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28.第228章 斩草除根

    王志军慌不择路地一头冲进驿馆周文龙的住所之时,周文龙正美滋滋地坐在火盆边喝着小酒,唱着小曲,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接下来,他就只需要等着越京城的消息了。等到越京城的圣旨到来,他不信刘老太爷还敢滋牙,而且,到时候随着圣旨来的,必然还有京中的虎贲军。沙阳郡出了这样大的事情,京里岂会坐视不见?张左相对于沙阳郡是志在必得,对于这样天大的把柄,自然会喜出望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将反对力量打得万劫不复。朝廷里那两位结帮拉伙,与左相抗衡,失去了刘老太爷这位金主,得力臂助,想必也会实力大损。

    这一次的差使办得好,等回到越京城之后,左相大人自然不会亏待自己,兵部吏部暂时无法染指,但现在朝廷之中角逐的正狠的户部尚书想必会手到擒来。

    扳倒刘老太爷,那两位自然也脱不了干系,这个当口,必然也会有所退让,不然拔出萝卜带出泥,都讨不得好去。

    户部尚书,那可就迈入国家核心领导层了,周文龙微笑着,一仰脖子,滋儿的一口,将一杯酒吞了下去。

    “周大人,不好了!”王志军一头闯进来的时候,周文龙正在倒酒。

    “出了什么事了?”看到王志军煞白的脸孔,周文龙的心也是往一觉,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不知出了什么事情,权云疯子一般尽起郡府内所有的人手,直扑城内郝家大宅而去,好像是说郝宗义勾结匪徒,图谋不轨!”王志军结结巴巴地道。

    “荒谬!”周文龙霍地站了起来,“郝宗义的独子郝家国就死在匪徒手中,其它人都可能与匪徒勾结,恰恰他就不会。”

    “可是大人……”王志军看着周文龙,一句话却没有说完。

    看着王志军的面色,周文龙也瞬息之间冷静了下来,是啊,郝宗义勾不勾结匪徒并不重要,谁掌握着沙阳郡,谁便能指认任何一个人勾结匪徒,即便是自己,也不例外。重要的是,他们为什么要对郝宗义动手。

    出事了!暴露了!周文龙脑子里轰轰地闪过这两句话。既然他们敢悍然对郝宗义下手,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自己派出城去的喻大山,必然也已经落到了对方的手中。

    他缓缓地坐了下来,提起酒壶,往嘴里大口大口地灌着酒,天堂与地狱之间,原来就仅仅隔着这么一点距离,转眼之间,自己先前美好的设想已全部告落空,现在是该考虑自己的退路了。

    “大人,你快走吧!”王志军连声道。

    “走?往哪里走?”周文龙看着王志军,“我是朝廷派来的官员,堂堂的御史大夫,他姓刘的就算在沙阳一手遮天,又敢把我怎么样,莫不成想造反吗?”

    王志军苦笑,“大人,您不了解刘老太爷。”

    正说着话,外头一个随从已是跑了进来,“大人,刘老太爷,还有沙阳郡四大家家主,已经往这里来了。”

    周文龙一怔,看着王志军,“看来还真是让你说着了,他当真没有准备放过我,胆子可真大。哼哼,哼哼哼。”

    王志军看着周文龙还能笑得出来,以为周文龙吓得有些傻了,“大人,这里是沙阳郡,他们想做什么,还不是就做什么。现在,怎么办啊?”

    “怎么办?”周文龙看了一眼王志军,“就凭他们还想拦住我,我想走就走,可我再回来的时候,这些人一个也别想活。”

    “大人,现在肯定什么证据也没有了?”王声军叹息道。

    “喻大山带走了一份,可我这里还有一份,本来只是以防万一,还真没有想到能用上。”周文龙冷笑,“你从后门走吧,安安心心地等着我回来,本来不想与他们撕破脸的,可现在,也怪不得我了。”

    王志军看着周文龙走到卧室之内,片刻之后出来,已是换了一身装束,手中居然提着一把剑,平常也能看到他将这把剑悬在腰间,但只当是这位御史大夫显示自己文武双全的一种虚荣而已,可现下,看到周文龙将剑抽出,伸手一抖之间,长剑嗡嗡直响,一股清冷的光芒在剑上游走不停,剑尖竟然喷出剑芒,王志军不由呆了。

    周文龙推开了房门,大步向外走去。没有人知道,他这位朝廷官员,可是一位九级高手,他之所以如此毫不惊慌,是因为他知道,沙阳郡中,根本就没有可以拦住他的人。据他所知,沙阳郡中,武功最高的应当是刘老太爷的那位大管家刘保了,亦不过是八级巅峰。

    可八级巅峰也是八级,与九级说起来只有一线之差,但真要动起手来,那可是天差地别。

    他走出了大门,走下了楼梯,来到院子里的时候,院门轰然洞开,刘老太爷拄着拐棍,微笑地看着周文龙。

    “周大人,这是要走吗?也不准备跟主人告辞?”

    周文龙哈哈一笑:“主人,沙阳郡的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皇帝陛下。周某是大越官员,吃得是大越的俸禄,当得是大越的官,奉得是陛下的命,当来便来,当走是便走。”

    “我还以为你要说是张左相。”刘老太爷脸上笑容不减,“看来你也知道,现在张左相的话,在我们这里是不灵的了。刘保。”

    刘保挥了挥手,外头鱼贯走入一群人,两人一个,扯着一个袋子,走到院子中,抖开袋子,五具尸体被抖落在地。

    “喻大山是朝廷命官,你居然也敢截杀,看来你真是想造反了,刘老太爷,你这可是在自己的罪状之上再加一条了。”周文龙眼中寒光闪现。

    “能送到御案之上的那才叫证据。只要送不到皇帝陛下面前,又有谁知道我杀了大越官员呢?”刘老太爷笑道,“各位,你们说是不是?”

    身后,四大家族的人都放声笑了起来。

    “看来你们是想连我也留下了?”周文龙道。

    “当然。周大人,既然来了,就别走了,沙阳郡风水不错,我会给周大人选一个风水宝地,保证是旺子孙的好地方,给你丰光大葬的。”刘老太爷微笑着。

    “就凭你们,也想拦我?刘保吗?”周文龙提着剑,缓缓向前走着,眼光盯着刘老太爷身边的刘保。

    可刘保居然后退了数步。

    周文龙一怔,竟然是刘老太爷。

    “看来郝宗义当真是被丧子之痛气糊涂了,居然忘记了告诉了你这一点,刘老太爷才是我们沙阳郡第一高手啊。”身后,黄希大笑道:“周大人,你是九级高手,我们这些人自然不是对手,但别以为九级高手就可以在沙阳郡横行无忌,你算个什么东西?”

    周文龙的脸色冷了下来,看着面前头发花白的刘老太爷,知道自己失算了,不但自己失算了,连左相也失算了,眼前这个老头子,隐藏得好深。

    今天只怕不拼命,当真是要栽在这个自己原本没有放在眼里的沙阳郡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手中长剑一声长吟,剑尖陡地喷出长长的剑芒。剑光闪动,院子里顷刻之间,尽是剑光。

    除开刘老太爷,所有的人都迅速退出到了院子外,刘保挥挥手,早已准备在外围的家丁纷纷涌了上来,一排排地将驿馆围了起来,一柄柄长弓拉开弓弦,搭上利前,对准了前方。

    刘家做事,向来是算无遗策,就算觉得老太爷有绝对的把握,他们仍然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万一周文龙脱身而出,这些利箭能阻他片刻,外面大家便可以一涌而上,相信即便他能突出来,也肯定受了不轻的伤,以刘保为首的人,并不是没有希望拿下他。

    院子里,不时响起剧烈的撞击声和怒吼声,不过声音都是周文龙发出来的,倒是刘老太爷没有发出一声。

    轰隆一声,前方的院墙突然倒塌,烟尘四起,刚刚还在激战的院子里却没有了任何的声音,烟尘之中,刘保惊讶地看到,刘老太爷有些狼狈地跌倒在满地的碎砖烂石之间,挣扎了几下都没有爬起来。

    立即冲过去,扶起了刘老太爷,眼前却没有周文龙的身影,他睁大眼睛,看向院内,什么也没有,视线前移,终于看到驿馆的大堂之内,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地上,手里依然紧紧地抓着那柄长剑。

    刘老太爷咳漱着,嘴里不停的血涌出来,看得刘保惊心动魄。

    “老了,真得老了!”刘老太爷缓缓摇头,伸手入怀,掏出一方手帕,擦着嘴角的血迹,一边的黄希,从废墟之中找出了刘老太爷的拐仗,黑沉沉的拐杖之上,布满了剑痕。

    “权大人。”一边擦着嘴角的血迹,一边对着人群之后的沙阳郡郡守权云:“给朝廷写奏章,沙阳郡大雪成灾,周大人心系灾民,日夜奔走在救灾一线,疲累交加,风寒入体,重病不治。”

    “这,这有人信吗?”黄希看着满地的废墟,喃喃地道。

    刘老太爷微微一笑:“有人信,当然会有人信。便是杨左相也会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