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98.第198章 咱们当土匪去

    一向人畜无害的乖宝宝骤然之间便变身为杀人魔王,跌坐在地上的王月瑶瞪大眼睛,几乎不敢相信那个在齐军士兵之中纵横来去的人便是一直赖在自己身边,整日姐姐姐姐叫着讨糖吃的小水。拳击腿踢头撞,看起来根本没有什么章法,但却力道恐怖,但凡挨着,无不筋断骨裂,刀枪在他手中,便犹如面团一般随意被他揉来捏去。

    王厚在那里挥舞着刀子吼叫着大家一齐上啊,可等大王庄的青壮们举起棍棒想要上去帮忙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插不上手。小水的身影在齐兵人群之中忽隐忽现,所到之处,齐兵如同割韭菜一般一排排的倒下。

    王厚垂下了刀,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所有的大王庄百姓们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亮晶晶的涎水丝丝垂下来也毫无所觉。小水他们是常常见到的,小姐在庄子里散步的时候,身后总是跟着这么一个跟尾巴虫,所有人都知道,这个被小姐捡回来的家伙脑子有问题,身形剽悍,智力却如小儿,大家还常常以逗弄他为乐,一块小小的粘糖,便能让他手舞足蹈半晌。

    可那个小水与眼前的这个小水真的有半毛钱关系吗?

    明明是两百人围殴一人,可怎么看也是小水一个人在完虐两百人。

    短短的时间,地上已是躺倒了一片,剩下的齐兵终于害怕了,后面的人转身上马,打马便跑。而在这其中,跑得最早的便是陆一帆。

    说起陆一帆的眼光,那倒真得不是盖的,当寇群高高的飞上天空的时候,他的心便叮咚一下,几乎停下了跳动,两只脚却已是抹了油一般向后退去,当那些齐兵呐喊着向前冲来的时候,他却一直在向后退。当小水大发神威,将一个个的齐兵打得筋断骨折的时候,陆一帆更是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他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什么时候九级高手像田里的大白菜一样不值钱了,在哪里都能碰到呢?他们难道不应当是高高在上的云端之上的人物吗?可是为什么自己就一而再,再而三的碰到这样的大高手呢?偏生每一次,自己还站在他们的对立面上。寇群的武道修为可比他要高,即便是这样,在那个大汉面前,也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如同一个婴儿一般,就这样没了。

    他上马,他狂踢马屁股,他没命地奔逃。

    身后,更多的骑兵紧紧地尾随着陆一帆逃命去了。

    茅屋之间,陷入到了死一般的寂静,众人的眼光都追随着小水,似乎没事人一般,他拍了拍手,看都没有看倒在他周围的那些齐人的尸体,转过身来,笑嘻嘻的又蹦又跳地来到王月瑶身边。

    “姐姐,欺负你的坏人都被我打死了。”

    王月瑶脸上肌肉抽搐着,看着一脸讨好笑容,邀功请赏的大汉小水,脸上好不容易挤出一个笑容来。

    “小水真是一个好孩子。”

    得到了夸奖的小水向着王月瑶伸出手去,从王月瑶那里又接过一块粘糖,笑嘻嘻的坐在一边,津津有味地啃着糖,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看得一边的王厚只是嘶嘶地倒抽着凉气。

    “爹爹,现在怎么办?”王月瑶勉强撑起有些发软的腿,走到王厚身边,问道。

    王厚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怎么办?怎么办?杀了齐人一个将军,还有这么多士兵,只怕转眼之间,大队的齐兵就会前来复仇,王家算是完了。”

    “爹爹,这些齐人不但抢东西,还,还想对我无礼,难道我们大越朝廷就忍气吞声,任由他的子民受此屈辱么?”王月瑶愤愤不平地道。

    “女儿呐,你爹我在丰县,还算是一号人物,但在朝廷那些大人物眼中算什么?只怕连他们家里的阿猫阿狗也比不上。”王厚惨然道:“只怕齐人一兴师问罪,他们立即便会将我们交出去息事宁人。”

    “难道我们就该引颈受戮么,这天下,还有没有道理可言?”王月瑶愤怒地道。

    “道理?道理都在拳头大的人手中。”王厚站了起来,森然道,多年的刑名师爷给了他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片刻之间,他已是打定了主意。“女儿啊,县城咱们是去不得了,只怕咱们一进县城,立刻就会被他们抓起来交给齐人,现在我们只有一条路好走了。”

    “爹,你是说?”王月瑶死死地咬住了嘴唇。

    “不错,逼良为匪呐。”王厚痛心疾道,“既然他们不给我们活路,我们便只能自己去求活路了。我们上雁山,当土匪去。”

    王月瑶咽了一口唾沫,前一刻还是温良贤淑的大小姐,后一刻,便要成为落草为寇的土匪婆,巨大的心理落差,让她实在难以马上接受。“爹,那些土匪,会让我们入伙吗?而且他们,他们……”

    “女儿不用太过于担心。那邹明说起来并不是穷凶极恶之辈,我以前跟你说过,真要论起来,他还算是我们大越的英雄,而且,前一次我进县城,葛大人不是说他们有一个九级高手吗,陆一帆那个杂种见过这个九级高手,就是我上一次运粮进县城在这里遇到的那一个,那人看起来,也不像是恶人。我王某在这丰县也还算薄有名声,相信他们也用得着我。”王厚顿了一顿,看了一眼一边吃糖吃得津津有味的小水,“而且,你有小水给你当保镖,安全上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至于我这个老汉,更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女儿听爹爹的,现在,也只能如此了。”王月瑶点头道。

    王厚转身,看向了聚拢在自己身后的千余大王庄的百姓,“乡亲们,如今王某人已是有家归不得了,只怕马上就会沦为朝廷的通缉犯,王某也不想连累大家,大家伙赶紧散了吧,去县城避难的仍然还去哪里,愿意归家的,就回家去,大家伙一口咬死了你们根本就没有跟我王某人在一块儿,对这些事情什么也不知道。想来他们也不会为难你们。”

    “我们跟着王庄主一起上山去。”人群之中,有人大声喊道。立即便有不少人跟着附和起来。“这鬼日子,还怎么过,不如去当土匪,去造反。”

    听到众人的喧嚣,王厚脸上多了些欣慰之色,这些年自己的辛苦总算是没有白费,大家伙对自己的感情,至少都是真的。

    “大家不要胡说了,你们都有家有业,有老婆娃娃,有老爹老娘,我是被逼无奈,没有退路了,你们还有。现在,都散了吧,马上走,只怕用不了多久,齐人就会来报复了。快走!”王厚吼叫着,不停地驱赶着百姓离去。

    人群慢慢的散去,最终,留在这里的只余下两百余人,这些人,要么便是王家的家仆,要么,便是庄子里无牵无挂的一些汉子。

    “我们陪着老爷去当土匪!”这些人从地上捡起了齐人的武器,围着王厚道。

    雁山之上,秦风,邹明听到王厚携全家前来投奔的消息之时,面面相觑之余,却又是忍不住的兴奋起来。王厚在丰县可算是一号人物,有了这人,对于他们在丰县站稳脚跟,可有着极大的帮助。

    “怎么一回事?好好的庄主不当,怎么想着要上山投奔我们了?”秦风盯着前来报信的千面,“你仔细盘问过了吗?”

    “问过了,说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千面摇着头,“老大,这个王厚倒也胆大包天,居然将齐人的一个叫寇群的将军宰了,还一口气杀了百余个齐人士兵。”

    “这怎么可能?”邹明一下子瞪起了眼睛。“寇群可是七级巅峰的武道好手,早前还带人追捕过我的,怎么可能死在王厚手里。”

    “老大,我也不太相信,所以派了人去打探个究竟,现在我将他们安置在千丈崖呢。”千面道。“与王厚一起来的可有差不多两百人呢,大都是精壮汉子。”

    秦风皱眉片刻,摇了摇头,还是有些想不通,“算了,我亲自去瞧一瞧,王厚是我们一直想要争取的对象,他如果真能与我们一条心的话,于我们倒是极好的一件事情,我去与他谈一谈。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丰县县城,葛庆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一次,他是真的吓着了。在他掌管下的丰县,一个齐人将军居然被杀了,连带着还死了上百名齐军,这可是捅了天大的漏子,不用说,这个官儿是当到头了,脑袋还保得住保不住都得两说。

    “人呢,王厚人呢?快派人去,抓起来,抓起来!”他哆哆嗦嗦地吼道。

    “大人,那王厚犯了这样大的事情,怎么会还跑到县城来,我抓了几个大王庄到县城来避难的百姓审问过了,那王厚,现在只怕上了雁山,去投奔土匪了。”县尉陆丰同样也在哆嗦着,不过哆嗦的同时也实在想不通,一个傻子,能在举手投足之间杀了一个七级武道的好手?可这便是他现在能得到的所有的消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