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78.第178章 满门抄斩

    连续几日的暴雨,使得苍江江水暴涨,原本清澈的河水变得昏浊,一改往日温柔的形象,带着隆隆的吼叫声自上游倾泄而下,凶猛地冲撞着江堤,江堤之下原本密密麻麻的防洪林,如今只余下一些树梢还在水面之上,凄惶地东摇西荡。

    雨仍然在下着,不像前几天那样凶猛,细细缕缕地随着微风飘浮,看着不大,却会让人感到黏黏乎乎,十分的不舒服。

    越国都城越京便位于苍江之畔,这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千年之前,李清大帝一统天下,设越京都督府,以控制东北方向连绵不绝的广大山区。在这些山区之中,分布着大大小小数十个民族,民风彪悍,好勇斗狠,一言不合,便即拔刀相向,部族之中的械斗直如家常便饭,在大唐建立之前,这里的山民招安,造反便犹如过家家一般随意。给他们一些甜头,他们便宣布归顺朝廷,一旦有一点不能满足他们的的意见,立即便会翻脸。

    即便以李清大帝当年之能,也拿他们没有什么太多的办法,去打?太不值当,广袤的山区便是他们天然的隐身所,人去得多了,他们收拾收拾,往大山更深处一躲,你根本无可奈何,人去得少了,这些山民部族之间便会纵横连合,在大山之中设下一个又一个的陷阱,让进山剿灭他们的军队一去不复返。

    从古到今,他们似乎都是法外之地。

    当然,李清大帝显然与以前所有人都不同,他采取了一条异乎寻常的策略,设立越京都督府之后,当时的大唐制条了一条延时长达百年的治理这片土地的策略。先是示之以好,与山民部族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第二步便是引诱他们下山,先从部族头人的子弟着手,山下的花花世界自然不是枯燥的山中生活能比,而为了让越京有着更好的吸引力,当年的大唐对于越京可是下了血本。第三步,便是教化,大量的读书人被派往越京,免费地开设学堂,免费地教山民子弟读书,识字。

    这一条耗资无数,历时近百年的国策,在李清大帝离开这个尘世的时候,终于取得了当初他所希望的成果。绝大部分的山民部族下了山,离开了他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因为山外,能给他们更好的生活,而且他们的子弟在接受了大唐的教育之后,也不愿意再回到山中。

    山外的世界更加多姿多彩。

    绝大部分的山民部族下山,剩下的仍然顽固不化,坚守着部族特点的山民部落再也不成气候,而且,有了那些下山的山民的收导,更多的熟悉大山情况的山民子弟进入军队,也使得这些固守大山的部落在与大唐的冲突之中屡战屡败,几近灭族。

    越京虽然地处东北,远离中原繁华区域,但其城市规模,文教武功,却并不输给中原的任何一座中心城市。

    百余年前,曹氏篡位,时任越京都督府都督吴秀山趁势而起,自立为帝,在随后的与齐国的战斗之中,依靠着与秦楚联手,迫退了齐氏,在随后的几十年中,越,秦,楚三国始终结成联盟,共同对抗齐国,最终迫使齐国承认了他们的地位,四国分割大唐的天下格局,就此形成。

    四国之中,越国因为国土的近半部分都是山区,而最富裕的平原地区,却又偏偏与齐国接壤,几十年下来,战火不绝,无法得到休养生息,国力始终在四国之中稳稳位居末位,但作为抗击齐国的铁三角之一,越国却又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近百年以来,看似危若累卵,却始终屹立不倒。

    百年后的今天,越国终于第一次感受到了灭国的危机。

    秦国遭遇百年以来最大的旱灾,楚国老皇病死,两国国内都是风声鹤唳,局势紧张之极,齐国皇帝曹天成敏锐地抓住了这一百年难遇的时机,悍然再一次发动了对越战争。

    齐国不需要准备,因为立国百年以来,这个国家的每一任皇帝,都无时无刻不在做着一统天下,重复昔日大唐雄风的美梦,所以齐国向来便是准备着随时走上战场,以一抵三,却让三国都不得不采取守势,可见齐国之强势。

    随着齐国皇帝曹天成的一声令下,以亲王曹云为统帅的齐国大军跨越边境,突袭越国,越国对形式的危急估计不足,一触即溃,靠近齐国的富饶的平原地区,如今已经几乎丧失殆尽。失去这片地区,对于越国的国力,是一次致命的打击。

    就在越国朝野一片哀鸿之时,迅猛推进的齐国军队却突然放缓了脚步,而停战的条件也随之传到了越京。

    越国必须撕毁与秦楚的联盟条约,取而代之宣布与齐国结盟,割地,赔款,派质子前往齐国都城长安。

    在无力抵达齐国兵锋,秦楚又自顾不暇,无法救援的条件之下,越国的主和派占据了上风,决定签定与齐联盟条约。

    条约签定最核心的一条便是越国将不得在齐越边境驻扎大军,所有军队,都必须调往秦楚边境。而作为回报,齐国会将占领的越国土地的一半,退回给越国。

    此条约一经爆出,立时朝野大哗,特别是主战派反应强烈,如果答应齐国的条件,这便等于将自己的脖子洗得干干净净伸在齐国的屠刀之下,齐国想什么时候砍,就会什么时砍。越京在东部平原与北部山区的交界处,如果这片区域不驻军队,则齐国大军随时都可长驱直入。

    如此苛刻不平等的条件也让越国皇室犹豫不绝,而就在主战派眼看着就要重新夺回上风的时候,曹云的大军再度出击,十日之内,连下十城,兵锋距越京只有不到百里。

    军事上的连战连败,终于成了压垮主战派的最后一根稻草,越国皇帝吴鉴决定答应齐国的条件。而此时,齐国的新条件却又不期而至。

    新条件要求越国朝廷斩杀主战派,曹云甚至开出了详细的名单。

    名单的第一个,便是越国将门世家,洛氏家族。作为主战派的首脑人物,洛氏家主洛宽执掌兵部,家中子弟多在军中,洛一水更是齐越边境最大的关隘昭关的主将,身统数万大军。虽然现在连战连败,但现在却仍然在齐军对面,不断地聚拢溃兵,组织抵抗。齐国为了给谈判营造一个良好氛围的这一段时间,给了洛一水宝贵的时间,他居然在齐人的眼皮子底下,又聚拢了在前线被陆续击溃的五万越军,成为了挡在齐人面前的一块极烦人的绊脚石。

    这一次洛一水吸取了前面战败的教训,眼下的越国军队,根本无法正面对抗齐军,带着这五万军队,洛一水边战边退,虽然仍在不断地丢失城池,但却有效地保存了自己手中的实力,这让齐国上至皇帝,下至统帅曹云都极为恼火。

    齐越两国征战百年,两国之间积怨甚深,如果让洛一水这样再干下去,只怕他聚拢的人会越来越多,这对齐国的大战略会形成极强的干拢,影响到齐国下一步对楚国开战的时机。齐国可不想在与楚开战的时候,身后还有一个强硬的越国主战派手统大军,时刻威胁齐国。

    可洛一水也是沙场经验丰富的老将,现在又变成了一个滑不溜手的家伙,在正面战场之上击败他容易,但想要全歼他的军队,却是不可能。既然如此,便让越国的主和派来收拾他吧。

    在齐国军队的威胁之下,在国内主和派的不断逼宫之睛,越国皇帝吴鉴终于妥协,越京城开始了大规模的清洗,以洛宽为首的主战派被一鼓拿下。

    宫廷侍卫已经带着圣旨直赴洛一水的营地,他们将直接夺权便将洛一水就地斩首,而在越京城,对洛氏一族的最终处置也已经下达,在齐人使者的压力之下,洛氏将被满门抄斩。

    今天这个阴雨菲菲的日子,便是洛氏一族在这世上最后的一天。

    苍江堤岸之上,有一处宽广的石砌平台,平台边缘远远地探出堤岸,平台之下,便是苍江江水。这里,可不是苍江的观景平台,而是越京专门用来处斩犯人的行刑台。

    堤岸之下,早已经聚集了密密麻麻的数之不清的越京百姓,洛氏是一个古老的家族,与皇室吴氏一齐,早在大唐时代便定居于此,多年以来,一直是越国享名着著的将门世家,在越国百余年的历史之上,洛氏一族战死疆战的人不计其数,深受百姓爱戴。

    忠臣自古难有好下场,洛氏的下场,似乎又在印证这一定律,看着高台之上被刽子手按着跪于地上的洛氏一门,观刑人群之中,传来了隐隐的哭泣之声。

    满门抄斩,上至白发苍苍的老者,下至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今天都将魂断行刑台。洛宽跪在最前方,他的身下,便是滚滚涌动的苍江水,他依然倔强地昂着头,不屈地盯着监斩的越国左相张宁,越国的主和派首领。

    “越国会亡于尔手。”他梗着脖子,厉声吼道。“洛氏虽亡,但大越对齐国的抵抗永远也不会停止,张宁,你是越国的罪人,你会遗臭万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