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65.第165章 有兄弟们的地方就是家

    野狼谷,这是敢死营众人离开鹰愁崖后的第二个落脚点,对于落英山脉中的大部分地区,敢死营便像家一样熟悉,他们曾在这片山脉之中转战多年,像逃亡这种事情,自然也不是第一次干,那里能藏人,哪里能驻军,一个个都是门儿清。而且现在他们就只有这么一点点人马,便更好藏身了。除开这些,他们还有一个喜欢满山乱跑的校尉,一个专门钻沟沟爬悬崖的大夫,这二位的活动范围更广,每一次踏足一片新的区域,回来之后,敢死营的地图之上,便又会拓展出一块新的地方。

    在这片山里,他们就像是海里的鱼,空中的鸟。

    海阔凭鱼游,天高任鸟飞。

    从得知秦风还活着,幸存的敢死营士兵们便一洗颓气,开始重新振奋精神,与以往不同的是,现在他们更像是一支军队了。以前的敢死营除了在作战的时候,纪律近乎严苛之外,在平时,并不太注意军纪,甚至说有些随意,但现在,在小猫的坚持之下,剩余的这些人,也开始了正常军队的早课,午练,晚操。

    想要报仇,敢死营就要变得更强。当蓬头垢面的章小猫站在所有人面前大声吼出这句话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表示反对。

    所以当秦风现在站在野狼谷外,听到里头传来的一阵阵整齐的呼喝声之时,眼中还是露出了些微惊讶的神情,这在以前可是并不多见的。

    “脱胎换骨了。”舒畅在一边感慨地道:“与你一样,都脱胎换骨,不一样了。仇恨能改变人的一生。”

    秦风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半年了,与敢死营的兄弟分别整整半年,这半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而很多熟悉的面孔却是再也看不到了。

    伤风悲秋?不,现在他需要的是重振旗鼓,敢死营曾多次在与敌人的作战之中被打得只剩下大猫小猫三两只,但他们却一次次的重新站了起来,每一次站起来后,都要比上一次更强。

    身上再也没有了以往的羁绊,这一次,重新起飞的敢死营,将会飞得更高,将会更加强大。

    调整了一下呼吸,秦风迈步,踏进了谷内。

    从照影峡秦军大本营出来,秦风先到了鹰愁崖,不出他所料,小猫在临走的时候,给他留下了信息,只有敢死营兄弟们才能看得懂的信息。通过这些信息,秦风知道了现在敢死营在哪里,毫不费力地便找了过来。

    邓朴那边还需要准备几天,秦风正好在这几天来看看他的兄弟们,从他醒过来的那一天起,再一次回到兄弟们中间,便成了他最大的期盼。

    内里呼喝拼杀的声音愈发的明显起来,秦风竟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呼吸也紊乱了起来。

    呼啦啦一声响,前方的草从之中站起来两个人,看着越走越近的秦风,他们直如木雕泥塑一般,过了好半晌,他们才陡地张开嘴巴,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

    尖叫声音是如此之大,延续时间是如此之长,以至于野狼谷中,一时之间全都被这二人的尖叫声所填满,连里面的喊杀声也被压了下去。谷内的声音顷刻间便消失,嗵嗵的脚步声向着谷口方向奔来。

    两名放哨的士兵一边尖叫着,一边向前伸出了手,看他们的样子,是想向秦风和舒畅奔过来,可两腿却不大听使唤,居然齐齐摔了一个嘴啃泥,挣扎着爬起来,往前跑了几步,又卟嗵一声摔倒在地上。

    “老大回来了!”这一次,摔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又不约而同的大吼了起来。

    “老大回来啦!”两人的吼叫声在野狼谷中来回激荡,谷内,整齐有序的脚步声立时便乱了起来。

    看着两个摔倒在地上,两双眼睛却仍直勾勾地瞪着自己,手舞足蹈想要爬起来的兄弟,秦风的眼睛也一下子湿润了起来。

    嗖的一声,从谷内飞出来一个人,长手长脚,原本一身合适的盔甲现在却显得有些大了,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的人,正是小猫章孝正。

    “老大!”站在秦风面前,章小猫哽咽地叫了一声,双手捂脸,一个堂堂七尺男子汉,竟然委屈得如同一个小孩一般,放声嚎哭了起来。

    秦风张开双臂,用力地将小猫拥进怀中,“哭吧,小猫,用力地哭,将那些愤怒,伤悲,都统统地哭出来,哭过这一回之后,我不许你再掉一滴眼泪,因为没有人会怜悯我们,我们不会再有眼泪。从此往后,我们的心中,只余下了仇恨,红儿母子的,敢死营兄弟们的,仇恨不会再允许我们掉眼泪。”

    他大力地捶着小猫的后背,铿锵有力地道:“哭过这一回之后,从此我们敢死营,流血不流泪。”

    一边的舒畅,也早已是别过头去,眼眶发红,鼻子发酸,他竭尽全力不让自己流下泪来,看来小猫,他便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温柔地替他们的杯子里倒上酒,温柔地看着他们笑,说话永远细声细气的女人。

    以秦风和章小猫两人为中心,敢死营的兄弟们团团围了一个大圈,看着放声大哭的章小猫,不少人忍不住都轻声啜泣起来。秦风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小猫在他们面前虽然憔悴,但看起来永远都是那么坚强,这些日子,敢死营的军官们全都没了,剪刀叛变了,野狗被俘了,和尚走了,如果不是有章小猫硬撑着,只怕他们早就散了,现在已经成了一个个没有魂魄的野鬼,在四处游荡。

    可今天,他们才发现,原来这个坚强的男人,也有着极其柔软的一面。

    哭声停了下来,章小猫抹去脸上的眼睛,看着秦风,悲伤渐去,欢喜却慢慢浮上来,他后退一步,看着秦风,嘶哑着声音,大声吼道:“老大,欢迎回家!”

    “老大,欢迎回家!”六百多条汉子用力地吼了起来。

    秦风连连点头,走向周围的那些汉子,张开大的双臂,用力地拥抱着每一个人,“回家了,回家了,有敢死营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

    溪沟的边上,架起了一堆堆的篝火,一只只野鹿,野猪,野狼被剥得赤条条的架在火上,烤得滋滋作响,人们围坐在火的周围,哪怕天气炎热得让他们一个个脱得几乎****,汗水仍然唰唰地往外冒,但所有人却一边抹着汗,一边放声大笑着。今天对于他们来说,是节日。

    是他们重生的节日。

    头盔成了酒碗,一个个的头盔里装满了清澈的溪水被高高举起,“干杯!”吼叫声气冲山河,金属的头盔撞在一起,发出咣咣的声响,水花四溅。咕咕的吞咽的声音伴随着欢快的笑声。有敢死营的地方就是家。

    有兄弟的地方,便是清水,也堪比美酒。

    狂欢一直持续到深夜,直到疲惫不堪,所有的汉子们横七竖八地躺倒在溪水边,鼾声如雷一般的响起。

    简易的窝棚肉,舒畅松开了小猫的手腕:“小猫,你的身体要好好的调治一翻了。”

    “我很好,精神从来没有现在这样好,别看我瘦了,可我现在的精力,比任何时候都要旺盛。”小猫不满地瞥了一眼舒畅。

    “我可不是在和你开玩笑,你先前在安阳城中拼杀,本来已经用力过度,可接下来又是伤心过度,这些天来,为了撑起敢死营,又强忍着悲痛,这些不良的情绪积郁在内心,你自己感觉不出来,可其实已经病得不轻了。一个不好,便会让你终身受害的,老老实实的,明天我给你弄一副药,好好的调理一阵子。”

    “小猫,舒大夫什么时候说过空话,他说你有问题,你就肯定有问题,你不想报仇了吗?想要报仇,就必须要有比牛还要壮,比虎还要猛的身体。这可是根本,不要开玩笑。”

    “好好,既然老大和大夫都这么说,我还有什么可说的,不就是喝那些苦得掉渣的药吗,我喝还不行吗?”小猫摊开手,一脸的无奈。

    “那就好。”舒畅眉开眼笑地道。

    “老大,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小猫迫不及待地看着秦风。

    “接下来,当然要去讨帐。”秦风的脸色沉了下来,“我已经讨了一部分了,杨义,辛渐离,程平之已经付了帐,但还有一个呢!”

    “剪刀!”小猫从喉咙里迸出两个字来:“老大,你现在已经是九级高手了,杀他还不跟宰鸡一样。”

    “可没那么简单!”舒畅摇摇头:“我们杀了杨义辛渐离等人,等若已经暴露了踪迹,一个剪刀本来不足为惧,但多了一个安如海,可就不一样了,别看秦风现在已经是九级高手,但在安如海面前,只怕还是不够看的。”

    “难道就坐看这个王八蛋逍遥自在?”小猫的眼睛立时便红了。

    “当然不。”秦风冷笑:“我已经去见了邓朴,他会替我们拖住安如海,等邓朴那边开始,我便会动身出山,去讨这一笔帐。”

    小猫立刻站了起来,“老大,我也要去,就算爬,我也要爬着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