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53.第153章 劝降

    “又是你?”章小猫看着眼前的人,有些惊讶地道。

    千面走了没多久,就又重新出现在了章小猫的面前,不过这一次他不是一个人,他带来了另外一个人,说起来还是敢死营的老熟人了,虽然他是一个秦人。

    在秦军围困安阳郡城,敢死营驻扎帽儿山的时候,这个人前后两次上过帽儿山。

    “章校尉,我们又见面了。”年青的秦人军官笑着道:“前两次来去匆匆,贵部也不太欢迎我,所以并没有通报名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郑潇,现供职于大秦边军,任井径关统领将军。”

    章小猫冷笑着敲着桌子,“这一回你就确定我们会欢迎你吗?”

    “当然,此一时也彼一时。”郑潇微笑着道:“贵部难道不应当欢迎我吗?你们现在的处境不太好吧?”

    “过来劝降?”小猫伸手相让,“来了就是客,请坐。”

    “不错,正是来劝降。”郑潇点点头,“贵部现在用走投无路来形容并不为过吧?楚国你们是回不去了,而落英山脉现在是我们的天下,贵部的生存空间并不大。之所以我们能容忍贵部到现在,是因为我们觉得,或许我们双方能走到一起。”

    “郑将军以前不在边军之中吧?”

    “不错,我来自大秦天子亲军雷霆军,这一次秦楚之战,虽然我们歼灭了贵方的西部边军,但我们的边军损失也颇大,特别是军官,所以从雷霆军中抽调了一部分军官补充到边军当中。我就是其中之一。”郑潇点头道。

    雷霆军和秦国边军,分别掌控在秦风两大氏族卞氏与郑氏之手,两边泾渭分明,这一次雷霆军居然大量向秦国边军之中安插人手,显然在两大氏族的斗争之中,卞氏占据了明显的上风了。早期在西境与秦人作战的小猫,对于秦国的这些内部斗争,当然也是很清楚的。

    “那你可能不太清楚我们敢死营与你们边军之间的恩怨吧?”章小猫笑了,“这么跟你说吧,如果我们的一个士兵和你们的一个士兵狭路相逢,那么结果便只有一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们双方结下的仇恨,只怕倾三江九河之水,也难以洗清。”

    “你我双方,乃是国战。国战无私仇。”郑潇两手一摊,“我们看到的是双方共同的利益所在,章校尉,你的妻子,没有出世的孩子都惨死在这一次的事变当中,你没有想过复仇?秦风于你们这些人来说,应该算是有再造之恩吧,他被楚国朝廷凌迟处死,你们没有想过复仇?”

    小猫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盯着郑潇,眼神之中的杀意难以扼制地爆发出来。

    郑潇完全无视小猫即将爆发,继续道:“可是以你们的实力,你们有可能报仇吗?你们现在只不过六七百人吧?就算论起个人实力,章校尉也不过七级中段的修为,不是我看不起章校尉,不管你们使出什么手段,都不足以对你们的敌人形成威胁。”

    “而且,你们的敌人可不仅仅是安阳郡城的那几位,更确切的说,你们的敌人应当是楚国的皇帝吧。你想要报仇,便只能找到一个足以与楚国皇帝实力相媲美的势力才有可能实现,那么,除了我们,你们还能去依靠谁呢?”

    小猫冷哼了一声,“那也不见得,我难道不会去投靠齐国人么?”

    郑潇笑了起来:“章校尉,你会去吗?你到秦国,我们会重用你,因为我们双方彼此对阵多年,我们了解你,知道你们的能力。更因为我们大秦地处西陲,人才远远比不上齐国,甚至不能与楚国比肩,你们在秦国是宝,但去了齐国,说不定就会变成草了!”

    “说得你们秦人好像多么礼贤下士一般?”小猫摇头道:“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国内的状况吗?卞氏与郑氏斗得你死我活,你应当属于卞氏一边吧,边军可是邓氏当家,我们投了你们,算是邓氏呢,还是属于卞氏呢?你们双方斗起来,恐怕最先糟殃的就是我们这些外来者吧?”

    “你说得不错,卞氏与邓氏的确有内斗,但远远没有到你所说的你死我活的状态,大家还是保持着一种斗而不破的底线,你们投过去,自然应当算是卞氏的人,因为聪明如你,也应当选择投效卞氏吧,不是吗?”郑潇看着章小猫,笑道。

    如果真投过去,章小猫的确会如郑潇所说,选择卞氏,因为卞氏在边军之中实力更弱,只有弱的一方,才会更看重自己。

    “如果我们投奔过去,会得到什么位置?”章小猫问道,“不是我想得到什么,而是我想要报仇的话,就必须要有一个足够的起点。”

    “井径关副将。”郑潇微笑着抛出了手中重重的筹码,“相信你们在逃进落英山脉的时候,已经看到了现在的井径关已经与你们在哪里的时代完全不一样了,经过我们的扩建,井径关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座军事要塞,我们计划在这里驻扎两万军队,这里,将成为我们大秦对楚国的先头阵地。而且我向你保证,驻扎在井径关的军队,绝不会成为边军那种叫花子一般的部队,而是会得到很好的装备,因为他们归属于卞氏。”

    “邓朴放任你们卞氏如此侵略他们的地盘?”章小猫有些怀疑。

    “这一次邓朴任务失败,自己也受了重伤,目前已经返回雍都疗伤,这样的机会,卞家不抓住那岂不是辜负了如此的大好良机?”郑潇微笑道,“不过我们当然知道,邓朴回来后,一定会反扑,但章校尉也是一个狠人,想来不会怕了他。”

    窝棚里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不得不说,对方抛出来的条件足够诚意,真实性也足够,卞氏在与邓氏在边军的较量之中屡遭失败,损失了不少本家子弟,如果章小猫投过去,章小猫为了自身的利益,必然会竭力与邓氏抗争,在邓氏强势的情况之下,章小猫只会与卞氏绑得越来越紧。如果章小猫在井径关站稳了脚跟甚至坐大的话,那卞氏在边军之中就算有了代言人,即便是章小猫失败,于卞氏而言,也不过是在失败的数量上加了一个数而已。

    这种因为共同利益而结盟的关系,比任何语言,亲情都要更有效。

    “敢死营不是我的。”章小猫站了起来,看着郑潇道:“你们的提议,我一个人做不了主,我会招集所有的弟兄们一齐商议,如果大家都同意的话,那么,我也没有什么意见,如果超过半数反对,我只能说抱歉了。”

    郑潇微笑点头。

    “来者都是客,我们现在没有什么好招待的。一杯泉水,聊表心意,喝了他之后,郑将军便可以离开了,如果我们作出了决定,我们会通知你们的。”小猫将面前竹筒盛着后杯水推到了郑潇的面前。

    端起竹筒,郑潇看着清澈的泉水,道:“好山好水,章校尉,我不愿意看到这水被染上鲜血,所以我希望你们做出正确的决定。”

    一仰脖子喝干筒中水,郑潇抱拳一揖,“告辞,我会在井径关静候你们的好消息。”

    “他娘的,这个狗东西在威胁我们。”窝棚内,千面恼火地看着小猫,愤愤地道。

    “因为他们现在有威胁我们的资格。”小猫叹了一口气:“落英山脉在他们的控制之下,既然这家伙能准确地找到这里来,他们的军队自然也可以到这里来,我们的确可以跑,但从此将永远宁日,会被秦军追得像兔子一般四处逃亡,我们无处可去,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覆亡一途。”

    “小猫,你是想投秦人么?”千面看着小猫,与秦人打了这么多年的仗,杀了那么多的秦人,而敢死营也死了那么多的弟兄,突然之间竟然要与他们成为友军,一时之是,千面怎么也拐不过这个弯来。

    “我说过,敢死营不是我的,现在秦老大没了,要做出什么决定,也是所有人一齐来做这个决定,如果超过一半人愿意去投秦人,那咱们就去,如果大家都反对,那此事就只当没有发生过。不过千面,现在我们还能到哪里去?敢死营所有的兄弟,身上都有案底,如果就此散去,便只能隐姓埋名,时时刻刻要担心被抓住杀死,这样的日子,你愿意过吗?”小猫道。

    千面沉默下来。

    入夜,虽然天上明月高挂,林间却依然幽暗如故,马猴兴高采烈地穿行在林间,一路向着鹰愁岩行来。穿过一片密林,摇望着远处高耸的鹰愁崖,更是心花怒放起来,秦老大还活着,弟兄们终于有了主心骨了。

    前方传来淙淙的流水声,马猴欢呼着奔了过去,脱掉了鞋子,将打满了血泡的脚,浸到了冰凉的冷水里,舒服得哦哦直叫起来,这一路,他可是日夜兼程,只想着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个好消息传递给敢死营的兄弟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