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54.第154章 欢喜

    数百人坐在溪水边上,一个个面色沉重,水流动很缓,却能清晰的听到水流撞击卵石的声音,篝火熊熊燃烧,偶尔能听到干柴烧裂的啪啪声响。沉默,所有的人都沉默无语。

    因为这是一次决定敢死营所有人未来的会议。

    敢死营是秦风的,但秦风不在了。小猫决定用一次全员会议来让大家共同决定敢死营的前途,哪怕小猫满心的仇恨,一心想要保全这支部队并以之为骨架来构架将来复仇的大军,但他仍然不愿意用欺骗的手段。

    他已经将现在所面临的局面给所有人都讲得清清楚楚,是去,是留,现在决定权在这剩下的六百余战士的手中。

    小猫站在队伍的前面,一手握着两片树叶,“弟兄们,你们和我一样,手里有两片树叶,一片樟树叶,一片桂花树叶,愿意投秦军的将你手里的桂花树叶投进箱子,想要就此散去的投樟树叶,投完之后,那一个超过半数,我们就走那一条道路。”

    说完这段话,他转身,将手里的桂花树叶投进了箱子,然后转身,默默的走到一边。千面叹息了一声,第二个走到箱子前,犹豫了片刻,还是将紧紧握在右手里的桂花树叶投进了箱子。

    士兵们沉默着,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就此散了么?大家不愿意,他们都清楚,离开了敢死营,他们什么也不是。但就此投秦人么?投入以前誓不两立的敌人的怀抱?这让人情何以堪?

    又一个站了起来,那是巧手。

    “小猫,我只想问你一句,我们还救不救野狗?”巧手是野狗的部属,现在已经确认野狗还活着,只是活得很凄惨。

    “我当然想救,但是以我们的实力,却救不了。剪刀为什么让野狗活着,还让他如此活在安阳城里,不就是想用野狗去钓我们吗?我们要是敢进城,敢去救野狗,便会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在野狗面前,我想,野狗决不会愿意看到这样的场面。我们救他的唯一道路,便是我们有了强大的实力之后,才能去救他。”小猫缓缓地道。

    巧手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投桂花树叶!”他大步走了过去,将手里的桂花树叶投进了箱子。巧手之后,百余人站了起来,他们都是野狗曾经的部属,无一例外,他们都选择了投出手里的桂花树叶。

    更多的人站了起来,依次投出手里的树叶,小猫站在一边,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因为所有人投出的都是桂花树叶,没有人愿意离开。

    野狗的部属要救野狗,而剩下的人都是秦风的亲兵大队,他们都是秦风亲自精挑细选出来的,对于秦风更是忠心耿耿,秦风死了,他们的心中便只有一个目标,报仇。

    最后一个人投出了手里的树叶,小猫大步走了过去,伸手扶住了箱子。

    “我回来啦!”黑暗之中,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划破夜空,直灌入所有的脑海之中,“兄弟们,我回来啦!”

    所有人一齐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急促的脚步之声从黑暗之中愈来愈接近,大笑之声与此时场间的肃穆格格不入。

    “是马猴。”千面大叫了起来,“他不是去了上京么?”

    一个瘦小的身影从黑暗之中钻了出来,嗵嗵有声,溪水溅起老高,背着一个小包裹的马猴满脸笑容地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弟兄们,你们猜,我带回来了什么?”他手舞足蹈着,带着无数的水花从溪流里跳了出来,蹦蹦跳跳的穿过人群。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他。

    马猴一跃跳上了放着箱子的大石,高举着双手,看着所有的敢死营战士:“弟兄们,秦老大没有死,秦老大马上就要回来啦!”

    死寂,死一般的寂寞,所有的人的眼睛都瞪得铜铃一般大小,直直地看着石头之上手舞足蹈的马猴,幸福来得太过于突然,以至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有些人甚至伸手死命地掐着自己的大腿,这是真得么?自己不会是在做梦吧?

    小猫风一般地掠了过来,一伸手,将马猴拎了过来,举在自己面前,他手长脚长,马猴却身材瘦小,被他拎在手里,脚不沾地。

    “你说得是真的?秦老大不是被凌迟处死了么?朝廷都发了公告了?”小猫颤声问道。

    “那都是屁话,秦老大活着呢,舒大夫将秦老大弄出来了,现在正在上京之外的房山养伤,怕你们担心,特意让我回来给大家传个话。咳咳,咳咳,小猫大哥,你有先把我放下来么?我快喘不过气来了。”马猴大叫道。

    咚的一声,马猴被重重地顿在地上,“当真活着?”

    “当真活着。”

    “肯定?”

    “小猫大哥,我与秦老大在一起呆了十数天,看着他从昏迷之中醒来,看着他喝第一口粥,看着他下床走路,怎么会是假的?”小马猴不满的大叫起来,“瞧瞧我的脚,我走得一脚底板血泡,就是为了让你们更早地知道这个好消息,你怎么还不相信我呢?”他高高地将赤着的脚举到小猫跟前,大叫道。

    小猫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反身,一把抓住石头之上的箱子,随手一抛,箱子落在熊熊燃烧的篝火之上,轰隆一声,瞬间窜起更高的火苗,将大家刚刚投出的结果,吞没在火焰之中。

    鹰愁崖沸腾了!

    有的人放声狂笑着,有的人奔跑着,有的人挥舞着拳头,咚咚的猛捶着合抱粗的大树,有的人抱起硕大的石头,重重地扔进溪水之中,溅起高高的水花。

    秦风还活着!他们的老大还活着。

    今夜鹰愁崖注定无人入眠。

    外面的狂欢还在继续,敢死营的这些狂人一旦放纵起来,当真是疯狂的,不过没有人去管他们了,此时,让军纪去见鬼吧,大家心中的欢喜此时不发泄出来更待何时?这几个月来,浓罩在大家心头的只有哀愁,悲痛,绝望,现在,让这些负面的情绪统统释放出来吧,因为他们的秦老大马上就要回来了。

    敢死营也要回来了。

    窝棚之内,马猴绘声绘色地给小猫,千面,巧手几个讲着这一趟他在上京的见闻,窝棚之内不时传来惊叹之声。如果说这些的不是马猴,秦风最贴身,最亲近的侍卫,他们一定以为这完全是不着边际的谎言。

    诏狱之中的大婚,公主委身下嫁,一天一夜的相聚,然后是死而复生,所有的一切,都让他们仿佛置身于一个难以让人相信的童话之中。

    “总之,秦老大活过来了,而且一天经一天好,我走的时候,老大已经能够下床了,怕大家担心,所以让我先回来给大家报个平安,等他完全恢复了,便会回来。”马猴拍着大腿,虽然他已经无数次的兴奋过了,但说到此处,他仍然激动的满脸通红。

    “老大对以后有什么计划?”小猫毕竟年长一些,欢喜过后,首先想到的仍然是以后的路要如何走,不过现在不用他来操心了,他相信,秦风一定有着自己的计划。

    “秦老大让我告诉你们,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好好的活着,等待他归来,很快他就要回来了,当然,回来的一路之上,他还要去讨几笔帐。”马猴用力的挥舞着拳头,“老大说,血债血偿,敢死营的兄弟不会白死,敢死营兄弟的血不会白流。帐都要记着,一笔一笔,咱们来慢慢算。”

    “老大和那个昭华公主不是在诏狱里成婚了么,那这么说来,老大不是驸马了,不是和朝廷成一家人了,他还会替兄弟们报仇么?”巧手摸着脑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了出来。

    崩崩数声,话刚出口,已是被小猫和千面一个赏了一个爆栗。

    “老大是什么人?岂会是重色轻友之辈?”小猫怒道。

    “老大这一回能活着,完全是老天爷赏脸,与闵家有什么关系?没听小马猴说吗?老大可是被那闵若兮亲自一掌击毙了的,这个老娘们儿,心可真狠呢,这也下得去手。”千面冷笑。

    马猴耸耸肩,他并不清楚,其实闵若兮不出手,秦风最大的可能是被自己的狂暴的内息烧成一堆渣,真实的情况是,这一掌反而是救了秦风一命。

    “好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待老大回来,但鹰愁崖我们是住不得了,必须得另觅地儿。”小猫摸着下巴,“前两天那个秦人将军便摸了过来招降我们,那这地儿他们肯定是已经弄得通透了,要是知道我们不会去投奔他们,他们岂会还容忍我们在这里呆着,肯定要想办法收拾我们,现在我们这点人马,真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秦国边军可不是安阳城里那些废物郡兵能比的。”

    “对,走,得赶紧走,趁秦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先溜了,等秦老大回来了,就不怕他们了。”另外几人连连点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