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79.第179章 希望

    鲜红的令签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重重落在地上,左相张宁铁青着脸孔,从牙缝里迸出一个字:“斩!”

    雪高的鬼头刀高高举起,寒光一闪,整整一排数十人身首分离,头颅沿着行刑台稍稍有些倾斜的地面骨碌骨碌地向着苍江滚去,仍然还跪在台上的身体被刽子手重重一脚踹在背心,追随着头颅一路跌落下去。

    奔腾的江水被溅起无数的水花,轰然声中,尸首已经消失无踪。

    一排斩杀完毕,又一排被推上前去,台下哭泣之声渐渐地大了起来,一股股骚动开始漫延,行刑台周围的士兵在军官的喝斥之下,挥舞着鞭子努力地维持着秩序。更多的士兵举起了手中的刀枪,弓弩,遥遥对准了观刑的百姓。

    男人们很快被斩杀完毕,当一排妇孺孩子被押上行刑台的时候,人群的骚动愈发大了起来,一排排的向前涌动,与前方的士兵开始推搡起来。

    从远处的角落里传来了愤怒的喝骂之声,愤怒的情绪在场间漫延,高台之上,张宁眼看着百姓如同苍江的浪潮一般,正在一波一波的向前涌动,前方的士兵却在步步后退,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惊慌。

    “快,加快速度。”他厉声吼道。

    一道闪电撕破厚厚的乌云,震耳欲聋的霹雳随之而来,狂风骤起,豆大的雨点自天而降,打在行刑台中,发出啪啪的声响,雨水落在地面,转眼之间汇聚而成股股流水,冲刷着行刑台上的血迹,水随风势,卷起更大的浪头,轰然击打在行刑台上。

    电闪雷鸣之中,一排排的洛氏族人的尸体坠下江去。

    怀恩县外,越国军队大营,正在看着一份份斥候传回来的情报的洛一水突然激凌凌地打了一个寒战,浑身寒毛倒竖,冷汗直流,心中极度不安起来。

    迈步走出大帐,抬头看着仍然大雨如注的天空,扑面而来的凉风夹着雨点,打在他的脸上,心中的不安不但没有被冷雨浇灭,反而更加炽烈起来。

    “召集将领,大帐议事。”他霍地转过身来,对身边的亲兵道。

    昭关一役,他虽然竭尽全力,但仍然不敌全军而来的齐军,齐人集结了七级以上的武道修为者组成了破关的先遣队,多达五百人的七级武者的第一击,便登上了关口。这个世界上,也只有齐人有这样的实力在一次战役之中,组织如此多的高阶武道高手,并将他们当成敢死队使用。

    昭关失守,洛一水率残军撤退,一边撤退,一边不断地汇集着前来支援的军队,步步为营,寸土必争。但随着战事的深入,洛一水终于意识到如此打法的失误。他虽然有效地延误了齐军的开进速度,但他的精锐军队却在这一场场的殂击之中,损失惨重。添油战术不但没有最终挡住齐军,反而正在不停的流着越人的血。

    省悟过来的他,明白在短时间内,他根本不可能阻挡住齐人的攻势,唯一的希望,便是在齐军攻到越京城之前,他能聚集起更多的军队,直到有与齐军决一死战的能力。

    以空间换时间,这便是洛一水的打算。

    到现在为止,他的策略是成功的,虽然大片国土沦陷,但他自昭关沦陷之后第一次聚集起了多达五万的士卒,虽然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各地百姓自发组织起来的义勇军。

    怀恩县便是他选择的与齐国决战的战场,对于他来说,这里离越京城已经很近了,一百余里的距离,援军随时可至,后勤补给无虞,而齐国人打到这里,战线已经拉长到了近千里,即便以齐国的国力,后勤补给也成了相当大的问题,齐国的前进步伐已经一缓再缓了,感受到这一点的洛一水心中渐安。

    只要挡住齐人最凶猛的第一波攻势,将战事僵持下来,越国便能等来转机,秦楚两国绝然不想看到越国彻底失败,现在他们缓不出手来,越国便只能独力支撑,但只要熬过这最艰难的一段,秦楚两国必然会出兵策应,那时候,便是越国反守为攻的时候。

    比起军事上的劣势,其实更让洛一水担心的是朝堂的局势,屡战屡败,一溃千里的自己已经成了朝堂之上被弹赅的主要目标,主和派的亡国论甚嚣尘上,局势正在向着不利于他的一面发展,而洛一水却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实现的目标,必须需要朝堂上下一心,君臣同力,否则必败无疑。

    至于与齐国议和,洛一水向来是不屑一顾,齐人一统天下的野心,但凡是个正常人都知道,与之议和,只不过是被判处了死缓。齐国人的目的不过是要破坏三国联盟抗齐的态势,当真与齐人议和,以齐越两国现在的国力,越人必然失去自主权从而沦为齐国的走狗,成为牵制秦国的力量,使得齐国能放心大胆的去进攻楚国。

    至于那些主和派所持论调,认为齐国进攻楚国,有可能遭受重大损失,甚至失败,到那个时候越国再图利益的说法,洛一水觉得简直是可笑之至,命运不掌握在自己手上,反而寄希望于对手有可能犯错,完全是滑天下之大稽。

    当真与齐国结盟,与秦楚交恶,只怕秦国的兵马立刻会向越国发动进攻,越国挡不住齐国,何尝又挡得住秦国,到那时,秦越恶战,齐国坐收渔翁之利,越国亡国无日。

    风雨当中,一位位将领策马而来,他们来自沦陷国土的各个地方,有朝廷的正规军,也有乡民组只的义勇军,服饰不一,战斗力也相差颇大,但让洛一水高兴的是,每一个人都战意高昂。保家卫国,从来都不需要动员,谁也不愿意自己的家乡沦陷与百年宿敌之手。

    返身走回大帐,立于虎案之后,洛一水扫视着大大小小数十位将领,“各位袍泽,自齐人侵越,我大越屡战屡败,大片国土沦丧,无数百姓在齐人铁蹄之下哀号,也让国中不少人失去了抵抗的勇气,议和之论甚嚣尘上,但与齐议和,便是我大越亡国之始,所以,为了振奋国人士气,打消那些投降派的妄想,我们必须用一场大胜来告诉所有的大越人,我们还没有失败。诸位,可有与齐人一战之勇气?”

    “愿奉大将军号令。”数十位将领霍然起立,面向洛一水,振臂齐呼。

    “齐人十万大军侵我大越,如今战线长达千里,十万大军分驻各地,真正进逼到我们面前的齐军亦不过五万之数,与我军相若,但不可否认的是,对方的战斗力比我们要强大,但我们却有勇气,有为国牺牲的觉悟,这一仗,是勇气与毅力之战,只要获胜,便能为我大越迎来转机,就算败,我们亦要给齐军以重创,使得接下来我们能在坚守越京城的战斗之中长期坚持下来,从而迎来整个战局的转机。”洛一水目光炯炯地看着诸将,“所以这一仗,就算我们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绝不后退半步,即便全军皆墨,也要让齐人知道我们抵抗到底的决心。”

    “决战,决战!”

    “绝不后退!”

    “死战到底!”

    大帐之中,响起了将领们的怒吼之声,自从齐越战争爆发,他们先是屡战屡败,接着又是大步幅的向后撤退,心中早已积聚了无数的怒火,现在大将军终于决定要与敌决一死战了,反而更激起了他们的战意。

    “好,现在听我军令!”洛一水从令筒之中抽出了第一支令箭,目光转向帐下一位将领,正待开口,大帐之外却突然传来了急骤的脚步之声,一员牙将掀开帐帘,急步走到洛一水案前,单膝跪下大声道:“大将军,朝廷钦差大臣携圣旨已到大营之外。”

    “朝廷钦使?”洛一水大为惊讶。“是谁来了?”

    “大将军,朝廷钦使是太子殿下,随行的还有羽林军将军张简以及三千羽林军。”牙将有些紧张地看着洛一水。

    太子殿下亲临?洛一水顿时大为兴奋,太子殿下带着三千羽林军前来,对于自己马上将要发动的大战将会有着极大的助益,有太子殿下押阵,则麾下五万士卒必然奋勇争先,这一战,就算不胜,也不见得就败了。这一场决战,只要不败,甚至只要不大败,自己就算得是赢了。只要让战事僵持下来,让所有越国人看到希望,也让秦楚两国看到他们坚决抵抗到底的决心,必然会迎来整个战局的转机。

    “走,随我去迎接太子殿下!”他兴奋地一跃而过虎案,大步向营外走去,身后,数十位将领也是兴奋言于溢表,他们的心思,与洛一水一般无二。

    越军大营之外,越国太子吴京立于伞盖之下,手紧紧地勒着战马的缰绳,面无表情,这一趟出使,他极不情愿来,但局势发展到现在,他却又不得不来。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无法挽回了,在他站在这里的时候,越京城里的杀戮已经开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