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18.第218章 惊人的消息

    双方都已经含蓄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该说的,都已经在有意无意之间全都摊到了桌面之上,接下来的便只能是双方后台的角力以及自身的选择,再多说反而没有了任何意义,倒显得吃相太难看了。一大屋子里的人,放下了先前的剑拔弩张,脸上挂起了虚伪的笑容,觥筹交错之间,奉承与马屁齐飞,越京城与沙阳郡的荤段子轮翻上阵,便是先前几近翻脸的郡守权云与御史大夫周文龙两人也一齐笑语晏晏地碰了好几杯。

    唱着凄凄惨惨戚戚小调儿的父女此刻自然已经是领了赏金,千恩万谢的退了下去,换上来的则是高大上的歌舞,歌舞升平,太平盛世的场景一幕幕上演,怎么看都是一副和谐的客友主恭的场面。

    热闹的大厅里,一个青衣小帽的老汉悄无声息的穿过了大厅,走到了上头刘老太爷的身边,俯耳低语了几句,刘老太爷的面色微微一僵,坐直了身子,脸色稍稍紧崩了片刻却又马上松驰了下来,微微点头,青衣老汉又躬着身子退了出去,小小的一个插曲,似乎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关注。

    舞仍在跳着,歌儿仍在唱着,刘老太爷又连着与好几个上前来敬酒的当地豪绅喝了几杯之后,这才笑着放下了酒杯,微笑着对周文龙道:“周大人,老朽稍稍告退一会儿,这人老了啊,有些玩意儿可就不太管用了,得罪得罪!”

    “老太爷请便!”周文龙以为刘老太爷要去小解,会意一笑,连连点头。

    刘老太爷站了起来,微笑着向四周点头示意了一下,这才转过身来,在一位老仆的搀扶之下,颤颤巍巍的向着后堂走去。

    一脱离众人的亮线,赵老太爷佝偻着的腰便直了,脸上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颤颤巍巍的双腿用力地向前大步走着。

    “他在哪里?”

    先前退出大厅的青衣老汉低头道:“在后面小厅。”

    “还有多少人知道?”

    “这人倒也懂事,倒了沙阳郡之后,并没有去别处,而是直接找到了我,我将他带到了这里,到目前为止,此事还无人知晓。”老汉道。

    “嗯,做得不错,他叫什么?”

    “是丰县县尉,陆丰。”

    “陆丰?”刘老太爷点点头,“原来是他,那就难怪了,我知道他,是一个聪明人。”

    说话间,到了后院一间小厅里,陆丰正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屋里转来转去。屋里光线微暗,陆丰一抬头,便看见了门口的刘老太爷。立刻推金山倒玉柱,卟嗵一声跪倒在地上,“丰县陆丰,见过老太爷。”

    “起来说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刘老太爷不动声色地摆摆手,“兴文带五千大军去剿灭一群土匪,怎么还吃了败仗?”

    陆丰站了起来,却仍然躬着身子,低着头,“老太爷,不仅仅是吃了败仗,而是全军覆灭,自刘将军以下,五千郡兵战死近千人,剩下的全都成了俘虏。”

    喀嚓一声,上好在红木太师椅扶手在刘老太爷的手中变成了碎末,即便经历过再大的风浪,见识过再多的风云,此刻刘老太爷的脸上仍然露出了惊骇不已的神色。

    “怎么可能?”发出惊叫之声的却是青衣老汉:“一支百多人的土匪,纵然个人战力都很出色,又怎么能是数千大军的对手?”

    陆丰抬起头,“老太爷,大管家,土匪不是一百多人,而是上千人,而且他们不是流匪,他们是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强悍军队,他们有两个九级高手,其它八级,七级高手更多。”

    青衣老汉倒吸了一口凉气,“两个九级高手,怎么可能?什么时候土匪窝里也能出这样的高手了?领头的不是邹明么?”

    “邹明只是他们其中的一员,掌盘的不是邹明,而是其中的一个九级高手。”陆丰道。

    片刻的失神之后,刘老太爷已经恢复了平静,“兴文有事没有?”

    “刘将军与对方过了招,受了一点伤,不过并无大碍,现在刘将军在土匪那里,倒也没有受到虐待,对方待刘将军还是很客气的。”陆丰道。

    “详细说说。”刘老太爷身子微微向后一靠,闭上了眼睛。山雨欲来风满楼呢,左相张宁正相对沙阳郡动手,虽然对手还是想拉拢自己,但刘老太爷却清楚,自己是不可能投奔张宁的,因为现在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些人物,论起底蕴,实力,丝毫不弱于张宁,自己如若倒戈,以后必然会有着无穷无尽的麻烦,而且,改换门庭也是一件遭忌的事情,坏了名声不说,更是会让张宁就此拿住把柄,除了依靠他之外,再也无法摆脱。

    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可这关键节点之上,儿子刘兴文却出了这么大的漏子,这不是将嘴巴送上去给人打么?

    一盏茶功夫之后,陆丰已是言简意赅地这一次刘兴文剿匪的前前后后讲了一遍,听到四千余人就这样被堵死在那样一个绝地之中,不得不向对手投降,刘老太爷的嘴角不禁抽搐起来,愚蠢呢!他在心里无声的呐喊着,如果带队的不是自己的儿子,这样的窝囊东西,还真是死了更干净一些。

    陆丰从怀里掏出那张秦风开出来的单子,双手呈给了刘老太爷身边的青衣老汉,只是扫了一眼,青衣老汉便变了颜色,“当真是狮子大开口,居然要十万斤粮食,五十万两白银,才会放回大少爷!老太爷,您听听……”

    青衣老汉一条一条地念着一个个将领身后标注的价款。

    陆丰低头道:“那个姓秦的头领说,刘将军值这个价。”

    刘老太爷闭着的眼睛睁了开来,看着陆丰,冷笑道:“这个人倒是将我们的底细摸得很清楚,这些外来人,怎么会知道如此多的底细,陆丰,这里头有你的功劳吧?”

    陆丰身上冷汗直冒,卟嗵一声又跪了下来,“老太爷,我也是为刘将军着想,要是陆丰随意胡言,惹恼了他,只怕刘将军有不测啊!”

    刘老太爷摆摆手,“算了,我倒也没有怪你,我的儿子,刘家未来的掌门人,当然值这个价,只是兴文太让我失望了。”

    “老太爷,现在怎么办?”青衣老汉问道。

    刘老太爷眯着眼睛,“刘保啊,你去前厅,就说老太爷我年纪大了,今儿高兴,酒又喝多了一点,所以在后厅眯着了,让大家先散了吧。”

    “是!”青衣老汉刘保点点头,转身向外走去。

    “等他们都散后,你派人去通知权郡守,还有黄,陈,田,方四位家主,悄悄地回来,不要惊动其它人。”

    “是!”

    “周文龙哪里,派人盯着点,对了,原本给他准备的礼物和美女,马上送过去。”刘老太爷吩咐道。

    “老太爷,这眼见着便要撕破脸了,还有这个必要么?”刘保有些迟疑。

    刘老太爷哼了一声,“先送过去,这算什么?只要能迷惑他一阵子也就值了,能让张宁委以重任的,自然不是什么废物,当真翻脸了,这些东西,难不成他还带得走不成?”

    “是,小人明白了。”刘保匆匆而去。

    刘老太爷看着陆丰,“你把那两个九级高手的情况再跟我说说,丰县这地界,从哪里冒出来这么两个人呢?居然还有一支战力强悍的军队,陆丰,你确认那不是齐人的阴谋诡计?”

    “老太爷,绝不是,齐人将领寇群,便是被其中一名九级高手一拳击毙的。”陆丰肯定地点头道:“而且看梁达恼羞成怒的模样,应当与他们无关。”

    “一个用刀的九级高手,还有一个单凭拳劲就能震塌山崖,用刀的不好说,这单凭拳劲就能有如此威能的可不多啊,在我们大越,可就更少了。”刘老太爷眯起眼睛,微微摇头。

    大轿在街道之上疾行,轿中的郡守权云心中也是忐忑不安,刘老太爷虽然已经表明了态度,但左相抛出来的诱饵可也太诱人了一些,老太爷能不能经得住诱惑,可也真难说得紧,在沙阳郡这几年,自己可是清楚老太爷的为人,那是标准的利益至上,有利则合,无利则分,这一次,也不知道自己身后的人在老太爷心目中的份量究竟如何?

    叹了一口气,抛开那些政争不谈,就自己而言,真是不愿意离开沙阳郡啊,虽然因为刘老太爷的存在,自己完全没有那种一方诸候的感觉,但不操心便能完成上头大佬的任务,每年还有大把的分红,对于自己这种在政治之上已经没有了多少向上之心的人来说,的确是再合适不过的位置了,真要离开这里,回到越京城,见人就打躬作揖,低声下气的日子,可真是不敢相像,而且得罪了张相,回到越京城,就能有好日子过吗?

    “权郡守!”大轿突然停了下来。权云撩开轿帘,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老太爷请大人回去有要事相商。”

    “老太爷?”权云惊呼了一声,才刚刚离开,却又召回,定然有大事发生。

    “转轿!”想也没想,他立即吩咐道。

    “郡守大人,您的大轿仍然回郡守府,小人这里已经另备了一乘小轿!”外头那人道。

    听到如此一说,权云的心一沉之下又是一喜,如此神秘,自然是要避开人的耳目,在沙阳郡城之中,现在要避开的人唯有一个,那就是周文龙,看来老太爷是已经拿定主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