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22.第222章 包在我身上

    刘保的眼睛,定在了面前的一个大型沙盘上。

    沙盘几乎占据了房内三分之一的地盘,惟妙惟肖的造型,完全复制出了丰县以及从丰县到这里的地形地貌,刘保一眼便能认出其间一些区域,是自己这几天走过的地方。真正让刘保震惊的是沙盘之中一片高原平地之上,拔地而起的城池模型。

    城池修建在这唯一的高原平地之上,四周尽是险峻的山川,就算刘保不是军事方面的行家,但凭直觉,也能一眼看出,如果真让这城建起来,那只要有足够的兵力,这里几乎是不可能被攻破的。没有任何大型攻城器械能够靠近这座城池,相反,在城内,却可以尽情地使用任何他们想用的攻击武器。

    “这便是他们口中未来的太平城么?”刘保喃喃地道,伸手轻轻地抚摸着这精巧的城池模型。眼下,他所见到的,还只是大片大片的森林以及被清理出来的空地,这里,仍然是一片废墟,但只要看到了这个模型的人,必然会被其美妙的前景所吸引。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走到一边坐了下来。他被引到这里来,与这里的大头领面谈,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毫不在意让他看到如此机密的事情,在刘保看来,这的确应当是一件该保密的事情,要么对方是没有这个意识,要么对方是根本不在乎让自己知晓。

    大少爷很好,并没有受到什么虐待,身上的伤也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对方封住大少爷全身真力的手法却极是巧妙,便是自己也无法为大少爷解开,其它被关起来的人,也都大同小异,除了没有人身自由外,也都还算活得滋润。

    陆丰说得不错,这些人不像是土匪,更像是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这一天的时间,刘保见了不少山上的人,大部分人的身上,带着明显的军人特征。

    屋外响起了脚步声与说笑声,其中一个是王厚,刘保立时便站了起来,面向大门,伸手抚了抚衣服上的褶皱,又整了整发冠,多年在刘老太爷家当管家,已经让他养成了良好的礼仪习惯。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让刘保有些诧异的是,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位,脸上红一块紫一块,竟然是伤痕累累。

    “刘管家?”年青的身影停在了门口,看着刘保,含笑问道。

    王厚上前一步,道:“刘管家,这位就是我们雁山的大首领,秦风秦将军!”

    刘保这才醒悟过来,双手抱拳,一揖到地:“秦将军好,刘老太爷让小人代问将军好,并对将军善待我家大公子表示万分的感谢。”

    秦风笑着点点头,伸手扶起了刘保,来之前,王厚与邹明已经向他详细介绍过这位刘氏的大管家了,一位八级巅峰好手,竟然委身刘家做奴才,一口一个小人,这让秦风对那位远在沙阳的刘老爷子充满了好奇。

    “有所求耳,自然要礼下于人。”秦风直截了当地道。“刘管家,请坐,你我都是武人,就不必绕来绕去绕圈子了,直接开门见山吧,我们提出的要求,你们答应与否?”

    刘保转过身来,看着大马金刀坐在主位之上的秦风,微笑点头:“当然,对于秦将军提出的要求,我们一切照办。其实第一批粮食现在应该已经在路上了,至于将军你提出的银两…….”刘保顿了一顿,伸手入怀,在伸出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个扁平的盒子,打开,轻轻地放在秦风身边的小桌上,“我已经带来了银票。当然,如果您更喜欢白花花的银子实物的话,我们也能运来。”

    拿起桌上的盒子,随手翻了翻这些面额巨大的银票,秦风倒是有些惊讶了。“想不到刘老太爷如此爽利。”

    “老太爷做事,一向爽快,从不拖拖拉拉。”刘保笑道:“临来之时,老太爷说了,愿意在秦将军开价的基础之上,再上浮三成。”

    “哦,这是一个什么说法?”秦风颇感意外,从来只有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倒没有想到还有肉票的家属主动要求加价的。

    “将军所开价码,都是针对的我沙阳郡兵将领,看来将军对我们沙阳的了解还是很深的,这一次我到了太平城,看到这里的状况,想来那些普通士兵,将军是没有打算释放了!”刘保问道。

    “不错,我这里需要大量的人手,刘管家也看到了。”秦风指了指屋子中间的城池模型,“这个城池虽然说不上大,但真要造起来,只怕也要好几年,除了钱粮,自然还得有人手,这些青壮不错啊,正好改了我的燃眉之急。”

    “老太爷加价三成,就是想让将军能将这些士兵一并释放。”刘保道。

    “这不可能。”秦风断然拒绝。

    刘保沉吟了片刻,看着秦风道:“秦将军,看您的作派,自然是不想一直在山上当一个山大王的,想来将军心中自有块垒,必有一番凌云壮志,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您需要更多的,更强的朋友是不是?如果这一次您能满足老太爷的这个要求,那么您就获得了老太爷的友情。我想,这对于将军未来的发展,将是大大有利的。”

    秦风眼神闪动,若有所思地看着刘保:“刘管家,难不成刘老太爷现在遇上了难过的坎?这些兵马,有可能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没有这么严重,不过嘛,对于老太爷来说,这些郡兵能安全回去的话,事情做起来便更简单一些。”

    “不知管家能不能详细地说给秦某听一听呢?也好让秦某判断是不是要与刘老太爷做成好朋友!”秦风笑着。

    “也不算什么秘密。”刘保道:“我们沙阳郡一向是由老太爷说了算,而老太爷的身后,自然也是有靠山的,当然,我们刘家,与这靠山更多的是互相帮衬,现在嘛,张左相上台,想将沙阳拿到手中,一来可以壮大他自己的实力,二来呢,也可以打击到他在朝中的对手,我们老太爷不想改换门庭,因为张左相现在正得势,气焰太嚣张,如果刘氏投过去,很难保证自己的独立,只怕当真会沦为张家的奴才。本来这事儿对刘家也算不得什么,但偏偏出了这事儿,那就容易让张左相抓到口实了。几千郡兵全军覆灭,对于手握全国政事,统领军民两道的张左相来说,要打击我们刘家,可谓是名正严顺了,至少我们大公子便少不得有牢狱之灾。所以我们需要这支军队光荣凯旋。”

    “原来如此,光荣凯旋,自然也得我们好好配合一番,从此安生下来不再闹事对不对?不然就容易露馅?”秦风嘿嘿笑着。

    “将军更真是聪慧!”刘保笑道:“老太爷正是这个意思,只要秦将军能应了此事,那么丰县以后就归刘将军您了,而且您的军队,以后也能从刘老太爷那里,得到一份固定的粮草和饷银。”

    “老太爷好大的手笔!”秦风大笑,“付出些钱粮,不但稳稳地握住了沙阳郡的控制权,还就相地让我们成为了他的打手,这个算盘打得可真是极响的。”

    “也于双方都有利!”刘保微笑道:“合则两利嘛,秦将军需要钱粮,需要地盘,这对于我们刘家来说,算不得什么事情。”

    “刘老太爷能作得了主?将丰县给我?”秦风作不信状。

    “沙阳郡守,在老太爷的面前,地位只怕还没有刘某人高。”刘保淡然道:“自说老太爷说了,当然便能做到,秦将军想让谁去做县令,县尉,只消说来名字,下一次刘某来的时候,便能带来盖着大印的委任状。”

    “可现在丰县还在梁达手里,莫非刘老太爷连齐人也能指挥得了?”王厚在一边道。

    “等这里与秦将军谈妥了,刘某便会去丰县县城,与梁将军好好谈一谈,我们刘府指挥不得齐人,但让这梁将军退出丰县嘛,还是问题不大的。”刘保胸有成竹地道。

    “刘管家,你也看到了,现在我这里的确差人手,你将四千青壮弄跑了,我这里的事情可就没有做了,那我要这许多钱粮又有何用,放在山上长霉吗?”秦风摊了摊手,“刘管家是能人,有什么法子能解开这个难局?”

    刘保沉思片刻:“将军,现在在沙阳郡,有极多的逃难百姓,这些人无家无业无依无靠,生活无着,每日都生活在饥饿边缘,刘某可以为秦将军弄来,以此抵数。一来可以让秦将军缓解用人之苦,二来也算是给这些人找了一口饭吃,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三比一!”秦风竖起了三根手指,四千郡兵,他便要一万二千人丁。

    “小事一桩。”刘保大抱大揽。

    看到刘保如此的胸有成竹,不禁让秦风对于刘氏在沙阳郡的能力和控制力刮目相看,自己要想在这丰县做大,只怕以后与这刘家少不了交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