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25.第225章 证据

    郝宗义跌坐在家庙之内祖宗的牌位之前一言不发,从刘家大管家刘保离开之后,已经整整两天了,不言不语,不吃不喝。

    刘保从丰县回来,给他带回来了他独生儿子的郝家国的遗体。

    一宗看起来异常简单的剿匪任务,原本以为只是一次冬季的武装拉练,顺便获取一点军功,但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别,却是永诀。出发之时英姿勃发的儿子,回来的却只是灵枢之内一具冰冷的,伤痕累累的尸体。

    夫人在看到儿子尸体的第一时间就昏厥了过去,醒来之后便不言不语,不哭不笑,宛如活死人一般,整个郝府之内都陷入到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可老太爷传过来的话,更让郝宗义惊怒交加。

    不要想着报仇,现在私仇是小,沙阳郡事大,大家要群策群力,保住沙阳郡的控制。

    自己的儿子死在土匪手里,居然还要自己忍气吞声,与土匪把酒言欢吗?郝宗义满腔愤懑,但刘保话里话外的意思极是明显,刘家与另外几大家已经达成了协议,他们的家人都还好好的活着,所要付出的,只不过是一些钱粮而已,可自己,却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说什么自己还年轻,还可以再生一个甚至很多个?当自己是什么,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阿猫阿狗吗?郝宗义愤怒地低吼着。

    反对?有用吗?沙阳郡是刘老太爷的沙阳郡,另外与自己实力差相仿佛的四大家已经与刘家同声共气,自己的主张不会有任何的作用,相反,如果自己不认同刘老太爷的意见,只怕接下来,郝家便要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作为沙阳郡的土生土长的家族,他太清楚刘氏的强大。那些水面上的,水面下的,对郝家都有着绝对的优势,更不要提还有另外四家以及官面上的支持了。

    痛恨入骨,却又无可奈何,这种感觉让他几乎想要发疯。

    “老爷,老爷,您出来吧!”外头传来了小妾哀哀的哭泣之声。郝宗义理都不想理。

    “老爷,出来喝口水,吃点东西吧!”外头的声音不断地响起,让郝宗义更加烦闷透顶,吃?怎么吃得下?

    他大步地走到门边,哐当一声打开门,看着门外跪了一院子的人,挥舞着手臂,愤怒地吼叫道:“滚,都给我滚得远远的。”

    看到院子里的小妾和一众家人仍然跪在哪里,勃然大怒的郝宗义顺手操起了走廊之上的一条板凳,疯子一般的向着众人击打而去。

    一片惊呼声中,院子里的人狼奔鼠窜,顷刻之间消失一空。

    眼前终于清静了,郝宗义咣当一声丢了板凳,步履踉跄的走到屋内,关上房门,再一次陷入到悲痛欲绝之中。

    时间缓缓地流逝,夜色如约而至,风仍然那么大,雪仍然那么急。郝宗义知道,就是在这样的天气之中,仍然从沙阳郡有源源不绝的车队在向着丰县前进,他们在用钱粮去换回自己的儿子,孙子,可自己,却连这个机会也没有了。

    顾全大局!这就是刘保临之时留给自己的最后四个字。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郝宗义没有回头,目光只是痴痴地看着供桌之上,新添的那一块灵牌。

    “滚出去,滚出去!”他低吼道,“我不想见到任何人。”

    “郝家主,难不成你窝在这里,看着你儿子的灵牌,你儿子就能活过来?还是能为你儿子报仇?”身后传来的声音让郝宗义一个激凌,他霍地回头,眼前出现的人让他几乎失声叫了出来,伸手指着对方:“你,你…….”

    来人微笑着,“知道公开来见郝先生不方便,所以只能出此下策,郝先生还请不要见怪!”

    郝宗义终于回过神来,双手抱拳,向着来人拱手为礼。

    “周大人!”

    来人,是来自越京城的监察御史周文龙。看着一身黑色夜行衣的周文龙,郝宗义震惊得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周文龙走到灵桌前,上了一柱香,双手抱拳,一揖到地。

    “为国身殒,当为我辈楷模,郝家主,有你一个好儿子。”回过身来,他看着郝宗义,情真意切地道。

    哗啦一声,郝宗义的泪水便如同开了闸的洪水一般,滔滔而下。他呜咽着仆倒在灵桌前,双手死死地抠着桌子。

    周文龙盘膝坐在一侧,静静地看着郝宗义。

    终于,郝宗义的情绪缓缓地平静了下来。

    “郝先生,我来的意思,想必你也明白。”周文龙缓缓地道:“如果你真爱你的儿子,心疼你的儿子,那就该与我联手。”

    “我凭什么相信你?”郝宗义抬头看着见子的灵牌,“周大人,如果你真有法子,就不会这个样子,鬼鬼祟祟地摸到我家里来。”

    “我是堂堂的监察御史,却不得不像一个小贼摸到你的家中,你不觉得这正是我们大越的悲哀吗?”周文龙义正辞严地道:“大军剿匪大败,居然与土匪媾和,以钱粮来换取俘虏,甚至与土匪勾连,欺上瞒下,郝先生,他们如此做,如何让像你儿子那样战死沙场的英雄们瞑目?”

    郝宗义像看着白痴一般看着周文龙:“周大人,我知道你想要干什么,你来沙阳郡,无非就是想把沙阳郡弄到杨左相的囊中去,而现在刘老太爷在,你根本不能如愿,所以不要在我的面前装得这样义薄云天,这会让我感到恶心的。”

    周文龙被郝宗义一顿抢白之下顿时涨红了脸,看着郝宗义,他也有些动气了。“好,郝家主,我也就问你一句,你想不想替你儿子报仇?如果你说不,我掉头就走,明天,我便启程回越京城去,这沙阳郡还是刘老太爷的沙阳郡。”

    “如果我说想的报仇,想将那些土匪杀个一干二净,你能有什么办法?”郝宗义盯着周文龙。

    “你别忘了,我的身后是杨左相,连洛家那样气焰熏天的超级家族,都被我们杨左相斗垮,你觉得刘老太爷当真是我们左相的对手吗?”周文龙冷笑道。“只要你向左相宣誓效忠,帮助杨左相拿下沙阳郡,我在这里保证,郝家主便是沙阳郡的下一任郡守,那时候的你,大权在握,想要报仇,是不是要容易得多?”

    “谈何容易?”郝宗义嘿然一笑。

    “说容易便容易,要是什么都不做,那当然困难了。”周文龙在屋里踱了几步,转头看着郝宗义:“刘老太爷这一次可是犯了大忌了,我需要铁证,需要刘兴文大败的证据,需要他与土匪私下议和,偷运钱粮给土匪的证据。只要左相拿到了这些,那刘老太爷在朝中的靠山便无话可说。不要以为刘老太爷真得很强大,左相只是投鼠忌器而已,左相大人刚刚击垮了洛家,不易再过多竖敌,这一点你明白吗?”

    郝宗义沉默不语。

    “不得不承认,刘老太爷对沙阳郡的控制的确很严密,我到现在没有拿到有十足把握的证据,可是如果有了郝家主的帮助,那可就不一样了。郝家主,你替左相立下这样的大功,左相岂有不大力酬谢的道理?杨左相对于自己人,可一向是很慷慨的。”周文龙道。

    “我不需要什么酬谢,我只需要将那些土匪斩尽杀绝,一个不留。”郝宗义喘着粗气,狠狠地道。“我要他们一个个死得其惨无比。”

    “只要左相握有了沙阳郡,这些都不是问题。”周文龙用力地道。

    郝宗义看着周文龙,缓缓地伸出手去:“好,你需要什么?

    周文龙心中大喜。

    天色还未放亮,周文龙已经重新回到了驿馆之中,他的房内,装扮成他模样的清瘦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书本。

    “拿到想要的东西了?”他问道。

    “当然。”周文龙得意地笑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包裹,“有了郝宗义的亲笔证词和证物,这一次,我要看那个老不死的还能嚣张多久?”

    “可是周大人,你想过没有,现在你如果突然返回越京城去,会不会引起刘老太爷的怀疑?那可是千年的狐狸成了精,你不会这么容易就走得了的。”清瘦中年人摇头道。

    “我当然走不了,可是你能走啊!”周文龙嘿嘿一笑,“带着这些东西回越京城去,然后便能搞定一切了,而我,就继续在这里与那个老不死打哈哈吧!我倒想看看,当朝廷的天使带着军队出现在沙阳郡的时候,这个老东西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也只能如此了。”清瘦的中年人站了起来,从周文龙手中接过包裹。“其它的那些证据我也都已经收拾好了,对付刘老太爷这样的人,不动则已,一动就必然要将其致于死地。否则必然遭其反噬。”

    “当然,你一路之上小心。”周文龙叮嘱道。

    “放心吧大人,在刘老太爷眼中,我只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而已,这样的人,这沙阳郡城中成千上万,他怎么可能注意到我的存在?现在郡城里乱哄哄的,一个我这样的人离开,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您便等着好消息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