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马前卒

151.第151章 一个要求

    郡兵统领衙门,安如海反客为主,高跃居大案之后,剪刀垂手立于案前,垂着头,盯着面前三步处的青砖,他能清晰地感受到,新来的西军统帅对他并没有什么善意与好感。

    “我不喜欢你!”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上面传来的毫不掩饰的直截了当的话,仍然让剪刀心中一颤。

    沉默了片刻,他抬起了头,直视着安如海,“我也不喜欢现在的自己。”

    这个回答有些出乎安如海的意料,本来他以为面前的这个反骨仔会义正言辞地跟自己说一番国家大义,但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答案。虽然当了多年的内卫统领,见多了黑暗之中见不得人的勾当,但安如海从骨子里仍然是一个军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在调查西军覆灭案之时,会在发现蹊跷之后,一度彷徨无助于左相杨一和的大门之外。正因为如此,他对于剪刀这种叛变战友,亲手将并肩战斗生死与共的战友送上死路人,极度的厌恶。

    但让他尴尬的是,眼前的这位郡兵统领是圣上亲自简拔的,自己再不喜欢他,却也轻易动他不得。安如海很清楚,现在上面的那一位与先帝是大大不同的,对自己那自然也会完全不同。来到西境,一来是重建西军,抵御秦国,二来又何尝不是避祸,用远走西疆来向新皇表明自己的态度呢?

    安如海相信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牵动着上京那个人的神经,稍有不慎,或者自己就会触了那人的逆鳞。

    “既然如此,你可后悔?”安如海问道。

    “不后悔。”剪刀拳头握得紧紧的,一种深深的屈辱感涌上心头,但更多的却是无力,眼前这位,不但官阶地位是他高不可攀的,便是个人修为,他也是望尘莫及。“他们在事前抓了我的父母。”

    这个答案再一次让安如海意外,这一次,是他沉默了半晌。

    “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我仍然看重你在军事之上的能力,秦风带出来的兵,还是值得我期待的。”安如海缓缓地道。

    “多谢安帅看重,安帅如有差遣,下官万死不辞。”

    看着剪刀面无表情地回答自己,安如海的心反而放了下来,眼前这个或者可恨,但可恨之人,何尝没有可怜之处呢,至少,他不是那种阿谀奉承之徒,自己现在两手空空,但凡有点本事的人,自己都必须要用上。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跟着老皇帝多年,老皇的用人方法,安如海还是学到了一些的。

    “我准备从郡兵之中先抽调三千人,但他们现在的模样,让我非常失望。”安如海缓缓地道:“你有什么办法?”

    “只要安帅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能在三个月的时间里,给您一支真正的军队。”剪刀道。

    “什么条件?”安如海问道。

    “将那些军官调走,我不需要现在郡兵之中的所有军官。”剪刀抬起头,“那些人都是人渣,他们不配成为军人。”

    “所有军官?”安如海笑了笑:“宿迁也包括在内?”

    剪刀摇摇头,“宿迁不能留在安阳郡兵之中,他在郡兵之中呆得时间太长,杨义既去,现在那些军官都盯着他呢。他资历比我深,人比我清白,武功比我高,留在郡兵里,我们两人会争权夺利,哪怕我是统领,只怕也会输给他。”

    安如海笑了起来,“你倒想得明白,很好,我会将宿迁调到边军中,一个八级高手,对于现在的西军来说,可是宝贝。可是我满足了你的所有条件之后,三个月之内,你不能给我一支三千人的真正军队呢?”

    剪刀昂起了头,“郡兵烂,烂在那些军官身上,这些害郡之马走后,我自有手段对付普通的士兵,三个月,虽然练不成敢死营那样真正的敢死之士,但至少不会比安帅您带来的那些人差。”

    安如海大笑起来,“我带来的人,可是京军中的精锐,你竟然如此瞧不上眼?”

    “是不是精锐,等他们上了战场之后才能确定。”剪刀硬梆梆地道。

    安如海大笑着站了起来,“好,很好,我会记着你这句话。”他大步走向门口,一只脚跨过门槛的时候,又转过头来,“现在,我对你的感觉有一点点改观了。”

    目送着安如海消失在门口,剪刀久久无语。现在,他没有朋友,有的只是一双双充满恶意的眼睛,安如海并不掩饰对自己的厌恶,他这样的人反而是最好对付的,因为他惜才,他需要自己来帮他作事,只要自己对他还有用,能为他输送一支又一支的作风过硬的军队,他会越来越倚重自己。

    以后的自己,将没有可能有依靠任何人,只能依靠实打实的功劳来巩固自己的地位,统领这个位子是新皇赏给自己,以酬谢先前功劳,但很快,皇帝就会忘记自己这样一个小人物,现在没有人对付自己,并不代表以后没有人对付自己,想要保全自己,就得有实实在在的功劳,让皇帝一直能记着自己。

    抬起自己的手,看着洗得干干净净的双手,剪刀突然狞笑起来。郡兵,让你们在我手里脱胎换骨吧。

    剪刀在思考着安如海,同样,走出郡兵统领衙门的安如海也是想着剪刀这个人。不得不说,接触下来,他对剪刀的厌恶有所降低,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在官场,又何尝不是身不如己呢?自己讨厌剪刀,因为他的背叛,可自己就没有背叛吗?

    剪刀背叛的是自己的战友,而自己,背叛的却是自己的良知。

    西部边军数万将士死不瞑目,到死都不知道该去恨谁。敢死营枉死的人,肯定最恨的是剪刀,可这些人如果泉下有灵,在仇恨的名单之中,难道会没有自己的名字吗?自己也是帮凶之一。他沉重地叹息着,自己不想做坏人,可是却仍然身不由己的做着一些自己讨厌的事情,将自己变成自己都讨厌的人。

    这便是人生。

    无奈的人生!

    安如海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墙角,刚刚,有一束冷得让人发寒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长久以来,他收获得更多的敬畏的,仰视的目光。没有刻骨的仇恨,是根本不可能让自己这样的人也心头发寒的。

    墙角处,一个乞丐靠在墙上,面前摆着一个破碗,那目光,正是出自这个乞丐的双眼,面对着安如海看过来的眼神,乞丐没有丝毫的退缩,仍然冷冷地注视着他。

    两名卫士已是扑了过去,将乞丐拖了起来。而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这个乞丐的双腿竟然无力地耷拉着,居然是一个瘸子。

    瘸子被拖到了安如海的面前,凝视着眼前这个让自己莫名心寒的家伙,安如海心中微微一跳,他居然从这个瘸子身上嗅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

    这个味道,秦风身上前,刚刚的剪刀身上也有,但一个讨饭的乞丐,为什么也会有这种味道?

    “安帅,这个人叫甘玮,绰号野狗,敢死营曾经的三名副尉之一。”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安如海转过头来,一名郡兵将领服饰的人正从街道的另一头走了过来。

    “宿迁宿副将?”他问道。

    “正是末将。”宿迁抱拳,“听说安帅到了郡兵统领衙门,所以末将便匆匆赶来,希望可以见到安帅。”

    “你找我有什么事?”

    “末将想请安帅将我调往边军之中,我相信我能帮着安帅重建西军。”

    “为什么要离开郡兵系统?边军,可是吃力不讨好的地方?”

    “因为我没有当上安阳郡的统领,如果我能当上统领的话,我自然不会去。杨义在时,压我一头,杨义走了,段暄又来压我一头,杨义倒也罢了,段暄骑在我的头上,我却是极不舒服,如果我不走,必然要与他起冲突。”宿迁道。

    安如海看着宿迁,突然大笑起来,安阳郡,倒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剪刀如是,这个宿迁何尝也不是如此?

    “好,很好,刚刚我已经与段统领说了,将你调到我麾下。”

    “多谢安帅。”宿迁大喜。

    “说说这个人吧!我记得朝廷的命令是将敢死营斩尽杀绝,为什么这个人还活着?居然就在统领衙门之外大摇大摆的活着?”

    “那是因为敢死营还有几个重要人物逃亡在外!”宿迁看着野狗,眼里露出一丝怜悯的光芒,“他就是一个钓饵,能活到什么时候,全看鱼儿什么时候上钩!”

    安如海敏锐地捕捉到了宿迁眼中的那一丝怜意,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

    “章孝正?”

    “还有另一个人,叫舒畅,恐怕比章孝正更让段统领害怕。”宿迁微笑道。

    “那就让这个钓饵继续活着吧,我也想看看最后的结果!”安如海挥挥手,两名卫士将野狗又拖回到了墙角,扔在了地上。

    野狗嘎嘎地笑着,笑声阴森而又凄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