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204.第204章 刺探

    葛庆生垂头丧气的从大营里出来,跟随他的是丰县的那些同样已经没地落脚的县府官员们,丰县被梁达占领了,他们虽然被刘兴文从大牢里捞了出来,但刘兴文交给他们的任务,同样让他们感到很绝望,现在的丰县,还能筹到粮食么?

    “葛大人,没有办法,不管怎么样,我们也得过了这个难关再说,要是齐人不走,咱们丰县更得遭难。”走在葛庆生一侧的陆丰低声安慰着葛庆生,“这一节,您得让咱们丰县的百姓们都明白,不将这些瘟神送走,咱们哪有好日子过?”

    “今年已经向百姓征了两次粮,这一次梁达又来洗劫了一遍,你说说,咱们丰县人,家里还会有粮么?就算有,那也是大家的保命粮,葛某牧守一方,难不成要将自己的子民往死路上逼吗?”葛庆生叹息道。

    “没办法,就算再勒紧裤带,也必须得凑齐这些粮食,只能让咱们丰县人再苦一点了。葛大人,这一次你可不能心软,现在狠一点,恰恰是对咱们丰县人好,没了粮,不见得便会饿死,但要是齐人赖在这里不走,哪可真是没有活路啊!”陆丰道:“我这百多个县兵都给你,该硬的时候,你就一定要硬。要是凑不到足够的粮食,大军便无法行动,不能及时消灭雁山的这些土匪,刘将军便不可能走,他不走,便会耗费更多的粮食,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想要快点解决这个部题,便只能硬起心肠来。”

    “你把这些县兵都给了我,你岂不是成了光杆县尉了?”葛庆生看着陆丰道。

    “这一次动手剿匪,他们能起什么作用?”陆丰摇头道,“我只留下了几个熟悉雁山地形的人当向导就好了。真要打仗,他们派不上用场的,还不如让他们跟着葛大人你去筹粮,还能发挥一点作用。”

    葛庆生点点头:“也是。陆丰啊,你也别送了,现在咱们两个都是待罪之身,刘将军让你在身边听用,只要这一次能立下功劳,你便能将自己摘出去,必竟你不是丰县主官,我估摸着是完蛋了,能保一个是一个,小心一些,这一次剿匪,我总觉得没哪么简单,九级高手呢,嘿,我这一辈子,还没有见过一个呢?想不到小小的丰县,一下子冒出了两个。”

    “或者也只有一个。”陆丰道。

    “你也怀疑王厚早就与雁山匪有勾结?”

    陆丰点点头,“我就是这样想的。不然哪有这么巧?九级高手出现的地方,都有王厚在场?”

    “这一次梁达可是指名道姓要将他和王月瑶活捉,啧啧,不管怎么说,他算是完蛋了,一个九级高手,这一次也保不住他。”葛庆生摇了摇头。

    陆丰不再送他,目送着葛庆生有些萧瑟的背影渐渐远去,叹了一口气,他转身向回走去,前途叵测啊,刘兴文将自己留在身边,他已经有了打前锋的觉悟,谁让自己犯了错,而且又是丰县本地人呢?

    抬头,突然看见侧方一个熟悉的影子一晃而过,心中顿时一怔,猛然停下脚步,转头瞧着那个背影,那人似乎很匆忙,而且好像很怕自己似的,此时居然已经下了道路,向着更远一点的密林方向走去。

    “陆一帆!”他厉声喝道。

    那背影一颤,走得似乎更快了,看到这副场景,刘丰却是更加确认了自己的猜测,立即向那人追去。

    “陆一帆,你要再敢向前一步,我便拆了你的骨头,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他厉声喝道。

    奔跑的背影停了下来,缓缓地转过头,脸上蒙着一副黑巾,看着陆丰,“陆县尉。”

    “狗娘养的,你倒是真能跑,跟着老子送粮时,见势不对你跑,投靠了寇群,见势不对又跑,我说陆一帆,你他娘的就是一个丧门星啊,谁跟着你,都他娘的倒霉啊!”陆丰吼道。

    “是是是,陆县尉,我对不起你,可当时那场景,我就算在哪里,也帮不上忙啊,那可是一个九级高手,我还不够他一根指头戳的,您这不是福大命大没事吗,便把我当个屁放了吧!”陆一帆点头哈腰地道,眼中闪过惧怕的神色。

    陆丰一伸手拧住了对方的肩膀,冷笑道:“别忘了,你也是丰县人,我问你,杀寇群的那个人与那一次来劫粮的九级高手是不是同一个人?”

    陆一帆连连点头,“是的是的,就是同一个人。我一见那人从茅草屋里窜出来,立即就知道不好了,马上就跑路了,不然,我也铁定要死在哪里。”

    “那王厚果然早就与雁山群匪勾结在一起了。”陆丰咬牙切齿地道,“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劫掉我们丰县好不容易凑起来的粮食。”

    “就是,那王厚真不是东西。”陆一帆连连点头附和。

    陆丰歪着头,瞧了陆一帆半晌,这个虽然人品不好,胆小如鼠,但好歹也是一位七级好手,这一次自己铁定是要打头阵的,将他逼上前线,总比一般的士兵要好用一些,再说了,这样的人当真生死悬于一线的时候,那种求生的本能,必然能让他爆发出更强的战斗力,既然让自己逮住了他,岂的能还容他又逃之夭夭?

    “陆一帆,你数次临阵脱逃,其罪当诛,现在你还想往哪里走?看你的模样,是想跑回城去,现在城里梁达守在哪里,寇群死了,他正逮不着人出气呢,你要进城,不被他砍了脑壳才怪?看在我们都是丰县人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跟着老子去大营,只要这一次上山剿匪你能立下功劳,以前的那些事情,那便一笔勾销!”

    陆一帆挣扎了一下,却哪里挣得脱,“陆县尉,这剿匪岂是这么容易的,雁山哪么大,他们随便往哪里一猫,咱们怎么找?逼急了他们,往更深山里走,我们又怎么能追得上他们?”

    “你知道个屁!”陆丰冷笑:“这一次刘兴文将军带来了五千郡兵,现在已经有两支部队从左右两侧往大山内里插了,目的就是封住他们的退路。”

    “这封得住吗?”陆一帆怀疑地道。

    “封不封得住再说,但这些匪徒们抢走的粮食带不走吧?这些粮食一定要抢回来。他们有不少的伤员,带着这些伤员跑不快吧?我们可是生力军。我告诉你,这一次不管是梁达,还是刘兴文将军,都是铁了心要将他们剿灭的,就算上天入地,也要将他们拿下,这个案子,已经上达天听,皇帝陛下,左相大人都下了死命令。”

    “对方可有九级高手!”刘一帆低声嘀咕道。

    “九级高手抓不抓得住不是重点,但那王厚和王月瑶可是一定要拿住的,梁达可是点名道姓要这两人。刘一帆,我这可是给你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你要是不识相,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陆丰狞笑道。

    陆一帆无可奈何地道:“行,行,陆县尉,您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我要还不从命,那就是找死了,我跟着您去还不行吗!”

    跟着陆丰一路进了刘兴文的大营,被陆丰塞进了他的帐蓬,“老实点,这里可是刘将军的大大宫,我认得你,别人可认不得你。到时候触犯了军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明白,明白,我这不呆在您眼皮子底下么,能干什么呢?”陆一帆点头道。

    陆丰歪着脑袋看着陆一帆,“陆一帆,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有点不对呢,脑子里可别打歪主意。”

    “哪能呢,哪能呢!”陆一帆低下了头。

    接下来的时间里,陆一帆果然很老实,坐在大帐的一角,默不作声。

    天黑时候,一位传令兵到了陆丰的大帐之外,刘兴文召这位地头蛇去商讨进剿土匪的事宜,又警告了陆一帆几句,陆丰这才起身离去,这里可是数千人的大营,陆丰还真不怕这胆小鬼敢生出什么事儿来。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外头响起了更鼓的敲击之声,似乎一直眯着眼睛的陆一帆突然睁开了眼睛,伸手在大帐之上一划,立时便划开了一条大口子,身子一缩,已是从大帐里钻了出去,当他再一次回来的时候,手里却是已经多了一个人。正是外头那个敲着梆子报更的士兵。

    三下五除二,扒下这个士兵的衣物,迅速地换了自己的身上,站起身子,在自己脸上抹了几下,顿时面目全非,哪里还是陆一帆,赫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嘿嘿低笑几声,低头打量了一下被自己敲昏的这个士兵,从怀里掏出几样东西,在脸上勾画了几下,黑暗中瞧起来,倒有几份相似了。

    弯腰,再一次钻出了帐蓬,片刻之后,外头的梆子之声梆梆得响了起来,渐渐远去,终于再无声息。

    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陆丰终于从刘兴文那里返了回来,一进大帐,眼睛顿时直了。

    那个龟儿子,王八蛋,胆大包天,自己还真是小瞧他了,居然又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