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94.第194章 借口

    梁达,齐国驻登县将领,统领着三千兵马,当然,这些部队并不是齐国的野战部队,只是从各地抽调而来的郡兵,可即便是郡兵,他们的战斗力仍然是不容小觑的,志在一统天下的齐国,对于军队的建设一向是不遗余力,作为野战部队的补充力量,齐国郡兵的战斗力,还是很可观的。

    越国已经彻底屈服,在这里驻扎一支郡兵部队,已经足以威慑那些心怀不轨的流匪,例如邹明这样的,再者,他们更重要的任务,便是搜刮更多的财富来让齐国的国力更加雄厚。

    齐国的当政者很清楚,在新占领的土地之上,想要让原住民们对齐国有认同感,归属感根本是不可能的,而齐国在打服越国并将越人绑上自己的战车之后,与楚国的战争便迫在眉睫,楚国不是越国,不可能一战而下,这场战争必然将是持久的,所耗费的军资军费将是天文数字,那么,这些新被纳入齐国领土的地方,便成了齐人苛捐杂税的最好的征收地。

    不仅是沉重的赋税,还有无数的民役征发,而这,很显然是会遭到反抗的,梁达所带领的郡兵的作用便立即体现出来了,他们会将不服气的地方,打到直接服气。

    除开这些,梁达还有另外一个任务,那就是像邻近的丰县的越人勒索。夏季之时,他已经成功地从丰县弄到了数十万斤粮食,而这一次,他又索要十万斤,其实对方给不给这十万斤粮食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一个借口。

    不出他所料,越人还真将借口送到了他的面前。

    “九级高手,一个二十出头的九级高手?”梁达放声大笑着,满屋子里的齐人将领也都笑了起来。“越人这是把我当傻子吗?居然想用这等拙劣的谎言来蒙骗于我?”

    “将军,这一次可有了出兵的好借口了。当初将军故意纵容那邹明逃进丰县地界,末将等还大惑不解,现在看来,还是将军大人您明见万里,运筹帷幄啊。”一名将领冲着梁达高高地竖起了大拇指,大声奉承道。

    梁达得意地摸着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胡须,“当初纵容那邹明逃去丰县,只不过是想有一个随时能进入丰县的借口,剿匪嘛,是不是?那邹明又是我们大齐的通缉犯,越人如果抓不住他,咱们去抓人顺理成章嘛。哈,不想越人还给我来这一出,邹明还有多少人我们不清楚?就凭那些残兵败将,能从越人手里抢走十万斤粮食?滑天之下大稽。”

    “不过如此一来,倒也正合了将军之意吧,咱们名正言顺地出兵丰县,剿灭邹明的同时在去其它地方逛一逛,收获可就远远不止十万斤粮食了。”下头有人大笑起来。

    “准备一下吧,过两天雪一停,咱们就去丰县逛一逛,马上要过年了,咱们也能多筹备一些物资,大家伙都远离家乡,都不容易,寇群,这一次轮到你为前锋,不过丰县可比咱们以前去的地方要富有多了,你部取一份,剩下的可得老老实实交上来。”

    “将军放心吧,贪多嚼不烂,寇某这点道理还是拎得清得,咱们几部向来轮流为前锋,以前大家没有亏待我,我又怎么会亏待大家呢!”一名将领站起身来,大笑道。“大家就等着过个肥年吧。”

    众人都是大笑起来。丰县,在他们的眼中,不过是一只长得还很肥美的羔羊而已,以前这只羊是别人家的,不好随意揉弄,但现在有了正大光明的借口,自然就不用客气了。大家都是盟友嘛,你们搞不定的事情,我们自然是责无旁贷。

    登县齐军摩拳擦掌,准备出兵丰县,大捞一笔,而在雁山之上,也是喜气洋洋。前一天,秦风邹明带着百余人下山,回来之时,带回来的是数十车多达十万斤粮食。所有人都下山兴高采烈的扛着粮食,马车自然是上不去的,想要上山,全得靠肩扛背驼,不过每个人都是兴高采烈,有了这些粮食,这个冬天都不用发愁粮食问题了。

    扛完了粮食,马车自然也不能浪费,反正现在也用不着,拆了,那些木板可以用来建屋子,驼马对如今的他们,也没有多少价值,宰了,给大家改善伙食,光有粮没有肉,怎么能让这些大汉们有力气?

    而在刚刚干完了这一切,敢死营的后续部队,也一支接着一支地抵达了这里。野狗千面,巧手带着他们的队伍,也上了雁山。而野狗,是最后一个抵达雁山的,常小猫亲自下了雁山,去迎接这位生死兄弟。

    “野狗,扔掉拐仗了啊,怎么样?走几步瞧瞧?”小猫看着野狗,戏谑地道。

    “早扔了,扔了快一个月了!”野狗呵呵笑着,扛着大刀,在众人面前得意洋洋的走了一个来回,正如舒畅所说,他现在一只脚长一只脚短,走起来一瘸一拐,留在雪地之上的脚印自然也是一深一浅。

    “哈哈,以后啊,你这只野狗可就变成为瘸狗了,还能咬人不?”小猫大笑。

    “要不你来试试?”野狗眼睛一横,正想叫嚣,突然又连连摇头:“死猫,休想占我便宜,明知道老子现在虚弱得紧,不过告诉你,老子我现在练老大的功夫,已经小有成就,再过个一年半载,看我不将你打成一只死猫。”

    “是么?那可真是要拭目以待了!”小猫呵呵一笑。几步撩上去,一把搂住了野狗的肩膀,“上山去,老大可念着你了。”

    雁山之中,敢死营驻地,早已经不是邹明在这里驻扎时的模样了,而是变成了一个戒备森严的大营。小猫在离开敢死营之后,在追风营当了数年统领,那可是当年楚国西军的主力部队,对于军队的一应细节,要求得可是极其严格。而这里,便是小猫主持修建。

    大片的树林被砍伐一空,高高的栅栏围成了军队的驻地,内里,一间间的木屋整齐排列,而在正中间,则是一个平整好的校场。营地之内,一片详和,而在营地之外,看似平静的地方,却是杀机四伏。到处都是敢死营士兵设计的机关陷阱。

    最大的一间木屋之中,秦风看到跨进门来的野狗,先是给了一个大大的熊抱,毫不客气地将他按倒在椅子上,紧紧地握住了他的右手,一股真气已是钻了过去,这几个月,他一直有些担心的便是野狗能不能顺利地开始练习混元神功。

    真气探入,秦风的脸上显现出惊讶的神色,与自己当初修练混元神功开始一般无二,野狗修练的速度极快,不,比自己要更快,因为野狗原本就有很好的底子,现在更没有了气海,在他的丹田气海之中,无数密密麻麻的星星分布其间,可与自己不同的是,他们毫无生气,不动如山。并不像自己体内那样形成星河之后,缓缓地自行运转。

    将自己探查到的情况与舒畅分说一遍,舒畅却是不以为意:“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肯定与你不一样,如果这功夫当真如此简单的话,那你岂不是可以大批量地培养了,野狗啊,是一个例外,但恐怕也就仅他而已了。”

    “野狗,一路之上感到有什么异样了么?”

    “也没感到啥异样,就是偶尔感到我修练出来的这些真气不太听使唤,想要造反。”野狗道。

    秦风点点头,真气从野狗的脉腕透入,直入对方的丹田气海,野狗体内,那些星星点点,瞬间似乎嗅到了什么,缓缓地动了起来,与秦风透入的真力合为一体,转得几转,消失在野狗的身体之内。

    松开手,秦风拍了拍野狗的肩膀,“以后但凡感到有不舒服的时候,立即便来找我。你以后啊修练的这些真气,到了一定数量,便会造反的,也只有我能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听你使唤,明白了吗?”

    “行,反正我以后也不会离开老大了。”野狗呵呵大笑,不以为意,对他来说,这些根本就不是问题,一个被破了气海,挑了脚筋,在安阳城中那般模样活了数月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是看不开的呢!

    “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接下来,咱们还有的忙呢!”秦风笑着吩咐道。

    看着小猫带着野狗出去,舒畅摇了摇头:“你练的混元神功本是一门极其精妙的内家功法,现在看起来啊,野狗以后只怕被这些内力改造得钢筋铁骨一般的怪胎。你修练混元神功,最终内力都回归你体内的星河,而他练出来的,则无处可去,只能永远分散到他的肌肉骨骼之中,时日一长,真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模样?”

    “有什么关系呢!”秦风哈哈一笑,“管他内家外家,只要能打赢对手就是好功法,不是吗?”

    “那倒是,我也想看看这门诡异的功夫,在你和野狗身上,最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异!”舒畅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