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09.第209章 我愿意跟着您干

    于超很是惶恐。现在他成了俘虏,但这些俘虏他的人却并没有用什么残酷的手段对付他,除了被解除了所有的武装,身边跟着两个悍卒之外,再也没有其它的什么防备手段,如果他想逃走,并不是没有机会。但每每生出这个念头之时,一抬头见到前方那个宽厚的背影,逃走的念头立刻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曾是一个他仰望的存在,那是一个他无限崇拜的存在,他曾经希望一直跟着他,去为大越奋斗出一个光明的未来,但现在,那个人却成了土匪头子。

    在于超的心目之中,那一个人不管走到哪里,当然都会成为中心。

    长长的队伍在雪地之中艰难地跋涉着,于超跟在中间,机械地向前蹒跚着前进,走着走着,脑子之中突然灵光一闪,背心里顿时渗出一片冷汗。这里的一百多人,怎么看也只是一些普通的人,根本就不是邹明那一伙悍匪,那邹明哪些人到哪里去了?不是说雁山上的土匪只有一百余人么?可现在自己看到的就已经不止这个数了。

    丰县对于雁山之上匪徒人数的情报有着极其严重的错误的估计,他瞬间便得出了结论。

    队伍的前方,巧手回头瞄了一眼在队伍之中跌跌撞撞地着着的于超,低声道:“看来有戏,这小子有机会跑,却没有跑。一路之上很老实,看起来咱们这小水还是很有用的嘛。这个叫于超的小子本事可不小,却不说他武功如何,单是能一直跟着我们这么久让我们这些老鸟一无所觉,这一手追踪的本领,便已经让人刮目相看了。”

    “可是一旦让他发现小水的真实状况,只怕就有麻烦了。能不能还为我们所用就不好说了。”王月瑶皱眉道:“巧手,秦大哥什么时候能赶来?”

    巧手抬头看了看天色,“从昨天我们得到消息便派出人手去,到这个时候,已经整整一天了,以老大的脚跟,也差不多快了。”

    “但愿他能更快一些,要知道,时间每过一点,追兵就隔我们近一点啊。一旦被追上,我们可是真没有什么机会的。”王厚脸色黑沉沉的,很显然,一天一夜没有休息,对于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来讲,的确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现在的他们,可不敢再有一丝一毫的耽搁,每过去一分一秒,敌人就会距他们更近一步。为了让驼马能坚持的更加久一些,一百余名青壮自己也从马上卸下了一些粮袋,扛在身上。只有实在坚持不住了,这才稍稍地歇息一下。

    除开巧手之外,剩下的几十个敢死营老兵,都拖在了身后,一边扫除他们走过的痕迹,一边在后面拼命地故布疑阵,现在他们没有了于超,说不定就会误入歧途。在大山之中,走错一条路,相差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在众人的忐忑不安之中,天色再一次黑了下来,这让包括王厚在内的人都松了一口气。总算可以歇一口气了,夜色,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是最后的保护了。

    看着巧手走向于超,王厚压低了声音,对王月瑶道:“瑶儿,只怕这一次我们难以逃脱了,身后可是追着五千人了,你让小水带着你走,以小水的功夫,带你逃走绰绰有余,逃走之后,找一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这世道,太乱,时间一久,便没有人会记得你了,那时的你,再出来,以你的本事,安安稳稳地过完下半生,没有任何问题。”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叠厚厚的银票,“好女儿,爹爹这些年来也攒了不少的身家,你拿走,等世道太平了,不管是买地也好,还是做生意也好,爹爹都相信你能活得比大多数人好。”

    惊讶地看着王厚,“爹,我不走,要走,我们一起走。”

    “傻丫头。”王厚笑着,伸手抚摸着女儿的头:“小水功夫再好,也不可能带着两个人逃啊,再说了,爹爹都六十出头的人了,就算逃出去,又能活几天呢!”

    听着父亲的话,王月瑶猛摇着头,“我不走,我要和爹爹在一起。”

    “你个傻丫头,死在一起有什么好?你才多大啊!好好的活着才是正经,如果没有小水在,我也不会起这个心,但现在有小水在,他虽然傻了,但一身武功却还在,又只听你的话,只要你肯走,便一定会没事的。”

    “我不走,要死死一块。”王月瑶不为所动。

    王厚看着倔强的女儿,急得只跌脚,他知道女儿的脾性,晓得如果不是她心苦情愿的话,是怎么也无法劝动的。

    夜色之中,突然传来一声轻笑,“王先生,用不着担心,你们谁也不会死,也用不着离开,我保证你们会是安全的。”

    王厚吓了一个激凌,猛然一回头,一张熟悉的脸庞,蓦然便出现在他的身前,身子猛地一个倒仰,来人一伸手将王厚扶住。

    “秦大哥!”王月瑶一下子站了起来,又惊又喜地道:“你来了?”

    秦风微笑着点点头,“事情出了一点意外,但也并不是不可控,说说情况吧,巧手派去的人也没有说得太清楚。”

    王月瑶点了点头,“事情是这样的……”

    盏茶功夫之后,秦风面色轻松地笑道:“原来是这样,太好了,看来我一路之上想的计划得完全推翻了,咱们的粮食也不用放弃了。”

    王月瑶眨巴着大眼睛,“秦大哥,你是想利用这个于超?”

    “看来你是与我想到一块去了,不错,听你说得这个于超的情况,完全可以利用,看来洛一水的威望还真是很不错,已经被定性为越国的奸贼了,昔日的手下一看到他,居然还是毕恭毕敬。这一次我们可得好好的利用这一点。”

    “可是小水他现在这个模样,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全得露馅。”王月瑶愁眉不展地看了一旁正兴趣盎然地玩着积雪的小水,好像这们的兴趣,除了吃糖,便是用雪堆城池,捏雪人,然后排兵布阵,互相厮杀。

    “这个不是问题。”秦风嘿嘿一笑,“你忘了我们有一个人吗?我的体型与洛一水也相差不大吧,再加上那人,足以让于超真假难辩了。”

    “你冒充小水?”王月瑶掩嘴轻呼,突然又醒悟道:“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你手下那个千面,易容之术简直巧夺天工,你体形与小水相近,你也是九级高手,到时候只要不动声色地展露一下武功,那于超必然深信不疑。收服了他,那接下来的事情可就好办多了。”

    秦风微微一笑,冲着王月瑶竖起了大拇指:“真是冰雪聪明,厉害之极。”

    听到秦风的夸奖,王月瑶一下子红了脸,转头不再看秦风。

    于超蜷缩着身体靠在一株大树之上,曾经当过昭关斥候营校尉的他,武道修为自然不低,七级修为足以让他抵御外部的寒冷,可现在他却觉得身上很冷,紧紧地抱着膀子,尽量地将身体缩成一团。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身后传来沙沙的踩在雪地之上的声音,于超抬起头来,先前审问他的那个家伙走到了自己的跟前,这个人,或许是洛大将军身边的近卫,那种铁血的气息,他太熟悉了。

    “起来,大将军要见你。”来人伸脚踢了踢他,不客气地道。

    于超心里一震,大将军终于要见他了吗?他一跃而起,看着巧手:“兄弟,你是大将军的近卫么?你叫什么名字?大将军怎么,怎么当了土匪了?”

    巧手嘿的一声,扬了扬眉,“有什么事你直接去问大将军吧。甭跟我套近乎,你他娘的,居然敢坏大将军的事,我看大将军定然要将你大卸八块。”

    于超低下了头,看着对方转身就走,默默地在跟了上去。

    在队伍的一侧,魁梧的身影屹立在一株树下,身后,十数名黑衣人扶刀而立,于超走了过去,站在他的这个位置,刚好能看到那人的侧脸。不是洛大将军还能是谁?

    “大将军!”他一下子跪了下来。

    “于超?我记得你,想不到你还活着。居然去了郡兵。”积雪反射着身后篝火的光芒,于超看着那张不动声色的脸,卟嗵一下跪了下来,“大将军,当时末将奉您的命令在前方探查齐军的军情,等末将返回的时候,才得知大将军已经……已经出事了。末将不愿意再呆在军队之中,便当了逃兵,回到了沙阳郡,可后来被抓住了,刘兴文将军将我保了下来,为了报答他,我便答应到郡兵之中任职。”

    秦风转了过来,现在他的脸活脱脱的便是洛一水,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他并不担心于超会看出破绽来,

    “于超,大越现在奸臣当道,君昏臣奸,我洛一水决定自己干了,你,可还愿意跟着我干?”秦风言简意骇,开门见山。

    “大将军!”于超瞪大眼睛,看着秦风,“您,您怎么当了土匪呢?”

    “土匪?我们是义军!”秦风挥舞着手臂,“君昏臣奸,大越在他们手里,已经没有救了,要救大越,便只有我们自己干。我要凭自己的力量来拯救大越,于超,如果你愿意跟着我干,那我们便一起来努力奋斗,如果你不愿意,那你便走吧,看在过去的情份之上,我也不难为你。”

    于超呆了半晌,看着对面那挺立如山的身影,用力叩了一个头,“大将军,我愿意,我先前之所以当了逃兵,就是觉得再当兵没有任何意义了,我在郡兵之中,也是混吃等死,既然您回来了,我自然跟着您干。”

    “好,很好,我没有看错你。”秦风脸上露出了笑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