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82.第182章 野望

    看着莫洛扬长而去的身影,洛一水怅然若失。

    外界的猜测并不错,他与莫洛两人之间的确有着很深的矛盾,而这个矛盾却是来自于两人之间巨大的出生鸿沟。洛一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洛氏是北越的老牌贵族,与皇族吴氏有着同样悠久的历史,从小便接受着良好的教育,后来在武道之上的才质被发现,更是直接被送到了卫庄的门下,一辈子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来不知挫折为何物。而莫洛却恰恰相反,出生于最底层的贫民之中,从小便是烂泥沟里长大,与洛一水一样,他也有着同样的修心武道的非凡才能。不过与洛一水不一样的是,莫洛却并没有一个良好的导师,东学一榔头,西学一棒槌,在颠沛流离之中,却也如同野草一般顽强的生长了起来。

    认识莫洛是洛一水十八岁时,跟随着师父卫庄游历之时。那时的莫洛还只有十七岁,却已经是越国一个占山为王的土匪头子了。

    想起与莫洛相识的场景,即便洛一水现在满心凄惶,嘴角却仍是露出一丝笑容,那个年轻的土匪头子带着一帮子土匪,拦在他与师父豪华的马车之前,高声叫喊着“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打山前过,留下买路财。”当时洛一水就笑喷了,这个强盗头子大概是听说书听多了吧,打劫起来,居然如此一板一眼。

    两个人一场大战,居然平分秋色,这样的结果,却让洛一水傻了眼。对方修习的武道杂乱无章,破绽极多,但对方这个人却极度难缠,即便让自己发现了破绽,但他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纠正过来。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卫庄亲自出手,当时便已是天下武道宗师的卫庄,只是稍稍显露身手,便将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强盗吓得魂不附体,狼狈逃去,而莫洛,却被卫庄生擒活捉了过来。

    就此,他多了一个师弟。

    出身不同,性格习惯迥异,两人自然很难成为志同道合的朋友,洛一水温厚谦逊,彬彬有礼,莫洛却是桀骜不驯,性格张扬,这样完全不同性子的人天天混在一起,自然便会生出重重的矛盾。

    两人唯一的共性便是在武道之上同样出类拔萃的资质,也正是因为两人之间互相看不顺眼,互相可着力的较劲儿,才让两人的武道修为突飞猛进,在北起渐渐的崭露头角。成为年轻一代之中的典范。

    洛一水当然是顺理成章地进入官场,本来洛氏是想借着两人师兄弟的情谊,将莫洛也拖进洛氏的体系当中,但莫洛却是不屑一顾,在出师之后,立即扬长而去,仍然整日在江湖之上厮混。与洛一水根本不相往来。

    别人不太清楚莫洛,但洛一水太清楚了,这位师弟一直便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他的目标随着他武道修为的突飞猛进,一直在向前不停地挺进。

    卫庄的存在,让莫洛不得不收敛自己的言行,因为卫庄是这个世界秩序的维护者,他不希望看到大的动乱发生,但现在,师傅被曹冲逼着去了上京,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失去了卫庄约束的莫洛,已是脱疆的野马,下山的猛虎,不知道他会在这个已经呈现乱世之兆的世界之中,做出什么惊人的事情来。

    数年不见的莫洛,功力突飞猛进,自己已经被甩得很远了。见到莫洛的洛一水,心中更是怅然,这些年来,被束缚的莫洛只能将他的精力倾注在武道修为之上,先前更是扬帆出海,去寻找那个突破的契机,而自己,这些年来纠结于家族利益,国家生存,官场沉浮,能分出来修习武道的精力和时间,根本就是少之又少。

    难怪当年出师之际,导师卫庄对于莫洛更加看重,这也正是卫庄对于两人不同人生的准确预测。

    莫洛有着自己准确的人生目标,只怕从小到大,这个家伙的目标从来没有变过,只不过一直在等待时而已,而现在,他苦苦等待的时机,终于到了。

    可是自己的人生目标是什么呢?洛一水惶然。失去人生目标的他,此时只觉得前途茫茫,天下之大,竟然不知道要去哪里?

    复仇吗?可是现在是复仇的最佳时机吗?杀了吴京,可以痛快一时,但带来的后果,必然是北越全国的大乱,百姓遭殃,这与自己从小便接受的教育完全背道而驰,他当然不愿意为之,如果想做,前些日子就不会放过吴京了。更何况,在洛一水心中,最大的敌人,当然便是齐国,如果不是他们,洛氏怎么会落到现在这一地步。皇帝的选择,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长居世家之巅,权贵之首的洛一水看问题的角度,向来便与莫洛这样的人不一样。上百年来,世家浮浮沉沉,眼见着他起高楼,眼见着他楼榻了,权贵世家的下场向来如此,现在,只不过是轮到洛家塌了而已。想要真正的复仇,便只有推翻齐国,将曹氏踩在脚下,才算是真正的复仇。

    迷茫的洛一水在这片荒原之中茫然地打着转,犹如行尸走肉一般,饿了就去找吃的,吃了便继续毫无目的的游荡。

    一个月后,昔是英俊伟岸的洛一水,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野人一般的人物,衣物褴缕,头发胡子纠结在一起,身上散发出阵阵让人作呕的异味。

    “洛一水?”两个拦在洛一水面前的人,惊诧莫名的叫了起来。

    洛一水抬起头,眯起了眼睛,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两个人。

    “是洛一水,你快走,我来挡住他。”两人之中,一人大叫起来,呛然声中,长刀出鞘,直接向洛一水发起了攻击,另一个却是毫不犹豫,拨马便向着远方逃去。

    钢刀闪着耀眼的光芒在空中闪过,堪堪刺到洛一水胸前的时候,才波的一声发出一声脆响,这一刀,竟然比声音还要快。

    伸手,一声闷响,势如闪电般的一刀,竟然被洛一水生生的抓住,就此顿在了半空,洛一水抬起眼睛,看着对方,“你是谁?”

    钢刀被握,袭击者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弃刀,后退,风一般地向后掠去,同时双手齐扬,一枚枚黑色的圆球在两人之间连接爆响,扑扑之声中,一股股浓烟平地而起,方圆百米范围之内,立时便伸手不见五指。

    “阴影!”洛一水勃然变色:“齐国,阴影。”

    他厉声吼叫了起来,全身破烂的衣风无风自动,鼓扬而起,狞笑声中,他直扑了过去。

    黑烟之中,微小的哧哧之声不停响起,无数细若牛毛的钢针如雨一般袭来。洛一水冷哼声中,伸手一拂,钢针立刻便左右一分,擦着他的身子向后飞去,而他的人仍在向前直奔。

    伸手,一掌击出,格的人生,对面发出一声惨叫,即便是早有准备,双臂鼓足了全身的功力挡在胸前,但对方强劲的力量仍然是势不可挡地破体而入,双臂立时骨折。

    两人流星一般掠出黑烟笼罩的范围,不过一人是皮球般的被人打了出来,另一个却是好整以遐的飞跃而出。

    “你是齐国阴影的人?”洛一水眼中杀气暴露,居高临下地看着仰躺在地上不停咯血的对手。一个七级巅峰武者,居然妄图袭击一位九级巅峰高手,只能说他的确是活腻了。阴影,齐国的秘密部队,曹冲就是现在齐国阴影的最高官员,虽然他并不怎么管事。

    “咳咳,不错。”躺在地上的袭击者一边咯着血,一边看着洛一水。“你跑不掉了,咳咳,你会跟着我来的。”

    洛一水皱着眉头看着对方:“你们阴影在找我?”

    “当然。”袭击者咳嗽着,“我们大齐要完全控制你们越国,怎么可能让你逃之夭夭,只是没有想到,你居然并没有逃开,居然还在这片荒原里,咳咳,上头失策了,不过只要发现了你,你便跑不掉了,哈哈!”

    “想要抓我?”洛一水冷笑一声。“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知道,洛一水,九级巅峰好手,哈,可是阴影要杀的人,从来没有人能逃脱过,九级巅峰好手又如何?”袭击者嘴里不停地往外涌着鲜血,看着那血渐渐的由红变黑,洛一水的眉毛慢慢地竖了起来。这个家伙,居然自杀了。

    齐国阴影正在猎杀自己。这是洛一水现在唯一知道的消息,他当然知道齐国阴影的可怕。

    一幢普普通通的民居里,一人飞快地冲了进去,将手里一卷小小的纸条举了起来,“将军,将军,发现洛一水踪迹了,离他最近的何老已经赶过去了。”

    束辉呼的一下站了起来,一把抢过手下手里的纸条,快速浏览了一遍,开心的大笑起来:“居然还停留在那片荒原之中,哈哈,这次你插翅难逃。飞鸽传书给何老,让他拖住洛一水即可,尽量不要正面对撼,这家伙可是九级巅锋高手,何老可不是他对手,等我们一到,再行围剿。”

    “遵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