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12.第212章 困兽

    沙阳郡兵第一次见识了什么是真正的噬血军队,也第一次见识了杀人的技巧,黑衣人投入的兵力并不多,两拨人加起来也只有四百出头,但却在转眼之间,便将畹谷之外上千的郡兵杀散。

    在这些黑衣人面前,沙阳郡兵们简直就像毫无抵抗能力的大姑娘,被彪悍的黑衣大汉们予取予求,一边倒的战况看得陆丰心惊胆战,心前还和自己一起说说笑笑的那个郡兵将领,就在离自己不远处,被一个黑衣大汉一刀劈成了两片。

    不过盏茶功夫,这支郡兵便已经完全被杀破了胆,除开少数地方还在拼命抵抗之外,更多的人,直接是丢掉了武器,双手抱头,跪在地上大叫着投降。

    看到那个手刃了郡兵将领的黑大汉向着自己这里走来,陆丰彻底地没了斗志,猛劈一刀,将面前的这个瘸子迫退了一步,拔腿便跑。

    在活着面前,什么功劳,前途,富贵,此时都成了烟云。

    一支铁枪横空而来,从他的头顶掠过,夺的一声,正正的插在他前方不远处的一棵树上,枪头之上的红樱在风中激舞,逃跑中的陆丰硬生生地刹住了脚步,回过头来,邹明,他们一直以为的雁山之上的匪首,正笑吟吟的站在他的身后,“陆县尉,别来无恙啊!”

    陆丰一颗心沉到了底,因为在邹明身后,先前与自己激斗的那个瘸腿大汉,劈翻了郡兵将领的那个黑衣大汉,正双双逼了过来,而在他们身后,战斗已经结束,一群群衣服杂乱的青壮不知从什么地方涌了出来,正兴高采烈地拿着绳索,将跪倒在地上的投降的郡兵一串串的捆起来。

    一个瘸子已经够他受得了,再加上邹明两个,用屁股想,陆丰也知道,自己连一丁点儿机会也没有。邹明不必说了,便是他身边的那另一个持刀大汉,只怕便不是他能够力敌的。

    长叹一声,他掷刀于地。

    “你们赢了!”

    邹明大笑着走到他身边,“陆县尉倒也光棍,佩服佩服。”摒指一戳,陆丰闷哼一声,一头载倒在地上,边上早已候着的两个青壮一涌而上,将他捆粽子一般捆了起来。

    畹谷之外的战斗已经落下了帷幕,而畹谷的葫芦口两侧的山崖之上,左侧已经没有了声息,右侧却还在隆隆作响,下方三人仰头,骇然看见小水那模糊的身影一冲上天,再俯冲而下,如同霹雳一声巨响,便是无数山石泥土轰然坠下。

    “老天爷!”邹明惊叹,“九级之威,一至若此。”

    “看来这家伙的内伤已经被舒大夫治得七七八八了,瞧他这动静,轰隆隆整了这半天,也不见疲劳。”小猫也叹道:“不知这一辈子,我还有没有机会能达到他们这个水平。”

    野狗鼓着腮帮子,“为什么不会,当然会,一定会。老大会成为宗师,我们,怎么着至少也要混个九级,不然怎么给老大当小弟!”

    邹明与小猫两人相视而笑,武道一路,艰险无比,每一级之上,都是极少数人踏着更多的失败者的肩膀攀爬上那一步,愈往上,道路便愈艰险,像邹明,早已是八级,而小猫,也跨过了八级的门槛,但站在他们这个平台之上,现在却怎么也看不到九级的门槛在哪里,想再前进一步,谈何容易?到了这个份儿上,勤奋是一方面,但更多的却是要看天份,悟性了。

    “小水,你赢了!”左侧,传来了秦风的声音。下头三人都是大笑起来,先前王月瑶哄着小水与秦风赌斗之时,他们可都是在场。

    秦风话音刚落,右侧已是传来了小水得意的嘎嘎大笑声,“我赢了,你认输了,哈哈哈,我的糖,一块也不能少!”

    “当然,再给你加一成!”另一头,秦风慨然允诺。

    下头三人都是摇头不已,堂堂的越国大将军,九级大高手,如今竟在变成了一个几声糖就能哄动的家伙,想想也觉得不是味儿。

    畹谷之内,已是陷入到了恐慌当中,刘兴文率四千部众涌入谷内,当他的大部队进入第二个大肚子谷内之时,身后的谷口便传来了令人肝胆俱丧的轰鸣声,当刘兴文回头,看到两侧山崖隆隆滚下的无数的积雪,岩石,泥土,整个人都傻了。

    “冲,冲出去,快撤回去!”他疯狂地大喊着。

    最靠近谷口的一队士兵疯一般地冒着如雨的岩石冲向谷口,一块小屋般大小的石头从天而降,跑得最快的几个人顿时消失在后方郡兵的视野之中,他们能看到的,便是一股血水卟地一下,从地上冲了出来,然后,便什么也没有了。

    他们停下了脚步,一步步地倒退,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谷口的岩石,积雪,越堆越高,直到他们再也看不到尽头。

    “两个九级高手!”谷内的刘兴文看着两侧山崖之上那两个虽然模糊但却威武之极的身影,完全陷入到了绝望之中。

    畹谷,三面尽是悬崖峭壁,冰雪连天,根本无法攀登,唯一的一条路便是谷口,现在,谷口亦被堵上了。

    “集结所有武道修为五级以上军官,随我占领谷口。”惊慌之后的刘兴文立即反应过来,另外三面无法突围,便只有占领被堵住的谷口,现在他唯一的希望便是匪徒的人不多,只要他能在谷口站稳脚跟,大队士兵跟上,还是有一丝逃脱的希望。

    一百余名军官被集结到了刘兴文的麾下,生死关口,刘兴文亦只能身先士卒了,带着这一百多名军官向着谷口攀爬而上,在他们的身后,密密麻麻的士兵紧紧地跟上,艰难地向上攀登着。

    秦风提着刀,独自一人站在被堵住的谷口顶端,在其它的地形条件之下,便是九级高手,也不可能单独面对军队大规模的集群冲锋,但在这里,却可以。回望身后,常小猫带着他的敢死营正在打扫战场,另一部分敢死营士兵正在向上攀爬,而邹明一伙人,更是冲在最前方,这样的地形条件之下,他们这些江湖好手,反而更显优势。

    数支羽箭带着尖啸之声呼啸而来,准头倒是极佳,支支对着秦风的头胸而来,秦风微笑着看向下方,一个郡兵将领,正单膝跪倒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之上,长弓之上,又挂上了一支利箭。屈指连弹,飞到身前的羽箭骤然掉头,分射向下方几个攀爬在最前头的郡兵将领,去势之疾,可比那个军官用强弓射出来的还要迅速。

    几声惨叫,几名军官连二接三地中箭,一个跟头从山崖之上又跌了下去,在下方密密麻麻的郡兵之中引起一阵阵混乱。

    更多的羽箭射了上来,羽箭之后,以刘兴文为首的郡兵军官们拼命地向上冲来,生死关头,所有人倒都是爆发出了平素很难有的勇气,哪怕现在上面有一个九级高手堵在哪里,所有人心里都有着一个念想,为什么会是自己呢?也许他不会注意自己,那自己便有可能翻过谷口,逃出生天。

    敌人只有一百多个呢,只要翻过这个谷口,便能逃走了,九级高手再厉害,也不可能长出一千只手来。正是在这个念头的鼓舞之下,郡兵们舍生忘死,向上攀爬着。

    刘兴文能统领一郡兵马,自然不是庸手,身为八级中层修为的他,知道现在只有自己冲上去,缠住那个九级高手,他的麾下才有可能爬上来,形成围殴之势。现在站在谷顶的,只有一个,另外一个九级高手却不见了踪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对于他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他也没有时间在这个时候去深究这件事情。

    小水只是知道与秦风的赌约,现在他赢了,其它的事情,自然也就与他无关了,此刻的他,正笑嘻嘻的坐在右侧的崖顶上,一边吃着粘糖,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些郡兵蚂蚁一般地向上爬头,不时还鼓鼓掌,大声欢笑着。

    在那个箭术高手不停地射击之下,刘兴文终于冲上了崖顶,举起手里的大刀,他咆哮着冲向了秦风。与此同时,另外两个副将也在他身后,爬了上来。

    眼前刀光闪烁,逼人的刀气迎面扑来,刀尚在远处,凌厉的真气已经让刘兴文裸露在外的皮肤阵阵刺痛。狂喝声中,他连劈数刀,身后两员副将也舍生忘死的扑了上来,三人合力,勉力架住了秦风这一刀。

    “不错!”秦风淡淡地笑着,手腕一振,刀光再起。

    而挡住秦风第一刀的刘兴文的心却在此时完全的沉了下去,因为他看到,在秦风的身后,一排排密密麻麻的黑衣刀客已经爬了上来。

    喊杀之声在谷顶响起,常小猫第一个跃上了山顶,手中铁刀横劈直扫,将刚刚爬上来的一排群兵又砍了回去,邹明狂笑着,一杆长枪如毒蛇一般吞吐,每一次吞吐之间,便有股股血泉喷射而出。野狗一如往常,面目狰狞,每劈一刀,都伴随着声嘶力竭的吼叫。

    数百名敢死营老兵,只是一个反击,便已将奋勇攀爬上来的郡兵给杀了回去,而与此同时,刘兴文也如同一块石头般向下坠去,落在半途,长刀劈在地上,借势挺身直腰,一手勾住突出的石头,勉力稳住身形,而与他一齐攻击秦的两个副将,此时却已经倒在了秦风的左右两侧,谷顶,秦风冷笑着抚刀而立,凝视着下方的刘兴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