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08.第208章 咱们可以利用他

    无暇去思考对方是怎么追上自己的,这个人有着怎样的身手,常年在死亡线上游走的斥候校尉于超下意识的便抽出腰间的弩箭,那是已经上好了弦的,手腕转向后方,崩的一声,弩箭带着强劲的力道向后飞去,于超不需要回头去看结果,任何这样的动作都会减慢逃命的速度,他只需要听着弩箭飞行的声音便可以判断射出去的结果。

    当然,结果是失望的。弩箭飞行的距离超过了他与身后追来那人的距离却仍在呜呜作响,落空了。

    脚下加速向着前方窜去,只希望这一箭,能让对方的速度稍稍减慢,同时,他的手已经抽也了腰间的佩刀。斥候的佩刀比一般的刀显得要短一些,这主要是要让他们在任何复杂的环境之下不受到刀长度的影响。

    拔出刀来,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反应,其实于超心中很清楚,以那人追上来的速度,自己抽不抽刀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身上汗毛倒竖,斥候特有的那种面临死亡时的感觉猝然浮上心头,狂呼一声,于超的身体骤然停下,转身,一刀便向着身后突然出现的身影劈了下来,时间判断得极准,早一点,这一刀便伟劈空,晚一点,对方便已经到了近前。

    追来的那人根本就不在意于超劈来的刀,脸上带着顽皮的笑容,看着于超的目光似乎在看一件极有趣的大玩具。此时一只手探出,正抓向于超。

    举刀正欲劈下的于超,却在这一刻,如同被雷劈中一般,整个人突然就僵在了那里,刀高高举在空中,人却瞪大了眼睛,见鬼一般的看着面前那个带着笑容正伸手抓向自己的家伙。

    “大将军!”他大叫了起来,手中刀一下子落在了地上,哧的一声,深深地插在雪地之中。

    小水脸上笑容丝毫不变,并没有因为于超的动作和叫唤而有任何的迟疑,对方突然放弃了反抗让他觉得很是无趣。大手一探,已是抓住了于超,真气骤然之间便封住了于超的全身大穴。于超在失去意识前的一霎那,只来得及呢喃地叫了一声大将军,便眼前一黑,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小水将于超往肩上一扛,转身便向着山下冲去。

    片刻之后,伴随着卟嗵一声,于超被扔在了众人的面前,小水一屁股坐在了王月瑶的身边,摇头道:“没趣。”

    王月瑶笑着摸出一块糖,递给了小水,“怎么没趣,你瞧,你抓了一个大家伙回来了。就这一个么?可别抓漏了。”

    “就这一个。”小水接过糖,重新含进嘴里,咂巴着嘴,看着王月瑶,“这家伙好有趣,叫我大将军,嘻嘻!”

    王月瑶心中一沉,看向父亲和巧手,两人也正看向他,这人认识洛一水。

    “巧手,你去审他。”

    巧手点点头,从怀里掏出几个小物件,将于超的手和脚捆了起来,这才伸手想将对方被封住的穴道解开,但任他如何折腾,于超却是毫无反应,他只能将求助的眼光瞄向王月瑶。

    “小水,将那个大家伙弄醒!”王月瑶捅了捅专心致志吃糖的小水。

    “哦!”小水应了一声,抓起一团雪,团了团,劈手便砸向于超,啪哒一声,雪雪在接触的于超的瞬间便碎成无数雪粒,而于超也在同时身子微微一颤,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一把抓起于超,巧手提起他便向一边的树从之中走去,审讯,向来不是温柔的游戏,对付斥候,手段会更酷烈,因为这样的家伙,心性更加坚韧,而且受过相应的训练,想从他们嘴里挖出东西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巧手在敢死营之中,一个很特殊的任务便是审讯,因为他的一双手,会让落在他手里的人当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在无比的痛苦之中最终吐露出他们隐藏最深的秘密以求能得到一个痛快。

    于超终于清醒了过来,抬目四顾,周遭很安静,被密林遮得根本看不到外头的情形,面前,一个精瘦的家伙正目不转晴地看着他,手中,一柄极薄的小刀正在手指间灵活的绕动,两侧,另外两个面露杀气的彪形大汉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手里提着刀,刀微微贴着自己的身体,感受着刀尖传来的寒气,于超很清楚,这两个家伙都是大行家,刀从他们贴着的部位刺进去,自己立即便会一命呜呼。

    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脚上捆着自己的绳索,他放弃了无用的挣扎,碰上了行家了,自己以前逮着敌人,也是这样捆得,方法很巧妙,让人越挣扎越紧。

    不过于超倒也不慌,不等对主发问,他反而先开口了:“你们也是大将军的部下?”

    第一次碰到被审问的对象先开口,巧手倒是有些诧异,这家伙,倒也很有几分胆色。

    “你是谁?”他看着于超,转动着手里的小刀,“响鼓不用重捶,咱们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不老老实实的在,只会吃更多的苦头,最后还是会在有意无意之间吐露出我们想知道的东西。”他冷笑着,“看你也是行家,当知道我们这些人的手段,相信你也不陌生,也经常用吧?”

    于超没有回答对方的话,而是反复问着前一个问题,“你们也是大将军的部下?”

    巧手看了两个同伴一眼,从于超的话语之中,可以听得出来,这人是洛一水以前的部下,这可有点小麻烦了。

    “不错,我们是大将军的部下,你又是谁?”巧手张口便开始说谎。

    “那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们?”于超反问道。

    “你与大将军很亲吗?大将军的所有部属你都认得?”巧手冷笑。

    “我是大越昭关守军斥候营的校尉,直接受命于大将军的,大将军的部属我基本都认得,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于超疑惑地问道。

    巧手脑子里飞快地转着念头,嘿嘿笑道:“越来是昭关守军的人,哈,我们是谁?我们来自越京城,你明白吗?”

    “越京城,你们是洛家的人。”

    “不错,就是洛家的人,洛家在越京城被杀光了,不过我们这些部属倒有不少人逃了出来,后来我们找到了大将军,便追随着大将军上了雁山。你怎么追着我们来了?”巧手哼哼道,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

    于超一脸的懊恼,不是说邹明是雁山的土匪头子吗?怎么搞来搞去,成了大将军了。“邹明他……”

    “邹明现在是大将军的得力部下。”巧手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继续胡扯。

    “原来是这样!”于超长叹一声,“你们快跑吧,我现在是沙阳郡兵斥候营的校尉,奉命追踪雁山匪徒,你们的行踪我已经回传给刘兴文将军了,现在大部队正在向你们急追而来,你们这个样子,是走不快的。迟早会被追上。”

    巧手心中一惊,心中却是大怒,手腕一翻,小刀贴到了于超的脖子边上,怒斥道:“你这个叛徒。”

    于超苦笑:“我也不知道大将军在这里啊,早知道,我就投奔大将军了。”

    巧手哼了一声,他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眼前的这个家伙,敌人的主力部队误打误撞地直接追着他们来了,先前布置的一系列计划,顿时都失去了应有的作用,以自己这支队伍前进的速度,只怕用不了两天,对方就会追来上,一旦追上,于他们而言,就是死路一条。要么就是放弃所有的粮食,轻装逃跑,但失去了粮食,就算打赢了刘兴文的部队,这个冬天又该怎么熬?

    想到这里,不由得心乱如麻,手一翻,咚的一声敲在于超的头上,于超眼睛一翻,又昏了过去,这一次他毫无防备,没有想到对面这个家伙说动手就动手。

    独自一人走出了密林,来到王厚几人面前,看着他们,巧手愁绪不展:“麻烦大了。这个家伙已经将我们的行踪发回给了刘兴文的大部队,敌人已经在我们身后追上来了。”

    “这人是怎么找到我们的踪迹的?我们不是已经做好了所有的防范,消除了所有的痕迹么?”王痕有些不解。

    “这个家伙可不是郡兵之中的废物,他是这位洛大将军过去的部属,昭关守军斥候营的校尉,正儿八板的军中翘楚。”巧手有些头痛地摸着脑袋,“我们那些手段,对付没有上过什么战场的郡兵没啥问题,但碰上这样的大行家……”

    王月瑶转头看着又趴到地上的去用雪堆着城池的小水,对于巧手刚刚说出来的洛大将军,他毫无反应。“这人对洛大将军很忠心么?能不能争取过来。”

    “听起来倒还挺忠心的,还说早知道洛大将军在雁山,他就不投奔洛大将军了。”巧手道。

    “既然如此,能不能利用一下这一点。”王月瑶眼前一亮,“或者可以帮助我们摆脱现在的困境。”

    “你是说?”巧手看着王月瑶。

    王月瑶的目光转向小水,微笑着点点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