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61.第161章 拜见

    照影峡,秦国边军大本营。

    随着一口浊气长长的吐出,邓朴缓缓收势,站直了身子,四周已是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喝彩之声此起彼伏。

    赤着上身的邓朴,上身如同秦风一样,横七竖八地堆叠着一道又一道的伤痕,这些伤痕,是他这些年来在战场之上的收获,当然,也是凭着这些伤痕,他坐到了今天这个位置。

    邓氏是秦国世家,子弟众多,纨绔子弟自然很多,但那样的人,永远也不可能走到邓氏的核心圈子之中,一辈子也只能在家里领一份优厚的薪饷然后醉生梦死。而像邓朴这样真正执掌着邓氏权力的人,无一不是从最艰苦的地方打磨起来的。

    与邓氏一样的,还有与他们竟争得死去活来的卞氏。外人看到的是这些世家子弟一代接着一代的掌控着西秦的权力,但并没有看到,这些世家优秀子弟也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世家子弟众多,但死得也多。

    从这一点上来说,地处西部边陲的秦国,比起富裕的南楚要强得太多。南楚的世家子弟,正在优越的物质生活之中,渐渐被腐化,一代不如一代了。

    听到众人的喝彩之声,邓朴脸上却是殊无喜色。这一次的大战,对于秦国来说,算得上大大地收获了一把,但对于他个人来说,却是不折不扣的一次大败仗。

    俘获昭华公主的计划破产,这让他们在谈判桌上失去了最大的一份筹码,而南楚吃定了西秦不会与他们发生大规模的战争,因此并不愿意让出太多的利益,这使得秦国最后的收获也比预期的要低。而抛开这些不说,邓朴最大的损失便是他的伤势。

    落英山脉之中,他先是被郭九临拼死一击而受了不轻的伤,接着与束辉一起攻击左立行,身受重伤,最后一路追击秦风与闵若兮,没有得到及时的修养治疗,在最后,为了保证昭华公主活着,又与束辉火并一场,再一次伤上加伤,险些便不能活着回去了。

    现在,伤看起来是好了,但隐患却远远没有消除,邓朴清楚,自己这一生,或者再也没有希望冲击宗师境界了,在雍都,养伤的他在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当真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邓氏与卞氏的较量,不仅是在朝堂,在权力,同样也在武道之上,他们这一代,两家都没有出现宗师级的武者,而卞无双与邓朴,则是最有希望的两个,可现在,邓朴的路断了,可卞无双却完好无损,两相比较,邓氏算是吃了大亏,万一卞无双日后冲击宗师成功,则卞氏在秦国的地位还将上涨,此消彼涨,可以想见,以后邓氏的日子可就更不好过了。

    更让邓朴气愤的是,在他回雍都养伤的日子,卞无双趁此机会,大力安插手下进入边军,不知皇帝是怎么想的,居然同意了由卞无双的亲信郑潇出任了井径关的主将。井径关可是以后大秦收割安阳郡的前哨阵地,如此重要的关卡交给了卞氏的人,岂不是给边军的钱口袋上加了一把锁么?

    但皇帝的决定是不容更改的,无心再在雍都养伤的邓朴,匆匆返回了照影峡秦国边军大本营,他得想办法稳住局面,把那个郑潇挤兑走,否则任由此子坐大,对于邓氏对边军的控制是极为不利的。

    这世上,善看风色的人多得是,郑潇此人,可比卞氏先前安插到边军之中的那些卞氏子弟优秀了太多,自己不去,麾下还真一时找不到可以对付这个家伙的人。

    可惜了南楚的敢死营基本上死光光了,他们的主官秦风也死了,否则找个机会将这个郑潇推到敢死营的军阵之前,说不定敢死营就把他把问题解决了,以前,他便经常这样做,敢死营在邓朴眼中,有时候可是一把比心腹部下还好用的锋利的刀子。

    太阳从远处的山头爬起来的时候,邓朴已经穿戴整齐坐在了议事堂中正中间的虎皮大椅之上,翻阅着一份份文件。数月没有在大本营,一些必须由他批复的文件已经堆集如山。

    批阅数份,赫然便看到一份来自井径关的文件,鼻孔里不由哼了一声。郑潇上任并没有多久,但这支由他统帅下的军队已经表现出了与整个边军的不和谐,郑潇也是好手段,调拔到井径关里的军队,竟然被他在不长的时间里,降服得七七八八,也是,他去哪里上任带着整个一个军官团,至于那些最基层的士兵,穷得叮当响,想来对于卞氏来说,收买他们并不需要花费太大的代价。

    而让邓朴更生气的是,卞无双竟然越过边军本部,直接下令兵部给井径关调拔了一批武器、服装等军需品,现在的井径关士兵可已经是焕然一新,惹得本部许多将领都是眼热不已,要不是先前落英山脉一役缴获了大量的楚军装备,只怕大本营里就要炸开锅了。

    面对这种情况,邓朴也深感无奈,即便自己直接向皇帝陛下投诉,最终陛下肯定还是和稀泥,自己根本得不到满意的答复。最根本的问题,还是自己这一次任务失败,又身受重伤,几乎失去了晋级宗师境界的希望,而大哥邓方又在刘震的问题上出了大漏子,失去了这样一个重量级的间谍,邓氏在两线双双失败,卞氏便趁虚而入,现在,也只能暂且忍耐了,等找到好时机,再给予他重重一击。

    翻开郑潇的报告,邓朴不仅冷笑起来,当真是好笑,这个郑潇居然想要本部出动人马协助他剿灭敢死营余孽,原因竟然是安阳城的楚人愿意出银十万两。

    边军虽穷,可也没有穷到这般地步,落英山脉有多大?得出动多少人才能办到这件事,想剿灭这样一支六七百人的部队,就算事先找到了对方的落脚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敢死营可是这大山之中一支狡滑的狐狸和凶狠的野狼,一个不好,便会打蛇不着反被蛇咬。这个郑潇将事情看得也未免太简单了。

    啪的将文件掷在地上,邓朴冷然道:“告诉郑潇,这件事,大本营不赞同,如果他坚持,可以自行出兵,楚人的十万两银子大本营一分也不会要,由他自行处理。”

    一名幕僚捡起文件,笑道:“属下这就回复他,这个郑潇不晓事,要是他折在敢死营手里,那才真成了一个笑话。”

    邓朴呵呵一笑:“他如果真去做,多半是做一些无用功,劳民伤财最后一无所获,不过现在敢死营与以前不同了,秦风死了,主力毁了,想要郑潇吃亏也不大可能。”

    “大将军,这个敢死营可杀了我们边军太多的人,与我们有血海深仇,大将军真不想找他们复仇?”幕僚提起笔来,看着邓朴,有些不解。

    “仇自然是有的,但复仇,可不能不分时候。”邓朴笑着摇了摇头:“如果送到我嘴边,那自然是一口吞了毫无二话,可现在明摆着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干嘛要去做?敢死营现在成了落水狗,可这只狗还是会咬人的,这个时段,恐怕他们更凶狠,再者,敢死营现在与楚人结下了死仇,由得他们留在落英山脉,让他们去与楚人狗咬狗,以敢死营的德性,这一回吃了这么大一个亏,肯定不会就此罢手,说不定下一回咱们再去打劫安阳郡,这个敢死营也出去混水摸鱼说不定。”

    “大将军高见,既然有利用的价值,自然是留下来比较好,到时候利用他们来对付郑潇也比较方便。”幕僚会意的点点头。

    邓朴却是笑而不答,脑海里却浮现出了一张面孔,就是这个人,让他在落英山脉功亏一篑,虽然武功不高,但那一股坚韧的劲儿,却不得不让人佩服,自己这一辈子还真没有吃过这样的亏呢!可惜啊,死了!否则倒还真是一个好对手。

    知己难求,但棋鼓相当的对手,又何尝不难求呢!

    摇摇头,邓朴重新埋首在厚厚的案牍之中,开始艰难地扫荡工作。

    不知过去多长时间,邓朴才被脚步声打断了工作,抬起头来,一名牙将匆匆走了进来。

    “大将军,大营之外有人求见!”牙将躬身递上了一张拜贴。

    拜贴很粗糙,看起来倒像是在哪里随便捡了一张纸写就,不过上面的一笔字倒是行云流水,显得功边深厚。扫了一眼下面的署名,邓朴就像是被针刺了一下般,霍地站了起来。

    “大将军,怎么啦?”屋里的几个幕僚都被邓朴见了鬼一样的表情吓了一跳。

    邓朴回过神来,挥着手里的拜贴,却是大笑起来:“可真是奇了怪了,今天我们刚刚说到敢死营,敢死营的重要人物居然就把贴子投到我这来了,奇哉怪也。舒畅,哈哈,这可是敢死营中无名有实的二号人物,这人回来了吗?他来找我是个什么意思?”

    “或者敢死营现在也觉得自己走投无路,想来投效大将军?”一名幕僚猜测道:“如果真是如此,大将军不妨可以加以利用。”

    放下拜贴,邓朴思索了片刻,对那牙将说:“你去将这个人带进来,我看看他打得是什么主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