能安心住下来,到时候家属一到,那便是数万人的规模了。也算是一个小城了。”

    “刘老头子可真是狡滑的老狐狸,居然在这里头埋下这样的钉子。”舒畅狠狠地道:“要不是你阻止,我定然让那刘兴文变成一个痨病鬼回去,看他笑不笑得出来。”

    秦风咯的笑了起来,“没必要,以后咱们还是要与他们打交道的,我的舒神医,咱们的格局可不仅仅是眼前,不仅仅是丰县,我的下一步,便是要将沙阳郡纳入我的怀中,到时候少不了与这位刘老太爷合作啊!再说了,这些青壮人虽多,但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他们并不是来自同一个地方,而是来自沙阳郡的各地,人杂,心便很难齐啊,在我看来,比对付那四千郡兵容易多了。这里头还有一小部分光杆一个的家伙,就更好对付了。走,随我去瞧瞧。”

    一幢刚刚建成不久的大房之内,一真大火熊熊燃烧着,不断地趋散着屋内的寒意,十几个汉子,最大的看起来已过了五十岁,小的不过二十出头,或坐或站,脸上都是露出了紧张的神色,他们便是这些被骗进山来的青壮,选出来的头领。

    正如秦风所言,他们这些人,所来的地方不同,心思便也不同,前些天闹起来的那些人,大部分都是有家属还在沙阳郡城,当他们发现自己不能自由离去的时候,便不由得慌了,闹将起来,不过这里的人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三下五除二,便将这些闹事者镇压了下去,现在还有上百人被捆在森林之中,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死人,不过这冰天雪地的,捆在外头,可是撑不了多久的。

    而更多的,则是无牵无挂,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角色,这些人倒不在乎在哪里过活,只要能吃饱饭,倒也无所谓,在沙阳城外,他们还饿肚子呢。唯一不妙的就是听说这山上盘踞的都是一些土匪,这不免让他们心里有些发毛,他们自觉可都是良民,当土匪,自然不是他们的选项。

    在他们的前方,坐着的是王厚,正满面笑容与他们攀谈着,慢慢地消弥着这些人的紧张感。

    房门被推开,秦风与舒畅两人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屋里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敬畏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来了不久,但屋里这些人也都知道了,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青年,便是这里所有人的头头。

    “各位,这便是我与大家所说的秦将军,对于大家关心的问题,秦将军将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王厚笑容满面,隆重向这些代表介绍着秦风。

    “坐,坐!”秦风笑咪咪地走到众人跟前,盘膝坐下,伸手招呼大家。“山里苦了一点,不知大家过得还习惯不?”

    听着秦风如是问,众人都是面色各异,沉默半晌,一个身材壮硕,面色黝黑的青年汉子道:“大当家的,过到过得习惯,其实说起来,在这里比在沙阳郡还要过得好些,有饭吃,有屋住,有热汤水,就是,就是……”

    “我可不是什么大当家的。”秦风笑着摆摆手,“这位朋友,我们可不是土匪,我姓秦,嗯,你们过得习惯就好,有什么不如意,大胆说。”

    黝黑汉子一愕,怔了一会儿子才说:“大…….不不,秦将军,这里其实都挺好,不过有人说你们是土匪,我们,我们这些人祖祖辈辈都是良民啊,我,我可不想当土匪。”

    秦风大笑,“你觉得我们像土匪吗?”

    黝黑汉子又是一怔,“其实我觉得不太像,你们的规纪很大,而且说话算数,我是第一批送粮食上山的,来了就让我们在这里干活,每天倒也吃得饱饱的,秦将军您不知道,我个头大,力气也大,干活厉害,可也吃得多,每次管事的,还多给我发一个馒头,我还是挺满意的,就是,就是不想当土匪。”

    秦风点点头,“嗯,不想当土匪,可是我们也不是土匪啊,沙阳郡的刘老太爷知道吧?”

    “知道,在沙阳郡的时候,我们还常去了的粥棚蹭粥喝,不过那粥稀得,勉强饿不死罢了,不过那也算是一个大善人了。”

    “对啊,这些粮食呢,就是刘老太爷给我们送来的,我们与刘老太爷是朋友,你觉得刘老太爷会与土匪有勾连吗?”秦风笑咪咪地反问。

    屋里一群人都摇头。刘老太爷在沙阳郡辛苦多年经营的名声,倒不是盖的。

    “我明白了,你们是官军,你们是准备要反攻齐国,夺回我们的失土的。”黝黑汉子恍然大悟。

    秦风干咳了一声,这位汉子自己给他们找了一个理由,倒也不错。“就是,我们要在这里建一个城,在这里屯田,练兵,一旦时机成熟,便配合朝廷兵马,杀回老家去。”他顺口胡诌道。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黝黑汉子恍然大悟,“那我回去跟我们那一块人说说,让大家放心在这里干,这里有饭吃,真要离开了,说不会会饿死了。”

    秦风连连点头,心道这个大家伙当真是可爱死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大柱,大家都叫我大柱。”黝黑汉子笑道。

    “好的,大柱,回头你还可以告诉你的同伴,在这里干活,不但能吃饱饭,还有工钱可拿呢,我们现在正在制定一个章程,等一切都理顺了,只要干活,就有钱拿,干得多,拿得多。”

    大柱一听更是兴奋,呵呵笑着退到一边。

    “秦将军。”另一个满脸愁苦的老汉站了起来,向着秦风深深弯腰。“我,我有话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