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13.第213章 肉票

    刘兴文盘膝坐在雪地之上,脸色腊黄,与秦风硬碰硬的一击,哪怕有两个副将的帮助,他仍然受了不轻的内伤,对方的内力极为怪异,此刻残余在体内的对方的真气,犹如一根根活着的有生命的钢针,扭曲着向着自己的丹田气海攻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过是趋赶了十之七八。

    比起身上所受的内伤,更让他绝望的是目前所处的境遇。数千人被封在这个类似葫芦的峡谷之内,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仰望谷顶,出现在他视野之中的土匪,岂只二三百人,光是现在他看到的,只怕便不下七八百之众。

    痛悔如同烧红的烙铁一般在狠狠地烙着他的心房,不管是丰县的情报还是于超最后探得的情报,土匪的总人数,从来没有超过三百人,数倍之差的敌情,让自己得出了完全错误的结论。二三百人是封不住这个谷口的,但如果有上千的敌人,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自己掌握了准确的情报,怎么会如此大意?这场剿匪,从一开始,自己便已经踏入了一个万劫不复的陷阱之中。

    于超投降了土匪。

    这是刘兴文在强攻失败之后才明白的事实,这位他倚以重托的斥候营校尉早已经无影无踪了,而正是这位于超,将他们引进了这个绝地。

    啪的一声,一滴冰冷的雨点自天而降,砸在他的脸上,他惊骇地抬起了头。雪停了,但冰冷的雨水却不期而至,老天爷似乎还嫌他们不够惨,在他们已经一个狗吃屎跌倒在地上的时候,还不忘狠狠地在他们屁股之上再来一脚。

    “这场雨来得可真是时候!”常小猫笑嘻嘻的钻进了窝棚之内,“看这样子,只怕一时不会停下来,天寒地冻,他们在谷里无遮无挡,连生火的柴禾都难寻,这一夜,他们可难熬得紧了。”

    “看来我们可以提前结束这场战事了。”王厚拈须微笑,“秦将军,这可是几千人呢,您当真任由他们在谷内被活活冻饿而死?”

    “当然不!”秦风呵呵笑了起来,“这些人可都是些宝贵的劳动力,咱们在那地方开荒辟地,建城筑家,哪样不需要人手?先熬一熬他们,让他们明白,除了投降就是一个死字之外,相信他们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以少击多,将一支五千人的郡兵活生生的吞了下去,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可真是难以相信!”邹明叹息道:“秦老大之能,今日算是眼见为实了。”

    “时也,势也,命也,运也!”秦风却是摇头谦逊道:“说起来,这场战事我们能大获全胜,里头碰巧的因素太多了,比方说那个于超,便是一个极大的变数,我还是小瞧了这天下英雄啊,如果不是因为小水的缘故,只怕现在我们便陷入困境了。”

    提起小水,大家都笑了起来。

    “这一次于超的确是立了大功,能让刘兴文这几千人自投罗网,兴高采烈地进入这绝地,还真只有他能办到,但现在这家伙还一直以为在为洛一水效劳,如果让他知道现在洛一水完全成了一个样子货,不知会不会出现什么反复?这是一个人才呢!”常小猫摸着下巴,看着秦风,皱眉道:“至少在斥候这一行当上,我们敢死营的老兵们,现在还真没有人能比得上他。”

    “且看看吧!”秦风想了想,“等拿下了谷内这些兵,小猫便去与他开诚公布谈一谈,如果愿意,就拉他入伙,如果他不愿意,便让他自去吧!”

    “明白了!”小猫点点头。“老大,你们先歇着吧,我与野狗,邹明他们轮班巡逻,刘兴文这几千人被困在谷底,一般的普通士兵上不来,但内里的一些武道高手,还是能攀爬的,我们得盯紧着点,可别有了漏网之鱼。”

    “网再密,也不可能全部打尽的。”秦风呵呵一笑,“王先生,你休息吧,我去转一转。”

    王厚一大把年纪了,这几日倒真是心力交萃,现在大事已定,心下放宽,困倦早已袭来,一听秦风如此善解人意,当下也不客气:“年纪大了,的确支撑不住,老头儿可就不客气了。”

    走出窝棚,外面的雨下得虽然不大,但丝丝缕缕,落在脸上,却是似乎要冷到骨子里,雨丝随风飘荡,无孔不入。

    “这可比下雪还要让人难熬!”站在谷顶,两人盯着谷底一团团明灭不定的篝火,小猫道:“谷底没有什么树木,连灌木也少,最多也不过是雪下一些枯草,冻雪坚硬,想将他们挖出来可也不是什么易事。几千人的队伍,恐怕到了下半夜,就得硬挺了。”

    “没有取暖之物,没有遮蔽之物,连粮食也没有,这些家伙们顶不了多久的。估计明天,咱们就可以收拾战场了。”秦风笑道:“没有想到这一次如此顺利,正说劳力不足呢,沙阳郡便巴巴地送来这好几千人的队伍,有了这些人,到了明春,咱们的筑城计划可就有眉目了。”秦风满心欢喜。

    “有一个问题啊,老大,你想过没有?”小猫搔了搔脑袋,“粮食,以前我们人不多,有十万斤粮食打底儿,凑巴凑巴,熬过一个冬天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但真要收了这几千人,那可便是多了几千张嘴呢!吃什么?总不能让他们干干活,不吃饭吧!”

    说着说着,小猫的脸色更是严峻了起来,他可也是当过一营统领的人,当时他的追风营三千人的吃喝拉撒,足以让他这个营统领为此操碎了心,而且那个时候,他们可是不缺粮的。

    “小猫,你还记得安阳郡的那些郡兵吗?”秦风边走边道。

    “当然记得,怎么可能不记得?”小猫脚步微微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愤恨之色,但转眼之间,却又恢复了正常。

    “郡兵里头的军官,大多是些什么人?”秦风问道。

    小猫不屑地笑了起来:“那些东西有几个顶用的,大多都是些权贵子弟,赖在郡兵之中镀金的,骗取些军功罢了。”

    “那你觉得,沙阳郡兵之中,这样的人多不多?”秦风又问道。

    小猫眼睛一亮,不管那国那朝,军功向来都是晋升的捷径,因为要想得到军功,可得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去玩命儿的。但这也仅仅是对于那些没门没路的贫苦子弟,豪门权贵自然有他们的路子,郡兵便是其中之一。郡兵也是兵,有正规编制的,但却并不需要像边军这样的部队一样去拼命,随时有掉脑袋的危险,平素维持一下治安,剿剿匪就是他们最危险的事情了。当然,也就成了不少权贵豪门的不二选择,在里头呆上几年,混一点军功,然后便能唰唰地上去。

    “老大,原来你在打他们的主意?”

    “当然!”秦风呵呵笑了起来,“咱们不是土匪吗?现在既然他们落在咱们的手里,那可就是肉票了,当然得好好地发挥一下作用。明天收网之后,好好的审一审,但凡有点价值的,另外关着,好用他们来换粮换钱换酒换肉,至于那些没价值的嘛,便只能给我们去下苦力了。”

    “高,实在是高!”小猫大笑起来,“如此一来,可就坐实了我们这雁山悍匪的名声了。”

    “坐实这名声也没有什么不好。”秦风冷笑:“至少一些土匪不会让越朝当局放在心上,如果咱们真扯起大旗,把洛一水用来当招牌,只怕马上就会招来秦越两国的大军进剿,那咱们才真是惹火烧身,自取灭亡了。现在咱们啊,还是老老实实当土匪好一些。”

    小猫吱吱笑着,“那如果是这样,咱们可得早作准备了,郡兵里肯定有不少这样的人,咱们首先得让他们的家人知道他们活着,再说了,我想以老大的胃口,到时候卖得肯定不便宜,哪也得让那些人好好的去准备准备啊!”

    “自然,忘了今天你捆来的那个家伙?”

    “陆县尉?”

    “就是他,一个七级巅峰高手,从丰县一路奔到沙阳郡,那也用不了几天吧!这样的一个人,在沙阳郡也肯定是有名有姓的,说出去的话,可信度也高是吧?”秦风道。

    “那是!”小猫大笑起来:“一个县尉,能拥有七级巅峰身手,这着实是并不多见的。想来这陆丰在沙阳郡也定然不是无名之辈。有他传话,自然是能让那些人深信不疑,而且也让某些人想瞒也无法瞒得住。那老大,现在咱们去瞧瞧这位陆县尉?”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大笑起来,陆丰现在在他们两人的眼中,那可是一堆堆的粮食,一个个的金银元宝啊!

    陆丰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小小的窝棚内,虽然这个窝棚的确小得可以,他根本就无法站起来,只能盘着腿坐在内里。他被捆着送到了秦风面前之后,秦风亲自出手封住他的真气,然后便松了绑扔在了这里,小半天过去了,不论他如何努力,体内修练了几十年的真气,就如同一潭死水毫无反应。

    如此状况,让他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要是他生出别样心思,只怕这个时候随随便便来一个土匪,便能一刀活劈了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